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女子成親日,鄰居察覺新郎有古怪紛紛敬酒,救了新娘子

民間故事:女子成親日,鄰居察覺新郎有古怪紛紛敬酒,救了新娘子
2021/12/09
2021/12/09

話說古時候在漳州府龍溪縣,有一個小山村。村子裡住著一戶姓張的人家,家中只有父女兩人相依為命。男的叫張榮是一名獵戶,女兒叫張彩雲已經十六了。一天,張彩雲在院子裡做女紅。突然聽到砰砰的敲門聲,緊接著聽到鄰居李二順的聲音:「彩雲妹子快開門,你爹被狼咬傷了。」

張彩雲聽聞趕緊跑過去開門,看到李二順背著她父親,她父親的衣服都被鮮血染紅了,可想而知傷得不輕,她頓時淚如雨下。李二順急道:「彩雲妹子,你先讓開,讓我背伯父進去。」張彩雲這才醒悟過來趕緊讓開,李二順背張榮進了屋,然後回家拿來一瓶金瘡藥給張榮治傷。

張榮傍晚時醒過來一次,後來又暈了過去。張彩雲焦急地在屋中踱著步,喃喃自語道:「二順哥去請郎中怎麼還不回來?」因為小山村離縣城太遠,李二順緊趕慢趕到了晚上才把郎中請到。郎中檢查了張榮的傷勢後,搖搖頭說道:「張獵戶傷得太重了,我無能為力。」

翌日早上,張榮就去世了。李二順忙前忙後幫張彩雲料理張榮的後事。張榮過世後,就剩下張彩雲孤零零一個人過日子了。李二順一直喜歡張彩雲,于是就向張彩雲表露心聲,但是被張彩雲婉拒了。張彩雲不會打獵,靠繡一些手帕拿到縣城去賣,換些銀錢過日子。

一天,張彩雲拿著一籃子手帕在縣城叫賣。迎面走來一個浪蕩公子,色眯眯地上下打量張彩雲。調戲道:「小娘子長得真水靈,願不願意做我第十八房小妾呀?」張彩雲在縣城聽人議論過這位浪蕩公子,知道他叫王文龍家裡有錢有勢,常在街上橫行霸道欺負人。

張彩雲說道:「我已經嫁人了。」王文龍笑著說道:「小娘子,我可是花叢老手,你騙不了我的。我看你走路的姿勢,就知道你還是處子之身。再說了,你這衣著打扮分明就是未出閣的姑娘嘛。」張彩雲見騙不了他,不想跟他糾纏,提著籃子小跑著離開。

王文龍身旁的家僕二狗子問道:「公子,你怎麼就這麼讓她跑了?」王文龍說道:「這裡是縣城,不是窮鄉僻壤。新來的縣令剛正不阿,如果大庭廣眾強搶民女,被他知道可就不好了。俗話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你偷偷跟蹤她。」二狗子聞言說道:「還是公子想得周全,小的明白了。」

張彩雲見王文龍沒有跟來,以為逃過了一劫。就慢悠悠地走回家,她卻不知道二狗子正在暗中跟著她。翌日中午,張彩雲正在院子繡手帕。王文龍帶了幾十號家僕和一頂花轎,來到張彩雲家門口。他讓家僕撞開了門,笑嘻嘻地走了進去。

說道:「小娘子,我們又見面了。」張彩雲說道:「你來這做什麼?趕緊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王文龍說道:「幹什麼,當然是接你回家做我的十八房小妾了。」張彩雲怒道:「誰答應做你小妾了?」王文龍說道:「你答應也罷,不答應也罷,本公子看上你了,你就跑不了。」

說完讓兩個家僕上前,把張彩雲綁了塞進花轎。張彩雲大聲呼救,可年輕力壯的都上山打獵去了,剩下的都是老弱婦孺,根本阻攔不了王文龍。王文龍叫人抬起花轎返回縣城,可剛出村口就看見一人攔住去路。只見這人身著白衣非常英俊,喝道:「光天化日,你們安敢強搶民女,還不快快把人給放了。」

王文龍怒道:「你是何人敢管我的事情,我看你是活膩了。來人呀,給我打他。」話音剛落幾十個家僕沖了上去,可沒幾下就被白衣俊男給放倒了。王文龍見狀猜測可能是遇到江湖上的遊俠了,他趕緊丟下花轎灰溜溜地逃走。白衣俊男走到花轎旁拉開轎簾,幫張彩雲解開繩子。

