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進山淘金,見老虎掉入陷阱,他救了老虎換來姻緣

民間故事:男子進山淘金,見老虎掉入陷阱,他救了老虎換來姻緣
2022/01/09
2022/01/09

話說古時候在四川茂州西南有座馬場山,山高九裡,山頂積雪終年不化。

傳聞山腳下盛產黃金,于是一撥又一撥的淘金客慕名而來,可十之八九都是空手而歸。

在眾多的淘金客中,有個叫張三柱的年輕人。三柱今年二十出頭,長得非常壯實。三柱打小就父母雙亡,父母死後,村裡的人見他可憐就時不時地接濟他,就這樣,三柱吃著百家飯長大了。

三柱這個人心眼好,人勤快,也懂得感恩,年紀稍大些後,便幫著村裡的人幹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村裡的人也都非常喜歡他。

村裡有個姑娘叫翠蓮,是和三柱一起長大的玩伴,小時候兩人成天在一起玩耍,長大後兩人便互相喜歡上了對方,只是由于三柱家裡實在是貧困,而翠蓮的父親又是一個見錢眼開的人,儘管女兒心有所屬,但他們的婚事還是因為錢的問題耽擱了下來。

父母臨死前給他留下了幾畝薄田,在地裡辛辛苦苦刨了幾年食後,依然沒能改變他一貧如洗的局面。聽說身邊的人都加入了聲勢浩大的淘金隊伍,三柱便扔下了鋤頭也開始做起了他的淘金夢。

而正是從他成了淘金客的那一天起,他的命運便發生了改變。

這一天,三柱收拾好東西後便準備向山裡進發,來到村口時,村口已經聚集了不少前去淘金的人。

淘金路上危險重重,稍有不慎就會葬身山林,前來送行的人一個個都哭成了淚人。再看淘金客,儘管臉上也有些許不舍之色,可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憧憬。

三柱踮起腳尖在人群中使勁搜索了起來,此時此刻,他多麼希望翠蓮出現在人群中,哪怕不說話光遠遠地看她一眼也行,可看了好久也沒發現翠蓮的身影。

翠蓮不是不想來,而是父親不讓她來。自從到了出嫁的年齡後,見女兒時常和三柱呆在一起,父親便提防起了三柱,便開始有意讓她疏遠起了三柱。

翠蓮背著父親經常和三柱私會,為了怕女兒出事,父親便把她鎖在了家裡。此刻的她正在屋子裡對著村口的方向哭泣。

這時,三柱的耳中傳來了一個聲音:「三柱,三柱!」

順著聲音,三柱看去,只見一個男子正在不遠處向他招手,他心中一喜,趕緊沖著那人跑了過去。

那人也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他名叫張桐元,是和三柱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夥伴。

張桐元見了三柱就說:「我早就找上你了,你怎麼來得這麼遲?是不是在等翠蓮?」

說這句話的時候,張桐元的臉上不經意間露出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三柱的臉瞬間紅了,趕緊解釋道:「沒有的事,趕緊走吧。」

說完,兩人便跟上大部隊往前趕起路來,邊走三柱還回頭看了看。

或許是有意,三柱故意落在了隊伍的最後面。

走出村口不遠,張桐元忽然拉住了三柱說道:「別不高興了,快看,那是誰?」

三柱趕緊看去,只見翠蓮正站在路邊依依不捨地向他揮手。看到翠蓮後三柱頓時喜出望外,趕緊三步並做兩步向翠蓮跑了過去。

這一切,張桐元都看在眼裡,慢慢地他的臉色變了。

他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很是微妙,從小一起長大,張桐元和三柱兩個人又同時喜歡上了翠蓮,令張桐元鬱悶的是不管自己怎麼對翠蓮好,翠蓮始終看不上他。

在得知翠蓮的父親嫌棄三柱後,張桐元的父母便托人上門說起了媒,翠蓮的父親倒是很痛快地答應了,可翠蓮卻是死活不答應。張桐元怎麼也想不明白:家境比三柱好,人也不比三柱差,怎麼翠蓮就看不上他?

