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過壽,「仇人」送來賀禮,十五年恩怨如何化解?

民間故事:男子過壽,「仇人」送來賀禮,十五年恩怨如何化解?
2022/01/29
2022/01/29

三十歲之前是至交好友,三十歲之後視同仇人。

因為一件事,兩個親如兄弟的人結下仇怨,十五年後,兩人再次坐到一起時,是怎樣一種感覺?

劉應吾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和王德檜會在這裡相見,同樣,面對突然出現的王德檜,劉應吾也很是意外!

兩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兩人之間究竟有什麼恩怨?聽我慢慢道來。

話說古時候在來源縣城內住著這樣兩個人,一個名叫王德檜,在來源縣城內經營著一家布匹店;另一個人名叫劉應吾,是城內一家瓷器店的掌櫃。兩人年紀相仿,性格也相似,慢慢地兩人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這一天晚上,吃過晚飯後,王德檜便急匆匆地出了門朝李大友家走去。

吃飯中間,王德檜的妻子張氏說李大友家要賣房子,聽妻子說起這件事後,夫妻兩個便商量了起來。

因為李大友家的房子緊挨著大路,這條路上來往行人比較多,兩口子便尋思把房子買下用來擴大自己的店面。

為了怕別人攪黃這樁買賣,王德檜就趕緊拿上銀子去了李大友家,計畫今天晚上就把這件事情和李大友敲定。

因為心裡有事,王德檜腳下的步伐不覺快了不少,就在他低頭走路的時候,猛然間撞到了一個人的身上,王德檜一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懷裡的銀子頓時掉了出來。

王德檜抬眼一看,撞他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好友劉應吾。

劉應吾這時也看清了,趕緊說道:「哎?老兄,這麼晚了,你這是幹什麼去?」

看到劉應吾後,王德檜頓時多了個心眼,為了怕買房子的事情有變,他便刻意隱瞞了下來,在他最好的朋友面前也沒提起此事,只是應付著說道:「沒事,我就是出去溜達。」

聽王德檜這樣說,劉應吾便說道:「既然沒事,還不如到我家裡去喝兩盅。」

說完,劉應吾拉起王德檜就走。王德檜趕緊說道:「改天再去吧。」話音未落,王德檜便急匆匆地走了。

看著王德檜的背影,劉應吾一頭霧水:這麼晚了他能幹什麼去?難道家裡出什麼事情了嗎?明天早上我再問問。隨後,他就回家了。

王德檜來到李大友家後,李大友正好在家,說明來意後,兩人就一些具體的細節談論了起來,很快就敲定了。

見事情辦成了,王德檜便高高興興地離開了李大友家。

來到門口時,正在低頭暗自高興的王德檜又撞在了一個人的身上。見撞人了,王德檜正要開口說話,待他抬起頭時,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了,而被他撞得人同樣也是目瞪口呆。

來人正是劉應吾,只見他一臉疑惑不解地看著王德檜說道:「王兄,你這是?」

王德檜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沒什麼。」說完,急急忙忙地走了出去。

劉應吾此番前來李大友家也是為了買房子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王德檜已經捷足先登了。和李大友交談之後得知,房子已經賣給王德檜了,李大友知道他倆是好朋友,見他兩先後上門也覺得很是奇怪,就隨口問了一句:「你們兩個不是好朋友嗎?怎麼你不知道王德檜已經談好了嗎?」

聽了這話,劉應吾不知說什麼好,只是含糊其辭,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從李大友家出來後,劉應吾先是失望,轉而就是憤怒。他的心裡很是堵得慌:剛才在路上我已經碰到你了,為什麼不能主動說一聲?難道怕我把事情給你攪黃了嗎?這麼多年的朋友難道連最起碼的信任也沒有嗎?這以後還怎麼相處?

