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遇難夫妻難逃劫難,失散多年後,憑一塊手巾認親並團聚

民間故事:遇難夫妻難逃劫難,失散多年後,憑一塊手巾認親並團聚
2022/03/01
2022/03/01

北宋靖康年間,長安城有個叫李子賀的秀才,因不滿當時朝政,和朋友喝酒時,借著酒興吟誦了一首洩憤的詩句,被朝廷追捕。無奈之下,李子賀攜妻子南下逃生,卻不期與妻子失散。

長安城的李子賀是個家境比較富裕的秀才。從小飽讀詩書,還有滿腹經綸的李子賀,一直想學以致用,報效國家。然而身處亂世,又是權奸當道,李子賀想通過考取功名而成為棟樑之材的夢想就成了泡影。

父母見長大成人的李子賀,一時難以成名,就張羅著給了他娶妻。幾經波折後,李子賀與當地書香之家的陳玖梅姑娘結為夫妻。夫妻二人郎才女貌,恩愛無比,還時常夫唱婦隨,都是飽讀詩書的夫妻二人還時常吟詩作對,日子過得歡暢無比。

不過,李子賀因好結交朋友,還不時地外出與書友聚會,加上他醉後口無遮攔,就難免給自己惹來禍端。

一次,李子賀又去參加好友聚會,席間眾人以他娶妻成家不問時事來取笑他,說他原來就是胸無大志,而且娶了媳婦就更沒有了鬥志。事實上,自從李子賀娶了陳玖梅後,參加好友娶會的確少了許多,所以他就是有口難辨了。

這次娶會結束後,悶悶不樂的李子賀回到家裡對妻子說了聚會時的情景。陳玖梅勸說丈夫道:「自家的日子自家過好就是了,沒有必要在意別人說什麼了。再說,如今是亂世之際,權奸當道,你在外面說話時一定要注意,不要讓人抓了把柄。」

李子賀聽了妻子的勸說,不去在意別人的話語,可對妻子說的不要亂說話並沒有放在心上。然而,就是李子賀的說話不在意,卻給他們惹來了大禍端,還讓他與妻子在背井離鄉途中,失散了多年。

這一天,李子賀的同窗好友杜達偉來找他,說是從外地回來了一位在朝廷當差的同窗,請李子賀過去敘舊。李子賀就收拾一番,趕緊去了。

見了來人的面,李子賀才知道這個從朝廷回來的舊友竟然是往昔讀書不用功,功課也極差的小庚子。小庚子名叫蔡諸庚,因他在同窗中年齡較小,而且性格頑梗,大家就都叫他小庚子。小庚子的家境一般,但他做人卻很活套,是個會見風使舵,看人上菜的主兒。

幾年前,小庚家裡突遭變故,父母相繼離世後,小庚也突然不辭而別,不知了去向。令眾書友沒有想到的是,幾年不見,這小庚子竟然在朝廷當了差,這次可算是衣錦還鄉了。

李子賀和杜達偉等人宴請小庚子。席間,小庚講說了許多眾人不知道,也沒有聽說過的朝廷奇聞軼事,還說了當下的形勢。李子賀等人聽了,連連贊許。人常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眾人與小庚幾年不見,聽小庚子說了這麼多稀罕事兒,自然就對小庚子有幾分仰慕之情。

小庚子也不客氣,連連舉杯與好友飲酒,李子賀自然也不甘落後,酒量本來就不錯的他,為了顯示他的熱情,就頻頻舉杯敬小庚子。而小庚子也對子賀刮目相看,還說像子賀這麼有才的人,就應該去朝廷謀事,為朝廷效力。小庚子本來就會說話,一通誇讚下來,把子賀誇得雲裡霧裡,不知所以然了。

當下,李子賀就忘記了妻子不讓他在外面亂說話的勸告,對時事評論了一番,還借著酒興吟詩一首,來表達對當今世道的不滿。這本是一個書生的隨口評說,卻被人無意給傳到了朝廷,而這個傳消息的人就是小庚子。

小庚子走後半個月不到,就傳來了不好的消息,說是李子賀吟作反詩,朝廷要差人來追查。得到通風報信的李家人一下就亂作了一團,無奈之下,為了保全性命,不被捉拿,李家父母就決定,讓兒子李子賀帶著妻子陳玖梅,隱名埋姓去南方的姑媽家避難。

說走就走,李子賀和妻子陳玖梅在收到了消息的第二天夜裡,揮淚告別親人,悄悄地離開了家鄉。此後,李子賀夫妻星夜兼程,一路向南而下。

夫妻二人雖然都是第一次出遠門,但由於一直小心謹慎,這一路走來,還算是平安順利。可是,隨著離南京越來越近,二人的警惕心放鬆,麻煩就找上門來了。

這一天,李子賀夫妻坐船到了湖北襄陽,找到一處比較起眼的客棧住下後,李子賀叫來小二,點了飯菜,讓他備好後送到房間裡來。小二很是機靈,沒過多少時間,就按照李子賀的意思送來了飯菜,還特意安排了一壺佳釀。李子賀見狀很高興,就隨手賞了小二幾文錢。這本是子賀的禮貌,可就是這幾文錢卻引來了災禍。

