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訂婚,深夜夢見房屋倒塌,姐夫說退婚,新娘有古怪

民間故事:男子訂婚,深夜夢見房屋倒塌,姐夫說退婚,新娘有古怪
2022/01/06
2022/01/06

明朝天順年間,南安府桃花鎮有一個衣食無憂的富家公子。

  公子名喚尹書,他們家在鎮上富甲一方,鎮上將近一半的鋪子都是尹家的產業。

  尹員外直到四十歲才有子嗣,故此對兒子百般疼愛。

  尹書雖是從小在萬般寵愛中長大,為人卻很隨和。相比較尹員外雷厲風行的處事風格,尹書顯得卻有些優柔寡斷。

  這讓尹員外憂心忡忡,對其能否執掌家業非常擔憂。跟在他身邊二十多年的老管家楊伯出了一個主意。

  「公子到了適婚的年紀,不如擇選良家女子入門開枝散葉,到時候公子的性格會沉穩許多。」

  楊伯的一席話撓到尹員外的心坎上,他自知身體每況愈下,近年來經常頭暈腦昏,在死之前能看到兒子成親也可以放心撒手人寰。

  于是,就把挑選兒媳的事情交給楊伯。幾天之後,楊伯稟告說找到一個命格同尹書天造地設的女子,尹員外大喜,立即讓楊伯籌備彩禮。

  翌日清晨,楊伯便帶著媒婆去女方家送柬提親。到了傍晚,楊伯帶著女方家寫有「謹遵台命」的回帖覆命。

  尹員外找來尹書,將訂婚的事情告訴他。新婚勝如小登科,披紅戴花煞似狀元郎。故此,尹員外還特意在鎮上最好的酒樓設宴慶祝。

  結婚前男女不得相見,尹書並沒有參加宴席,吃過飯早早睡下。誰曾想他在夜裡遭遇到一樁怪事,為此引出後面的離奇故事。

  1、訂婚夜尹書夢見房屋倒塌,同姐夫去找先生指點迷津

  尹書心裡藏著事,輾轉反側不能入眠。

  驟然聽到訂婚,就要和素未謀面的女子共度餘生,他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尹書只得遵從父命,欣然接受這門婚事。

  心中胡思亂想直到院外傳來二更天的梆子聲才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尹書在一陣吹吹打打聲中醒來。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披紅戴花置身在洞房中。

  只見床榻上坐著一個身穿鳳冠霞帔的女子,她的容貌被繡有鴛鴦的紅蓋頭遮擋住。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竟然夢見自己成婚了。」,尹書自嘲道。

  新娘嫺靜的坐在一側,雖未謀面身材卻窈窕,這讓尹書很好奇夢中妻子的究竟是何模樣。

  于是,他抖了一下衣袖,三步並一步走到新娘跟前去揭開蓋頭。

  蓋頭剛揭開一半,尹書的周遭就開始天搖地動起來。他趕緊雙手扶住床頭才能勉強站穩腳跟。

  可是,新娘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泰然自若的坐在床榻上。

  「娘子,你快隨我離開這裡吧。」

  新娘聞言發出一聲輕笑,驟然起身獨自走向門口,尹書趕緊追上去。

  就在此時,新娘突然轉過頭將尹書推向門外,後者四腳朝天摔倒在地上。

  俄頃,一根橫樑在房中斷裂,瓦礫應聲落下。一襲紅衣瞬間被掩埋,四周牆體應聲倒塌。

  尹書舉目看到的地方都出現裂紋,只聽轟隆一聲,他墜入深淵。

  「不!」,尹書驟然從夢中醒來,在門外等候的丫鬟聽到聲響,連忙進來伺候。

  尹書整個人就像落水一樣,渾身都被汗水浸濕。

  「公子做噩夢了,快去準備熱水。」 ,丫鬟對門外的小廝吩咐道。

  俄頃,屏風後面就安置了一個冒著熱氣的木桶,尹書倚靠在裡面回想著夢境。

  越想越不對勁,訂婚夜就做房屋倒塌的噩夢是不是太不吉利?

