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上墳,遇到尖嘴阿婆偷吃供品,他倒穿草鞋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木匠上墳,遇到尖嘴阿婆偷吃供品,他倒穿草鞋逃過一劫
2022/01/12
2022/01/12

01,夜深時老鼠拍窗,有碩鼠搶奪糧食。

話說宋朝端拱年間,在滄州府地區有個山村,名叫長藤村。這個村子以前有很多的老藤,是楊姓人家搬到這裡之後,開始砍伐老藤老樹,趕走了許多飛禽走獸蛇鼠蟲鳥,讓楊姓的人家住了下來。從此以後,楊姓人家就在長藤村安居樂業,過起了淡靜若水的生活來了。

這樣的日子過了五十來年,楊姓人家在長藤村繁衍生息,人丁就慢慢增多而興旺起來了。後來,大家推選德高望重的楊木匠當村裡的裡正(現在指村長),帶領大家耕耘農田,修葺房屋,勤于農事,把長藤村帶向了繁榮。這一年,長藤村的糧食獲得了豐收,家家戶戶都有充足的糧食,和堆積到牆角成堆的山藥。

就在大家覺得這一年大家要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時,村裡卻開始發生了怪事。一天夜裡,楊木匠正在睡覺,夜半時分,他卻突然聽到有人在拍打窗戶。他借著月色一看,發現是幾隻碩大的老鼠正在肆無忌憚地拍打著窗戶。楊木匠很憤怒,他趕緊拿出掃把去驅趕那些老鼠。不料,楊木匠的妻子醒來,卻驚叫起來,她發現,自己的糧食袋子已經被咬得亂七八糟了,而那些山藥,更是被老鼠啃得只剩下了皮。走到廚房,楊木匠發現一堆老鼠正在拼命地搶奪一塊肥豬肉。

02,小山村鼠患成災,山裡人束手無策。

第二天,村民們都跑到楊木匠家,告訴楊木匠昨天夜裡他們遭遇了鼠患,家裡的糧食都被啃食得差不多了。這下,楊木匠才知道,村裡已經發生了鼠患。而這個鼠患是怎麼發生的,大家可是事先一點兒都沒有察覺到。走到村民家裡去,看到村民們呆呆望著那些被老鼠咬爛的糧食袋子,大家都束手無策,有的村民甚至還低聲哭泣起來。

村裡突然發生了鼠患,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滅殺這些老鼠。可是,這些老鼠都是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摸摸跑出來的,而且它們是一大堆出動的,大家很難把它們消滅。這時候,有人想出用火攻的辦法。結果晚上大家在守株待「鼠」的時候,卻發現用火攻根本解決不了辦法。那些老鼠溜得比什麼都快的,有的家庭甚至還差點被老鼠帶動的火苗燒掉了這個家。

後來,大家又採用了水攻,袋子裝,用刀砍等方式,都沒有辦法驅趕走老鼠。那些老鼠剛被趕跑,過了一會兒等村民睡著了,它們就又跑出來禍害村民。把村民家的糧食,衣物等啃食得亂七八糟的。這些,村民們都無可奈何了,他們想不到,今年的糧食豐收竟然換來了老鼠的登門入室,今年豐衣足食的生活又要泡湯了。

03,木匠造滅鼠神器,眾老鼠暫時隱退。

楊木匠的兒子叫楊善學。他自小聰明伶俐,而且遺傳了父親的擅長製作木器的本事,小小年紀就能製造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木器來,讓附近的村民都歎為觀止。不過,楊善學製造的木器都是一些玩具型的東西,楊木匠很不高興,常常責駡自己的兒子不務正業。

這次,小木匠聽說村裡出現了這麼多的老鼠大家卻無可奈何,他就製造出了一種捕鼠器。這種捕鼠器叫「走馬燈」。就是在一個底大頭小的木桶上放置一個走馬燈式樣的木器,然後在木器上放置一些老鼠餌。那些老鼠都很稀奇,而且貪吃,它們就會一隻只去走馬燈,然後就會一隻只地掉入木桶內。那些木桶頭小底大,掉進去之後,那些老鼠根本就沒有辦法爬上來。

小木匠把製造好的走馬燈捕鼠器放在家裡,一個晚上就捕捉了近百隻老鼠。老木匠見到兒子製造的捕鼠器這麼好用,于是,就讓兒子製造了一百多個的捕鼠器,然後讓家家戶戶都拿回去,放到那些頭小底大的木桶上,用來捕捉老鼠。可別說,就一個晚上的工夫,村民們捕捉了近萬隻的老鼠。大家把那些老鼠都打死了,然後剝了皮,放到太陽下曬乾,做了老鼠幹,用來過冬。就這樣,村裡的老鼠就漸漸少了下去,過了一周,那些老鼠就基本不見了。