小二高興地收了錢離開了。回到大堂,休息時,店小二向一起跑堂的幾個夥計吹噓剛才接待的客官如何有錢,他的妻子如何美貌。說者本無意,聽者卻因小二得了好處,而生了羡慕嫉妒和恨。這個人就是在一旁邊聽小二說話,還憑空生了嫉妒的賬房先生。

賬房先生姓胡名三,是個讀書不成器,又好賭好酒的書生。為了謀生,就在親戚家開的客棧做了管收賬算賬的先生。胡三已過而立之年,因好賭貪醉,花銷較大而沒積蓄,就一直沒能娶妻。向來好賭的人都貪財也有點好色,這個胡三也不例外。自從見過李子賀的美貌妻子陳玖梅之後,胡三就惦記上了。又聽說李子賀如何有錢,這胡三就動了歪心思。

當夜,胡三趁著人多混雜,施了迷香,偷了李子賀的全部錢財,還扛走了昏迷不醒的陳玖梅。得了錢財和美人的胡三,劃上自家的小船一路向南逃去。陳玖梅醒過來時,見身邊沒有丈夫,自己卻在江心的一條船上,大吃一驚。

胡三聽見陳玖梅驚叫聲,趕緊找了一個無人處,將船靠岸,隨即從懷裡掏出一把尖刀,惡狠狠地嚇唬陳玖梅,讓她不要喊不要叫,否則就把她送去另外一個世界。陳玖梅也許是被嚇傻了,當下住了嘴,可她心裡卻在悄悄地盤算著如何趕快脫身。

胡三見陳玖梅害怕了,就又去划船。可就在他解纜繩之時,陳玖梅趁著胡三不注意,跳下船,一路往深山跑去。胡三見到手的美人跑了,想去追回,可又擔心陳玖梅邊跑邊喊招來了人,也就不敢聲張,就迅速划船離開了。

說李子賀醒來後不見了妻子,不見了包袱裡的銀錢,也是大吃一驚。隨後,李子賀就去找店家說理。由於正處在亂世之中,像這種人失蹤,丟財物的事時有發生,店家就以不知情為由推託。李子賀想去報官,但一想到自己被追捕的身份,也就不敢聲張了。

丟了包袱裡的錢不要緊,一路謹慎的李子賀還在隨身衣服中藏了許多銀子,裡面還有妻子的首飾,可是愛妻子不見了,這讓李子賀很是傷心。李子賀決定先留下來,等找到了妻子,再去投奔南方的姑媽。

於是,李子賀就一邊打聽妻子的消息,一邊又去了一家學堂,求教書先生收留他,只要能給他吃住,他就幫先生教學童們讀書。先生姓黃,見李子賀相貌端正,頗有書卷之氣,就欣然同意了。此後,李子賀在教書之餘,就四下打聽妻子的消息,也常去起初住宿的客棧碰碰運氣。然而, 一直沒有什麼收穫。

陳玖梅借機逃脫胡三的糾纏後,一路向山林裡逃去。她一口氣不知跑了多少裡路,見身後沒有人追來,才停下來休息。陳玖梅躲在一塊大石後面喘息時,忽然聽到一陣陣鐘聲,像是附近的寺廟裡傳來的。陳玖梅想到自己一時沒有去處,丈夫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就朝著鐘聲的方向,一路找去了。

大概走了三裡多路,陳玖梅看見一處寺廟。叩開山後門,一個小尼姑出來,問她從何而來,有什麼事。陳玖梅沒想到這是一處尼姑庵,就趕緊說自己想拜訪庵主。進庵後,陳玖梅見庵主慈眉善目,就悄悄地將自己的遭遇向庵主一個人哭訴了一番。

庵主收留了陳玖梅,讓她先帶發修行,再擇機尋找丈夫。此後,陳玖梅就留在庵中,一邊誦經,一邊打聽丈夫的消息。然而,只是單單待在庵中,陳玖梅又從何得知丈夫的消息呢?可也沒有別的辦法,她也只好委身在庵中,暫求安全了。

歲月流逝,寒暑交替,轉眼就過了兩年多,李子賀仍在襄陽城裡邊教書邊打探陳玖梅的消息,而陳玖梅也在山林裡的庵中,邊誦經邊留心丈夫的消息中默默度日。然而,二人都是一直一無所獲。

第三年初夏時的一天,收留李子賀的教書先生得了一塊手繡的牡丹圖的手巾。黃先生高興之下,請李子賀欣賞並喝酒。沒想到李子賀見了手巾大吃一驚,還借機問黃先生這幅手繡牡丹圖的手巾從何而來。

