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男子歸家,見妻子骨瘦如柴,而椅子滑膩,他撒出鹽巴:你終于來了

男子歸家,見妻子骨瘦如柴,而椅子滑膩,他撒出鹽巴:你終于來了
2022/01/20
2022/01/20

01,跟發小拜師學藝,知心友不幸遇難。

話說大明正德年間,在大名府地區有個村子,叫月亮灣。這個月亮灣依山傍水,村子前的那一條寬約百米的大江汩汩流淌,似乎在訴說著千百年的心事。在村中有一個男子,名叫李大目,他自小父母雙亡,是吃百家飯長大的。李大目有個發小叫馬木聰,兩人是光著屁股一起長大的,小時候常常一起下河摸魚摸蝦,上山掏鳥蛋,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

馬木聰家境好一點,馬木聰十六歲的時候,父母就想把他送到他二舅那裡去學手藝。可是,馬木聰卻不想去,後來,他提出要求,就是要父母讓他和李大目一起去學製作糯米糕的手藝。父母見李大目可憐,于是,就讓他們兩個人一起跟著鎮上馬木聰的二舅學藝去了。馬木聰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而且他二舅教他也更用心。他只學了一年,就掌握了製作糯米糕的技術,于是,二舅就讓他出師了。而李大目比較笨拙,學了一年,他只是粗略掌握了製作糯米糕的技術,沒辦法,師傅就讓他多做粗活,在店裡當個小工了。

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馬木聰出師之後,在回家的路上,他竟然失蹤了。後來,大家在一個山腳下的木屋裡發現了馬木聰的屍體。死去的馬木聰就像被什麼東西吸光了鮮血一樣,乾癟癟地躺在地上。李大目聽到消息,跑到那個木屋裡,看到自己的好兄弟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了,他哭得昏天胡地。而馬木聰的父母更是幾次哭暈倒在了地上。冷靜下來的李大目發現,死去的馬木聰雖然身體是乾癟的,但是身上的衣服卻是無比地滑膩。

02,傷心餘去當貨郎,美寡婦嫁他為妻。

失去了馬木聰這個最好的朋友,李大目也不想在城裡繼續待下去了。他幫馬木聰的父母料理好了馬木聰的後事,陪著馬木聰的父母守孝七日之後,他就對馬木聰的父母說:「伯父伯母,木聰走了,你們節哀順變吧。以後,我就是你們的兒子,我會給你們養老送終的。」馬木聰的父母抱著李大目,再次嚎啕大哭起來。

李大目想多賺點錢,給馬木聰的父母養老送終。不過,失去了這個好友,李大目傷心之餘,他就想離開家到外面闖蕩一番,于是,他選擇了當賣貨郎。每天挑著貨物,走街串巷,只求換來一口飯吃。隨著走南闖北的時間多了,他懂得了更多的人情世故,也聽到很多精怪的傳說和破解之術。而自己呢,也慢慢地長大了,成為了一個精壯的青年。

有一次,李大目挑著貨物到鄰村賣貨的時候,遇到了一個美麗的寡婦田秀花。因為兩個人聊得來,慢慢地,他們就漸生情愫,後來,李大目就找了個媒婆上門說親,一個月後,他就把田寡婦娶回了家。從此以後,李大目就成為了一個有妻子的人,他做事更加賣力了。

03,養豬羊妻子勤勞,過木屋男子神傷。

田秀花嫁給李大目之後,不但對自己的丈夫端茶送水,而且對馬木聰的父母也非常孝敬。馬木聰的父母慢慢地從喪子之痛中走了過來,他們也把這個田秀花當成了自己的兒媳婦一樣對待。有空的時候,他們常常到李大目的家,幫忙做事,和田秀花聊天。

後來,在馬木聰父母的幫助下,田秀花還養了兩隻豬三隻羊。從此以後,她就把心思花在了餵養豬羊上面,田秀花知道,自己好好幫李大目料理好家務事,自己的家一定會慢慢地興旺起來的。而李大目也沒有閑著,他更加努力賺錢,每天都挑著貨物外出賣貨。慢慢地,他們家的日子就過得紅火起來了。

