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赴宴,見姑娘雙手白皙有端倪,他撒出灶灰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赴宴,見姑娘雙手白皙有端倪,他撒出灶灰逃過一劫
2022/01/19
2022/01/19

  北宋大觀年間,嵐州楊坪村有個獵戶名喚楊慶。

  小夥子十九歲時,有媒婆說親。姑娘姓李,母親早亡,家中只有她和一個酗酒成癮的父親,十八歲的閨女,連個名字都沒有。

  李氏不嫌棄楊慶家貧,楊慶自然求之不得,加上中間有媒婆穿針引錢,很快大婚得成,兩人得以完婚。

  原本,新婚預示著新生活的開始,楊慶也滿懷期望。可誰也不曾料到,自從嫁到楊家,李氏突染怪疾,每日裡茶飯不思,驚恐異常。

  楊慶對此束手無策,郎中說此乃心病,李氏之疾在心裡,不治將愈深。

  然而如何治?郎中無方,楊慶無奈。他雖生性木訥,卻最是重情,李氏嫁于自己,福沒享過幾天,人家突染怪疾,自己當然不能棄之不理。小夥子也不知道別的方法,唯有每日變著法哄李氏開心。

  婚後一年,時值隆冬,楊慶準備進山為李氏打些野物,以備過年之需。

  Ⅰ:密林中楊慶救人,挖坑時石枕現世

  楊坪村兩面被山環繞,但村後山中野物並不多,因為村中人平時會將夾子繩套置于村後山中,久而久之,野物逃離,再難捕捉。

  如今想要有所收穫,便需要進入大山深處,或者去平時別人不常涉足的密林之中。

  楊慶並不貪婪,只想捉些小野物,如果進入深山,一天兩天出不來,容易碰到猛獸,他一個人對付不了,還可能發生危險。

  所以他決定去離村子十裡遠的一片密林之中,此密林從深山綿延而出,原本沒路,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偶有行路人不想繞山而過,便會從密林中穿行。

  久而久之,竟是踏出一條小路,比繞山要近了一半路程,只是山路險峻,密林危險,尋常落單的行人卻是不敢,人們多是結伴而行。

  由于密林之中灌木叢生,小野物頗多,此去定能有些收穫。

  臨走時,楊慶耐心交待李氏,說自己最多去一天一夜便回,李氏在家需獨自吃上幾頓飯,不要胡思亂想,安心等自己回來。

  李氏這種病,不發時跟好人無異,但發作時容易驚恐。她本不是愚笨之人,知道自己拖累了楊慶,不發作時對相公極盡溫柔。見官人要進密林,她柔聲說快去快回,不用擔心家中的自己。

  楊慶背著東西出門,自小便在山中長大,對于趕路這種事毫不生怯,半個時辰便趕到了密林之中。

  此時正是隆冬,密林中寒風呼嘯,早些天下的雪尚沒化盡,中午時短暫融化,到了傍晚時便又凍住,一凍一化,導致山路濕滑,極難行走。

  進入密林一裡多遠停下腳步,由于想捉住便帶走,所以就需要下好後等待,此處有一個突出的土嶺,正好可以當成等待時的避風地。

  剛要尋地方下夾子時,突然聽到若有若無的呼救聲。此處荒僻,如果是夏天,可能還會有行人結伴而過,冬天有雪,凍化成冰,根本不會有人穿行。

  既然無人穿行,何來呼救之聲?

  疑惑間側耳傾聽,微弱的呼救聲仍在,他突然想到,會不會是有人和自己一樣,欲要在此處捕捉野物卻遇到了危險?

  想到此處,他也顧不上下夾子繩套,趕緊循聲尋找,聲音越來越近,他的確看到了一個人,不過卻大吃一驚。

  呼救之聲來自一個老者,此人大概五十歲往上。之所以吃驚,是因為此老者竟被捆綁于一棵樹上,也不知道被綁了多久,老者低頭,發出微弱呼救聲,此時已經奄奄一息。

  「老伯這是怎麼了?」

  他邊喊奔跑過去,老者聽到有人來,努力想抬起頭來,可數次而不能,喉嚨裡也只有一陣陣的哼聲。

  楊慶趕緊將繩子解開,老者直接倒在了他的懷中。老者身上太過冰涼,楊慶一顆心直向下沉,如此寒冷的天氣,此人也不知道被綁在這裡多久,怕是活不成了。

  他想要摟住老者為他取暖,可老者拒絕,而是費力睜開眼打量他。

  楊慶來不及多想,想要轉身彎腰背負老者出密林,萬一還能救回來呢?

