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破廟避雪,見獵戶光頭戴斗笠,他裝瞎僥倖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破廟避雪,見獵戶光頭戴斗笠,他裝瞎僥倖逃過一劫
2022/02/14
2022/02/14

明朝中期,北方的天氣寒冷,已經是寒冬季節了,偏遠的躍龍鎮,離著大山不遠,所以經常能夠看到獵戶。

鎮上有著一位貨郎吳雲,此人三十來歲了,做貨郎也做了十來年了,但是一直沒有賺到錢,因為年幼時父親亡故,母親當時傷心過度,竟是眼瞎了,所以母子二人相依為命,生活十分拮据。

如此一來,也就沒人幫著他操持婚事了,母親幾乎是日日自責,說是連累了他,不過這吳雲十分孝順,從未怨過父母。

清晨,吳雲早早起床之後,開始做飯,灶台之中堆滿了乾柴,燒著之後,火苗子順著煙道,冒著煙,屋中立刻暖和了起來,取了些米,做好了粥,乾糧也就是窩頭而已。

叫了母親起床之後,母子二人吃過早飯,吳雲交代一番,自己挑著貨擔就出門了,天氣很冷,足足走了不到一天,在黃昏的時候,才回到了家門前。

老遠就看到門前圍著不少人,貨郎吳雲有些不安,趕緊緊走幾步,果然,正是自家門前,四周的相鄰圍著,自己的老母親倒在地上,卻是無人管。

吳雲見此,立刻急了,扔掉貨擔,扒開人群,撲了過來,喊道:娘!你怎麼了?

只見老太太凍得臉色發紫,哆嗦著說道:兒子你回來了啊?

旁邊的一位婦人譏諷道:幸好你回來了,否則還得怨我們了。

旁邊的男子聽罷,皺著眉頭說道:好了!少廢話!

吳雲見母親沒有大礙,只是被凍壞了,好歹舒了口氣,看著眾人,問道:我娘是怎麼了?

一位男子猶豫了一下,說道:你娘不放心你,所以出來等著,結果摔了一跤,就是這樣

這人乃是吳雲的一位同族叔叔,雖說走動不勤,但是畢竟也是一個宗族的,旁邊的人也都是左鄰右舍,吳雲臉色難看,說道:難道諸位不能扶我娘一下麼?

還是之前那位婦人,刻薄道:我們可是不敢扶,若是出了事,算誰的?

吳雲聽罷 ,臉色更是陰沉,因為父親的緣故,與左鄰右舍關係有些不睦,這點吳雲知道,隨即看向了那位叔叔,問道:三叔!您是我三叔,難道就這樣見死不救麼?

那人聽了,也是極為尷尬,說道:我也是剛來,正準備將你娘弄進去,結果你就來了。

聽到此,吳雲的臉色才稍微好了些,不過那些人看他的神色都不是多好,心中也是無奈,當初其實跟眾人關係都不錯,只是父親要做生意,沒有本錢,只好朝著眾人借錢,結果賠了個精光父親氣急攻心,也就去世了。

吳雲想還錢,只是母親眼睛隨之瞎了,也花了不少錢,又借了一些,這十來年雖說還了一些,但是還有很多沒有還,所以眾人對他家才會是這種態度。

那位叔叔說完之後,顯得十分為難,最終還是說道:小雲啊!你看你欠我的錢,什麼時候能還啊?我有急用。

果然如此!吳雲聽了,看了看眾人,似乎是下了決心,說道:諸位,不是我不還錢,過幾天,我回遠行一個月,若是賺到錢,一次性都會還給諸位的,還請諸位緩一緩!

對著眾人鞠躬一番,也不管眾人如何,抱著老娘就走了進去,準備熱水等物,免得老太太生病。

緩了緩,老太太才說道:兒啊!你要遠行麼?

吳雲無奈道:娘!兒子必須去試試,否則這日子真的沒法過了,我會請人照顧您的,您就放心吧!