這天,李大目挑著貨物回來,因為河邊的木橋被沖毀了,他只好走了一段遠路回家。沒想到在回到的路上,他經過自己好友馬木聰死亡的那間木屋。如今的那間木屋已經慢慢地被荒草淹沒了,木屋旁的水都開始淹過底柱了。想起自己的發小馬木聰,李大目不禁又流淚了。突然,他似乎看到離自己不遠的木屋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湧動。而在木屋裡面,似乎還有一個女子在向他招手呢。因為天色漸晚,他也不便在久留,所以,他就順著河邊,一路小跑地回到了家裡。

04,有商機男子外出,留妻子在家守護。

李大目的家也在河邊,因此,他有一條木船。這天,有人向他借木船的時候,告訴他一個商機,他說最近城裡新開了一家客棧,需要大量的糯米糕。如果能夠把糯米糕拿到那家客棧去賣,那就可能賺到許多錢。李大目聽了,感到這是個賺錢的機會,于是,他就回到家裡,開始製作糯米糕。

可別說,李大目當年雖然有些笨拙,但是學習手藝還是一絲不苟的。馬木聰死了之後,他也又自學了一段製作糯米糕的方法,已經完全學會了製作糯米糕的技巧,現在再製作糯米糕,當然不在話下。于是,他把自己製作好的糯米糕拿到那家客棧去賣,果然賣得了好價錢。因為在鄉下很難買到糯米,李大目索性就來到城裡,租了一家店面,開始製作糯米糕。他想努力一下,趁著年輕多賺些錢才好。

有了商機,李大目在城裡努力賺錢。而留下妻子田秀花在家養豬放羊,陪伴馬木聰的父母,李大目還是放心的。他知道,自己努力一把,妻子在家養豬放羊,等過年的時候,賣了這些豬羊,自己就能過上更好的日子了。

05,回家時大吃一驚,妻子變骨瘦如柴。

李大目在城裡做了一個月的糯米糕,賺到了五兩多的銀子。這時候,那家客棧不再需要這麼多的糯米糕了,李大目就退了店面,回到了家裡。不過,當他興沖沖地回到家裡的時候,看到妻子的樣子,他卻目瞪口呆了。

只見當初美貌豐滿的田秀花,如今變得骨瘦如柴。而且目光變得很呆滯,見到李大目,也沒有了那份欣喜,她只是呆呆地望著李大目,似乎有什麼說不出口的秘密。李大目嚇壞了,他詢問田秀花發生了什麼事,可田秀花卻一句話也不說。他再跑去問馬木聰的父母,可馬木聰的父母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李大目知道,自己的妻子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于是,他就帶著妻子去看病,可是郎中卻沒有看出田秀花得了什麼病,只是給她開出一些補藥,讓李大目回家熬了,讓田秀花喝下去。看著妻子變得如此消瘦衰老,李大目非常擔憂。晚上,他翻來覆去地睡不著,一直到了後半夜,他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半夜時分,他發現自己身邊的妻子不見了。于是,他趕緊爬起來去找自己的妻子。

06,忽見椅滑膩無比,男子忙取出鹽巴。

當李大目走出房間,來到堂屋的時候,卻沒有看到自己的妻子。他抓著頭髮,一屁股坐在了一條長凳子上。可他一坐上凳子,卻一下子從凳子上滑了下來。李大目用手摸了摸凳子,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心裡暗叫:「你終于還是來了!」原來,李大目發現,這條凳子上非常滑膩,而這種滑膩,是當初馬木聰死亡時身上衣服的滑膩是一模一樣的。

于是,李大目趕緊從甕裡取出一桶鹽巴,然後,他提著那桶鹽巴,就向外面走去。李大目知道,自己的妻子一定是被怪物附體了。果不其然,當他來到豬羊圈的時候,他竟然看到自己的妻子田秀花竟然抱著一隻豬在吮吸著什麼呢。李大目走到妻子身邊,大喝一聲:「田秀花,你想幹嘛?」