看到兩人如膠似漆的樣子後,張桐元的心裡充滿了嫉妒之意。

見兩人半天也說不完話,張桐元便高聲叫道:「三柱,快走吧,遲了就趕不上前面的人了。」

聽到張桐元的叫聲,三柱趕緊跑了回來和張桐元一起追趕起了大部隊。

幾天之後,眾人來到了山腳下,稍作休息之後,便開始向山裡進發了。

張桐元自幼體弱多病,幾天的路程下來他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進到山裡後,路更難走了,張桐元身子骨本來就虛又崴了腳,沒走幾步就得停下來休息,儘管有三柱在他身邊時不時地不時地背上他趕路,可漸漸地他們兩個還是掉了隊。

離了大部隊的兩個人就這樣在大山裡盲目地亂走了起來。

經過兩天的折騰,兩人終于發現了大部隊的蹤跡,循著蹤跡,三柱背起張桐元就一路追趕了起來。

當時由于天色已接近黃昏,深山裡面視線不是很好,三柱一不留神,兩人一下子就掉到了陷阱裡。

山裡時常有老虎出沒,有些獵人就在野獸出沒的地方設下了陷阱,沒逮到野獸兩個淘金客卻掉進了裡面。

掉到陷阱裡後,兩人都被摔傷了,只是三柱在下面背著張桐元,張桐元掉下去後整個人就壓在了三柱的身上,他倒是沒什麼傷,三柱可就慘了,手腳各斷了一根!

就在兩人暈頭轉向的時候,一股腥氣從陷阱底部傳了過來,三柱瞪眼看去,只見黑乎乎的陷阱裡面突然出現了兩個綠色的東西在他們的身邊動來動去。

三柱嚇壞了,難道碰到妖怪了嗎?

就在他目瞪口呆之際,一股低沉的吼聲傳了過來,這吼聲把昏迷中的張桐元也嚇醒了。此時的他已經顧不得身體的傷痛,躲在三柱的身後大叫了起來:「老虎!老虎!」

聽到張桐元的叫聲,三柱也差點尿了褲子,不過他瞬間冷靜了下來,見老虎並沒有要傷害他們的意思,他趕緊對張桐元說道:「快點,踩在我的肩上,我先把你送上去!」

說完,三柱忍著骨折的劇痛蹲在了那裡,張桐元趕緊踩在三柱的肩上,隨後,三柱咬著牙慢慢地站了起來,好在陷阱並不深,三柱站起來後,張桐元剛好伸手能夠住洞口的一根樹根,隨後張桐元雙手一使勁就從陷阱裡爬了出來。

逃出陷阱的張桐元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看著陷阱中的三柱,他猶豫了起來,該不該救他?

在常人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不要說兩人是一起從小長大的好朋友,也不要說這一路上三柱對他的照顧,光憑剛才三柱忍者劇痛幫他先從陷阱裡逃出來這份救命之恩張桐元也應該毫不猶豫地把三柱也弄出來。

可張桐元卻在猶豫:三柱要是死了,我不就能把翠蓮娶到手了嗎?想到這裡,張桐元的臉上露出了一股惡毒的神色,隨後他站了起來走到洞口,對著三柱說道:「三柱,對不住了!」說完,張桐元扔下在陷阱裡叫喊的三柱一瘸一拐地走了。

看到張桐元如此絕情的樣子,三柱的心瞬間降到了冰點,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好朋友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任憑他喊破嗓子,張桐元還是沒有回頭。

和一隻老虎呆在陷阱裡,三柱還能活命嗎?

或許是三柱命不該絕,和老虎相處了一個晚上,老虎也並沒有要傷害他的意思。

第二天早上,一晚上沒敢合眼的三柱終于看清楚了老虎的模樣:嚴格地來說,眼前的老虎充其量不過是一隻幼崽,比狗也大不了多少,只見它趴在那裡用嘴一直舔自己的腿,口中時不時地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三柱仔細看去,老虎的右後腿上滿是鮮血,看來是受傷了。三柱顧不得疼痛,朝著老虎爬了過去。

起初,老虎還對他充滿敵意,可看到三柱並沒有傷害它的意思後,老虎也安靜了下來。三柱撕下一塊衣服把老虎的傷口包紮了起來。

「反正我的手腳也受了傷,沒人幫助的話很難逃出去,要是能把老虎救出去也算在我臨死之前做了一件好事了。」想到這裡,三柱蹲了下來,示意老虎爬到他的肩上。

或許是老虎看到了昨天三柱幫助張桐元出去的動作,見三柱又做起了那個動作,老虎像是讀懂了他的意思,馬上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借助三柱的幫助,小老虎順利地從陷阱裡面逃了出來。

