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去幹活,得知縣令一年前已被害,巧施妙計救其子女

民間故事:木匠去幹活,得知縣令一年前已被害,巧施妙計救其子女
2021/12/12
2021/12/12

話說古時候在鎮江府丹徒縣,有個叫劉良的年輕木匠。他為人心地善良,木工技藝精湛。年紀輕輕已經闖出了名氣,而且他又是出生在木匠世家。他家祖祖輩輩都是木匠,坊間傳說其祖先是魯班的徒弟。家裡有一本《魯班經》,所以劉良的木工手藝才會這麼好。

十裡八鄉來找劉良做木工活的人,是絡繹不絕。這天,劉良正在家裡幹木工活。村長突然來到劉家,說道:「啊良呀,縣令張大人派人來叫你去他家打造一個書桌。」劉良說道:「我才不會去給貪官做傢俱呢。

這縣令剛來的時候,審裡冤案為窮苦百姓做主,修橋鋪路興修水渠鼓勵農桑,做了不少實實在在的實事,我當初以為他是個好官。沒想到自打去年開始,他露出了貪婪的本性。修一座只需500兩建造的橋,他非逼著百姓捐5000兩造橋,其中的4500兩全被他貪沒了。

他還巧立名目收取苛捐雜稅,搞得百姓現在是苦不堪言,這樣的貪官休想我去給他做傢俱。」村長歎道:「正所謂民不與官鬥,胳膊擰不過大腿。你要是不去給他做傢俱的話,來人說了,明年要我們村多交銀子修路。為了我們全村人著想,你還是去給他做個書桌吧。」

劉良無奈只得答應此事,背上工具箱來到村口。看到一個管事模樣的胖子,正在那裡等著。胖子見他來了說道:「趕緊跟我走,別磨磨蹭蹭的了。趕緊去做好書桌,三天后小姐就要出嫁了。」劉良問道:「小姐出嫁跟書桌有什麼關係?這兩件事好像風馬牛不相及吧。」

胖子不耐煩說道:「不該你知道的不要問,做好你的事情就是了,趕緊走吧。」于是劉良跟著胖子來到張府,看到張府守衛森嚴全是兇神惡煞的兵丁。胖子把他帶到一個小院子,說道:「木材都準備好了,你就在這裡打造書桌吧。」說完遞給了劉良一張圖紙。

劉良接過圖紙後看了看,就拿出工具開始幹活。劉良剛幹了三刻鐘,就有一個女子來到院子。這女子生得膚白貌美身姿婀娜,臉上卻是帶著股憂傷。胖子看到她問道:「小姐,您怎麼過來了?」劉良這才知道,這女子就是張縣令的女兒叫張婉婷。

張婉婷說道:「我的床壞了,聽說劉木匠來了,我來叫他過去修一下床。」又對劉良說道:「過來跟我修一下床。」劉良答應了一聲,拿上工具就跟張婉婷走。胖子也想跟著去,張婉婷卻對他說道:「你就不用跟過來了,你還怕我跑了不成。」

胖子說道:「小姐,您說笑了。」劉良聽到他們的對話,心裡感到頗為奇怪,但也不好多問。來到了張婉婷房間後,房間裡只有他們兩人。張婉婷撲通跪倒在劉良面前,說道:「劉木匠,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木匠,請你救救我。」

劉良忙將她扶起,問道:「小姐何出此言?你是縣令的千金小姐,我能幫得了你什麼?」張婉婷說道:「你有所不知,一年前我的父親就被新來的羅縣丞給害死了。」劉良聞言大驚,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婉婷說道:「羅縣丞的舅舅是知府大人,他去年來上任後,因為貪汙枉法被我父親知道,打算上奏朝廷把他革職法辦。沒想到被他先下手,他把我父親殺害了,同時封鎖了消息,外人不得而知。現在張府裡裡外外全是他的人,這一年來,他用我父親的名義幹了許多貪汙枉法的事情。

他之所以不殺我,是因為我從小跟父親練字,我能模仿出父親的筆跡。這一年來需要我父親簽字的公函,全都是我簽的。上奏朝廷的奏摺也是他讓我寫的。」劉良聞言這才知道,原來張縣令真是一個好官,是自己誤會他了。

問道:「張小姐,既然羅縣丞是你的仇人,你為何還幫他呢?」張婉婷說道:「因為他捉走了我的弟弟,用我的弟弟威脅我,我要是不按他說的做,他就會殺了我弟弟。他現在還想逼我嫁給他,我又豈能嫁殺父仇人呢。我知道你很有本事,所以我就以幫我弟弟做一個書桌為名請你過來,希望你能救救我們。」

劉良說道:「這可怎麼救啊?你做事有些欠考慮啊。你如果不跟我見面,把事情真相寫在紙上想辦法給我,這樣才不會引起他們的懷疑。你如今跟我見了面,只怕他們現在也不會放過我,只要我把書桌完成,他們也會對我下手。」

張婉婷這才恍然大悟,說道:「對不起,我沒有想到這點,這可怎麼辦才好?」劉良說道:「算了,我會想個脫身之法。你可知道,你弟弟被羅縣丞捉到哪去了?」張婉婷說道:「我不知道,他應該被關在另一個地方。」