04,小山村出現寡婦,小山村日失一人。

可是,這樣的好日子大家也沒過多久。接著,長藤村的村裡又開始發生一些怪事了。這天,楊木匠聽說,最近村裡的男子常常遇到一個美豔的寡婦,那個寡婦常常在村頭引誘好色的男子。有些男子受不了誘惑,就會偷偷跟著那個寡婦去了林間,想占一些便宜。誰知道跟去的那些好色的男子,卻大部分沒有回來。據一個有幸逃回來的男子說,那個美豔的寡婦會騙男子跟著她去她的家裡做客。

可是,寡婦的家卻在一個山洞裡,當男子跟著進了山洞的時候,就突然天昏地暗了,然後,一個碩大的黑影就跳了出來,直接向那個男子撲過來。幸好那天那個男子帶了一包灰。他把那包灰灑向那個黑影之後,才屁滾尿流地跑了回來。至于那個黑影是什麼人,他卻沒有看清楚。

可是,逃回來的男子說的話卻沒人相信,村裡的男子依然對那個美豔的寡婦垂涎三尺。就這樣,長藤村幾乎每天都有青壯年男子消失,連續七日,村裡已經丟失了七個青壯年男子了。楊木匠覺得這樣下去,村裡的男人很有可能會消失光,那樣的話,整個村子就成為了女人村,那長藤村就消失了,而楊姓人家也就此消失了。他決定,找出這個美豔寡婦的真相,避免讓村裡的男子被騙走。

05,小木匠痛失二叔,買供品上墳祭拜。

可沒等楊木匠想出辦法,他的二弟楊二毛也消失不見了。等家人找到他的時候,卻發現他的一副殘軀丟棄在一個山腳下。楊木匠一家痛哭流涕,只能把楊二毛收拾了,埋在了山上的一棵松樹下。自從楊二毛死後,村裡的男子也都怕了,他們再也不敢去村頭找那個寡婦了。而那個寡婦也似乎是神出鬼沒,大家想找她算賬的時候,卻找不到她。而當有男子走夜路的時候,那個寡婦就會妖豔無比地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幸好大家都有了準備,晚上出去都是結伴而行。那美豔寡婦見誘惑不到人,就氣呼呼地走進小樹林裡,不見了。就這樣,村裡也開始恢復了寧靜。村民們失去了幾個男丁之後,也消失了一段時間,後來,也漸漸淡忘了那個美豔寡婦的事情。只是,楊木匠痛失二弟,卻沒有找到二弟真正的死因,這件事讓楊木匠耿耿于懷,而楊木匠的兒子楊善學更是在心中暗暗地發誓,一定要找到二叔的死因,為二叔報仇!

這年清明,是楊善學的二叔楊二毛死去一年的忌日。楊善學買了一堆祭品,準備去山上祭拜自己的二叔。不過,當他來到二叔的墳墓下的那片小樹林的時候,他卻似乎聽到了什麼「窸窸窣窣」的聲音。過了一會兒,一個美豔的女人從一棵樹後面閃了出來,她走到楊善學的面前,眼睛滴溜溜地一轉:「小帥哥,我家相公死了好多年了,我好寂寞啊。走,跟我走,我陪你好好玩一玩呀。」那個美女小嘴尖尖眼睛大大的,而且身材婀娜,渾身散發著一股奇怪的味道,正常的男人都是會經受不了的。不過,小木匠知道,這個寡婦一定是個不正常的女人,自己可千萬不要被她誘惑了。于是,他掏出身上的墨斗,大喝一聲:「你是什麼妖怪,趕緊給我滾開!」那個美豔寡婦見到墨斗,嚇了一跳,就灰溜溜地跑進樹林裡去了。

06,見阿婆偷吃供品,小木匠倒穿草鞋。

楊善學趕緊帶著供品,向二叔的墳墓走去。他走啊走,走啊走,當他來到二叔的墳墓前的時候,卻驚奇地發現,在二叔墳墓旁邊的另一個墳墓上,竟然有一個尖嘴的阿婆正趴在那個墳墓前,使勁地抓著供品往嘴巴裡塞呢。楊善學正想和那個尖嘴的阿婆打個招呼,卻突然聞到了一股濃烈的味道,那個味道跟那個美豔寡婦身上發生的味道一模一樣,是一股騷味。