老太太說道:放心吧兒子!為娘自己會照顧自己的,這麼多年了,早就適應了。

吳雲知道他娘說得沒錯,自己若是不在,老娘也能照顧自己,只是自己不放心而已。

次日,去找了一位族中的嬸子,拜託她平時照看一下,這才放心了,拿著家中幾乎所有的積蓄,便出門了。

這次幾乎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別說,出去了一個月之後,做了行腳商人的吳雲,竟是真的做成了,懷中的五百兩銀票,還有些散碎的銀子,便是最好的證明瞭。

此刻的他,已經在往回走的路上,雖說天氣寒冷,但是心中卻是有著無限的暖意,想著可以還錢,還能叫母親過上好日子,這趟遠行就值得了。

就在行走之時,穿過了一座小鎮,本是打算進去好個地方隨便吃點東西,可是在經過一處路口的時候,一位乞丐沖了出來,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哀求道:好心人!給口吃的吧!再不吃,我就要不行了!

吳雲見了,趕緊試圖推開此人,但是這人,竟是抱得很緊,就是不撒手,吳雲稍加打量,這人看似乞丐,一身衣服,都是破洞,但是材料竟是絲綢,而且此人的內裡,應該穿著破舊的棉襖,再看此人,一雙破舊的靴子,似乎也是皮子做的。

瞬間斷定,此人絕對不是一般的乞丐,或者是遇難了,才會淪落到了乞討為生,念及此,吳雲說道:你先放了我再說!

那人見此,還是鬆開了手,眼神帶著渴望,吳雲看了看,指了指旁邊的包子鋪說道:我去買包子。

那人咽了咽唾沫,點了點頭,吳雲走入了包子鋪,買了十個包子,自己留了四個,給了乞丐足足六個,說道:吃吧!

自己塞進口中一個,餘下的乾脆放在了包袱之中,準備路上吃。

那乞丐狼吞虎嚥,瞬間吃了兩個,看來是真的餓了,吳雲歎了口氣,準備走了,但是那乞丐卻是攔住了他的去路。

吳雲臉色難看,心說此人竟是如此不知道好歹,但是這乞丐卻是從身後取出了一物,遞了過來,說道:我不能白要你的東西,這根棍子給你吧!

吳雲見了,倒是愣住了,都說乞丐都有著自己的打狗棍,這回是真的見到了,心說哪有乞丐要了飯,拿自己的棍子送人的。

本是不要,但是那乞丐卻是十分執著,說道:這是一根好料子,做根木杖,賣個幾兩銀子都是可能的,送你了!

聽到這裡,吳雲倒是心動了,心想,若是如此,給自己的母親做根手杖,倒是出入方便。至於料子好壞,他倒是沒有看出來。

想到這裡,乾脆就接了過來,說道:你有心了!

說完之後,看了看左右無人,取了一點碎銀子,遞了過去,那乞丐見了,眼圈竟是有些濕潤的樣子,不過卻是沒接,說道:多謝了!

說完轉身就走,吳雲見了,心中暗道:看來此人有些故事,絕對不是一個乞丐。

收起了銀子,朝著家裡繼續趕路,只是手中多了一根木杖而已。

離著家裡,還有幾十裡了,突然之間,天空飄蕩起了鵝毛大雪,這下可是壞了,他可是沒有穿戴防雪之物,得趕緊尋找地方避雪。

不遠處就是山脈延綿,在一側不遠處,竟是有著一座廟宇的樣子,吳雲趕緊跑了過去。

到了近前才發現,竟是一座破廟,不過遮風擋雪倒是沒問題,趕緊到了大殿之中歇息。

此刻乃是上午,離著午時還有段距離,靠在背風處,盤算著一些事,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響動。

