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押運生辰綱,能發現晁蓋吳用有五個疑點,他能打過那些人嗎?

天空之城 2020/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幾乎曾在京城供職的好漢都比較倒楣:豹子頭林沖就因為妻子比較漂亮,就落得充軍發配,最後只好雪夜上梁山;青面獸楊志是五侯楊令公楊業之孫,但卻總是把事情搞砸,押運花石綱,十個制使有九個都完成了任務,只有他在黃河遇到大風翻了船,押運的生辰綱又被晁蓋吳用「拿」走了。

青面獸楊志這輩子,幾乎是一步一個坎:黃河能有大的風?多大的風能把裝石頭的船吹翻?楊志沒有行船經驗,翻船情有可原,他丟生辰綱,就顯得押運水準太業餘了:如果是陽穀縣都頭武松押運生辰綱,至少能發現晁蓋吳用有五個疑點,這五個疑點表明吳用很無用,而且這五個疑點,晁蓋一個也蓋不住,唯一的問題,是武松能打過晁蓋劉唐阮氏三雄那些人嗎?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即使是武松能發現晁蓋吳用的五個疑點,最後生辰綱還得丟:他根本就打不過那些人!

讀者諸君都知道,武松從小就在江湖上闖蕩,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上三門下五門的道道兒全都門兒清,連母夜叉孫二娘也忽悠不了他,還在他手下吃了大虧: 「武松就勢抱住那婦人,把兩隻手一拘,拘將攏來,當胸前摟住。卻把兩隻腿望那婦人下半截隻一挾,壓在婦人身上。那婦人殺豬也似叫將起來。」

武松收拾孫二娘,這場面不太雅觀,咱們就不去細說了,還是來說說武松能看出晁蓋吳用等人身上的五個疑點吧。

疑點之一:五月中旬從濠州往開封販運棗子,豈不是從大同倒煤去鄂爾多斯去賣?

讀者諸君都知道,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就是濠州人,也就是咱們說的鳳陽人,那地方確實有山棗,但棗子並不是鳳陽特產,起碼開封的棗子產量是遠超鳳陽的。

疑點之二:鳳陽屬於今天的安徽,基本屬於亞熱帶江南,那地方的人都生得比較靈秀,而晁蓋等人則是不折不扣的山東大漢,身邊可能還帶著煎餅卷大蔥,說出話來也是粗獷豪邁。七個山東大漢聚在一起,偏要說自己是濠州人,這豈能不讓武松生疑?

當然,施耐庵讓晁蓋吳用自稱濠州人,也是在惡搞朱元璋——作為張士誠的主要謀士,施耐庵不可能對朱元璋沒有意見。

疑點之三:這幫販運棗子的小本生意人,出手實在是太大方了。

楊志帶著有出差補助的大名府精銳軍漢,尚且要湊錢買酒,而那七個小販,卻連價都不講,就拿出了五貫錢來買一桶白酒來解渴——他們賣一小推車棗子,是絕對賺不到五貫錢的,甚至一車棗子也不值五貫錢。

按照北宋宣和年間的物價,一貫錢能買一頭豬,十貫錢能買一畝地,京城禁軍月俸十五貫,一家四五口人可以天天吃肉。

這七個小販能用五頭豬的價錢喝一桶酒來解渴,這不是小販,而是土豪,白日鼠白勝賣的也不是普通白酒,可能是裡面假裝泡了豹子骨頭的藥酒。

疑點之四:這群販棗子的傢伙,根本就沒把自己的「貨物」當回事兒。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