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放生偷瓜獾,酣睡時偷瓜獾托夢說,你回家別吃西瓜

民間故事:男子放生偷瓜獾,酣睡時偷瓜獾托夢說,你回家別吃西瓜
2022/01/11
2022/01/11

明朝天順年間,溫州府泰順縣有一個老實巴交的石匠名喚楊林。父母省吃儉用一輩子,將畢生積蓄掏空,為他求娶好友王秀才的女兒為妻。

  王秀才的女兒名喚王嬌,不僅長得貌美如花還很有文采,前來上門提親的青年才俊都要踏破門檻。但是,王秀才卻挑選其貌不揚的楊林當女婿。

  轉眼王嬌入門三年,她賢慧淑德,孝順公婆伺候丈夫,將家中打理的井井有條。街坊四鄰都羡慕楊林有好福氣,娶到這樣的好妻子。

  他們夫婦之間的感情很好,成親後從未發生過爭吵。美中不足的是,早年間兩人有個孩子,可惜不足百日便夭折,他們至今沒有一兒半女。

  泰順縣山高林多耕地少,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稱。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多數百姓都選擇當石匠養家糊口。

  楊林也不例外,他在距離縣城十裡地的石場當石匠。這日,他像往常一樣去幹活,發現石匠們被一群持棍棒的大漢阻攔在山下。

  打聽之下才知道此山已經被劉員外買下,不讓採石了,楊林只好帶上工具回家。王嬌見丈夫比往常下工早有些詫異,楊林便把不讓採石的事情告訴她。

  「夫君,不如趁此機會換個賺錢的營生,我整日都為你提心吊膽的。」

  楊林覺得妻子說的沒錯,在石場幹活既辛苦又賺得少,街坊四鄰都加蓋新屋子了,唯獨自己家還是成親的時候,父母幫忙建的屋子。

  翌日,楊林去縣城跑活,恰逢遇見之前一起幹活的工友。他告訴楊林自己的遠房親戚在蒼南縣開糧行,正在招夥計,便問楊林願不願意來幹活。

  楊林有些猶豫,蒼南縣距離泰順縣二百多裡,意味著他無法經常回家了。他擔心妻子獨自在家的安危。

  工友並沒有急著讓楊林答覆,讓楊林想去幹活隨時可以找他。回家之後,楊林把此事告訴了王嬌。

  王嬌聞言後,知道丈夫是擔心她,微微一笑說道:「夫君多慮了,朗朗乾坤之下,宵小豈敢犯事?再說了,街坊四鄰都是善良的人,我若遇到歹人大聲呼救便是。」

  楊林心想妻子同街坊四鄰關係融洽,真遇到麻煩,眾人也會出手相助。想通這些,他也就放下心中的石頭。

  「苦了娘子,嫁給我這樣一個沒用的丈夫。但是,娘子請放心,此去蒼南幹活,我一定多些賺錢,年底咱們家也蓋新院子。」

1、楊林遠赴蒼南幹活,再見到偷瓜獾,花光積蓄買下放生

  幾天之後,楊林背起行囊前往蒼南縣,妻子王嬌在院門口揮淚告別。

  一路顛簸來到蒼南縣找到糧行,掌櫃是個白皙的年輕人,他聽說是遠房親戚介紹來幹活的,對他很是熱情。

  此時,糧行沒什麼生意,兩人坐下閒聊。糧行掌櫃姓劉,比楊林少一歲,他的父親便是買下採石場的劉員外。

  劉掌櫃聽聞是自己父親的緣故,讓楊林背井離鄉來此很是愧疚。

  「楊兄弟,對不住了,我替父親向你賠罪。」,劉掌櫃起身向楊林作揖。

  楊林為人憨厚老實,見劉掌櫃真誠待人很是感動。

  「劉掌櫃別這樣,事情都過去了。我也沒有為此受到什麼損失,如今能在你手下幹活,我得感謝你才是。」

  「楊兄弟,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果然,劉掌櫃信守承諾,新來的夥計大多數都安排去碼頭卸貨扛糧食,唯獨楊林去看守倉庫,工錢還比別人高,讓其他人羡慕不已。

