首頁 » 聊齋故事|窮書生幾經波折終抱得美人歸,入洞房後才發現是雙胞胎

聊齋故事|窮書生幾經波折終抱得美人歸,入洞房後才發現是雙胞胎
2022/01/31
2022/01/31

海州有一個叫劉子固的人,十五歲那年到蓋平去探望舅舅,無意間看到街上雜貨鋪裡有一個女郎,女郎嬌美無比,劉子固不禁心生喜歡,于是悄悄的走到店鋪前,假說自己要買扇子,那女郎就進屋叫她的父親,劉子固覺得很掃興,于是故意討價還價了一陣子,就離開了。

等到遠遠地看到女郎的父親出了門,劉子固又走了過去,那女郎看見他來,又想去找父親,劉子固阻止她說:「你不必去找,只要講一個價錢,我是不會還價的。」女郎聽他這麼說,故意抬高價格,劉子固不忍心和她爭,付了錢就走了。

第二天,劉子固又回到那店鋪裡去,仍然和昨天一樣買東西不還價,他剛離開店鋪幾步,那女郎追喊道:「回來,剛才是騙騙你的,價錢開的太高了,根本不值得。」于是就把錢退了一半給他。

劉子固覺得這女郎實誠,所以一有空閒就跑到店鋪裡去買東西,和那女郎也就一天天熟悉了起來。女郎問劉子固家住什麼地方,劉子固實話實說,又反問女郎的姓氏,女郎說她姓姚。

半個月後,僕人看穿了劉子固的秘密,暗中就和劉子固的舅舅商量,竭力把他送回了海州。回到家裡,劉子固總是悶悶不樂的有一種失落感,他把從女郎那買來的東西都藏到箱子裡,待到沒人的時候,就關上門,拿出來一樣一樣的細看,睹物思人,久久的沉醉在過往的回想中。

第二年,劉子固又來到了蓋平,剛把行裝放下就跑向那女郎的店鋪,到那裡一看,門窗關得緊緊的,只好失望的回去了。他以為那女郎只是偶爾出門沒有回家,于是第二天一早又跑去看,結果門窗依舊是關著,問了幾個鄰裡才知道,姚家原是廣寧人,因嫌在這裡做買賣收入少,所以暫時就回老家去了,也不曉得什麼時候能回來,劉子固一聽,神情沮喪,住了幾天就無精打采的回家了。

劉子固的母親看兒子越來越大,就給他提親,他卻總是不願意,母親又生氣,又摸不著頭腦,僕人暗地裡把姚家女郎的事告訴了他母親,母親就把他管束的更緊了,從來不允許他到蓋平去。

劉子固神志恍惚,覺也睡不好,飯也吃不下,整日裡想著那姚家女郎,她母親犯了愁,又想不出來什麼辦法,心想著不如稱了他的心願,去姚家求親。

于是馬上為他準備行裝,把他送到了蓋平,同時傳話給他舅舅,請他舅舅給他說媒,舅舅隨後就去了姚家。一會兒,舅舅回來對劉子固說道:「這事不能成了,阿秀已經許配給一個廣寧人了。」

劉子固垂頭喪氣,灰心絕望的回家了,到家就捧著收藏東西的箱子哭泣,他一面踱步,一面癡想,若天底下有一個像阿秀那樣的女孩子就好了。這時,剛好有個媒婆說福州黃家有一個閨女,如何如何漂亮,劉子固怕媒婆的話不實,就坐著車子親自到福州去相親。

到了福州,進了西門以後,他看見朝北的一戶人家,兩扇門半開著,裡面有一個女郎,模樣和阿秀像得出奇,那女郎邊走邊回頭望,隨後進了屋,劉子固定睛一看,果真是阿秀,一點也不會錯。

劉子固十分激動,就租了東邊隔壁的一間房子住下,仔細打聽才知道,這家姓李。劉子固翻來覆去地想,就是想不明白,這天底下哪有這麼相像的人呢?住了幾天,劉子固沒有機會和這家人拉上關係,只好成天在女郎家門口等候,希望女郎再出來。