楊善學正感到奇怪,那個尖嘴的阿婆卻轉過身來,對楊善學瞪了一眼,然後又轉身去吃供品了。楊善學覺得大事不妙,他靈機一動,就脫下腳下的草鞋,然後,他把草鞋倒過來穿上,然後,就悄悄地走到二叔的墳墓前,把那些供品放到二叔的墳前,隨口說了幾句,就轉身向二叔墳墓的左邊走去。

借著眼角的餘光,他看到那個阿婆正使勁地盯著他的草鞋看呢。楊善學倒穿草鞋向左邊走,而草鞋的方向卻指向二叔墳墓的右邊。他走啊走,走啊走,走到了二叔墳墓左邊的一塊大石頭上,然後就躲在石頭後面,盯著那個尖嘴阿婆。

07,小木匠逃過一劫,奔下山請回道士。

過了一會兒,從山腳下走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美豔的尖嘴寡婦。那寡婦見到尖嘴阿婆,就問阿婆:「娘親,那個小木匠去了哪裡?剛才我們都是一對一面對那個小木匠,鬥不過那個拿著墨斗的木匠,現在我們合起來,一定可以抓住那個木匠,然後把他給吃掉了。」那尖嘴阿婆哈哈怪笑起來:「五十年前,那些楊姓人趕走了我們,現在我們修煉到了能夠變成人形的時候,只可惜我們的鼠子鼠孫沒有智商,被那個小木匠的走馬燈給消滅光了。現在只剩下我們母女二人,我們一定要慢慢地把這些楊姓人統統吃光。不過,現在我們先要合起來把那個小木匠給吃掉。」

說完,那個尖嘴阿婆就變成了一隻碩大的黑老鼠,而那個美豔的嘴角寡婦則變成了一隻碩大的白老鼠。那兩隻老鼠向著楊善學二叔墳墓的右邊跑了過去了。看著那兩隻老鼠精跑去的方向,楊善學知道,老鼠鼠目寸光,它們的眼睛只會看到草鞋的方向,而不會分析人走的方向。剛才自己就是利用老鼠鼠目寸光的毛病,把草鞋倒穿,從而誘惑了那兩隻老鼠精,讓自己逃過了一劫。

于是,他就趕緊飛奔下山,然後過了一條河,來到了另一座山頭的一個道觀裡。那個道觀裡住著一位修道的道長,這個道長原本也是長藤村的人,後來到了山裡修道。前幾年回家的時候,他也曾經到楊木匠家聊天,跟小木匠說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包括老鼠成精的事情。楊善學知道,這個楊道長一定懂得如何制服這兩個老鼠精。

08,用符咒殺死鼠精,小山村恢復寧靜。

楊道長聽完楊善學的話,不禁長歎一聲:「沒想到當年我們楊姓人趕走了這兩隻還沒有修煉成人形的老鼠精,這兩隻老鼠精竟然會懷恨在心,帶著鼠子鼠孫來報復。雖然老鼠也有生命,但是這些老鼠畢竟對我們人類來說,是一種危害,特別是當它們想殺死我們人類的時候,我們只能以牙還牙,殺死它們才能保護好我們自己啊。」

說完,他就回到密室,拿出一把桃木劍,然後帶上一個捕鼠網,就跟著楊善學回到了長藤村。他讓楊善學穿上貼著符咒的衣服,然後到二叔的墳前引誘那兩隻老鼠精。然後把老鼠精引到石頭下。果不其然,當楊善學來到二叔墳前的時候,那兩隻老鼠精就聞到了人味,迫不及待地沖出來想殺死楊善學。

楊善學趕緊逃到了那塊大石頭下,那兩隻老鼠精也跟了過來。當它們來到大石頭下的時候,楊道長突然拋出手中的捕鼠網,那網一下子就網住了那兩隻老鼠精。那兩隻老鼠精還想掙紮,不過,那那網上貼滿了符咒,那兩隻精怪根本無法逃脫。楊道長用手中的桃木劍點著了符咒,然後用符咒殺死了那兩隻老鼠精,那兩隻老鼠精化作了兩股黑煙,不見了。

從此以後,小山村又恢復了寧靜。不過,村裡的人也對自己當年隨意破壞老鼠的原住地而感到內疚。他們還在山腳下修建了一座老鼠廟,用香火和多餘的糧食供奉這座鼠廟裡的老鼠,祈禱他們不要到山民家裡搶糧食。果然,從此以後,長藤村的村民和老鼠和平相處,相安無事,而村裡也再也沒有鬧過鼠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