  可老者又拒絕了:「小……小哥,罷了……老朽活不成了。」

  聽了老者的話,楊慶黯然傷神,人世間最可怕的事,便是知道自己將要死去,此老者雖然體弱,可說出此話,仍然讓人感覺心傷。

  老者被凍得說話費勁,一句話就久久沉默,仿佛死在了楊慶懷中。

  楊慶感覺自己抱著一塊冰,這老者生機眼看就要斷絕。

  便在此時,老者指著剛才綁他的樹說道:「我死之後,求小哥將我葬于此……」

  他的話沒能說完便停了下來,腦袋歪于一側。

  楊慶趕緊呼喊,可老者已然斷氣,豈能再呼喚回應?

  他慢慢將老者放于地上,看向自己的背簍。

  裡面有繩套、夾子、牢固夾子的長鐵釘還有一柄準備用來向下砸釘子的大錘,但唯獨沒有挖坑之物。

  老者咽氣前,求自己將他埋于樹下,此時地面堅硬,都被凍著,如何埋他?

  他本沒有答應老者,可如若就此離開,他卻做不出來。有心回轉去家裡拿東西,又怕老者被猛獸叼走。

  思來想去,他彎腰拿起自己的錘子和長釘,開始向樹下凍土開挖,剛才救人時沒有仔細看,此時準備挖坑,他發現樹下凍土竟有翻動痕跡,就好像有人想要挖開似的。

  由于沒有工具,他挖得很是辛苦,耗時兩個時辰,才將將挖出一個能夠掩埋住人的小坑,太淺的話,也容易被猛獸得逞,不如再深一些。

  想到此處,他又開始向下挖,不料剛挖幾下,手摸到一個冰涼之物,刨出仔細看,這竟然是一塊青石,本來這也正常,怪異的是,此石竟是枕頭形狀。

  這是一個精美的石枕。

  此時他也顧不上多想,將石枕置于一旁,將老者放入後掩埋,他不知道老者姓甚名誰,加上他本身目不識丁,自然沒有刻木為碑的過程。

  掩埋完畢後,他深深歎了口氣,老者不知道遭遇了什麼困境,最大的可能是獨自行路,被強人所劫,這麼說來,此處並不安全,加上掩埋老者耽誤了時間,不如先回家去,明日再換地方捕捉。

  臨走時看到了剛才被挖出的石枕,夏天時如果枕著,可保持涼爽,不如帶回去洗淨,讓娘子夏天睡覺使用。

  將石枕裝于背簍之中,他開始向密林外走。

  剛走出密林,突見幾人騎著騾子從對面疾馳而來,到他身邊後停了下來,仔細打量。

  他站于路旁給這些人讓路,對方一共四個人,三男一女,女的面部蒙有一層輕紗,看不清什麼樣子。而男人們則惡狠狠盯著他看,他趕緊低下頭去,不跟這些人對視。

  Ⅱ:焦躁中李氏枕石,清晨時孟氏相約

  「這位小哥,在密林中可曾見到什麼異常?」

  一個漢子對他發問,他趕緊搖頭,說自己只想在密林邊緣下些繩套夾子,不料滾入泥水之中,此時全身冰冷,正欲回家,根本沒有進入密林深處。

  騾子上幾個人將信將疑,剛才的漢子仍欲發問,蒙著輕紗的女子卻率先進入密林,三個漢子趕緊跟隨而去,楊慶則趕緊回家。

  到了家中,發現妻子正躺于床上,額頭上滿是汗水,兩手緊抓被角,顯得異常痛苦。

  這是又發作了!