想到這裡,劉應吾越想越氣,回到家後,這口氣還沒有咽下去。

事後,從李大友的口中得知,那天夜裡劉應吾來李大友家也是為了房子的事情,王德檜的心裡也覺得不應該對劉應吾隱瞞,心中有愧的他也不敢直面劉應吾。

就這樣,昔日的至交好友因為房子的事情形同陌路,從此後,兩人的關係變了,先是避免見面,後來就是即使見面誰也不理誰,再後來慢慢地有了怨恨。

三個月之後,王德檜把房子收拾一番後又開了一家布匹店。

開業這天,人山人海好不熱鬧,前來賀喜的賓客絡繹不絕,但唯獨少了劉應吾。

劉應吾的家離王德檜的店鋪並不遠,熱鬧的鑼鼓聲聽得非常清晰,此時此刻,劉應吾坐在家中正在生悶氣,新店開張,王德檜壓根就沒給劉應吾送請柬,劉應吾心裡的鬱悶勁就可想而知了。

聽著外面異常熱鬧的鑼鼓聲,劉應吾越想越來氣。

當天夜裡,一個黑影悄悄地來到了王德檜新開的店鋪前,只見黑影手裡提著一個罐子,躡手躡腳地來到門前後,把罐子裡的東西倒在了門上,隨後,他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火摺子。

男子的手哆嗦個不停,臉上除了憤怒還帶著一絲難以名狀的表情。男子正是劉應吾,因為房子的事情兩人已經產生了不愉快,再加上兩人又誰也不解釋,誰也不低頭,怨恨越積越深。

開業沒有收到請柬,劉應吾積壓已久的怒火被徹底激發了出來,於是他就找了個罐子,在裡面裝滿了油,準備給王德檜的新店鋪燒傷一把火。

就在他點火的一刹那,有一個黑影從院牆上爬了出來,劉應吾趕緊躲在暗處仔細看了起來,看那人鬼鬼祟祟的樣子應該是個小偷。

這時,理智戰勝了怒火,劉應吾立馬走了出來沖著黑影大喊了一聲:「站住!」

黑影聽到喊聲後著實嚇了一跳,瞬間僵在當地,劉應吾見狀一個箭步上前就死死抓住了黑影。

這時,外面的響動已經把店裡的人驚動了,因為今天開張,王德檜很是高興就多喝了幾杯酒,當天夜裡就留在了店鋪裡。

聽到動靜後,王德檜馬上從鋪子裡跑了出來。

來到門口,地上濕漉漉的,鼻子裡猛地竄進一股濃烈的桐油味,他下意識地用手一摸,然後把手放在鼻子跟前聞了一下,瞬間他的臉色變了。

出門一看,只見劉應吾的手裡正死死地拽著一個人。看到劉應吾後,王德檜很是吃驚,開口問道:「你來這裡幹什麼?」

劉應吾開口說道:「抓賊!這個人剛從你的院子裡出來,我正好看到了。」

這時,被劉應吾死死拽著的黑影說話了:「王掌櫃,你冤枉我了,我剛才從這裡路過,正好看到他在這裡晃悠,我仔細一看這人原來是劉應吾,我知道你們兩個有矛盾,怕他不懷好意,就叫了一聲,誰知他卻誣陷我是賊,你說我這好人還能做嗎?」

黑影名叫張五,是當地的一個無賴,儘管王德檜對張五的話有些懷疑,可聯想到此前他和劉應吾的矛盾,再加上無故出現的桐油,王德檜頓時火冒三丈,指著劉應吾罵了開來。

劉應吾本就一肚子火氣,又加上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火氣加上怨氣在這一刻統統發洩了出來,兩人隨即吵成一團,在他們吵架的空檔,張五卻悄悄地溜走了。

這天晚上的這一架,兩人由互相怨恨變成了仇視。

轉眼間十年已過,這十年裡,雙方再無來往。

在兩人曾經是好友的時候,兩人曾經指腹為婚,各自生下孩子後,就把這門親事定了下來。可伴隨著他兩關係的惡化,這門親事也就黃了。

王德檜有個兒子名叫王賢,年幼時,因為兩家的關係尚好,他和劉應吾的女兒銀雁成天在一起玩,長大後,兩人男才女貌堪稱天作之合。

誰料天有不測風雲,自從大人有了矛盾以後,兩人便受了牽連,大人們不允許他們交往,到後來更是徹底斷了這門親事。

兩人從小就青梅竹馬,面對大人的阻攔,兩人明面上斷絕了來往,暗地裡卻經常背著大人私會。

直到有一天,銀雁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眼看瞞不下去了,銀雁便把事情告訴了父親劉應吾。劉應吾聽後感覺受了奇恥大辱,一氣之下就把銀雁趕出了家門。