  尹書性格內向並沒有朋友,能說得上話的只有姐夫薛尚。

  「父親年歲大了,這種事情不能告訴他,看來還是去找姐夫拿個主意。」。

  想到這裡,他穿戴整齊帶著小廝出門去姐姐家。

  尹家姐弟從小就感情好,尹慧見弟弟來家裡,就讓廚房備上一桌弟弟愛吃的酒菜。

  她蘭心蕙質,見弟弟一個勁的看向薛尚,知道兩人有話要談找個藉口先行離開。

  尹書直言來意,薛尚聽聞後,沉思半響說道:「我認識一個先生精通觀相,不如找他解惑。」

  于是,尹書找藉口就留在薛家住宿。

  翌日清晨,一輛馬車駛出城,車上之人正是薛尚和尹書,他們此去丫山要找觀相先生。

  過了晌午,馬車在一個草廬門前停下。

  知客問明二人來意,就把他們帶進院子裡,請他們稍後。

  這一等就是一個時辰,薛尚在旁解釋,說先生有個癖好,晌午吃過飯需要小憩,任憑誰來都不見。

  「有才能的人多數都有些古怪的脾氣。」,薛尚說道,這讓尹書越發期盼早些見到這位先生。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光線一暗,一個白髮鬚眉的老翁走了進來。

  他微微一笑,拱手說道:「讓二位久等,都是老夫的過錯。」

  互相見禮之後,三人按主次坐下,先生撚著鬍子說道:「二位想知道些什麼,請儘管說。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尹書還以為觀相先生會說一些拗口的讖語,沒想到說話竟然這樣直白。

  薛尚扯了一下小舅子的衣袖,示意他別發愣了。

  于是,尹書把訂婚夜做的噩夢又複述一遍,先生一邊聽一邊皺著眉頭。

  在此期間,他又問了一些問題,尹書實言相告。

先生端詳尹書的面相許久,歎了一口氣說道:「年輕人,我接下來說的話,可能有些忠言逆耳。」

  先生說尹書自身福氣不夠,承受不了財氣,故此會英年早逝,這夢裡出現紅衣女子預示接下來會有危險。

  回家的路上,尹書臉色不好看,他聽聞自己會英年早逝,心中害怕不已。

  薛尚咳嗽一聲,打破了寂靜,「你別擔心,興許是先生看錯了。」

  「姐夫,這事替我保密,不能讓家裡人知道。」

  尹書笑得比哭還難看,關乎生死,他實在佯裝不起開心。

  「先生說這新娘子有些古怪,不如找個藉口讓岳父去退婚。」

  薛尚說的這個主意在尹書看來根本不可能,尹員外是個好面子的人,如果讓人知道因為兒子做了一個夢就退婚,讓他面子往哪裡擱?

