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明清民間故事:窮漢遇見荷包狐女,變得瘦骨如柴,道長:你壽命沒了

明清民間故事:窮漢遇見荷包狐女,變得瘦骨如柴,道長:你壽命沒了
2022/03/09
2022/03/09

明朝成化年間,江西有一個小鎮,裡面有一個流浪漢,年過三十都沒到找到媳婦。

他叫嚴澤清,別看名字取得如此風雅,他是當地有名的遛街子,他從小就好吃懶做,讀書讀書不行,幹活幹活不行,整日只會遊手好閒,家裡一貧如洗,自己母親都只能吃鹹菜或者爛菜葉子,他依然每天和幾個狐朋狗友在外醉飲胡吃海塞賭錢,他對家裡從來不聞不問,別說別人家閨女,就是寡婦都沒人看得上他,所以三十多了都找不到妻子。

嚴澤清那年邁的老母親張氏為了家裡的生計,一般都在天還沒亮的早晨就起床,然後摘些田裡的菜,走十幾裡路去集市上賣,然後撿一些爛菜葉子,然後又是十幾裡路,回來替自己和兒子做午飯。

那天,張氏依然早晨出去賣菜,快到中午了,才趕了回來,回來發現嚴澤清不像以前那樣和一些所謂的朋友瞎混,而是還在自己房間裡呼呼大睡,她當時只是覺得自己兒子昨天估計喝醉了,並沒有很意外,也沒有理會兒子。

但是讓張氏沒想到的是,從那以後,嚴澤清每天都老老實實在家睡覺,而且也不和那些朋友喝酒了,也不晚歸了,和以前那個嚴遛街子完全變了一個人。

奇怪的是,嚴澤清也變得越來越嗜睡,越來越瘦弱,不過三個月的功夫,嚴澤清就變得臉色蒼白,骨瘦如柴,走幾步路都氣喘吁吁,還一天有七八個時辰在睡覺。

張氏看到兒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越來越瘦弱,急在心裡,一咬牙,一跺腳,花了大價錢為自己兒子請來一位城裡的有名大夫,沒想到那有名大夫為嚴澤清診過脈後,卻說嚴澤清根本就沒生大病。

大夫對張氏說道:「你的兒子根本沒有生病,他這是在男女之事上過度放縱自己,才導致自己身子骨越來越差,我等一下開兩副滋陰補陽,恢復元氣的藥,讓他好好補補,還有你這個母親好好勸勸他,身體才是根本,盡力克制自己,最近別亂瞎搞,這樣身體才能好起來。」

張氏也是過來人,聽了大夫的話,感覺很是尷尬。

送走大夫之後,張氏看著手裡滋陰補陽的藥方,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看著兒子一人躺在床上,她終於反應過來哪裡不對勁了,自己兒子沒有娶妻,也沒有閒錢去花街柳巷瀟瀟灑灑,怎麼會因放縱自己導致身體虛弱?

這不是一個天大的玩笑!

張氏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但是她又不敢和自己兒子說,她自己想了一個點子。

這天晚上,張氏和兒子早早進了各自的房間,兩時辰後,張氏偷偷摸摸的起床,準備去看看自己兒子,沒想到,她剛走到嚴澤清房間門口的時候,就聽到屋裡傳來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和一個女人的笑聲。

張氏聽到女人聲音後,怒火中燒,怪不得自己兒子變成這樣,這是有女人勾引自己兒子,她怒氣衝衝,她怒髮衝冠,這種不三不四的女人不能纏著自己兒子,她順手抄起一把鐵鍬,讓嚴澤清開門。

屋裡的人聽到張氏的聲音,立刻沒了動靜,嚴澤清開門後,張氏裡裡外外全仔細檢查了一遍,卻發現屋內只有嚴澤清一個人。

更讓她感到意外的是,嚴澤清居然是被母親的敲門聲吵醒的,他開門的時候還是一副剛剛睡醒的樣子。

張氏覺得這件事太過奇怪,為了自己兒子,便暗中觀察著嚴澤清的房間,一段時間後,張氏決定花費家裡所有的積蓄,請一個法力高強的道長過來。

張氏告訴道長,她發現自己兒子晚上總是一個人進房間,但是一到半夜,兒子屋裡總會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但是不管是自己破門而入,還是嚴澤清起床開門,從來沒有發現兒子屋內有女人出來過,就好像那個女人從來就沒有出現過,而且兒子除了身體越來越瘦弱,越來越嗜睡之外,他自己沒有感到任何異常。