  糧行的夥計都把楊林當成劉掌櫃的心腹,對他避之不及,深怕楊林去掌櫃面前嚼舌根,因此,楊林來到糧行大半年都沒有什麼朋友。

  楊林有苦說不出,他算哪門子的心腹?自從第一天和劉掌櫃說過話後,兩人就再也沒有見面。

  轉眼楊林來糧行幹活已經大半年,這日是發工錢的日子,懷裡揣著銀子去逛集市。

  他打算告假回家探望許久未見的妻子,因此想去集市上買些禮物帶回去。

  此時,他來到熙熙攘攘的西大街,突然被一個身穿麻衣的中年人拽到一邊。

  中年人低聲說道:「兄弟,我這裡有好東西要不要看看?」

  楊林看他打扮多半是個獵戶,此人從牆角下拎出一個籮筐然後掀開蓋子。

  當楊林看清裡面是一窩刺蝟後驗證了心中的猜想。

  獵戶叫劉五,昨日在山中捕獲一窩刺蝟,當地人不知其價值,故而劉五開攤至今沒有賣出一隻。

  正在劉五發愁的時候,大老遠就看見楊林在街頭東張西望找東西,于是上前將他拽到一邊。

  「兄弟,這偷瓜獾是好東西,你買回去一定物有所值。」

  偷瓜獾是民間的叫法,其實就是刺蝟,山裡人喊它白仙。

  此時,籮筐內有一隻遍體鱗傷的刺蝟,它聽到動靜後,驚恐的蜷縮成團,身上的倒刺所剩無幾,旁邊還依偎著四五隻軟刺眼盲的幼崽。

  「快把籮筐蓋住,別讓白仙看到我的臉。」

  楊林以前是石匠,採石場周圍都是深山老林,經常可以見到「狐黃白柳灰」。

  他從老一輩的石匠說過,山裡人靠山吃飯,錢財事小,規矩最大,遇到「狐黃白柳灰」要避而遠之,免得引來禍端。

  故此,當楊林看到刺蝟後才會情緒那麼大。

  劉五聞言很驚訝,沒想到楊林是個懂行的人,他尷尬的把籮筐蓋住。

「你這人不實誠。」,楊林撂下話後徑直離開了,他可不想被白仙埋怨上,惹來禍事就麻煩了。

  楊林去綢緞鋪子挑選幾塊豔麗的素緞,又去糕點鋪買了一些妻子愛吃的桂花酥,出了店門已是黃昏。

  他趕緊拎著東西回糧行吃晚飯,拿好碗筷剛進後院就聽到廚子吆喝說要加菜延遲開飯。

  此時,糧行已經打烊,夥計們都聚在一起閒聊。

  就在眾人議論後廚子為什麼要加菜的時候,賬房先生站出來解釋道。

  「劉掌櫃見諸位辛苦,在街上買了只山貨犒勞大傢夥。」

  楊林聞言心裡咯噔一聲,心中隱約有些擔心。

  「劉掌櫃買的山貨,該不會是從獵戶手中買下的是白仙吧。」

  他越想越不放心,起身走向廚房,後廚的人正在忙碌做飯沒工夫搭理他。

  不一會兒,楊林就在灶台邊上看到眼熟的籮筐,他揭開蓋子裡面果然是一窩刺蝟。

  興許是刺蝟知道在劫難逃,沒有初見時的害怕,它淚眼汪汪的看著楊林,四目相對,後者有些于心不忍,趕緊將它們從籮筐裡抱出來放在地上。

  原來,楊林負氣走後,劉五把怨氣撒在母刺蝟身上,將它僅剩的倒刺都拔光了。刺蝟的肚皮上原本的白色絨毛都變成紅色,就連身旁的幼崽也是奄奄一息。

  這般慘狀,楊林忍不住鼻子一酸眼中泛著淚花。刺蝟感受到他的善意,將幼崽拱到楊林的腳邊上,發出「唧唧」的哀求聲,想讓楊林救救它的孩子。

  楊林被這一幕震撼到了,心中驟然想起三年前自己的孩子夭折在懷裡的場景,他知道為人父母失去孩子的感受。

  就在這時,廚子看見楊林把刺蝟放在地上,埋怨道:「你快把偷瓜獾放進籮筐裡,它要是跑了,你可得賠錢。」

  廚子是蘇南人,習慣將刺蝟叫偷瓜獾,他見楊林無動于衷有些生氣。

  此時,楊林心中正在做決定,他要把刺蝟買下放生,不忍心眼睜睜看著它們就這樣被吃掉。

  于是,他將刺蝟抱進籮筐後,背著它跑出了廚房,廚子連忙追了出去。

  「來人啊,楊林搶東西了。」,廚子一邊跑一邊喊道。

  在外面等候的夥計,連忙把楊林圍住,場面喧鬧驚動了劉掌櫃。

  劉掌櫃讓人把楊林帶過來來,便問:「你為何要搶偷瓜獾。」

  「回稟掌櫃的,廚子胡說八道,我不是搶而是要買下偷瓜獾。」,楊林解釋道。

