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廚子放生野兔,回家途中野兔托夢:到家別喝茶

民間故事:廚子放生野兔,回家途中野兔托夢:到家別喝茶
2022/01/12
2022/01/12

話說古時候在江陵縣,有一名廚子叫劉一勺。他心地善良廚藝高超,受到了王員外的賞識。王員外請他來家裡當廚師,待遇十分豐厚。劉一勺在王員外家幹活,是兢兢業業用心做好每一道菜。他在王員外家幹活半個月,就能回家休息一天陪陪家人。

一天,劉一勺在家休息。他坐在院子裡喝著妻子親手泡的茶,看著5歲大的兒子小寶在院子裡快樂地玩耍,心中感到無比幸福。夫妻倆在閒話家常,小寶不知何時跑了出去。劉一勺問道:「娘子,小寶是不是跑到鄰居張大娘家玩了?」

妻子李氏回道:「不可能的,張大娘家最近養了一條兇惡的看家狗,小寶就再也不敢去她家玩了。我估計他是去馬婆婆家玩了,一會就會回來的不必擔心。」李氏話音剛落,就見小寶高高興興地回來了,手裡拿著幾顆紅棗。

興奮地喊道:「爹娘,馬婆婆給了我好多紅棗,我特地拿回來跟爹娘一起吃。」劉一勺慈愛地摸了摸小寶的頭,誇獎道:「小寶真乖,懂得孝順爹娘了。紅棗還是留給小寶吃吧,好讓小寶快快長大。」小寶往嘴裡塞了一顆紅棗,開心地吃了起來。

劉一勺對李氏道:「娘子,去幫我裝半袋米。我一會就要去王員外家幹活了,順道去看望周老爹給二老送點糧食。」李氏聽罷面露不悅,說道:「家裡的糧食也不多了,你還要拿糧食送給別人。」

劉一勺說道:「師兄被關進了大牢二老無依無靠,我怎能坐視不管呢?很快就到月底了,等我領了工錢再買些糧食回來就是了。」李氏歎道:「你那個師兄周大鍋也真是的,當廚子掙了些銀子就不學好。跑去賭錢,欠了一屁股債。

後來為了還債,竟然還想拉你一起去盜羅員外家的古董。幸虧你沒去,不然我們孤兒寡母都不知咋辦才好。你這個師兄心術不正走歪門邪道的路,被關進大牢那是活該。他放出來後,你千萬別跟他走得太近,以免被他帶壞。」

劉一勺說道:「其實師兄本姓並不壞,記得以前我們一起學藝時,他對我這個師弟多有照顧。他現在只是一時誤入歧途,我們不該拋棄他,而是應該勸他改過自新,做一個善良正直的人。」

李氏撇了撇嘴,說道:「你以前勸過他多少次了,讓他別再賭了好好幹活,可是他聽你的勸嗎。」劉一勺正色道:「你別說了,不管怎麼樣,我們師兄弟一場。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師兄的爹娘挨餓,你快去裝米吧。」

李氏聽罷,只得去廚房裝了半袋米。劉一勺背起半袋米,叮囑道:「我去幹活了,你在家好好照顧小寶。」李氏點點頭,回道:「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點。」劉一勺離開了家,走了約摸三刻鐘。來到一座茅草屋門前敲了敲門,喊道:「周老爹在家嗎?」

須臾,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是一勺吧,快進來吧。」劉一勺推門進去放下袋子,說道:「估計你們二老的糧食也快吃完了,我給你們送了些糧食過來。」周老爹感激道:「哎呀,真是太謝謝你了。大鍋能有你這個重情義的師弟,真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劉一勺說道:「您別這麼說,師兄以前也很照顧我,我們師兄弟一場理應互相幫助。我還得去王員外家幹活就先走了,您多保重。」劉一勺離開了周老爹家,走了約摸一個時辰,來到了王員外府上,又開始了忙碌的生活。

一天,劉一勺正在廚房忙碌。負責採購的徐管事,拎著一隻野兔子進來。說道:「老劉呀,老爺今天想吃兔子肉,這兔子我就放這裡了。」此時,劉一勺正在切豬肉,頭也沒抬回道:「我知道了,先放地上吧。」

徐管事見他正忙著,放下兔子後就離開了。過了好一會,劉一勺開始燒熱水,準備屠宰野兔。他看了看地上的野兔,只見野兔的腳被捆住了,兩眼淚汪汪地看著自己,眼神中滿是哀求。劉一勺從未見過這種眼神,他好奇地上前查看野兔。

發現野兔小肚微微隆起,應該是懷孕了。自語道:「徐管事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買了只懷孕的野兔回來,這叫我怎麼下得了手?」于是劉一勺拿著野兔找到了徐管事,想讓徐管事拿回去換一隻野兔。徐管事回道:「換不了了,賣我野兔的那個獵戶已經走了。

再說了,你一個廚子每天屠宰那麼多雞鴨魚,怎麼害怕一隻懷孕的兔子?」劉一勺解釋道:「我不是害怕,而是覺得這麼做有違天和。兔子既然懷孕了,那就應該讓它把下一代生下來,讓生命有傳承。」徐管事說道:「我不管這些,兔子反正我是買回來了,老爺等著吃兔子肉,做不做是你的事情。」

劉一勺看著懷孕的兔子,心中實在不忍。他抱著兔子走出了王府,來到一片小樹林。解開了兔子腳上的繩索,把兔子放到草叢中。說道:「快走吧,別再讓獵戶抓到。」野兔蹦蹦跳跳跳出了幾步,回頭向他點點頭,眼睛露出感激的神色。