逃出陷阱的老虎並沒有馬上離去,而是蹲在陷阱口吼叫了起來。

身體上的疼痛和心靈上的折磨雙重打擊之下,三柱支撐不住了,很快他便昏睡了過去。

昏睡中的三柱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在夢中,他夢見自己騎著一頭老虎去迎親,而迎親的對象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翠蓮。

也不知過了多久,三柱醒了過來。只見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頭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三柱趕緊坐了起來,朝自己的手上腿上看了過去,只見受傷的手腳已經完全好了。看到三柱不知所措的樣子,老頭笑著說道:「年輕人,你可醒過來了!」

三柱趕緊問道:「老人家,這是什麼地方?我沒死嗎?」

老頭說道:「你這樣的好人老天怎麼會捨得讓你死去呢?我還沒謝你呢!」

聽老頭這樣說,三柱更加糊塗了,隨後,老頭給三柱講述了事情的經過:老頭名叫陳其桂,祖祖輩輩就住在山裡,他們住在這裡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守護山中的黃金不被貪婪的人盜挖。

為了保護這些寶貴的資源,陳其桂祖上學會了一套獨特的馴虎之術,只要見了陳家人再厲害的老虎也會乖乖聽話,但這些老虎從不無緣無故傷害人,只有遇到盜挖黃金的人並且傷害到它們時才會還擊。

那只小老虎被三柱救出來以後,小老虎就一直在那裡叫喚,不久之後,叫喚聲就把陳其桂吸引了過來。

見到小老虎後,從小老虎的動作當中,陳其桂讀懂了它的語言,知道正是三柱救了小老虎,于是他就趕緊把昏迷不醒的三柱救了回來。回到住的地方後,又給三柱用了一些上好的藥材,三柱的傷才完全好了起來。

知道自己已經在這裡待了十幾天了,三柱坐不住了,就要起身告辭。

陳其桂對他說道:「年輕人,你這是要到哪裡去?」

對于這個問題,三柱也沒法給出答案,原路返回吧?自己進山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淘金,現在一粒金子也沒淘到,難道就這樣空著手回去嗎?可轉念又一想,繼續淘金吧,淘金的大部隊現在已經不知去向,自己一個人不要說淘金了就是能活著走出去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看到三柱左右為難的神情,陳其誠像是看出了他的心事,回屋裡拿出了兩根黃澄澄的金條遞給了三柱,口中說道:「年輕人,我知道你這趟來時進山淘金來的。這是兩根金條,拿上回家吧,就算是你救小老虎的報答了。只是以後不要再來了。」

接過金條後的三柱並沒有顯得特別高興,隨後他辭別陳其桂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就在三柱趕路的時候,隱隱約約中他聽到了前面不遠處傳來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一個男子說道:「哎,進山這麼多天了,還沒見到金子的影子,難道這裡沒有金子嗎?」

另一個男子說道:「不可能的,去年的時候,我還聽說有人在這裡挖到了金子,或許是咱們找的方向不對吧?」

原先說話的那個男子又說:「前邊就進入深山了,裡面聽說有很多老虎,專門吃前來淘金的人,咱們可得小心了。」

一個聲音說道:「咱們這麼多人還怕幾隻老虎嗎?要是他敢來,咱們就把他殺了,正好給我做件虎皮大衣!」

聽到這些對話,三柱並沒有貿然出去,最好的朋友都對自己見死不救,其他的人就更靠不住了,身上還拿著金子,這些人見了會不會見錢眼開?

聽這些人要殺掉老虎,三柱頓時警覺起來,隨後他折了回來趕緊找到了陳其桂。

陳其桂見三柱又回來了也很是奇怪,以為三柱嫌給的金子少,就說道:「年輕人,那些金子我還是見你這人心眼好才給你的,這人呐,切不可貪心!」

三柱見陳其桂誤會了他,便趕緊解釋道:「老人家,你誤會我了,我不是來要金子的,我是來給你通風報信的。有人要殺老虎!」

聽到這話,陳其桂馬上警覺了起來,就問道:「怎麼回事?」

三柱說道:「剛才我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夥人,人們已經朝著這邊走過來了。他們說要是遇到老虎就要殺掉。」