  另一邊,這件事傳出去後女子的清白就毀了,她將來想再嫁人就很難。

  「姐夫,這事情容我想想。」

  2、尹書去意已決留信逃婚,先後遇見三個人,看盡人間百態。

  傍晚,尹書回家吃完飯,將自己關在書房裡一宿。

  當窗外聽到雞鳴的聲音後,尹書提筆寫下一份信,內容大致是讓父親不要掛念,他想在成婚前出去外面郊遊一番。

  信寫好之後,他從木盒裡拿出一些銀兩,悄然來到後院,牽上自己的馬,從後門離開。

  當丫鬟發現少爺離家出走的時候,尹書已經離開桃花鎮好幾個時辰了。

  這些年,他一直被父親圈養在家裡連桃花鎮都沒出去過。

  他耳根子軟,心腸太善良。尹員外怕兒子被人騙,不允許他隨意交朋友。

  那些家世相當的同齡人嫌棄尹書太憨厚不願意同他玩。故此,尹書也就薛尚一個說得上話的朋友。

  如今,他覺得自己時日無多想出去看看世面,不枉此生在世上走了一遭。

  另一邊,他也想用這個辦法,讓成親的日子延後,這個婚就結不成,女方就有理由退婚,讓眾人的指責都沖自己,女方就不會被流言蜚語指責。

  想到這裡尹書心中壓著的石頭驟然放下,他的心情瞬間好了許多。

  這日,天氣炎熱,尹書早已口乾舌燥,見到不遠處有棵大樹,便騎馬跑過去乘涼。

  此時,樹蔭下有一個骨瘦如柴的老翁正在酣睡,尹書的到來將他吵醒。

  「老人家對不住,我這就走。」,尹書愧疚的說道。

  「不打緊的,我年紀大覺也少,天氣熱你快來樹蔭下坐坐,免得中了暑氣。」

  老翁見尹書嘴唇乾裂,倒了一碗水給他。尹書道了一聲謝,他將馬栓好後端著碗一飲而盡。

  他見老翁隻身一人,好奇的問道:「老人家,大暑天怎麼就你一個人幹活,你兒子呢?」

  老翁聞言歎息一聲,眼角泛起淚水,「我兒子和兒媳去年就病死了,留下繈褓中的孩子。為了多賺些錢撫養孩子,這才起早貪黑的幹活。」

  尹書聞言很同情,突然看到自己的馬,心中想到:「我都快死了,要這馬也沒有多大的用處,不如將它贈給老翁幫著犁地也是好的。」

  「老人家,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你給了我一碗水喝,我將這匹馬送給恁。」

  老翁驚愕不已的時候,尹書已經把馬鞭塞到他手中,轉身大步離開了。

  半個月後的某個黃昏,尹書來到一個不知名的村莊,這一路上都是荒郊野嶺,他早已經是饑寒碌碌。

  他壯著膽子敲響一戶村民家的院門,開門的是個瞎眼的阿婆。

  「阿婆,我能向你討一些吃食嗎?我已經二三天沒吃過東西了。」,尹書苦著臉說道。

  阿婆聞言,微微一笑,說道:「瞧你說的,遠來是客,後生快進屋,我兒子在灶頭上熱著饃饃,我給你去取來。」

  尹書隨著阿婆進了屋子,屋裡很簡陋,一張圓桌,兩張長板凳,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

  雖然阿婆眼睛瞎了,但是習慣成自然,她熟悉的從廚房端來幾個熱騰騰的饃饃。

  「後生,餓壞了吧,快趁熱吃。」,阿婆一臉慈愛的說道。

  尹書連忙拿起饃饃大快朵頤起來,阿婆在一旁倒了一碗水給他,善意提醒他吃慢些別被噎著。

  將碗裡的饃饃全部吃完之後,尹書打了一個飽嗝。

  就在這時,阿婆的兒子回來了,他叫張大壯是村裡的樵夫。

  阿婆說明尹書的來意後,張大壯不但沒有趕走尹書,還讓他留在家裡住一宿。

  阿婆說道:「兒啊,你去櫃子上拿新做的被褥給客人鋪上。」

  尹書見到張大壯手裡嶄新的被褥,心頭一震,這被褥上面繡著喜字,想必是阿婆給兒子準備結婚置辦的。

  「張大哥這可使不得,我用了這被褥,你結婚的時候怎麼辦?」

  「莊稼人不騙莊稼人,你遠來是客,我當然要用最好的東西招待你。」

  張大壯不顧尹書的阻攔,給他把床鋪好。尹書心想:明日走的時候,留下一些錢,就當是自己買下被褥。

  夜裡,尹書喝水太多想去如廁。路過阿婆的房間,見屋子亮著燈還傳來母子二人爭吵的聲音,他好奇的在窗外偷聽。

  「娘,你不和我去小翠家,這婚我就不結了。」

  「傻小子,我跟著去了,親家翁還怎麼讓你娶小翠?」

  張大壯從小就和小翠青梅竹馬,兩人長大後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小翠的父母嫌棄張大壯有個瞎眼的老娘,就提出條件,張大壯不帶老娘入贅女方家。