劉一勺放生了懷孕的野兔,只得自掏腰包去集市另外買了一隻兔子。這事只是劉一勺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他並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繼續忙忙碌碌的幹活。轉眼半個月後,劉一勺領了工錢。到集市買了一袋糧食,扛著糧食往家走。

走了約摸半個時辰,累得滿頭大汗。于是將糧食放到路邊一棵樹旁,他坐在糧袋上靠著樹休息。不知不覺竟然睡了過去,在一片煙霧繚繞的夢境中。一隻野兔突然跳到了他面前,口吐人言道:「恩人,到家別喝茶。」

兔子竟然會口吐人言,把劉一勺嚇了一跳。他猛然睜開了眼睛,清醒了過來,自語道:「原來剛剛是一場夢。」不過夢裡的場景是那麼的真實,兔子的那句話,像打進了他的腦海一般揮之不去。而且夢中的兔子,劉一勺越想越覺得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突然,他想起了自己那天放生的懷孕野兔,跟夢中的野兔一模一樣。他撓了撓頭自語道:「自己怎麼會做,這麼一個奇怪的夢呢?」想了一會也想不明白,劉一勺搖搖頭,扛起糧食繼續往家趕。又走了約摸半個時辰,劉一勺回到家門口。

推門而入,喊道:「娘子、小寶,我回來了。」以往小寶只要一聽到他的聲音,立馬就會跑出來。這次卻沒有,劉一勺喃喃自語道:「這孩子難道跑去哪裡玩了?」他剛放下糧食,在院子的石桌旁坐下休息。就看到妻子李氏拎了一壺茶出來,說道:「相公回來了,先喝杯茶解解渴。」

說完倒了一杯茶,遞給劉一勺。劉一勺接過茶,看到妻子神情不太對勁,而且眼睛濕潤隱隱有淚珠閃動。問道:「娘子,你怎麼了?」李氏回道:「沒什麼,剛剛有灰塵掉到眼睛裡了,現在已經沒事了。」

劉一勺端起茶,剛放到嘴邊。李氏突然說道:「相公,茶水燙,先涼一涼再喝。」李氏的話令劉一勺感到甚為奇怪,因為他手中的茶並不燙。夫妻倆相處多年,他知道李氏為人聰慧,這麼說肯定另有深意。突然,他想起了回家途中,兔子夢中說的話,到家別喝茶。

劉一勺在心裡自語道:「難道茶水有問題?娘子肯定是不會害我的,除非遭人脅迫。莫非家裡出了什麼事?」劉一勺問道:「娘子,小寶去哪裡玩了?」李氏回道:「小寶跑去張大娘家玩了。」劉一勺聽罷,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他雙手舉起茶杯,就往嘴邊送。須臾,杯中茶已經不見了,他的袖子卻是漸漸濕了。劉一勺說道:「今天的茶,怎麼味道怪怪的。」話音剛落,就暈倒了過去。這時,一個身材比劉一勺瘦小的男子,抱著小寶從屋裡走了出來。李氏怒道:「周大鍋,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你快把小寶放了。」

周大鍋把小寶扔到一邊,手拿菜刀朝劉一勺沖了過去。怒道:「劉一勺你這個無義之輩,我今天宰了你。」突然,躺在地上的劉一勺一個翻滾。躲開了周大鍋的攻擊,同時右手抓住了周大鍋的手腕,把菜刀奪了過來。問道:「師兄,你為何要害我,還有你怎麼逃出來了?」

周大鍋怒道:「為何,你自己心裡明白。當初只有你一個人知道,我要去盜羅員外家的古董。那晚我剛進羅員外家,就中了埋伏。害得我被關進了大牢,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出賣了我。」

劉一勺說道:「師兄,我絕沒有出賣過你。」周大鍋怒道:「不是你還會有誰?你還想騙我。」這時周老爹匆匆趕到,聞言說道:「兒呀,你誤會一勺了。那個去告密的人是我,你白天睡覺時說了夢話,我知道後就去羅員外家告密。」

周大鍋問道:「爹,你為何要這麼做,我可是你兒子呀?」周老爹訓道:「還不是因為你沾染上了賭錢,我們怎麼勸說你都不肯戒掉。還想去盜竊人家的古董,那可是違法的事情。我不想看見你一錯再錯,所以就去告密了。

我就想讓你在大牢好好反省,把賭癮戒掉。我沒想到你居然逃跑出來,而且還想來害你的師弟劉一勺。你知道嗎?自從你進了大牢,一大批人來家裡要賭債。我把宅子和田地都賣了,才幫你把賭債還清。這段時間我跟你娘,全靠你師弟劉一勺的接濟才沒餓死。

你有這麼一個重情義的好師弟,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分。你如今還想恩將仇報,你還有沒有一點點良心?我們本來好好的一個家,因為你沾上賭錢而毀掉。如今你還不知錯嗎?」周大鍋聽罷這才知道真相,滿臉愧疚撲通跪倒在地。說道:「師弟,師兄錯怪你了。請你原諒師兄。」

劉一勺將他扶了起來,說道:「算了,這是一場誤會。師兄,我勸你還是回去自首吧。把賭癮戒掉,出來後好好做人,孝順爹娘吧。」周大鍋鄭重的點點頭,說道:「我會的,希望你能繼續照顧我爹娘,我出來後一定報答你。」

劉一勺回道:「你放心吧,我一定照顧好他們的。」周大鍋跟周老爹聊了幾句,表示自己一定會改過自新,出來後好好做人,並叮囑父親周老爹保重身體。周大鍋離開後,劉一勺問道:「周老爹,你怎麼恰好這時出現?」

周老爹回道:「有一隻兔子托夢給我,讓我趕緊來你家。」劉一勺聽罷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多年後,劉小寶在父親劉一勺和師伯周大鍋的教導下,成為了宮廷禦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