張氏覺得自己兒子沾染到不乾淨的東西,剛好聽說三清山道長下來行走,這才花費全部積蓄,請來法力高強的道長來家中查看,拔除那不乾淨的東西。

那道長聽了張氏的話,表情嚴肅,連忙問了張氏幾個問題,隨著張氏的回來,那道長表情越來越慎重。

良久,那道長打開自己隨身攜帶的包袱,拿起桃木劍、紙符等傢夥,安慰張氏,自己除魔衛道義不容辭,老人家辛苦,錢先不急著給,先帶他去看看。

張氏連忙帶著道長來到家裡。

那道長還沒進屋就發現屋子散發出微弱的黑氣,進了嚴澤清屋內後,發現嚴澤清腰間有著一團濃鬱的快要滴墨的黑氣死死的纏繞著嚴澤清。

那道長上前來,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嚴澤清腰間有什麼東西。

嚴澤清一直支支吾吾。

直到那道長說嚴澤清自己性命危在旦夕,母親張氏在一旁哭泣,結合自己身上的不對勁,他才反應過來有不乾淨的東西跟著自己。

嚴澤清這才哆哆嗦嗦地從腰間摸出一個金絲鑲玉的荷包,遞給道長。

道長仔細觀看一會兒,發現那荷包材質是一種動物皮,金絲鑲邊,嵌有軟玉,上面還繡著一副美人出浴圖,上面那畫著一個極其美麗,且正準備寬衣戲水的女子。

道長忙問嚴澤清這荷包哪裡來的,嚴澤清又開始支支吾吾。

後來才交代,這是他從亂墳地撿來的,那天,他喝醉了,不小心走到亂墳地,突然發現眼前有一座極其氣派的墓碑,墓碑前面就有這個荷包,他看到後,看見周圍沒人就撿起來,打開一看,裡面還有五十多兩金票(古代金子銀子太貴重,就有了金票銀票,可以當成等量的金子銀子用)。

他高興壞了,立馬撿起荷包就往家裡趕,那天之後,他用那些金票天天花天酒地,好不快樂。

張氏突然哭道:「孩子,你這幾個月,天天在家睡覺,哪有什麼金子花天酒地呀!」

那道長謹慎地看了看那荷包,又看了看嚴澤清,他問嚴澤清:「你花了多少金票?」

嚴澤清不明所以,老實回答道:「花了不少,好像有近二十兩金票。」

那道長歎息道:「完了,那不義之財你能瞎用嗎?你壽命被花了一半,知道嗎?你怎麼不克制一下自己。」

道長對張氏和嚴澤清說了那荷包的來歷。

原來那荷包是古代一隻狐女的東西,是一位書生送給她的,兩人互相恩愛,書生進京趕考前囑咐狐女,一旦他考上了就回來娶她,她相信了,哪知那書生後來不僅背叛了她,還將她滅口,甚至喪心病狂地用她的狐皮做成名貴大衣,送給主考官,最終他順利考上,成了一位大官,而那癡情的狐女去世後怨氣沖天,化身鬼怪,將那位背叛她的書生折磨到亡故,這還不夠,她還幻化成一個荷包,每隔一段時間,荷包就會故意出現在任何不懂愛,不珍惜愛的男子身邊,然後荷包裡變幻出一些金票。

那男人就會陷入到一個夢境,一到晚上,在夢裡,那荷包就會變幻成狐女的形象,傾國傾城,然後主動與男人糾纏在一起,並趁機向男人索要金票。

男人被狐女迷惑以後,只會以為自己真的撿到了金票,真的以為有個傾國傾城的美麗狐女看上了自己。

其實這些金票就是這個男人的剩餘壽命,一旦金票用完,男人立馬斃命。

嚴澤清嚇得哆嗦,連忙向道長磕頭,希望道長救他一命。

道長無奈地說道:「他也沒有辦法,那荷包怨氣太大,自己的法力不夠,自己師叔法力高強也只能將荷包半封印,其實破解荷包也很容易,只要自己忍住不花金票,那麼一段時間後,荷包就會覺得這個男人是個正直,潔身自好的男人,會主動離開。」

道長用符咒將荷包限制住,對張氏說道,自己對她兒子沒辦法,就不收老人家的錢了,讓她兒子好自為之,畢竟還有二三十年的壽命,不要再辜負了自己,辜負了母親。

經過這件事以後,嚴澤清終於明白了生命的重要性,開始改過自新,變得潔身自好,變得勤奮能幹,徹底告別過去的自己。

幾年後,做起了小生意,賺了不少錢,買了十畝地。

他也知道自己只剩下不到三十年的壽命,娶了一個老實本分、賢慧善良,年齡和他差不多的寡婦,還和寡婦說了自己有病在身,只有不到二十幾年的壽命,寡婦依然選擇跟著他,後來生了四個孩子。

三十年後,嚴澤清病逝,臨終前給自己妻子和孩子留下了足夠他們母子生活的田地和家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