張大壯為人孝順,不忍心瞎眼的老娘住在老屋寧願不結婚。

  「你別犯倔驢的脾氣,親家翁沒有要彩禮已經是天大的恩德,不然以我們家的條件,你根本娶不上小翠,這些年都是我這個老婆子拖累了你。」

  阿婆忍不住哭了起來。

  聞者傷心,聽者流淚。尹書悄然離開,他躺在床榻上睡不著,心想道:「這對母子太可憐了,我應該幫助他們。」

  于是,他起身打開包袱,裡面還有三十兩銀子。

  「既然我快死了,留著銀子也沒有用處,不如全部送給母子二人,讓他們拿著銀子去買房,這樣小崔姑娘的父母就沒有理由反對女兒和阿婆住在一起了。」

  天未亮,尹書就偷偷離開了張家小院,臨走的時候,他把銀子留在桌子上,連自己的華麗的衣衫都一同留下。

  當張大壯發現尹書不辭而別還留下銀子的時候,心中大驚,阿婆知道後,呢喃說道:「後生是個好人呀。」

  轉眼又過去十幾天,尹書漫無目地的走在驛道上。剛從家裡逃出來的時候心事重重夜不能寐,到如今身無分文,他卻可以安然入睡。

  馬匹和銀子送人之後,尹書只能徒步,饑餓的時候就去林子裡找果子吃或者去村子裡討些吃食。

  但是,他不會白要,吃飽後幫村民做些農活或者代人寫家書。靠雙手換食物。

  這半年來,尹書的模樣變化很大,原本白皙的皮膚變成古銅色,就是瘦弱的身子也強壯不少。

  這日,尹書昏倒在一戶人家門前,這些日子天氣驟然變冷,他衣著單薄感染風寒,他一直硬挺著。

  此時,門房見尹書昏倒不知怎麼辦的時候,一頂小轎在門口停下,轎子上下來一個容貌姣好的女子,她明顯剛哭過,眼睛紅紅的。

  她驟然看見地上躺著一個人,嚇了一跳,門房見狀就要把人拖拽走。

  女子見尹書可憐,就讓門房把他攙扶進府裡,又找來郎中診治。

  郎中說並無大礙,調養幾日便好,果然沒過多久尹書就醒來了。

  當他得知自己是被這戶人家的大小姐所救,親自前去道謝。

  男女有別,尹書在房門外站著,他作揖說道:「多謝姑娘出手相助,這份恩情我銘記于心。」

  女子聰慧,聽出了言外之意,「你病情沒有痊癒就要走了嗎?」

  不知從何時起,尹書覺得做好事可以讓自己浮躁的心情冷靜下來。,

  這半年來的所聞,讓他發現世上有太多苦難的人需要幫助。他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想儘量去幫助這些人。

  尹書驚愕,沒想到這女子猜到了自己的心思。

  「在下實在慚愧,確實有要離開,」

  「待你痊癒後我不會阻攔」,但是現在不行。」,女子話音剛落房門就打開了。

  尹書瞳孔一緊,覺得這個場景很熟悉,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不知為何,尹書沒有反駁,而是留在府上養病。

  事後才知道,這女子叫楊珊,其父母很早就故去,她一個人打理家裡的生意。

  不久之前訂了一門親事,結果新郎悔婚,她成了笑柄。

  這日,尹書在後院劈柴,門房滿臉焦急的來找他,「尹書快跟我去救小姐。」

  尹書聞言拿起斧子跟著門房跑去前院。

  此時,一群兇神惡煞的大漢,擁簇著一個肥頭大耳身穿錦衣的中年人進入楊府,楊珊冷著臉從後院出來。

  「鐘員外,你私闖民宅是何用意?」

  「楊姑娘,你被人退婚,現在沒有人願意娶你,不如你嫁給我做滕妾,我會疼惜你的。」

  「鐘員外,請自重!」,楊珊咬牙切齒說道。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爹生前還欠我五百兩銀子,你嫁給我就可以免除何樂而不為呢?」

  就在楊珊束手無策的時候,尹正從人群裡站了出來。

  他把斧子扔在地上,嚇了鐘員外一跳,鐘家護院趕緊護著他。

  「小子別亂來。」,鐘員外顫顫巍巍說道。

  只見尹書驟然牽起了楊珊的手,對著眾人說道:‘鐘員外,你當眾輕佻我的妻子 ,我要去縣衙告你。’

  話音剛落,尹書就拉著楊珊出門,做勢要去縣衙。鐘員外見狀,嚇得趕緊說道:「你們別去,我這就走。」

  待鐘員外走後,尹書趕緊放開楊珊的手長歎一口氣。

  「你闖下大禍了,趕緊收拾東西快走。」,楊珊眼神複雜的看著尹書。

  尹書的貿然舉動也迫不得已,他看到鐘員外咄咄逼人,靈機一動想到這個辦法。

  楊珊說鐘員外是本地的惡霸,手下聚著一群潑皮,如果知道尹書是騙他一定會回來報復。

  尹書聞言沉思半響,楊珊對他有救命之恩不能逃走。心中想到:「我時日不多了,能夠報答楊珊的機會不多了,既然如此,假戲真做我娶她便是,我死之前同她和離便是。」

  想通這點,尹書說得:「我願意娶你為妻。」,便把假戲真做的想法說了出來。

  楊珊聞言先是惱羞成怒,待冷靜下來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鐘員外一直想娶她為妾,如今只有這個辦法可以阻攔。

  3、橫樑被做手腳大壯前來報信,危機過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翌日,楊珊要和尹書成親的事情全城都知道了。

  婚期定在十天之後,楊珊為了把戲演全就讓人去修繕院子當婚房。

  很快到了成親的日子,楊珊一切從簡,並沒有邀請親朋好友,只是在院子裡佈置了一下。

此時,鐘員外站在楊家門外,他送了一份賀禮就離開了。

  回到馬車上,他對護院說道:「事情辦得如何?」

  「老爺放心,他們活不過今晚。」

  洞房裡,尹書披紅戴花坐在桌子前,楊珊披著紅蓋頭坐在床榻上。

  就在這時,楊家響起敲門聲,只見張大壯牽著一匹馬焦急的站在門外。

  門房問他有何事?

