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此人有難,結義兄弟不幫,兄弟落難時,他托夢兒子照顧

民間故事:此人有難,結義兄弟不幫,兄弟落難時,他托夢兒子照顧
2021/12/26
2021/12/26

三國時期,蜀國的一個偏遠的小村落裡,有一個名叫項好德的人,天生一副俠義心腸,為人豪爽,以做生意為生。這一天,他趕著馬車去城裡進貨,發現路旁臥著一人,發出痛苦的[呻·吟],便下車將此人扶上馬車,送到醫者家裡治病。

醫者診斷一番,說是饑餓導致的虛寒,抓了三副藥。項好德也不去城裡進貨了,把這人帶回家裡,煎藥喂服。吃下藥後,這人昏昏沉沉地睡去。等到他一覺醒來,氣色好多了。項好德端來一碗粥,喂給這人吃下。這人終于有了精神,講述起自己的身世。

此人名叫裴中流,因為諸葛軍師在漢中用兵,他的父母死于戰亂裡,他獨自一人逃難到此地,因為身無分文,饑寒交迫,生了疾病,倒在路邊。幸遇恩人搭救,他才保住性命。說罷,裴中流掙紮著要站起來叩頭拜謝,卻被項好德攔住,叮囑他好好休息。

等到裴中流病癒後,項好德見他無處可去,便留他打下手,等到有了好的去處,再讓他走。裴中流頭腦靈活,嘴巴子利索,善于見風使舵,深得項好德看重。裴中流提出,要和項好德結為異姓兄弟,項好德欣然同意。于是,兩人擺了香案,焚香禱告天地,指天發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

項好德年長幾歲,裴中流便稱呼他為大哥,他稱呼裴中流為賢弟。兩人既然是結義兄弟了,就不分彼此,項好德說:「賢弟,你跟著我一起經商,賺的錢我們平分。」裴中流大喜,拱手說道:「恭敬不如從命,我對生意一竅不通,還請大哥多多擔待。」項好德笑著說:「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從今以後,只要大哥有吃的,就絕不會讓你餓著。」

自此以後,兩人便結伴做生意。趕上這幾年行情好,兩人賺了許多錢。在項好德的幫助下,裴中流娶了妻生了子,有了自己的家。

這一天,裴中流吞吞吐吐地說:「大哥,我想自己單幹。」項好德想了想,說道:「也行,以後各做各的生意,互不相干。」

裴中流走後,項好德的妻子憤憤不平地說:「他當初一無所有,要不是你,他能有今天?如今翅膀硬了,便想獨自單飛,哪有半點兄弟情分?」項好德笑了笑,說道:「他做生意比我強,跟著我,會耽擱他發財的,讓他走吧。」

妻子生氣地說:「如今他學會了做生意的竅門,便一腳把你踢開,說好的有福同享呢?」項好德勸說道:「自家兄弟,不用計較。」

裴中流確實是一把生意好手,他絞盡腦汁挖空心思,五六年後,發了大財,便把家搬遷到城裡。他在城裡開設了幾家店鋪,生意越做越大,成了名聲響亮的大富商。

項好德的生意一直不溫不火,雖然發不了財,卻溫飽有餘。自從裴中流搬到城裡後,再也沒有踏進過項家的大門,相反,逢年過節,項好德都會帶著禮物,登門拜訪裴中流,和這位結義兄弟喝上幾杯,說一些家常閒話。

這一年,項好德趕著一車貨物,去外地售賣,半路上遇見響馬,劫走了貨物,血本無歸。誰知屋漏偏遇連陰雨,他的妻子得了怪病,臥床不起,成了藥罐子,漸漸地,家裡支撐不起了。

項好德打聽到成都的布匹行情好,邊尋思做一筆大買賣,打一個翻身仗。但是,他本錢不多,于是找到裴中流,借一萬文錢。誰知裴中流苦著臉說:「大哥,我最近生意投入的本錢大,手裡沒有餘錢,實在抱歉。」項好德是個實誠人,連說沒事。

等到項好德走後,裴中流馬上拿出十萬錢,吩咐手下,四處收購布匹,運到成都販賣,賺了個盆滿缽滿。後來,項好德得知此事,氣得七竅生煙,再也不上裴中流的家門了。

經過項好德的苦心經營,幾年後,他的家境逐漸好轉起來。又過了幾年,他的妻子染病身亡。第二年,他得了重病,追隨妻子的腳步去了。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好幾年。這一天,項好德的兒子項追田去外地做生意,發現了一個年邁的老叫花,頭髮花白,鬍子拉碴。他心生憐憫,走上前往他的破碗裡丟了幾枚錢幣。

老叫花感激地抬頭說謝謝,一看見項追田,趕緊低下頭。項追田眼尖,已經認出此人就是裴中流。

原來,裴中流的兒子看上了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兒,強搶進府,女子不堪其辱,割腕自盡而死。裴中流包庇兒子,掩護他逃走,卻被官府的差役半路上攔住。他的兒子被斬首示眾,裴中流也被抓進牢房裡。官府趁機搜刮了他的全部財產,將他釋放。他的妻子被活活地氣死,為了生存,他只得跑到外鄉裡討飯為生。

項追田心中大喜,趕緊回家,跑到父親的墳上拜祭,說道:「父親大人,天道報應不爽啊,裴中流這個忘恩負義的人,終于遭到了報應,淪落為叫花子了。」

到了晚上,項追田突然夢見父親,站在床邊對他說:「我兒,裴中流雖然不仁不義,但是,他好歹與我結義一場。如今他有難,你就幫他一把吧,別讓他在外面過著饑寒交迫的生活。」

項追田氣得大叫起來,說道:「你以前幫了他那麼多,他卻不幫我們家,我憑什麼幫他?」項好德歎口氣,說道:「他負我,是他的不對。但是,我卻不願負他,畢竟我們是講仁義的人。」項追田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項追田騎上騾馬,去了外地,找到了裴中流,將他接到家中,另辟一室,派了一個老僕照顧他的起居,將他供養起來。裴中流羞愧得放聲大哭起來。

仁義的人,終歸還是會選擇仁義,善于幫助他人的人,無論任何時候,都會伸出援助之手。能夠原諒他人,並一如既往地幫助他人,是需要寬廣的胸懷的,值得人敬佩。

本故事採用了虛構的情節,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讀者諸君讀罷故事,如果心有所悟,不妨表達出來,與大家一起分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