這天傍晚的時候,那女郎果然出來了,她看到劉子固突然轉身就走,隨後回頭用手指了指後面,又把手掌朝下,舉手齊額,進屋去了。劉子固高興極了,但不知女郎打的手勢是什麼意思,沉思了很久,只看到周圍一個荒園空空蕩蕩的很大,西邊有一截矮牆大約齊肩高,他頓時開竅領悟了女郎手勢的意思。

于是,劉子固在荒園邊草叢中蹲伏了下來,過了好久,有個人從牆上露出頭來低聲說:「來了嗎?」劉子固答應了一聲站了起來,仔細一看,這女郎真的是阿秀,頓時喜極而泣,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落了下來。

那女郎隔著牆探出身子,用手帕替他擦眼淚,深情的安慰,劉子固對她說:「我千方百計找不到你,以為這輩子沒指望了,沒想到還有見你的一天,你怎麼到這來了呢?」女郎說:「李家是我的表叔,暫時住在這裡。」劉子固要求翻牆過去相會,女郎說:「你先回去,把僕人打發到別的地方去睡,我自己會過來的。」

劉子固聽了她的話,回家等候。不久,那阿秀果然悄悄的進來了,她的服飾打扮不怎麼漂亮,還是從前那身舊衣服,劉子固拉她坐下,隨後就傾訴離別後的苦楚,問她為什麼許配給別人家了,怎麼還沒出嫁。

女郎說:「你受了人的騙,這是假話,我父親因為你家太遠,不願和你結親,才故意給你舅舅這麼說,好斷了你的念頭。 」

說完,兩人熄燈共寢,親熱異常,妙不可言。到了四更天,女郎就急忙起身,越牆而去。劉子固從此以後,再也不想什麼黃家姑娘了,在此地住了一個月,還不想回去。

一天夜裡,僕人起來喂馬,看見他房子裡燈還亮著,偷偷往裡一看,見阿秀竟然在這裡,吃了一驚。但又不敢直接問主人,于是等天明後,趕忙到街上去打聽,回來後,僕人就對劉子固說:「夜裡和少爺一起住的是什麼人啊?」

劉子固開始還想隱瞞,僕人說:「這房子冷冷清清的,是鬼怪狐精的老窩,少爺應該愛護自己。」隨後又問:「那姚家女郎為什麼跑到這兒來了?」劉子固紅著臉說:「西邊鄰居是她的表叔,有什麼好猜疑的?」

僕人說:「我已經打聽明白了,東邊隔壁只有一個孤老太婆,西邊那家有個年幼的孩子,沒有別的親戚,你遇到的一定是鬼怪,否則哪有人衣服穿了幾年還不換的?再說,她臉色太白了,兩頰又瘦了點,笑起來也不如阿秀漂亮。」

劉子固反復一想,害怕了,說道:「那怎麼辦呢?」僕人出了個主意,等她來時,我拿刀沖進去和你一起對付她。到了黃昏時候,那女郎來了,進門就對劉子固說:「我知道你在懷疑我,但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來了卻我們的緣分罷了。」

話還沒說完,僕人破門進來了,女人喝住他:「把你的刀放下,快去拿酒來,我和你的主人告別。」僕人主動把刀扔下,好像有人奪下來似的,劉子固更加害怕,勉強壯著膽和女郎喝告別酒。

女郎談笑如常,指著劉子固說:「我知道你的心事,正要為你出點力氣呢,可你為什麼要埋下殺手呢?我雖不是那阿秀,但自認也不比她差,你看我還不如那個阿秀嗎?」

劉子固聽這女郎親口承認不是阿秀,汗毛直豎,像啞巴似的站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女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起身說:「我走了,等你結婚之後,我再來和你的新娘比一比誰美誰醜。」說完轉身就不見了。

劉子固回到了蓋平,他怨恨舅舅欺騙自己,所以沒有住在舅舅家裡,只是在姚家附近租了間房子住,又托媒人去姚家說親,送的聘禮很豐厚,想借此打動女方家的心。姚家的妻子說:「我家小叔在廣甯為阿秀找了一戶人家,她父親帶著她親自看去了,能不能成功還說不定呢,要等回來才好商量。」劉子固聽後一時沒了主意,最後,還是決定守在蓋平,等阿秀回來。