  張大壯喝道:‘快帶我去見尹書,晚了來不及。’

  門房不敢怠慢,帶著張大壯來到洞房門口。

  此時,張大壯顧不了那麼多,沖裡面喊道:‘尹書,你快出來,這屋子的橫樑被人做了手腳,屋子隨時會倒塌。’

  尹書聞言趕緊起身,他拉著楊珊向門口跑去,楊珊穿了一件不合身的霞帔裙擺過長,她被絆倒摔在地上。

  此時,橫樑發出「哢嚓」一聲,木屑隨風飄落下來,弄得楊珊滿身都是。

  尹書連忙攙扶起楊珊,兩人眼看就要到門口了。楊珊又被裙擺絆倒,橫樑應聲斷裂,瓦礫零星掉了下來。

  「你快走,別管我。」,楊珊不願意尹書為了自己隕命在此,她用盡全力把他推了出去。

  尹書踉蹌幾步跌坐在門外,張大壯趕緊把他扶起來。

  當看見屋內一襲紅衣的時候,尹書頓時想起,這場景和訂婚夜的夢境如出一轍。

  他再也顧不得那麼多,毅然決然沖進屋子裡,他一把扯爛裙擺抱起楊珊就跑。

  當他們逃到屋外的時候,房屋轟然倒塌一片狼藉。

  楊珊捶打著尹書,哭著喊道:「我不是讓你走嗎?你為什麼要救我,你知道這樣有多危險嗎?」

  尹書微微一笑,嘴上說著楊珊聽不懂的話。

  「我不想讓自己再後悔一次 。」

  事後,尹書聽張大壯說,他有個親戚是泥瓦匠,參與了楊府新房的修繕。

  他發現橫樑被木匠做了手腳,待主人成親的日子橫樑斷裂屋子就會倒塌。

  張大壯出于好奇就問新郎是誰?得知是一個叫尹書的人,他驟然想起給自己留銀子的恩公也叫這個名字。

  他不敢篤定是不是同一個人,但是以防萬一,他還是去找車夫帶他進城。

  周圍村子原本沒有車夫,但是幾個月前鄰村的趙大爺意外得了一匹好馬,他捨不得犁地,就做起了車夫營生。

  趙大爺聽張大壯說要去救人,立即帶著他去馬棚,讓張大壯騎馬去這樣更快。

  正是,有這匹馬才讓張大壯在屋子倒塌前趕到。

  尹書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唏噓不已,楊珊要酬謝張大壯,被他謝絕了。

  「我是來報恩的,當初恩公留下三十兩銀子,讓我能夠和心愛的女子成親,這對我來說是天大的恩惠。」

  張大壯走後,讓楊珊對尹書的身份產生好奇。

  「你到底是誰?」,楊珊忍不住問道。

  經歷此事之後,尹書的心結解開,當初夢境中自己膽怯,沒有上前去救下紅衣女子。

  故此,他無法面對自己,一直在逃避。

  如今,楊珊被他救出來,遺憾的事得以彌補,徹底放下包袱。于是,就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了楊珊。

  「你是桃花鎮尹家的人?我的未婚夫竟然是你!」,楊珊大吃一驚說道。

  原來,楊珊是管家楊伯的侄女,他舉賢不避親就拿侄女和尹書的四柱去說親,本以為是一樁天造地設的婚姻,尹書卻意外逃走了。

  尹員外怕耽誤女方,就對外宣稱退婚,沒曾想兩人竟然在這裡相識。

  尹書覺得有愧,就把訂婚夜的夢境說給她聽。

  「你現在就不怕了嗎?」,楊珊好整以暇的說。

  「困難只是一時的,我現在敢于面對,困難便不再可怕。」

  月光之下,兩個年輕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長。

  楊珊知道在橫樑做手腳的是鐘員外,不久之後,幹壞事的木匠被找到,衙役很快就把鐘員外收監,事關重大,縣令嚴厲懲罰了鐘員外以儆效尤,偌大的家業都被罰沒。

  一個月之後,尹員外心裡樂開了花,離家出走的兒子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賢慧的妻子。于是,選了一個良辰吉日正式拜堂成親。

  翌日,姐夫薛尚找到尹書,對他說道:「給你觀相的先生是個騙子,前不久被衙役收監了,他的話當不得真。」

  尹書知道後憤憤不平,都怪這個先生讓他在外遭罪,可是驟然想到這些日子,經歷的每一樁事情都是告誡自己:「人行好事,才有福報」,心中亦是釋然了。

  一年後,尹員外抱上了孫子,他把家業交給尹書夫婦打理,從此不再過問生意。

  從此以後,夫婦二人一生行善積德,一家人順遂平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