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妻兒失散五年,男子抽籤算卦,算命先生:吉人自有天相

民間故事:妻兒失散五年,男子抽籤算卦,算命先生:吉人自有天相
2021/12/26
2021/12/26

明朝嘉靖三年,南昌城的廣潤門附近有個算卦的老頭。不論寒暑,這個老頭每天都會準時出現在這裡,一張破舊的桌子、一張破破爛爛的幡子,就構成了他賴以為生的全部家當。

別看他的東西不起眼,可一說起「鐵嘴劉」,知道他的人都會不經意間露出非常佩服的神色。

「鐵嘴劉」今年六十多歲,年輕時曾雲遊四方,老了的時候就開了個卦攤,聽別人說,他算的卦非常准。

這天正午時分,「鐵嘴劉」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一個男子來到了他的卦攤前。

男子名叫張有吉,今年四十出頭,是廣潤門附近一個綢緞鋪的掌櫃。

張有吉來到卦攤前,上前推了推「鐵嘴劉」,「鐵嘴劉」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睜開了雙眼,見來人是張有吉,「鐵嘴劉」沒好氣地說道:「張掌櫃,怎麼又是你?」

「鐵嘴劉」為什麼會有此一問?

原來,張有吉經常來他這裡算卦,今年這已經是第三次了,而他每次來的問題只有一個:失散五年的妻兒在哪裡?

對于這個問題,號稱神算的「鐵嘴劉」也沒法給出答案,每次都會以同樣的理由來搪塞張有吉:吉人自有天相!

在五年前的「甯王之亂」中,為了躲避戰火,張有吉帶著妻兒從老家九江逃了出來,在路上張有吉與妻子王氏和年僅四歲的兒子失散了,從此,一家三口天各一方。

與妻兒失散後沒多久,堪稱鬧劇的「甯王之亂」就草草收場了,張有吉便來到南昌在這裡開了一家綢緞鋪。

聽「鐵嘴劉」這樣說,張有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我這不是著急嗎?你再給算算,我的妻兒到底在哪裡?」

「鐵嘴劉」抿了抿嘴,捋了捋僅存的幾根山羊鬍子,高深莫測地說道:「吉人自有天相。」

聽了這個回答,張有吉無奈地搖了搖頭,從身上摸出幾個銅錢放到了桌子上起身就要離去。

就在這時,「鐵嘴劉」又開口了:「張掌櫃,你先不要走,我還有話沒說完。」

張有吉聽了猛地轉過了身子,著急問道:「怎麼?我的妻兒有下落了嗎?」

「鐵嘴劉」說:「我看你還是不要著急你妻兒的下落了,你先關心關心自己吧。」

張有吉疑惑地問道:「我能有什麼事?你別嚇唬我了。」

「鐵嘴劉」突然張開了雙眼,瞪著張有吉說道:「中秋前後你有一場劫難!」

「鐵嘴劉」的這番話把張有吉著實嚇了一跳,他趕緊又問:「我該怎麼辦?」

「鐵嘴劉」說道:「中秋節這三天你切記不可出門,否則的話就會大禍臨頭!」

張有吉還想再問,「鐵嘴劉」卻不再理他,又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現在是七月,距離中秋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張有吉計畫幾天後動身去鄱陽縣一趟辦點事情,然後再回老家一趟看看年邁的父母,有了「鐵嘴劉」的這番話,他自然是百倍小心起來。

幾天後,張有吉動身去了鄱陽縣,這天夜裡,吃完飯之後,張有吉回到了客棧。

因為喝了點酒,張有吉早早地就睡下了。不久之後,一陣輕微的說話聲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張有吉張開了眼,起身朝屋子裡看去,屋子裡空無一人,聲音從哪裡來的?