  楊慶趕緊將背簍卸下,緊抓著李氏之手,輕聲讓她不要害怕,自己在這裡呢。

  李氏無法安靜,驚恐不減,大冬天,身上汗水直冒。

  楊慶心疼得無以復加,突然想到山中所得的石枕,他輕聲說道:「娘子且莫害怕,待我用石枕幫你解熱。」

  他過去將石枕洗淨,又仔細擦拭乾淨,拿布包起後,放于李氏頸下。

  說也奇怪,石枕放于頸下後,李氏緊張之感頓消,身上冷汗不再外冒,慢慢平靜下來,片刻後沉沉睡去。

  楊慶驚喜交加,以往李氏發作,必綿延三五日,想睡不能,想靜不得,十分難熬,現在卻入睡這麼快,這石枕真是個好物。

  李氏雖然入睡,他卻不能睡,將身上收拾乾淨,又坐于床前,看著娘子沉睡的臉,心裡滿是愁苦。

  他替自己娘子難過,好好的人,突然就會發作,發作起來驚恐異常,痛苦難忍,每每都讓他有剜心之痛。娘子這種病究竟因何而來?卻讓他十分不解。

  其實,李氏原本沒病,只是年幼恐懼,日積月累,缺乏安全感罷了,要不然,為何會在楊慶離開後就發病呢?

  她幼年喪母,父親酗酒後脾氣不好,李氏膽小,蓋因缺少安全感。

  先前只是藏于心中,嫁給楊慶後,楊慶給了她極大的安慰,卻勾起了她患得患失之心,害怕再次失去。

  如此煎熬,又無法排解,楊慶一旦離開,她擔心之時就會發作。

  這次楊慶進山,她在家中胡思亂想,害怕官人會在山中遭遇危險,到時候又留下自己一個人,恐懼將她包圍,無法自控。

  李氏和楊慶都不懂此間奧秘,特別是楊慶,他每日都在祈禱,讓娘子的痛苦可以轉到自己身上來,自己一個男人,看著娘子難受而不能幫助,他非常羞愧。

  如此一夜過去,李氏悠悠醒來,看到官人正坐在自己身邊而睡,她心疼握住官人的手,楊慶不會甜言蜜語,卻在沉默中愛護著自己,李氏感激他。

  楊慶被娘子握住手,猛醒來,看著李氏笑:「娘子且坐,為夫為你做飯。」

  李氏不用他動,自己下去做飯,跟好人無異。

  楊慶暗暗吃驚,難道是此石有什麼奧妙?要不然娘子為何會好得這麼快?

  想到這裡,他拿起石枕仔細端詳,昨天匆忙,並沒有看仔細。此時細看,他發現石枕似乎不是天然形成,因為下面有個微小的縫隙,還有一塊似乎是活石的東西在縫隙一旁。

  左看右看,卻又看不出什麼端倪,用力按小塊活石部分,活石紋絲不動。

  「此石怪異,枕上後似有呢喃之聲,聽著使人心靜。」

  聽了李氏的話,楊慶驚訝,自己枕上去,卻什麼也沒有聽到。

  不管有沒有聲音,只要這石頭能讓自己娘子不再恐懼,那對他來說便是寶貝,萬萬不能弄丟了。

  想到此處,他將石枕小心包好,放于被中,以後這石枕便是娘子的枕頭了,冬天時可以包上布,夏天時就解下。

  正在暗自高興,突聽門外有人喊叫,從窗戶一看,原來是鄰村一個叫張三郎的朋友來尋他。

  張三郎不是個正式的名字,只是他在家中行三,上面還有兩個哥哥,這名字其實就是張老三。

  楊慶的朋友不多,但只要結交下來,都是一些憨厚之人。

  這張三朗自小挑著擔子賣貨,為人老實,被兩個嫂子欺負。嫂子厲害,將他趕出家去,獨自住在村口一所破舊院子裡。

  由于跟楊慶脾氣相對,兩人關係不錯。

  「三郎今日沒有外出賣貨?」

  楊慶出門對著張三郎大喊,很是高興。

  張三郎臉上卻沒有半點高興神色,非常嚴肅拉著他的手,說有事問他。

  李氏去燒水,楊慶看著張三郎的神色,自己有些不解,難道出什麼禍事了?