因為下雪的緣故,大殿之中,光線很暗,外面來人看不清裡面,但是裡面人看外面還是很清楚的。

一名男子戴著斗笠,一身獵戶的打扮,背著弓箭,便走了進來。

男子在進來的瞬間,便摘了斗笠,露出了一個光頭,裡面的吳雲看到的瞬間,便愣了一下,但是在看到男子後腦勺那一撮短髮之後,差點驚呼出聲。

心中有著驚恐,不過趕緊捂著自己的嘴,將那根木杖拿在了手中,眼睛變得茫然,好似是瞎子一般。

在當地有個習俗,只有死人,才會被剃髮,至於腦後留發,這叫留後,對於後人好,這就是當地的習俗。

活人是不會剃髮的,所以吳雲看到男子剃髮,沒有震驚,因為此人可能是禿子,或者和尚,但是腦後留發,這可是死人才會這麼做的。

心中害怕,但是身體保持不動,那人進來之後,隨意看向了裡面,足足五個呼吸,才適應過來,看到了靠牆的吳雲,這人眼睛頓時立了起來,一股危險的光芒閃過。

此人將斗笠重新戴上,走了過來,手中的獵刀閃爍著寒光,聲音如常,問道:哦!兄台這是在此避雪麼?

吳雲似乎是才聽到,帶著茫然,轉過頭,朝著男子的方向,說道:你是在問我麼?

同時拿著手中的木杖動了動,那人見了,卻是愣了下,說道:沒錯啊!

吳雲笑道:我是路過此地,過來避雪的。

那人繼續問道:你是瞎子麼?

吳雲似乎是有些不愛聽,說道:嗯!從小就瞎了!

那人其實只是信了三分,笑道:不好意思,我說話直,能不能把你這木杖我看看啊?

吳雲聽了,心中雖說害怕,但是不敢表露絲毫,遲疑道:你要做什麼?

男子說道:沒事!我看你這木杖材料不錯,我就是看看!

吳雲:這樣啊!這木杖我可是用了很久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只是習慣了而已。

說著就真的遞了過去,但是方向明顯有些不對。

那人故意探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吳雲沒有絲毫的變化,因為母親是瞎子,所以他對於這些,早就熟了。

男人拿著木杖,主要是看手握的位置,果然,光亮油滑,都有包漿了,明顯是用了很久,此人這才松了口氣,將木杖遞了過來:還你!這木杖我也看不出來,應該值些錢吧!

說完之後,這人便不再理會他了,吳雲卻是不敢鬆懈,兩人就在這破廟之中,足足一個多時辰。

雪終於停了,那人起身便走了出去,到了門口,這人說道:雪停了!

說完就走了,吳雲拿著木杖,點擊著路面,一步步走出了破廟,朝著家中走去。

一直走了一裡路,吳雲仍舊是保持著瞎子的狀態,因為在走出破廟的一刻,眼角的餘光看到了,那獵戶就在不遠處盯著他呢。

一裡之後,身後響起了動靜,那獵戶才轉身離去,吳雲冷汗都差點出來,一路就這麼走,數裡之後,確認沒了危險,才恢復過來,腳下加緊,朝著家中跑去。

天黑之前,終於到了家門口,敲門裡面傳來了老娘的聲音,開門之後,吳雲抱著老娘掉眼淚:娘!兒子賺到錢了,咱們終於不用受窮了。

老太太自是高興,次日,吳雲將所有人的欠債都還了,身板感覺也直起來了,但是對於回來遇到的那獵戶,卻是一直疑惑。

還是數月之後,傳來了一件怪事,才徹底揭開了謎底。

數月之前,有著一名大盜,據說十惡不赦,被人揭發,那人化身一名員外,倒是過了十幾年安穩日子,在聽到被揭發之後,此人竟是無故去世了。

據說是買通了官差而假死,那人隨後化身獵戶,在附近轉悠,試圖等風聲過後,再做打算,誰想還是被人發現了蹤跡,結果被官府抓獲了。

抓獲時,那人就是一個光頭,腦後留發,聽到這裡,吳雲算是明白了,那日自己真的是僥倖躲過了一劫啊!

故事完!

小編有言:欠人錢,被眾人逼債的吳雲,無奈拋下老娘去行商,賺了錢之後,出於善心,救了一位乞丐,結果那人送了他一根木杖,倒是成了他裝瞎子的道具了,所以才會僥倖逃過一劫,這便是因果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