就在他不經意間,說話聲再次響了起來,張有吉趕緊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聲音是從東邊的牆上傳過來的,他仔細看去,只見牆上隱隱約約透過了一絲亮光。

他輕聲走到牆邊,把耳朵貼在牆上聽了起來,隔壁是兩個男人在說話。

一個沙啞的聲音說道:「張哥,我說的那件事情怎麼樣?」

「張哥」說道:「這些天,王老頭把孩子看得很緊,不讓我把他帶出院子。不過後天恰好是廟會,到時候我就能帶著他出來了。我把他帶出來後咱們找個地方把孩子藏起來,然後再問王老頭要一筆錢,錢到手之後咱們對半分,事成之後,咱們再遠走高飛不就完事了嗎。」

沙啞的聲音又問:「這孩子是在你手上丟的,你回去後怎麼和王老頭交差?」

張哥」又說道:「我來他家的時間也就半年多,平日裡王老頭兩口子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我早就想從他家出來了。」

隨後兩人又嘀嘀咕咕地說了一會兒,只不過聲音太小,張有吉聽不到了。

聽了兩人的談話,張有吉心中立馬判定:兩人必定不是什麼好人,聽其中一人好像是什麼王老頭家裡的僕人,勾結上外面的人計畫以孩子為人質敲詐王老漢一筆錢!

想到這裡,張有吉睡不著了,丟失孩子後那種刻骨銘心的痛楚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知道,他不能讓這件事情在王老漢身上發生,隨後決定第二天找到這個叫王老漢的人然後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第二天,張有吉早早地就起床了,隨後他和客棧的掌櫃打聽起了王老漢的情況。

鄱陽城並不大,有小孩子的王老漢並不難打聽,很快掌櫃的就告訴他說王老漢其實是城南的王員外,將近五十歲的人了一直沒有孩子,五年前不知道從哪裡撿來了一個男孩,有了這個男孩後,王員外就把他當做掌上寶貝,十分疼愛。

得到這個消息後,張有吉趕緊來到了王員外家,以朋友的名義見到了王員外。

說來也巧,王員外也是個經營綢緞的生意人,聽說有個同行的朋友要見他,便把張有吉請了進來。

坐定以後,王員外問道:「張掌櫃,你我素未謀面,你此番前來可是因為生意上的事情嗎?」

張有吉說道:「我是九江人,在南昌府開著一家綢緞鋪,前幾天來鄱陽辦點事情,昨天晚上在客棧裡我無意中聽到了隔壁的談話,不巧的是,他們的談話恰好和你有關,因為涉及你孩子的安危,所以特地前來相告。」

聽說和自己的孩子有關,王員外立馬警覺了起來:「怎麼回事?」

張有吉問道:「明天你們這裡是不是要趕大集?」

王員外點了點頭,張有吉又問:「你家裡是不是有個僕人是半年前來的,平日裡和孩子經常在一起?」

王員外想了一想,隨即說道:「我家的僕人總共才六個,有個叫張三的人是半年前來的,來到我家後,我就專門讓他看孩子。」

張有吉說道:「你能把張三叫過來嗎?讓他說上一段話,但千萬不要露痕跡,免得他起了疑心。」

王員外隨即把張三叫了過來,問了他一些其他的事情,問完後就把他打發了下去。

張三走後,張有吉隨即說道:「昨天夜裡我聽到的說話聲就是此人,還有另一個人不知道是誰,張三計畫明天在趕大集的時候把孩子抱出去藏起來然後再問你要一筆錢,你可要小心了。」

聽了這番話,王員外的臉色頓時變了,張三這人平日裡看起來還算老實,沒想到他是這種人。

隨後王員外有了計較,他找了一個在衙門中當差的朋友,一番嚇唬之後,張三很快就承認了,隨後還招出了他的同夥,好在事情還沒發生,王員外便把兩人狠狠地打了一頓。

為了感謝張有吉,王員外特意把孩子叫了過來,見到孩子後,張有吉傻眼了!

雖說過了五年,孩子已經有了很多變化,但他還是一眼就認出王員外的兒子竟然是自己失蹤五年的孩子!你說巧不巧?