  張三郎背著李氏悄悄問道:「你昨天幹什麼了?有沒有進密林?」

  楊慶點頭,張三郎如何知道自己昨天去了密林?

  張三郎見他昨天果然進過密林,就開始小聲在他耳朵邊說話。

  原來,張三郎平時挑著擔子賣貨,昨天下午,在離此十裡遠的一個村子裡見到幾個騎騾子的人,他們向張三郎打聽一個昨天進入密林的獵戶。

  張三郎原本沒有在意,可那些人說此獵戶左眼角有顆痣,而楊慶左眼角正好就有痣。

  張三郎搖頭說自己不認識,昨晚回到家後,他越想越擔心,所以今天沒有出去賣貨,早早來楊慶家,問他昨天有沒有進密林,那幫人尋找的是不是他。

  楊慶聽得目瞪口呆,聽張三郎所說,這幾個人肯定就是自己昨天在密林外碰到的那幾個人,他們所打聽的也肯定是自己。

  昨天在密林中有個被人捆綁的老者,死後讓自己將他埋于樹下,而自己卻在樹下挖出了一個石枕。

  那幾個騎騾子者到底是什麼人?和老者有沒有關係?難道是他們將老者綁在了密林之中?他們尋找自己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楊慶相信張三郎,就把昨天發生的事說了一下,還帶他進去看石枕,張三郎也看不出這石枕有什麼奇特之處,兩人面面相覷,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三郎不用擔心,料來他們也不敢如何,如果他們是對老者行兇的惡人,還敢明目張膽來尋我不成?就不怕我將實情說出去?」

  張三郎每日賣貨,接觸的人比楊慶多,那些人既然敢這般打聽,自然是膽大包天之徒。而且,假如老者真是被那幫人所綁,則說明他們是一幫亡命徒,楊慶實在不應該如此大意。

  「這樣吧,我仍然挑擔子出去,看看他們有沒有在周邊村裡打聽,如果他們仍然還在,你便要帶著嫂子躲一下。」

  聽了張三郎的話,楊慶點頭同意,張三郎這才匆匆而去。

  張三郎一去再沒有回來,到了晚上時,楊慶讓李氏躺下後,自己則坐下做夾子。二更天時,他正欲上床睡覺,突然聽到鄰居家狗叫喚,並且伴隨著陣陣腳步聲。

  他好奇開門出去,發現鄰居們正站在外面,說剛才牆上有賊。

  原來,這鄰居家養有一條大獵狗,二更天突然狂吠,眾人被驚醒,看到牆上有黑衣人。黑衣人聽到狗叫,且人們被驚醒,便趁著夜色逃之夭夭。

  楊慶心中疑惑,鄰居家和自己家皆窮困,賊人怎麼會貿然進家?就算是有賊人強者,他們也該在路上劫持過路之人,斷然不該潛入看著便貧困的家中行竊,能竊到什麼值錢東西?

  莫不是那幫人尋到自己了?

  他心中生疑,不敢入睡,一眾鄰居害怕賊人再來,故也沒入睡,如此一夜無事。到了次日,突然又有人來找楊慶,這次卻是張三郎的二嫂子孟氏。

  Ⅲ:赴宴時女子怪異,撒灶灰楊慶逃生

  楊慶見過張三郎的兩個嫂子,皆不是好相與的角色,一個比一個厲害,平時根本不理會張三郎,此時卻為什麼來自己家中?

  孟氏看到他後便神秘告訴他,說張三郎在家裡舉辦宴席,要請他過去商量事情。

  楊慶聽得更加奇怪,張三郎昨天到過自己家中,當時可沒說辦什麼宴席,況且他當時出去是為自己打探事情,今天怎麼就突然要辦宴席?而且還派孟氏來通知,他怎麼不來?

