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青樓女子從良,賣畫為生,遇到兒時定親的書生

民間故事:青樓女子從良,賣畫為生,遇到兒時定親的書生
2022/03/15
2022/03/15

以下故事,出自清代解鑒《煙雨樓續聊齋志異》,翻譯時稍有改動。文中插畫來源網路,如有侵權,煩請告知刪除。

太原有一位名妓,叫蔡聯芳,生得那真是豔茹西施,貌似貂蟬,恰似織女落凡塵,正如嫦娥到人間。蔡聯芳不僅貌美,而且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寫得一手好詩,還擅長繪畫。

一日,蔡聯芳無事,寫了一首詩: 相呼同伴到簾闈,偷看新來客是誰。又恐被人先瞥見,卻從紈扇隙中窺。幾分春色上花枝,雲鬢慵梳睡起遲。鸚鵡簷前空學語,夢中情事自家知

這首詩,大意就是家裡來了客人,幾個姐妹一起偷偷看。她怕被人發現,就拿著扇子遮擋自己,從縫隙看客人。她雖然很漂亮,但是剛起床沒梳洗打扮,鸚鵡雖然說著廢話,但是女兒家的情事,只有自己知道。

一句話,就是少女做了春夢,看了帥哥,動了相思之心了。

幾天之後,正是隆冬,大雪剛停下來,地面積雪有一尺深。無聊至極,蔡聯芳就堆了個雪美人,自娛自樂。

巧了,有一個書生路過,看到這個雪美人後,覺得有趣,就拿出紙筆,寫了一首詞貼在上面:

誰把輕盈妙手,妝成絕趣粉頭。闌杆穩坐不知羞,終日開張笑口。

偶遇多情交好,遍身香汗通流。可憐化去無人收,隨著江兒水走。

這詞兒寫得倒也有趣,蔡聯芳看到後,又一次動了心。她做了個決定,要從良!她拿出大半積蓄,為自己贖了身子,然後嫁給了一位書生。

嫁人後,為了表明自己再不入青樓的志向,蔡聯芳又送給以前的姐妹一把扇子,扇子上畫著柳樹,上面題詩: 曾向章台舞細腰,任君攀折嫩枝條。從今寫入丹青裡,不許東風再動搖。

大意是說,以前在章臺上舞弄細腰,任由別人折斷柳枝條。現在,柳樹被畫在了扇子上,東風再也不能隨意吹動我了。

不過,這首詩表面寫柳樹,其實是托物言志,她真正要說的話是,我以前在青樓賣笑,任由別人玷污,現在我從良嫁人了,再也不會做妓女了。

不到一年,蔡聯芳的相公得病去世了,她發誓不回青樓了,就靠賣詩和畫為生。

有一天,來了個買畫的人,蔡聯芳聽他是保德口音,就問他姓氏。男子說,自己叫封雲,是保德人。

蔡聯芳一聽這名字,覺得似曾相識,笑著說:我也是保德人,公子能住在我這裡嗎?

封雲以前沒去過青樓,也沒跟蔡聯芳好過,但知道她做過妓女,聽她這話,還以為她要重操舊業,和自己好呢,連忙說能住。

原來,蔡聯芳本姓懷,父親是保德人,善於繪畫。很小的時候,蔡聯芳曾被許配給姨弟封雲。十五歲的時候,蔡聯芳跟著父親投親,但還沒找到親人父親就病逝於太原了。蔡聯芳無法生活,把自己賣為婢女,安葬了父親。

後來,主人又把蔡聯芳賣給了別人,幾次下來,蔡聯芳流落青樓,做了煙花女子。蔡聯芳這個名字,也是老鴇子給他她取的。

又和封雲聊了一會兒,蔡聯芳確定了,這個人就是她的姨弟,如果沒有意外,她們應該做了夫妻。不過,蔡聯芳不敢說,封雲也沒想到這一點。

於是,當晚兩人就好了,蔡聯芳對封雲很好,情深意切,封雲也常常來與她約會。

這事兒傳開後,封雲族人就覺得很丟人,把封雲逐出家族了,封雲失意,又染上了疫病,病得很重。蔡聯芳知道後,就把封雲接到自己住處,精心照顧,每天做飯熬藥,有時候一忙一整夜,都沒法睡覺。

但是,封雲病更加重了,古代疫疾常要人命,他又氣又急,慢慢地脾氣越來越差,動不動就罵蔡聯芳。到後面,封雲更加暴躁,蔡聯芳稍微做得不好,就要被打,還常常是被打臉。但是,蔡聯芳忍受了,毫無怨言,她理解封雲的心情。

後來,封雲稍微好了一些,他意識到自己錯了,跪在床上道歉。蔡聯芳卻說:公子病了,我能理解,怎麼會怨你呢?

最後,封雲完全康復了,他更加感受到蔡聯芳對自己的情義。於是,把他自己錢財、衣服都交給蔡聯芳管理,一年多後,蔡麗芳還給他生了個兒子,封雲更加開心了。

一天晚上,封雲抱著兒子,逗兒子玩。蔡聯芳問他:聽說,你小時候和懷氏訂過親,有這回事嗎?

封雲並不否認,說有這麼回事。

蔡聯芳又說:聽說懷氏跟著父親投親,父親去世後,她就淪落為青樓女子了,如果她再要嫁給你,你還會娶她嗎?

封雲有些黯然神傷,說:當然會娶她啊。青樓女子未必都是淫女子,其中也有很多從良或者想要從良的。現實中,也有很多人願意娶青樓女子為妻為妾。如果懷氏她願意嫁給我,說明她沒有忘記當初的媒約,那樣我也不是無故去娶青樓女,不是很好嗎?

蔡聯芳又說:如果這樣的話,我跟你是私定終身,她跟你是自幼有親,你要是娶了她,一定會冷落我了。

蔡聯芳說自己不信,封雲賭咒發誓。

於是,蔡聯芳大喜,說出了自己的身份,並把自己的經歷都告訴了封雲。

封雲問:既然如此,你為何不早點說呢?

蔡聯芳說:我失身于青樓,世人都看不起我,所以不敢奢望被你包容。不過,既然你不想著納妾,那我就用一生報答你,你放心,我一輩子也不會再去青樓了。

封雲笑了,說:你閱人很多,為何獨獨鍾情於我呢?蔡聯芳捂著嘴笑了笑,並不說話。

從那以後,蔡聯芳和封雲安分過日子。蔡聯芳性情和順,待人有禮貌,為人也很恭謹,很少有人知道她做過青樓女子。即便有人知道,大家因為尊重蔡聯芳,也不會說出來。

後來,封雲在蔡聯芳的支持下,繼續讀書去考功名。他考中了秀才、舉人,又考中了進士,後來做了縣令,為官清廉,受到百姓的愛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