王員外的孩子確實是撿來的,五年前,王員外前去九江辦事,回家路過都昌縣時在路上撿了個男孩就把他帶了回來。

父子相認之後,王員外就留張有吉在家住了幾天,因為還要外出辦事,不便把孩子帶在身上,再說時間長了孩子和張有吉也不太熟悉,張有吉就決定先把孩子留在王員外家,以後再做打算。

幾天後,張有吉決定動身回九江,他要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父母。

這天,張有吉坐船來到了都昌縣,把船停在岸邊後,張有吉便上岸辦事去了,事情很快就辦完了,張有吉便又返回到了碼頭準備坐船起身。

剛在船上坐定,一陣淒慘的哭聲便傳進了張有吉的耳朵裡,他趕緊出了船艙抬頭看去,只見一個女子正在岸邊嚎啕大哭,張有吉便上了岸朝著那女子走了過去。

都到女子跟前,張有吉問道:「聽你的哭聲如此淒慘,可是遇到什麼傷心事了嗎?」

女子抹了抹眼淚說道:「這位大哥,不瞞你說,我丈夫是個做小本生意的,今天上午問人家借了一筆高利貸計畫置辦點貨物,因為他有事就讓我去拿錢,我拿上錢之後不小心給丟了。這些錢不是小數目,要是讓丈夫知道了,他肯定會打死我的。沒辦法我只能一死了之了。」

聽女子說完,張有吉問道:「丟了多少錢?」女子說道:「三百多文。」

張有吉二話沒說就從袖子裡拿出了一些銀子遞給了女子說道:「這裡大約有一兩銀子,你拿上趕緊回家吧。」

見張有吉毫不猶豫地拿出錢來給自己,女子隨即楞在當地,片刻之後她說道:「你我素不相識,我怎麼能要你的錢呢?」

張有吉說:「錢可以賺,但命只有一條,趕緊回去吧。」

女子接過銀子,跪在地上朝著張有吉磕了幾個頭,起身後,說什麼也要帶著張有吉回家裡坐坐,好感謝他的救命之恩。

張有吉推辭不過只好來到了女子家裡。

女子的丈夫名叫李大柱,上午妻子去拿錢後到現在一直沒有消息,李大柱此時正在家裡著急。

見妻子領著個陌生人回來了,李大柱很是納悶,待妻子告訴他事情的經過後,李大柱也是非常感激,就讓妻子準備了一桌飯菜。

飯菜做好後,大柱對妻子說道:「你給隔壁的王大娘送一點過去吧,她一個人又是個瞎子,也挺可憐的。」

聽大柱這樣說,張有吉心裡不由得對兩口子誇讚了起來,就隨口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大柱歎了口氣說道:「哎,五年前從外地來了一個女人,說是從九江過來的,在半路上和丈夫兒子失散了,我見她可憐,而隔壁的院子正好空著,就讓她暫時住了下來。那人也是可憐,來的時候眼睛還好好地,可沒過多久就哭瞎了。這些年一直要回老家看看,我也一直沒時間,等忙完這陣子就計畫把她送回去。哎?大哥,你不是正好要去九江嗎?能不能把她帶回去?」

聽大柱說那人是九江的,張有吉的心馬上提到了嗓子眼趕緊說道:「你能不能帶我過去看看,實不相瞞,我的妻子也是在五年前失散的。」

說完,大柱趕緊帶著張有吉來到了隔壁,仔細辨認之後,確認無疑,女人就是張有吉的老婆!

夫妻相認之後,張有吉把找到孩子的事情告訴了妻子,第二天,張有吉帶著妻子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臨走時,張有吉特意留下了一點銀子以感謝大壯兩口子這些年對妻子的照料。

中秋節前幾天,張有吉和妻子回到了九江老家,把找到妻兒的消息告訴父母後,一家子都非常高興。

因為「鐵嘴劉」曾經說過張有吉中秋節這幾天有劫難,所以回家後張有吉便謝絕一切應酬,一直坐在屋子裡呆了三天他才出門。

八月底,張有吉和妻子便啟程回了南昌,路過鄱陽縣時,夫妻兩個專門去了一趟王員外家,打算把孩子接上住一段時間。

因為王員外也沒有孩子,所以張有吉並沒有一直把孩子留在身邊,而是計畫過些日子再把他送回來。

張有吉回到南昌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見「鐵嘴劉」,見張有吉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身邊還帶著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鐵嘴劉」大吃一驚,等張有吉把路上的事情全部告訴他後,「鐵嘴劉」撇了撇嘴說道:「我就說嘛,吉人自有天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