  孟氏見他疑惑,就笑著說三郎最近認識了一個姑娘,姑娘也是受苦人家出身,不管是田裡家中,什麼活都能幹。恰好今天人家姑娘也在家中,所以不方便過來親自請,另外也有要事和楊慶商議,他務必要過去。

  楊慶想了想,認為張三郎可能果真打聽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恰好新認識的姑娘也在他家,他不方便過來,自己只能過去。

  想到此處,他打消疑慮,但在臨走時又跑到鄰居家中,將他家中大狗借來拴在自己家院裡,這才隨著孟氏出發。

  張三郎獨自住在村口,跟村裡尚有一段距離,孟氏送他到了門口後便離開,他邊喊著三郎名字進院,卻發現家中只有一個女子。

  此女子看著他笑,說三郎去買宴席所用之物,稍等便回。

  說著話,女子熱情招待他坐下,自己則勤快去給他燒水。

  張三郎一直一個人生活,院裡靠牆隨便搭了個灶台,姑娘將柴盡數塞進灶內,數次點火不成。

  楊慶見狀過去,他準備幫人家燒水,便在此時,他看著女子雙手愣了愣,接著面帶笑容蹲在了灶邊,說裡面塞柴太多,需要掏出來一些,留有空隙才好點火。

  他邊說邊將手伸進灶台,女子以為他要掏柴出來,可他卻伸手抓了一把灶灰,對著女子的臉便撒了過去。

  灶灰迷住了女子雙眼,女子伸手就向腰裡摸,她腰間竟藏有匕首。楊慶馬上將她撲倒在地,不管女子掙紮痛駡,捆綁起來便開始尋找。

  在另一間屋中,他找到了嘴巴被封,還被牢牢捆綁的張三郎。

  解開後,張三郎破口大駡,罵的卻是孟氏。

  原來,昨天深夜,突然有三男一女潛入他家中,將他捆綁後扔進屋中。到了早上,這些人找到孟氏,用錢讓她去請楊慶來這裡。孟氏根本不管張三郎死活,見錢眼開,馬上答應了對方。

  她出發後,三個男人也隨之而去,家裡只留下這個女子。

  楊慶到來,跟女子在外面交談,裡面的張三郎都聽到了,苦于口不能言,又被捆綁,正在著急,沒想到楊慶竟看出了端倪,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楊慶此時非常擔心家中的李氏,張三郎所說,對方是三男一女,跟自己在密林外面碰到了騎騾子之人一樣。而孟氏去請自己,三個男人也隨之離開,這極有可能是一招調虎離山。

  對方讓孟氏請自己過來,他們則去了自己家中,其目的肯定是那石枕。自己娘子李氏也斷然不會把石枕交給這些人,以這幫人的狠辣,極有可能對李氏下狠手,自己得趕緊回去。

  他們將被捆綁的女子扔在屋裡後出發,在路上,楊慶告訴了張三郎自己為何會識出女子有問題。

  首先,孟氏去家裡請他,就已經讓他有了疑惑,但他還以為張三郎打聽出了事情,就隨著而來。在路上,孟氏說張三郎家女子是個受苦人,田裡家裡的活都能幹。

  而到了張三郎家裡,女子想燒水卻點不著火,因為她將灶內塞滿了柴禾,任何一個經常燒火的人,都知道這樣不容易點火,這說明此女子平時根本不燒火。

  他過去要幫忙時,突然又看到女子雙手白皙嬌嫩,這根本不是一雙田地家裡活都幹的手,孟氏對自己說了謊。

  加上想到了密林外那個臉上蒙紗的女人,他覺得自己掉入了一個圈套。所以,他借著向外掏柴,卻掏出一把灶灰迷住了女子眼睛,並且將她制服。現在看來,他的判斷沒錯,密林外那四個人找到了他,並且還知道張三郎在幫自己。

  兩人一路急趕回到家裡,剛進村子,就見楊慶家門前圍了不少人,楊慶心向下沉時,卻見三個漢子被捆綁扔在門前,自己娘子李氏在院裡嚇得瑟瑟發抖。

  人沒事就好!

  他趕緊進院安慰娘子,鄰居們則圍著三個被捆綁的漢子毆打不不止。

  怎麼回事?