  說完之後,他從懷裡拿出半年內積攢下的工錢全部放在桌上。

  劉掌櫃看了一眼賬房先生,先生說:「這些錢剛好夠買一窩偷瓜獾。」

  既然楊林買下偷瓜獾,劉掌櫃就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不追究了。

  楊林連晚飯都不吃,背著籮筐往城外走去,不知走了多久,他來到一座不知名的山腰上,將刺蝟放生。

  刺蝟蜷縮著,用鼻子嗅著味道,警惕的看向四周,確定安全後,它朝楊林發生唧唧的聲音。

  「以後機靈一些,不要被獵戶抓住了。」,楊林揮揮手讓刺蝟快走。

  于是,刺蝟帶著幼崽慢悠悠的鑽進林子裡消失了蹤影。

2、山中槐樹下同老翁對飲,白姑娘入夢善意提醒

  楊林雙手攏袖露出了笑容,雖然花光半年積蓄救下刺蝟有些心疼,但是想到它們一家團聚,心中卻是高興的。

  他哼著小曲頂著月亮走在山道上,不知道為何今日的月光更外的明亮。

  此時,前方驟然出現棵槐樹,楊林有些奇怪,他進山的時候並沒有看到路上有這棵樹。

  這時候,有個老翁正坐在樹下吃酒,他叫住了楊林。

  「小兄弟別急著趕路,陪老朽喝幾杯如何?」

  楊林見桌上有可口的菜肴,忍不住食指大動,他作揖謝過老翁正襟危坐。

  老翁微微一笑,撚著鬍子說道:「小兄弟為人心善,不必拘泥,放心大膽的吃。」

  楊林聞言便不在客氣,拿起筷子大快朵頤起來。酒過三巡,楊林眼神迷離,已然微醺,他呢喃說道:「老人家,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回不去了。」

  老翁微微一笑,在楊林面前揮動衣袖,周圍瞬間變成一間屋子,只見楊林躺在床榻上鼾聲四起。

  這時候,房門被推開,一個臉色蒼白的婦人推門而入。

  她向老翁盈盈一拜,「多謝父親出手相助,我才能和恩公說幾句話。」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楊林救了你,我自當要報答他,我去拖延守山神,你趕緊入夢。」,老翁說完話就原地消失不見了。

  婦人走到床榻前,輕聲呼喚楊林的名字,後者只覺得頭疼欲裂醒了過來。

  當他張開眼,看見床榻旁站著一個容貌姣好的婦人時嚇了一跳。

  「恩公,你不必害怕,我就是你救下的那只刺蝟,我叫白彩兒。」

  楊林想張嘴說話卻發現自己無法發出一個字,白彩兒向他施了一個萬福。

白彩兒嚇得面色煞白,她連忙說道:「恩公,你回家之後不要吃西瓜。」

  話音剛落,老翁驟然現身,「我們得走了,守山神追來了。」

  于是,白彩兒揮舞衣袖原地消失,片刻之後,一個穿著甲胄的將軍出現在屋子裡。

  「奇怪,我明明感受到了邪祟的氣息。」,只見他輕輕跺腳,屋子變成齏粉。

  在此期間,楊林無法說話,他曉得自己在夢境裡,但是能感受到周圍發生的事情。

  俄頃,楊林的臉上傳來涼意,他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已經天亮了。

  原來,他放生刺蝟後覺得很困就靠在樹上睡著了。

  「夢中女子說的話是何意?」,楊林回城的路上回想昨夜的夢境。

  雖然夢境很真實,但是他現在只記得女子說回家不要吃西瓜。

  「興許是太久沒有回家,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罷了。」

3、深夜回家,驟然見到窗上剪影,結局令人疑惑

  楊林見沒有頭緒就不在想,大步流星回城裡,他想找劉掌櫃告假。

  結果,賬房先生告訴他,劉掌櫃有事回泰順縣了。雖然劉掌櫃不在,但是賬房先生還是批了假期。

  在賬房先生看來,昨日楊林當眾搶偷刺蝟的事情,擱在別人身上早就趕出糧行了,劉掌櫃卻對楊林息事寧人,不就是坐實了楊林是劉掌櫃心腹的傳言嗎?