陳其桂聽了這話,臉上馬上露出了怒色:「這些人真是不可救藥了,正好我的這些老虎好多天也沒吃人了,他們要是敢來我就放出老虎把他們都吃了!」

三柱這人心眼善良,見陳其桂生氣了,便趕緊說道:「老伯,你看這樣行不行?這些人和我都是鄉裡鄉親的,小時候我無依無靠是吃百家飯長大的,可以說這些人都是我的救命恩人。要是你能放過他們,我情願把這兩根金條拿出來分給他們。」

聽了三柱的話,陳其桂的臉上的怒氣稍微緩和了一些,隨後他說道:「這些人前來淘金倒也無可厚非,誰不喜歡金子呢?就是讓他們平安無事地淘一點金子回去也無所謂,可人總是貪得無厭,有了這次就怕有下次。哎,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這次也不放老虎了,讓他們淘點金子回去吧。至于你的那些錢我也就不問你要了。」

聽陳其桂這樣說,三柱這才放心來。

隨後,陳其桂出了屋子,對著天空打了幾聲呼哨,不久之後,只見老虎從四面八方朝他圍攏了過來。看到這些威風凜凜的老虎在陳其桂面前很是乖巧,三柱頓時對陳其桂佩服得五體投地。

很快,前來淘金的人就找到了金子,找到金子後的人們欣喜若狂,這其中就包括張桐元。

在一座山頭上,陳其桂和三柱正遠遠地看著這些人,原本指望這些人逃到金子後能見好就收,誰知這些人卻沒有收手的意思,陳其桂朝著三柱看了一眼說道:「看到了沒有,人就是這樣,一旦嘗到了甜頭,想要收手可就難了。」

聽了陳其桂的話,三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只聽一聲呼哨,幾十隻老虎在山上同時發出了怒吼,聽到吼叫的人們頓時嚇壞了,趕緊逃走了。

陳其誠隨後對三柱說:「年輕人,從那天你救小老虎我就看出你似乎和老虎有緣,老漢我年紀也大了,我死後就沒人在山裡看守這些金子了,你有沒有興趣留下來,我教你馭虎之術,你將來替我守住這篇山林,怎麼樣?」

三柱想了一會說道:「想到是想,只是……」

陳其桂見三柱害羞地低下了頭,便說道:「是不是捨不得家中的翠蓮?」

三柱驚訝地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陳其桂笑著說道:「你昏迷的那些天裡,口中一直叫喚著翠蓮的名字,你說我是怎麼知道的?放心吧,小夥子,憑著你的這份善心,翠蓮遲早是你的。」

見證了陳其桂的手段後,三柱對他很是佩服,聽陳其桂這樣說,他便答應了下來和陳其桂學起了馭虎之術。

再說張桐元等人,自從那天淘到金子後便回到了家裡。也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張桐元這次淘的金子最多。

自從那天張桐元被三柱救上來以後,他便順著淘金部隊的痕跡找了起來,很快他就找上了淘金部隊。

人們見他一個人來了,就問起了他三柱的下落,張桐元也是個好演員,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三柱被老虎吃了,還信誓旦旦地說要殺掉老虎為三柱報仇。

見到三柱的這般表演,人們也都信了他的話。特別是在見到金子後,人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金子上面,就更沒有人在意三柱了。

回到家後,張桐元見的第一個人就是翠蓮。

聽說淘金的人回來了,翠蓮高興壞了,便和人打聽起了三柱的下落,可人們似乎有意躲著她,說起三柱時都說不知道。

翠蓮的心緊張了起來。就在這時,張桐元見到了她,看到張桐元滿臉悲傷的樣子後,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了她的心頭。

她趕緊問道:「張桐元,你和三柱是相跟上走的,他怎麼沒回來?」

張桐元歎了口氣,哭著說道:「三柱,三柱他被老虎吃掉了。」

隨後張桐元告訴了翠蓮事情的經過,在他嘴裡,三柱變成了一個累贅,掉到陷阱裡後,張桐元不顧危險想方設法要救他上來,可都沒能如願,說到這裡時,三柱還露出了慚愧的表情。

聽了張桐元的話,翠蓮猶如五雷轟頂,隨後便病倒了。

翠蓮生病後,張桐元顯得異常關心,時不時地讓母親過來探望。為了把翠蓮娶到手,他親自去給翠蓮的父親送去了幾粒金子。

看著黃澄澄的金子,翠蓮的父親經不住誘惑,便自作主張地把翠蓮許配給了張桐元。

過了些日子,翠蓮緩過來了,當父親把張桐元要做她丈夫的消息告訴翠蓮後,翠蓮堅決不同意。

在她心裡,三柱還沒有死,她要等著三柱回來娶她。眼見誰也奈何不了誰,父女倆找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那就是再等兩個月,要是三柱還不回來,翠蓮就要嫁給張桐元!