劉良說道:「我今日會想辦法脫身,你明天讓羅縣丞接你弟弟過來,讓你看一眼。不然你怎麼知道你弟弟還活著?等你見過弟弟後,他必然還會把你弟弟押回關押的地方。我脫身後,就會暗中跟蹤他們,想辦法救你弟弟出來。

我接下來會做一個木偶人,我給你一張符籙。只要你成親那天,羅縣丞來接親的時候。你把符籙貼到木偶人身上,這木偶人就會變成一個呆滯的活人,時間只能維持三刻鐘。那時你躲到床底下,讓木偶人代替你上花轎。

他們的注意力肯定都在新娘子身上,你可以趁機換上男人的衣服,裝扮成賓客混出府來。我會在府外東邊拐角處,停一輛馬車接應你。然後帶你們姐弟去找八府巡按大人,請他來懲治羅縣丞。你聽明白了嗎?」

張婉婷說道:「我明白了,我一定依計而行。」于是,劉良拿出了工具,在房間裡做了一個跟張婉婷一般大的木偶人,然後把木偶人放到床底下藏起來。之後劉良回到小院繼續做書桌,三個小時後書桌終于做完了。他暗中掏出一張符籙藏在手心,對胖子說道:「書桌,已經做好了。」

胖子說道:「好,我派幾個人送你回去。」劉良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胖子說道:「這可由不得你。」說完,上來四個兵丁,像押犯人一樣押著劉良走。劉良在心裡自語道:「看來他們是想把我押到郊外再動手。」

果然,四個兵丁押著劉良來到郊外,就欲對他動手。就在這時,劉良捏爆了手中的符籙,頓時生出一股白煙。白煙散盡劉良已經趁亂跑出了十米,四個兵丁連忙追了上去。劉良跑著跑著來到了懸崖邊。一兵丁笑道:「你跑呀,你怎麼不跑了?」

劉良害怕後退了幾步,不小心一腳踏空掉入了懸崖。一個兵丁說道:「這樣也好,省得我們動手。」說完就離開了。過了幾分鐘,從崖底的一個水潭中,遊出了一個人,這人正是劉良。原來這一切都是劉良設計好的,他早就知道懸崖底下是一個水潭,跳下去沒事。

他引兵丁來到懸崖製造身亡的假像,就是為了避免打草驚蛇,由明轉暗方便以後的行動。翌日,羅縣丞來看張婉婷。張婉婷讓他把自己弟弟張貴,帶來看一眼。羅縣丞說道:「只要你嫁了給我,我讓你們姐弟天天見面。」

張婉婷說道:「不行我今天必須見他一面,不然我怎麼知道他是不是還活著。你若是不答應,我寧死不嫁。」羅縣丞說道:「好吧,我這就讓人帶你弟弟過來。」一個時辰後,張婉婷終于見到了他的弟弟張貴。姐弟倆沒說幾句,張貴就被人押回去了。

暗中跟蹤的劉良,發現張貴被關押在郊外的一個莊子裡,有十名壯漢看守。于是,他找來了十多個擅長挖地道的好手,讓他們挖一條地道,通過地道去救張貴。很快就到了,張婉婷成親這天。劉良讓好友許亮救張貴,然後把張貴帶到縣城東邊三裡外的山埡口。

他則買了輛馬車在張府外面等候,準備接應張婉婷。此時張婉婷的房間裡,喜婆子正在催促張婉婷趕緊換新娘衣服,因為接她的花轎馬上就要到了。張婉婷說道:「你出去我就換,不然我就不換。」喜婆聞言只能退出房間。

張婉婷馬上從床底下拉出了木偶人,把符籙貼在了木偶人身上,木偶人金光一閃,果然變成了一個呆滯的活人,而且模樣跟張婉婷一模一樣。此刻,張婉婷很是佩服劉良的木工雕刻手藝。她給木偶人換上新娘子的衣服,然後蓋上紅蓋頭。

張婉婷則換上男人的衣服,然後藏到了床底下。又對外面喊了一聲:「我換好衣服了。」喜婆進來見新娘子已經換好衣服,就牽著她出去。羅縣丞這時已經來到了府外,就等著新娘子上花轎呢。喜婆牽著新娘子,讓她坐上花轎後。

迎親的隊伍就敲鑼打鼓地走了。看守張府的人走了一大半,就只留下寥寥幾人看守。張婉婷扮作賓客,成功混了出來。她來到馬車旁看到劉良,就趕緊上了馬車。劉良駕著馬車來到縣城外的山埡口,看到許亮已經帶著張貴在那等候了。

劉良對許亮道了聲謝,讓張貴趕緊上馬車。劉良駕著馬車,帶姐弟倆去找八府巡按。話說羅縣丞接親隊伍,回到羅府門口,他請了幾次新娘子出轎都沒有回應。掀開轎簾一看,裡面竟是一個木偶人。氣得羅縣丞七竅生煙,四處搜尋都不見張婉婷。

六天后,劉良等人帶著八府巡按回到了丹徒縣。巡按大人把羅縣丞捉了起來,並且拔出蘿蔔帶出泥,還查出了許多知府的罪證,把知府也捉了起來。把他們都打入了大牢,接受法律的制裁。張婉婷感激劉良的救命之恩,並且喜歡上了劉良,沒多久兩人就結成了夫妻。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