銀雁被趕出家門後,王德檜的兒子王賢也隨後失蹤。

小倆口失蹤後的第二年,這天正是劉應吾的生日。為了沖淡女兒的出走給劉應吾帶來的打擊,劉應吾的妻子馬氏早早地就準備上了,這天,劉應吾家裡張燈結綵高朋滿座,煞是熱鬧。

正午時分,壽宴正酣之時,一個手捧禮盒的年輕人走了進來,說是受了王德檜的委託前來給劉應吾祝壽的,而這份禮物非常特別,正是劉應吾最喜歡的「桂花糕」。

看著這份禮物,劉應吾陷入了沉思:我們兩個現在說是仇人一點也不為過,將近十幾年沒有來往了,為什麼要給我送禮物?難道是要和我和好嗎?不過僅憑幾塊桂花糕就想了結這麼多年的恩怨嗎?王德檜想得也太簡單了吧?

桂花糕確實好吃,吃完桂花糕後,劉應吾並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同樣,在王德檜過生日時,他也收到了一份來自劉應吾的神秘禮物,禮物也是他最喜歡的東西,不過收到禮物後他的反應和劉應吾一模一樣,區區一點小禮物根本無法化解這麼多年的恩怨。

一晃五年的時間過去了,這五年裡,王德檜和劉應吾過生日的時候都會收到一份對方送的禮物,雖然他們對於禮物的事情並沒有放在心上,可多多少少兩人的怨氣都小了不少。

這一年的一天下午,王德檜收到了一份請柬,請柬沒有署名,只是告訴他今天下午在城裡的悅來酒樓有人邀請他吃飯。接到請柬後,王德檜一頭霧水,不知道誰請他吃飯,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他吃飯,到底該不該去?

不過傍晚時分,王德檜還是來到了悅來酒樓。

來到酒樓後,掌櫃的聽說是王德檜來了便把他請到了酒樓的雅間。

雅間裡還沒有人,王德檜便一個人坐在那裡靜靜地等了起來。就在這時,一個五六歲左右的孩子蹦蹦跳跳地闖進了房間裡。

孩子是個男孩,臉胖嘟嘟的,看上去非常可愛。看到這個孩子,王德檜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兒子,兒子當年不辭而別後至今杳無音訊,要是他和銀雁在一起的話,他們的孩子也應該有這麼大了。

想到這裡,王德檜不由得伸出了手,把孩子抱在了懷裡,說來也怪,對于王德檜的親近舉動,孩子並沒有拒絕,竟然坐在王德檜的腿上玩了起來。

這些年,王德檜其實過得並不好,當年因為房子的事情他心裡一直對劉應吾有愧疚:朋友之間就應該坦誠相對,當年即使是劉應吾也想要那間房子,憑著兩人之間的交情即使是告訴了劉應吾,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支持自己,而不會橫插一杠把這件事攪黃,或許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因為一間房子,這麼多年的友誼小船說翻就翻,這值得嗎?

就在他陷入沉思之際,房間裡又進來一個人,看到這個人,王德檜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來人看到王德檜後也是一愣,隨即轉身就要往外走,就在他邁腿之時,一男一女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一男一女,劉應吾愣住了,隨後,這對男女朝著他跪了下來,女子率先開口了:「父親,女兒來看你了。」她身旁的男子也說話了:「岳父大人,你和我父親難道真的就這樣仇視一輩子嗎?」

這對男女正是王賢和銀雁,而那個孩子就是他們的兒子。

聽到女婿的這番話,劉應吾老淚縱橫,只見他緩緩地轉過了身子朝著王德檜說道:「這些年,謝謝你的生日賀禮了。」

聽了這話,王德檜楞在當地:「我什麼時候給你送過禮物?不過,我也得謝謝你,在我生日時還能記得我。」

兩人的對話把對方都說得一頭霧水,不久之後,他們一起看向了王賢和銀雁。這些年來,王賢和銀雁為了化解他們的矛盾,每當他們過生日時都會以對方的名義送賀禮。

不久之後,十五年沒有說話的老哥倆又坐在了一起,這一次,他們沒有吵鬧,只訴友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