那田秀花看到李大目,竟然卻無了妻子的溫柔,她張開大嘴,對李大目呲牙咧嘴起來。李大目見勢不妙,就趕緊撒出一把鹽巴。那鹽巴撒到了田秀花的身上,田秀花嚇得驚慌失措起來。她站了起來,就迅速地向河邊跑去了。

07,男子撒幾把鹽巴,怪物已無處可逃。

那田秀花跑到河邊,卻不小心摔了一跤。李大目見狀,就又取出幾把鹽巴,撒在了田秀花的身上。那田秀花驚叫一聲,就失去了知覺。突然,從田秀花的身體裡,飛出了一個婀娜多姿女子的身影。李大目知道這一定是怪物了,于是,他就又撒出一把鹽巴。那美女一下子變成了一股黑煙,那黑煙「咚」的一聲就竄入了河岸邊的一個沼澤地裡。

這時候,李大目感到地面開始晃動起來了。「難道是地牛翻身了嗎?」李大目感到奇怪,可他看看腳下,發現自己腳下的地面並沒有什麼動靜啊。他在定睛一看,發現那股黑煙所在的沼澤地冒出了一個什麼東西。借著明亮的月色一看,李大目才發現,那是一隻黃鱔的頭。那個黃鱔的頭足有臉盆那麼大,而且還朝著李大目遊過來。

當黃鱔來到李大目身邊的時候,李大目看到那個黃鱔頭上的鱗片閃閃發光,一雙紅色的眼睛,嘴裡吐著大泡泡,兩個鬍鬚格外的嚇人。那黃鱔精張大嘴巴,狠狠地向李大目咬過來。李大目抓起那桶鹽巴,狠狠地砸進了那黃鱔精的嘴裡。頓時,黃鱔精的嘴裡,眼睛裡都充滿了鹽巴。不一會兒,它發出一聲長長地歎息聲,然後就死掉了。

08,終為友報仇雪恨,善良妻恢復正常。

李大目趕緊扶起妻子。田秀花醒過來,她呆呆地望著李大目,感到很奇怪:「我怎麼會在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啊相公?」李大目歎息一聲:「你被黃鱔精附體了,她是一個母體,借用你的身體去吮吸我們村莊中豬養的鮮血,她還想吸取為結婚男人的純陽精華,不過,幸好我及時回家發現,不然你我性命都不保啊。」

說完之後,他就朝著馬木聰死亡的木屋方向,磕了三個頭:「木聰兄弟,我已經為你報仇雪恨了,你可以安心投胎去了。」原來,當年馬木聰死的時候,李大目就發現了異樣。當年馬木聰身上的衣服異常滑膩,就留了一個心眼。為此,他特意去做賣貨郎,四處向人詢問馬木聰死亡時為什麼會有這些異常。直到一個道士告訴他,這可能是黃鱔精化作美女作怪,用美色誘惑馬木聰,在騙取馬木聰信任之後,吸光了他身上的精血之後,馬木聰才死亡的。他才明白馬木聰的死,可能跟身體滑膩無比的黃鱔精之類的怪物有關。為此,他還向道士請教破解之法,道士告訴他,黃鱔精最怕鹽巴,如果有鹽巴,就很有可能殺死黃鱔精。

但自從娶了妻子之後,他就漸漸忘掉了這件事。那天他恰好買了很多鹽巴從木屋前經過,估計黃鱔怕鹽巴的味道,不敢襲擊李大目,而是跟著他順著河道來到了他家的附近。然後趁著他不在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附體在田秀花身上,讓她到處吮吸動物的鮮血。而田秀花被附體後,睡眠不足,而且茶飯不思,自然也就變得骨瘦如柴了。現在,黃鱔精死了,李大目不但為好友報了仇,而且妻子也恢復了正常,夫妻倆夫唱婦隨,又過上了甜甜蜜蜜的日子。後來,他們還生了兩個孩子,而李大目也活到88歲才無疾而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