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曹丕篡漢,司馬炎篡魏,為何司馬氏駡名更大?兩者就不在同一檔次

曹丕篡漢,司馬炎篡魏,為何司馬氏駡名更大?兩者就不在同一檔次
2022/02/11
2022/02/11

曹丕推倒漢獻帝,和司馬炎踢飛曹奐,是三國時期的兩大分水嶺。曹丕篡漢,標誌著真正意義上的三國時代來臨。而在此之前的那些金戈鐵馬,就只能稱之為漢末時期了。只不過由于這種劃分太過無情,許多人根本就不認可。

因為,三國時期的精華,幾乎都集中在,自董卓上位至諸葛亮離去,這一時間段內。比如十八路諸侯伐董卓,官渡之戰,關羽斬顏良,三顧茅廬,赤壁之戰….難道這些就不屬于三國了嗎?

若真把這些事件或人物,全部都排除在外,還談個什麼三國?所以人們還是普遍認可「廣義三國」的概念,也就是自董卓為開始,至三分歸晉結束。

而司馬炎篡魏,則恰好標誌著,自此進入到三國歸晉的時間段。也就是說,三國進入到了落幕時期,蜀漢已經亡了,如今魏國也變換大王旗,只有東吳在殘喘。

但不論怎樣,這兩大事件雖不如水淹七軍,赤壁之戰等更奪人眼球,但產生出的影響力,卻屬于最高級別的。也就是說自最上層,進行重新的定義。

曹丕篡漢,意味著四百年大漢天下易主——就算劉備在西川,再狂刷反對票,也阻擋不了。

司馬炎篡魏,則意味著一個新的大一統王朝誕生——哪怕後人對兩晉再鄙視,也無法改變。

兩者真正的不同點,更多集中在了曹丕篡漢,雖叫「篡」,可罵聲卻比較小。而司馬炎篡魏,卻引發了身後滾滾駡名不斷。那麼既然都是不光彩的事件,為何卻產生出如此不同的後果?

在筆者看來,歸根結底就一句話:兩者就不在同一檔次之內,從如下這三個方面,就能很清楚地看出來。

其一:開創和竊取

曹丕所謂的「篡漢」,其實顯得更理直氣壯。所謂漢獻帝劉協嘴裡的,那四百年漢朝天下都在哪兒?說來說去,都是我老爸曹操提著腦袋,打出來的。

但這種話司馬炎敢說嗎?他們司馬氏,自司馬懿開始,就完全依附在曹魏之上,最終司馬懿靠不光彩的手段,竊取而來的。這就是兩者最根本上的不同,就不在同一個檔次內。

曹操起兵時,漢朝早已經名存實亡了。漢獻帝今兒被董卓捏在手裡隨意擺弄,明兒又被李傕和郭汜控制,等于從漢朝天下到漢朝皇帝,都失去了應有的神聖性和威嚴感。

是曹操重塑了漢室,使得漢朝的這位皇上大哥,有了立錐之地。不必擔心明兒吃啥,住在哪兒?不需害怕小命還在否。因此站在這個角度上來言,是曹操保護了漢室——誰敢稱帝,我曹操就滅誰!

因此,曹操是依靠自己的本事,打下來了一座又一座城池。呂布、袁術、袁紹、劉表等,這都是曹操滅掉的,跟被皇上授予,基本上沒一毛錢關係。曹操完全可視為是「打天下」,只不過掛名在漢獻帝頭上罷了。

再看司馬氏,他們家的地盤都咋來的?幾乎全是接收的曹操打出來的那些,只不過由于歷史開了個大玩笑,曹丕和曹叡都短命。還有司馬懿的確能活,有本事,最終他來了個鳩占鵲巢。

但就算司馬懿再有本事,他的這種行為,也等于是踩著「曹操的肩膀,換掉了曹魏的頭顱」,這不是竊取是啥。

開創,意味著硬氣和霸氣。竊取,卻從來都意味著陰謀和缺乏底氣。曹丕之所以被稱為「篡漢」,是因為還有劉備和孫權未滅。司馬氏再強調三分歸晉,也是滿滿的厚黑感,一點不講武德!這就是司馬氏罵聲那麼大的第一個原因,造成的惡劣影響太嚴重。

其二:陽謀和陰謀

曹操之所以被稱為奸雄,是因他玩了一輩子的「陽謀」。他啥都敢擺在桌面上,哪怕是找美女,這種不配稱為英雄的事,曹操不但毫不隱瞞去做,還敢事後大哭為此賠掉了典韋。

當然,還有那些天下大事。曹操拍著胸脯吼:天下若沒我曹操,不知道幾人稱帝幾人稱王。還說:若天命在我,乾脆我就當周文王得了。至于當皇上這事,我老曹沒興趣!這些話和這些事曹操敢說,還身體力行去做,並做成了。

所以,面對這麼一位,啥都擺在桌面上,就直白問天下人:還有誰不服?他的對手能咋辦?打不過,說不過,也做不過,就只能對其進行汙名化,稱之為「漢賊或奸雄」了。但問題是,天下哪有如曹操這麼做賊的?縱橫一生,曹操啥都清清楚楚。

反觀司馬懿,卻是妥妥如「賊」。因為他渾身都充滿了陰謀的味道。比如高平陵之變時,司馬懿對著洛水發毒誓:曹爽回來吧,我保證不動你,而且還讓你過富家翁的好日子。結果如何呢?司馬懿卻滅了曹爽三族,直接氣倒了為此事作保的老哥們蔣濟。

問題是司馬懿既不是小孩子,也非小人物,他那麼高的級別,是站在歷史風頭浪尖的人物,卻還敢如此出爾反爾,不擇手段,這就已經不是「教壞小朋友」的問題了,而是直接帶偏了歷史!

所謂:陽謀為道,陰謀是術。兩者根本就不在同一個檔次。道為最高級,術為最低級。曹丕篡漢時,已經大有水到渠成的態勢了。反觀司馬炎篡魏前,早已除掉了一群人了。因為不動手,司馬氏就鎮不住!

其三:後代不在同一檔次

曹丕也好,曹叡也罷,雖都短命,卻足以能成為歷史上的有為君主了。如曹丕的文學成就等。也就是說曹丕的悲哀在于,他老爸曹操太牛,誰都習慣于用他跟曹操比。故而造成了,曹丕總被各種調侃。

但就算再遭調侃,曹丕對漢獻帝也是很夠哥們意思,沒有任何虐待啥的。可反觀司馬昭就不一樣了,他堪稱是「弑/君」第一人!

三國時最壞的董卓,都不敢做的事,司馬昭卻做了:這就是他弑/君曹髦!一句「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等于被定位了。

以至于多年後,司馬氏的後代看到這段黑歷史後,都大哭:這種事都能做出來?我們晉朝,還如何能長久!( 晉明帝聞之,覆面著床曰:若如公言,祚安得長!

連自己的後代,都羞愧至此,司馬氏篡魏如何不罵聲一片?跟曹丕篡漢時一比,兩者又如何能在一個檔次之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