  為此,賬房先生親自給楊林雇馬車回家,後者倍感受寵若驚。

  馬車行至半道,車軲轆壞了,楊林到家時已經是深夜。

  他透過院門的縫隙看到屋裡還亮著燈,剛想喊妻子開門,驟然看見窗戶上映襯出兩個黑影。

  就在此時,院內的大黑狗突然叫喚起來,妻子王嬌喝道:「誰在外面?」

  「娘子,我回來了。」。

  俄頃,院中傳來腳步聲,王嬌穿戴整齊提著燈籠來開門。

  「夫君回家怎麼不提前告知一聲,也不讓我準備一下。」,王嬌埋怨。

  聞言讓楊林有些詫異,覺得夫妻之間有道隔閡。

  進了屋子,楊林若有所思的望向對它保持警惕的大黑狗。

  「娘子,何時養了大黑狗?」

  在一旁倒茶水的王嬌隨口說道:「你走後旁人送的。」

  「我看你也累了,我去廚房給你燒水沐浴。」,王嬌離開屋子後,楊林覺得這個家竟然有些陌生。

  不一會兒,王嬌端著一盤西瓜進屋,她展顏一笑道:「夫君一路辛苦,吃幾口西瓜解解乏。」

  楊林剛拿起一塊西瓜,腦袋就疼了起來,驟然想起夢中女子對自己的叮囑。

  又想到回家時在窗戶上映襯的兩個黑影,瞬間覺得家中透露出蹊蹺。

  楊林鬼使神差的將西瓜扔在地上,蹲在一旁的大黑狗立刻撲上去狼吞虎嚥起來。

  王嬌臉色煞白大聲喊道:「你不許吃。」,她蹲下身從狗嘴裡搶奪西瓜。

  楊林覺得詫異,「娘子,不就是一塊西瓜嗎?你讓大黑狗吃好了。」

  俄頃,大黑狗起身想逃出去,突然「嗚嗚」幾聲,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一命嗚呼了。

  楊林在傻也明白了其中原因,他只覺得後背發涼,將盤中的西瓜扔出門外。

  他大聲喝道:「你可以不愛我,可為什麼要這樣害我?」

  王嬌蹲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雙肩顫抖嗚嗚大哭。

  「罷了,罷了。你和劉掌櫃都走吧。」,楊林說完這句話,他有氣無力的坐下。

  「你怎麼知道的?」 ,王嬌驚恐的問道。

  原來,楊林進屋後就發現大黑狗的脖頸上有一個項圈,項圈上面刻有劉家糧行麥穗的標誌。

  他和王嬌成親前就聽到一些流言蜚語,說是王嬌從小就和一個劉姓男子青梅竹馬。

  但是,岳父覺得劉姓男子是個花花公子不是真心對待女兒。于是,就選擇老實巴交的楊林當女婿。

  這半年裡,楊林總覺得劉掌櫃故意躲著自己。他找人打聽過那位好心的工友根本沒有親戚,他是個孤兒。

  為此,楊林一直想不通為何工友要把自己騙來糧行,劉掌櫃還願意給豐厚的工錢和舒適的崗位。

  當大黑狗吃西瓜一命嗚呼的時候,這一切線索串聯起來,真相便面了。

  「對不起,你驟然回家,我們怕事情敗露才出此下策。」,王嬌哭著解釋道。

  楊林揮揮手阻止她說下去,示意她趕緊離開。

  王嬌施了一個萬福,轉身離開屋子。她來到廚房的柴堆後面,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劉掌櫃。

  劉掌櫃非常驚愕,但是來不及多想,拉著王嬌的手離開了這裡。

  楊林看著遠去的背影,呢喃道:「愛一個人不是擁有,而是成全她。」

  王嬌和劉掌櫃提心吊膽幾日,見楊林沒有對外宣揚二人的秘密這才放心下來。

  兩人從就小青梅竹馬,礙于王秀才的從中阻攔,如今楊林主動退出成全了一段姻緣。

  劉掌櫃心裡有愧,偷偷送了五百兩銀子給楊林,但是被他退回來了。還讓人帶了一個口信。「如果你對我有愧,請不要辜負王嬌。」

  一年後,楊林的親戚給他介紹一門親事,女子是外地人,早年間丈夫去世,還帶著四個孩子,孤苦無依實在可憐。

  兩人驟然相見,楊林就覺得這女子很面熟,只是不記得在哪裡見過。

女子微微一笑,說道:「我姓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