黃先生見李子賀這等驚慌之情,知道李子賀有事瞞著他,就有意讓李子賀先說出追問經手巾何處而來的原因,才告訴他來路。無奈之下,已經對黃先生有深入瞭解,並知道黃先生也是個失意書生的李子賀,才把自己的遭遇如實告訴了黃先生。並再次說明,這塊手巾上所繡的詩句,只有他的妻子陳玖梅熟知。

黃先生耐心聽完李子賀的哭訴,長長歎了一口氣,這才道出了這塊手巾是來自於一個學生的家人之手的消息,還勸子賀不要傷心失望,可以順著這塊手巾去追尋妻子的下落。於是,在黃先生的介紹下,李子賀見到了學生的家人,並探聽到了這塊手巾是學生的家人去山中的尼姑庵上香時,庵主贈送給她的。

當下,李子賀打聽了尼姑庵的一些情況,想著馬上找到了尼姑庵,繼續探尋妻子的消息。黃先生見李子賀找人心切,就准了他的假,自己還向學生家人告了假,陪李子賀進山尋人。

這天一早,李子賀在黃先生的陪同,直奔尼姑庵而來。敲開山門,見到了老庵主,李子賀和黃先生說明來意後,老庵主卻不表態,說她的庵中並沒有他們要找的人。李子賀和黃先生又問繡有牡丹圖的手巾來路,庵主吞吞吐吐地編了一個令二人無法信服的理由。只是後來,庵主以天色已晚,二位男士不便在庵中久留為由,禮貌地送走了李子賀和黃先生。

雖然有了手巾的線索,但仍然沒有探尋到妻子的消息,這讓李子賀很是沮喪。不過,幾天後從學童的家人口中傳來的消息,令李子賀很是欣慰,也讓黃先生長籲了一口氣。

原來,李子賀和黃先生來庵中時,老庵主感覺他們來得太突然,提出的問題也很蹊蹺,就留有防備之心,故意隱瞞了此手巾是陳玖梅親手所繡的消息。可是,等他們離開尼姑庵後,老庵主就去向陳玖說了李子賀等人來探尋手巾來由的消息。陳玖梅聽了老庵主對其中一個人的相貌和談吐的描述,初步確定來人中有他的丈夫李子賀。因為,手巾上所繡的詩句就是李子賀本人所作,而且是做給他們夫妻二人的恩愛詩句。

老庵主聽了陳玖梅的分析,覺得自己太過於謹慎,就有點後悔當時應該先問問陳玖梅,或者是讓陳玖梅在簾後辨認一下也好。然而,李子賀已經被打發走了,也只好作罷了。

第二天,老庵主擔心節外生枝,就親自去了一趟贈送手巾的學生家裡,見了學生的家人,並讓他傳話給李子賀和黃先生,讓他們改天再來尼姑庵,有要事給他們說。

收到邀請的消息後,李子賀和黃先生就在次日一早趕往了尼姑庵。這一次,老尼姑直接叫出了陳玖梅,一起接待李子賀和黃先生。李子賀本以為只是有了妻子的消息,根本就沒有想到,妻子就在庵中等著他的到來。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李子賀和陳玖梅也不避人,當下就抱頭痛哭在一起。

老庵主和黃先生見狀,善解人意地悄悄退到另一個房間,去喝茶說話了。李子賀和陳玖梅邊哭邊互相訴說別後之事,直到老庵主和黃先生過來勸說,才慢慢止住了哭聲。

當下,李子賀夫妻拜謝過庵主的收留之恩,並留下些許銀錢做了香火錢,陳玖梅才戀戀不捨地告別庵主和眾師姐師妹,離開了山中尼姑庵。送別時,很少動情的老庵主也是抱著陳玖梅流下了熱淚。

三人回到黃先生的教書學堂,陳玖梅住進了李子賀的房間,二人商量著離開襄陽繼續南下去姑媽家的事。可李子賀想到黃先生待他不薄,並且二人在一起教學已經接近三年之久,對那些學僮也有了感情,想著這麼一走,就有些不舍和放心不下了。

李子賀隨後就和妻子商量,先不去姑媽家了,反正處在亂世,到那裡過生活都不容易,不如留在襄陽,去教好這學生,也不辜負自己讀書人一場,還能為國培養一些有用之才。陳玖梅很贊同丈夫的想法,就陪李子賀一起去向黃先生說了打算。黃先生對于他們夫妻二人做出的決定非常高興,還邀請陳玖梅來做助教,幫他們來照顧學生的生活。而學生的家人聽說陳子賀與妻子團聚了,也跑來特意辦酒席為他們慶賀。

於是,李子賀修書一封送往南京的姑媽家,告知暫不去訪親了。又托姑媽,向長安城的老家傳遞書信一封,告知家人他們一切安好,不必擔憂。此後,李子賀和陳玖梅就繼續隱姓埋名,待在襄陽城裡教書育人,服務當地民眾。

【聲明】:本故事為民間故事,目的是為豐富文化生活,純屬本人文學創作,故事情節和人物角色有一定的虛構成分,請勿與封建迷信掛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