轉眼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了,離父女倆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了。隨著時間的臨近翠蓮的心更加煎熬起來。

恰好這時,人們又準備進山。得知這個消息後,貪財的張桐元馬上放下了娶媳婦的念頭再次進山了。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人們很快就來到了上次的那個地方。

得知人們進山的消息,陳其桂很是惱火,看來金子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這一次他不再憐憫,準備給人們一個教訓。

三柱看到陳其桂生氣的樣子後很是焦急,他便悄悄地在半路上等起了前來淘金的人們,準備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們。

很快,三柱就碰到了前來淘金的人,見死去的三柱又活過來了,眾人都很是奇怪。不過三柱這時已經顧不得和他們解釋了,只是一個勁地勸他們趕緊回去。

這時,人群中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三柱,我們還以為你死了呢,沒想到你卻還活著,你是不是想把我們都趕走一個人獨吞這些金子。」

不用看,聽聲音三柱就知道是張桐元,看到自己昔日的好朋友變成了這個樣子,三柱無奈地搖了搖頭,此刻的他根本不想和張桐元計較以前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個勁地勸人們。

不過三柱的勸說顯得那麼蒼白無力,不要說淘金客不相信了,換了誰都不會相信的。

三柱見勸不住人們,就站在了路中間,誰知道他的這個舉動把淘金客們都激怒了,在張桐元的帶頭下,人們圍著三柱打了起來,很快三柱就被打得奄奄一息。

在眾多的人當中,就數張桐元下手最狠了,他不光是因為三柱阻擋了他發財的夢想,更多的是因為翠蓮。

見三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張桐元便撿起了一根木棍,計畫了結掉三柱。

就在他舉起棍子的一刹那,一個聲音傳了過來:「住手!」

說完,一個女子朝著三柱跑了過來,口中哭喊道:「三柱哥,原來你沒死!」

這個女子正是翠蓮,在聽說淘金的人們又出發後,翠蓮便想法從家裡逃了出來悄悄地跟在了人們後面。

奄奄一息的三柱聽到熟悉的聲音後,慢慢地張開了眼睛,看著心愛的人出現在了自己眼前,三柱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此時的張桐元看到翠蓮和三柱兩人旁若無人地抱在了一起,更加怒火中燒,有了金子還怕娶不到好老婆嗎?有了這個想法後,他不再猶豫又舉起了棍子。

就在這時,一聲吼叫從遠處傳來,聲音還未散去,只見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朝著張桐元撲了過來。

張桐元嚇壞了,待在原地一動不動,在它面前出現了一隻老虎,就是那天被三柱救下的老虎。

人們還在目瞪口呆之際,十幾隻老虎從樹林裡竄了出來把人們圍在了中間。此刻的人們已經被嚇蒙了,也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跑呀!」

人們聽到這個聲音後,瞬間便漫無目的地向四周跑了起來,不跑不要緊,一跑老虎就撲了上來,很快,人們就都受傷了,這其中,數張桐元的傷勢最重,他被咬掉了一條腿。

聞到血腥味的老虎獸性大發,便要把這些人吃掉,這時,三柱慢慢地伸出了手指含在嘴裡打了個呼哨,儘管聲音很低,但聽到這個聲音後,老虎還是沒有再傷人,隨後三柱擺了擺手,這些老虎都鑽進了叢林中。

此時的人們已經顧不得淘金了,能撿回一條命回來就算不錯了,趕緊逃離了山林。

張桐元拖著一條腿,口中咿咿呀呀地叫喚著想讓人們前來幫他,可人們都好像沒聽見,只顧自己逃命,只留下他一個人慢慢地爬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三柱無奈地歎了口氣:貪心害死人!

後來,人們再也沒見過張桐元這個人。有些膽大的人進到山裡後,都會碰到兩個騎著老虎的人在山裡轉悠,他們的身後跟著一大群老虎,看到這個景象後,人們都嚇壞了,自此淘金客再也沒來過這個地方。

騎在老虎身上的兩個人正是三柱和翠蓮,他們在這裡生活了下來,直到有了孩子,然後離世,而他們的後代也世世代代地生活在了山裡,守護者這片山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