說道:「姑娘沒事了,他們已經被我打跑了。」張彩雲感激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不知公子尊姓大名?」白衣俊男回道:「姑娘不必客氣,在下姓白名郎。」張彩雲問道:「公子不是本地人吧,這是要去哪?」白郎說道:「我自幼父母雙亡,是師傅把我養大,可前不久師傅也去世了。我如今四處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張彩雲說道:「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願以身相許。不知公子是否願意留下來?」白郎說道:「既然姑娘如此厚愛,我定不負姑娘。」于是張彩雲跟白郎走回了村,向村長說明情況。村長問道:「彩雲呀,你真想清楚了,要嫁給這位白郎公子。」

張彩雲害羞地點點頭。村長翻了一下曆書,說道:「要半個月後,才有黃道吉日。你們沒成親前,不能住在一屋,以免做出有傷風化的事情,就讓白郎到村東頭的土地廟,住一段時間吧。」白郎說道:「可以。」于是白郎就在土地廟住了下來,張彩雲天天給他送飯菜。

自從白郎來村裡後,村子發生了好幾起,人被野獸咬死的事情。李二順總覺得這個白郎來路不正,就去找張彩雲,讓她再慎重考慮,以免誤了自己的一生。張彩雲說道:「我們這小山村非常偏僻,以前就有人被野獸咬死咬傷的事情發生。你怎能懷疑白公子呢?他是人又不是野獸。」

張彩雲根本不聽李二順的勸說,一心想要嫁給白郎。很快就到了她們成親的日子,張彩雲擺了十桌酒席,請左鄰右舍喝喜酒。在酒桌上男人們非常熱情,紛紛敬新郎酒。李二順最為熱情,一直拉著新郎喝酒。新郎喝得酩酊大醉,最後是被抬進的洞房。

張彩雲見相公喝醉了,只得自己摘了紅蓋頭。她端來一盆水給相公擦臉,擦完後把水端出去倒。等她再回到洞房時,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只見白郎的兩隻耳朵變成了狼耳朵,鼻子也變成了狼鼻子,而且他右邊的耳朵有一道箭傷。

張彩雲記得父親告訴過自己,他是被一隻白狼咬傷的,同時他也射了那白狼右耳朵一箭。張彩雲懊惱不已,自己竟然嫁給了殺父仇人。她趕忙往山上的道觀跑,道觀有個叫青雲子的道長道法高深。張彩雲把事情告訴了青雲子,青雲子說道:「那白郎肯定是白狼變的,他因為喝醉了酒所以才現出了原形,我這就隨你下山收了他。」

兩人來到張家後,天已經亮了。這時白郎的酒已經醒了,見張彩雲帶了個道士回來。問道:「娘子,你找個道士回來幹什麼?」張彩雲說道:「你不用再裝了,你昨晚已經現了原形。我想知道你殺了我父親,為何又要救我?」

白郎說道:「原來你知道了。我當初救你,只不過想要一個藏身之所。如果是陌生人的話,村裡發生什麼事肯定會懷疑到我。我娶了你的話就是村裡的一員了,再有什麼人被野獸咬死,肯定懷疑不到我頭上。」張彩雲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白狼的用意。

青雲子大喝道:「大膽狼妖,竟敢出來害人,看貧道不收了你。」說完就拔出了桃木劍,嘴裡念念有詞,桃木劍亮出了金光。只見他以劍畫圓,畫出了一個太極圖,朝白狼一劍刺去。白狼則雙手亮出利爪迎了上去,一人一妖鬥了百餘回合。最後還是青雲子技高一籌,一劍將狼妖斬殺了。

張彩雲歎道:「我的命怎麼這麼苦所托非人。」村長說道:「你呀,見人家長得英俊就嫁給人家。你才認識他幾天,根本不了解他,就盲目做決定,差點毀了自己的一生。」張彩雲辯解道:「我哪有因為人家英俊就嫁給人家,我那是報恩,以身相許。」

村長說道:「你這話只能騙你自己,騙不了我。李二順對你一樣有恩,他把你父親背回來,又給你父親找郎中,後來又幫你料理父親的後事。我為什麼沒見你以身相許呢?還不是因為李二順長得不英俊。」張彩雲被說中了心思,低下了頭。

村長繼續說道:「其實你這次之所以發現白郎的真正身份,全是李二順的功勞。李二順覺得白郎有古怪,就讓村裡的男人們在酒桌上拼命敬白郎酒,把白郎灌醉。李二順說酒後吐真言,說不定能讓你聽到白郎的秘密,這樣你就不會被白郎所迷惑。雖說沒有聽到真言,但卻讓你看到了白郎的原形。

所以你最該感謝的人是李二順,是他救了你。他可是一心一意對你好啊,雖然長得不英俊,但他心靈美。莫要長籲短歎命苦,其實幸福就在你身邊,你應該好好珍惜身邊人才是。」張彩雲作揖道:「多謝村長指點,我知道怎麼做了。」後來張彩雲跟李二順成了親,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