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押運生辰綱,能發現晁蓋吳用有五個疑點,他能打過那些人嗎?

天空之城 2020/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幾乎曾在京城供職的好漢都比較倒楣:豹子頭林沖就因為妻子比較漂亮,就落得充軍發配,最後只好雪夜上梁山;青面獸楊志是五侯楊令公楊業之孫,但卻總是把事情搞砸,押運花石綱,十個制使有九個都完成了任務,只有他在黃河遇到大風翻了船,押運的生辰綱又被晁蓋吳用「拿」走了。

青面獸楊志這輩子,幾乎是一步一個坎:黃河能有大的風?多大的風能把裝石頭的船吹翻?楊志沒有行船經驗,翻船情有可原,他丟生辰綱,就顯得押運水準太業餘了:如果是陽穀縣都頭武松押運生辰綱,至少能發現晁蓋吳用有五個疑點,這五個疑點表明吳用很無用,而且這五個疑點,晁蓋一個也蓋不住,唯一的問題,是武松能打過晁蓋劉唐阮氏三雄那些人嗎?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即使是武松能發現晁蓋吳用的五個疑點,最後生辰綱還得丟:他根本就打不過那些人!

讀者諸君都知道,武松從小就在江湖上闖蕩,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上三門下五門的道道兒全都門兒清,連母夜叉孫二娘也忽悠不了他,還在他手下吃了大虧: 「武松就勢抱住那婦人,把兩隻手一拘,拘將攏來,當胸前摟住。卻把兩隻腿望那婦人下半截隻一挾,壓在婦人身上。那婦人殺豬也似叫將起來。」

武松收拾孫二娘,這場面不太雅觀,咱們就不去細說了,還是來說說武松能看出晁蓋吳用等人身上的五個疑點吧。

疑點之一:五月中旬從濠州往開封販運棗子,豈不是從大同倒煤去鄂爾多斯去賣?

讀者諸君都知道,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就是濠州人,也就是咱們說的鳳陽人,那地方確實有山棗,但棗子並不是鳳陽特產,起碼開封的棗子產量是遠超鳳陽的。

疑點之二:鳳陽屬於今天的安徽,基本屬於亞熱帶江南,那地方的人都生得比較靈秀,而晁蓋等人則是不折不扣的山東大漢,身邊可能還帶著煎餅卷大蔥,說出話來也是粗獷豪邁。七個山東大漢聚在一起,偏要說自己是濠州人,這豈能不讓武松生疑?

當然,施耐庵讓晁蓋吳用自稱濠州人,也是在惡搞朱元璋——作為張士誠的主要謀士,施耐庵不可能對朱元璋沒有意見。

疑點之三:這幫販運棗子的小本生意人,出手實在是太大方了。

楊志帶著有出差補助的大名府精銳軍漢,尚且要湊錢買酒,而那七個小販,卻連價都不講,就拿出了五貫錢來買一桶白酒來解渴——他們賣一小推車棗子,是絕對賺不到五貫錢的,甚至一車棗子也不值五貫錢。

按照北宋宣和年間的物價,一貫錢能買一頭豬,十貫錢能買一畝地,京城禁軍月俸十五貫,一家四五口人可以天天吃肉。

這七個小販能用五頭豬的價錢喝一桶酒來解渴,這不是小販,而是土豪,白日鼠白勝賣的也不是普通白酒,可能是裡面假裝泡了豹子骨頭的藥酒。

疑點之四:這群販棗子的傢伙,根本就沒把自己的「貨物」當回事兒。

一般來說,小商販都比較節儉,尤其是對自己賴以養家糊口的貨物,是極其珍惜的,但是晁蓋吳用等人的表現看來,他們把自己的棗子當成土坷垃了:跟楊志初次見面,就表示讓「客官請幾個棗子了去。」

接下來晁蓋等人的表現更加可疑:喝著價值五頭豬的白酒,吃著自己千里迢迢推來的棗子,這些人是長途販運,還是郊遊野餐?

疑點之五:這幫人太強壯了,武松從他們身上能嗅出「賊味兒」。

武松曾經浪跡江湖多年,又在陽穀縣當了很長時間步兵都頭,還曾替知縣押運贓銀進京並圓滿完成任務。

既有江湖經驗又有捕盜經歷的都頭武松,都不用抽鼻子,就能嗅到反常氣息,這七個人,除了那個兩隻賊眼溜溜轉的白麵長須漢子,其餘六個傢伙的臉上,都清清楚楚地寫著一個「賊」字。

咱們看看水滸原著的描寫,就會發現這幫人有多怪異:赤發鬼劉唐一身黑肉兩條毛腿,紫黑闊臉鬢邊一搭朱砂記,上面生一片黑黃毛;阮小二瞘兜臉兩眉豎起,略綽口四面連拳,胸前一帶蓋膽黃毛,背上兩枝橫生板肋;阮小五一雙手渾如鐵棒,兩隻眼有似銅鈴,面皮上常有些笑容,心窩裡深藏著歹毒;阮小七疙疸臉橫生怪肉,玲瓏眼突出雙睛,腮邊長短淡黃須,身上交加烏黑點——這些人哪一個像良善之輩?

托塔天王晁蓋和入雲龍公孫勝一個威風凜凜,一個道骨仙風,這七個人湊到一起,怎麼看都不像一群小販——就憑他們的個頭,去工地搬磚也比販棗子掙得多!

也就是將門之後並且一直在京城當軍官的青面獸楊志不知江湖險惡,才沒注意到這夥「棗販子」的詭異之處,換做老江湖武松,只要看著七人一眼,冷汗就下來了:這幫傢伙就是奔著生辰綱來的,我要想保住性命,只能撒腿開溜,這十萬貫金珠寶貝,肯定是保不住了!

別說是武松,就是魯智深武松一起押運,他們也未必能打贏晁蓋劉唐和阮氏三雄,更何況那七人中還有一個善於呼風喚雨撒豆成兵的入雲龍公孫勝!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如果公孫勝願意,是可以秒殺玉麒麟盧俊義的——盧俊義被金劍先生李助殺得沒有還手之力,而公孫勝收拾李助,只需用手一指。

所以即使是武松押運生辰綱,看見形勢不妙,也只能撒腿就跑:老都管就是個累贅,那兩個虞候也不濟事,十一個軍漢吃糧當兵,也不會為了梁中書拼命,武松雙拳難敵四手,除了跑路之外,還有什麼更好的選擇?

當然,說武松打不過晁蓋等七人,只是筆者一家之言,當不得最終結論。最終結論還得讀者諸君來下:如果武松帶著兩個虞候和十一個精銳士兵拼命,能不能保住生辰綱?如果被武松識破,只求財不害命的晁蓋吳用會不會撤退?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