過了十多天,劉子固聽說要打仗了,開始還有些懷疑是謠言,結果日子一長,風聲越來越緊,于是趕緊收拾行裝準備回家,結果半路上遇到了亂兵,劉子固和僕人走散了,他瘸著腿被一個探子抓住了,軍隊裡看他生得文弱,對他防范不嚴,結果被劉子固偷了一匹馬,逃走了。

劉子固一路騎馬到了海州地界,他看見一女子蓬頭垢面,走路一顛一瘸的十分狼狽,劉子固騎馬經過時,那女子急忙喊道:「騎在馬上的,可是劉郎?」劉子固勒馬細看,原來正是阿秀。

劉子固懷疑她是狐精,于是問道:「你是真阿秀嗎?」女郎問:「你怎麼問這樣的話呢?」劉子固就把先前遇到假阿秀的事說了一遍。

女郎說:「我是真阿秀,父親帶我從廣寧回來,路上遇到亂兵,被俘虜了,他們給我馬騎,我幾次都從馬上跌下來,這時忽然有一個姑娘拉著我的手就跑,在兵馬中亂奔,也沒人查,那姑娘跑得比鳥兒還要快,我竭力奔跑卻怎麼也趕不上,走了百把步路,鞋子就掉了好幾次。過了半天,聽到人喊馬嘶的聲音漸漸遠了,她就放了我的手說,再見了,前面路太平,可慢慢走,愛你的人快要到了,正好同他一道回去。」劉子固知道救阿秀的是狐精,心裡很感激她。

劉子固對阿秀說了留在蓋平的緣故,阿秀說:「叔父為我挑選了一個姓方的男家,還沒下聘禮,結果遇到了兵災。」

劉子固這才知道,舅舅的話並不假,他把阿秀扶上馬,兩人一前一後,騎馬回了家。

到家看到母親平安無事,劉子固非常高興,拴好馬,走進裡屋,把前後的事情給母親說了一遍,母親很喜歡阿秀,給阿秀洗澡打扮完畢,見阿秀容光煥發,母親拍著手說:「難怪癡兒子做夢都想見你。」于是鋪設被褥,叫女郎跟她一道睡,同時派人去蓋平捎信給姚家,沒過幾天,姚家夫妻來了,選定好日子,劉子固就和阿秀結婚了。

婚禮上,來的賓客很多,好不容易才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夫妻二人這才進了洞房。

二人正在屋裡說笑,有一人掀開簾子走了進來說:「兩口子這樣快活,不謝謝媒人嗎?」劉子固一看,又是一個阿秀來了,急忙喊母親,母親和家裡人都到齊了,也沒人能分辨出誰真誰假,劉子固轉眼看時,也迷糊了,定睛細看了好久,才認出那後來的阿秀,就向她作揖道謝,那女郎要來鏡子照了一下,紅著臉跑出去,再尋也不見影子了。

後來,劉子固在書房的桌子上收到一封信,信中寫道:

阿秀是我雙胞胎的妹妹,上一世不幸早亡,她在世時,和我跟著母親到天宮去了,她見到王母后,就愛慕王母娘娘的外貌風度,回來一心一意的模仿她的言談舉止。

妹妹比我聰明,只一個月,神態就學像了,我學了三個月才像,但總不及妹妹的功夫到家,現在又過了一世,我自以為可以超過妹妹,想不到還是不及她,我一直不服氣,就一直修煉,想要在各方面超過妹妹,可卻總不能如意。

後來,妹妹遇到你這樣癡情的人,我自認為不比妹妹差,所以才去和你見面,沒想到卻被你認出來了。後來,我也看開了,一味地比較有什麼用呢?只要妹妹過得好,我其實無所謂了。因為想明白了這些,所以才在後來幫你二人在一起,我走了,希望你能一直對她好。

原著:《聊齋志異》《阿繡》

對于本文,你是怎麼看的?歡迎評論區留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