  楊慶判斷得沒錯,對方的確是使了個調虎離山之計,他們把楊慶支走,三個漢子則進入他家。

  可讓三個漢子沒想到的是,楊慶臨走把鄰居家大獵狗借了過來,使他們剛進院子,狗就放聲狂吼。更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鄰居們今天皆沒去做工做事。

  昨天夜裡出現賊人,鄰居們很是詫異,今天特意沒出工。

  聽到楊慶家傳出狗叫,他們都拿著農具而來,把三個漢子給堵在了院子中。

  三個漢子不是大家的對手,被捆綁起來,還挨了打。

  眾人依楊慶所言,將張三郎家那女子帶來,四個人無法隱瞞,只能交待出來。

  他們四人,皆是密林之中那老者的徒弟,同時,他們也是五個尋寶人。

  多年以前,老者曾經挖到過一副石枕,相傳是春秋時期齊桓公之物。

  但老者卻將石枕藏了起來,連四個徒弟也不知道在哪裡。

  前幾日,四個徒弟暗中謀劃,逼迫老者說出石枕在哪裡,老者將他們領到密林之中,卻說石枕被藏在嵐州城中某個地方。

  他們四個人將老者綁在樹上後去尋寶,卻並沒有找到,他們覺得老者騙了他們,回轉時,在密林外碰到了楊慶。

  等他們返回密林之中,發現本來被捆綁于樹上的老者不見了,樹下卻多了一個鼓包,他死了,還被人埋入了地下。

  于是,他們認為定是密林邊上碰到的人埋了老者,同時也獲知了石枕所在地,他們便開始打聽楊慶。

  由于楊慶左眼角有顆痣,他們一路尋到了楊坪村,卻發現他們先前打聽過的一個貨郎出入這裡。跟蹤張三郎到家後,他們並沒有馬上對張三郎動手,而是想夜入楊慶家,用同樣手段逼問他石枕所在地。不料想鄰居家獵狗警惕,他們剛上牆頭,狗便狂吠,驚了眾人,他們只得逃竄。

  思來想去,他們想出一個主意,既然那貨郎出入楊慶家,說明極為熟悉,不如從貨郎身上下手。

  于是,他們又去了張三郎家,將他制服後,就發生了後 面的事。但楊慶所想的什麼調虎離山,實在把這些人想得太好,他們壓根兒就沒打算讓楊慶活命,一旦得知石枕下落,他們就會毀了楊慶兩口子,連同張三郎和孟氏,統統都活不成。

  這四人是不折不扣的亡命之徒。

  至此,事情明瞭,四人自然會被嚴懲,至于石枕,楊慶說自己根本沒見過,埋葬老者時,老者也沒有提。非是他貪婪,實是想借此物治娘子之病。

  此後,李氏枕石枕入睡,心中恐懼之病慢慢痊癒。但楊慶和李氏從來沒有想過要打開石枕,更沒有想過石枕可能價值連城。

  對于楊慶來說,石枕讓自己娘子病好,這便是無價之寶。他一直悉心愛護。李氏痊癒後,夫妻恩愛,養兒育女,多年後李氏去世,楊慶將石枕隨她而葬。

  從此,再沒有人見過石枕。

  諸位,楊慶本來是進密林尋獵,卻在密林中遇到了一個瀕死老者,老者死前,讓他將自己葬于樹下。

  時值寒冬,楊慶雖然沒有答應,可還是覺得要將老者入土為安。在向下挖時,卻挖到了石枕,這才引發了後面之事。

  石枕是什麼?其實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老者多年前得到石枕後,一定視若珍寶。而四個徒弟也覬覦此物,為此不惜害他性命。

  遇到楊慶時,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求楊慶將自己葬于樹下。事實上,他多年前將石枕埋在了樹下,如今將死,他在試楊慶,如果楊慶置之不理,那便得不到石枕。

  楊慶照做了,也得到了石枕。李氏用一生療愈童年,幸好遇到了耐心的楊慶,終也得到了自己的幸福。

  石枕能使李氏平靜,同時上面的縫隙和那塊活石,都說明石枕裡藏著秘密。可事情過後,楊慶並沒有想著打開,如果打開,指不定又會惹來什麼禍事,恰恰是沒有打開,使他和李氏平安到老。

  這麼說來,石枕是什麼重要嗎?如果非要說石枕是什麼,倒不如說它是一杆稱量人心的秤,秤出了四個徒弟的兇惡,也秤出了楊慶的善良,您認為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