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妻子突然失蹤,丈夫抱回一隻野兔,兔說:就當我是你妻

民間故事:妻子突然失蹤,丈夫抱回一隻野兔,兔說:就當我是你妻
2022/03/03
2022/03/03

北齊太甯年間,河北陽翟有個叫汪小成的農村小哥,勤勞善良,也很能幹,還在農閒時節兼做小貨郎。汪小成和年邁多病的母親相依為命,因家境貧窮,快30歲了還沒有娶上媳婦。

這一年的農忙過後,汪小成又挑起他的貨郎擔,走街串巷,搖起撥浪鼓,售賣針頭線腦,頭飾,汗巾之類的小貨品。

一天,汪小成挑著貨郎擔來到了三十多裡之外的周村,擔子一著地,撥浪鼓剛一搖響,就出來了許多女人和小孩子,將汪小成的貨郎擔圍了個水泄不通。也許是農忙時間過長,家裡用的東西都沒有,也有可能是汪小成的貨郎擔第一次來到周村,這些女人帶著小孩子,買走了許多東西。

到傍晚時,汪小成從另一個村出來,走到了回家的路上。為了能儘快回家,小成就去抄近路,走進了山裡的小路。小成進山沒走多久,就聽到了陣陣呼救聲。循聲趕到現場後,小成看到一個年輕女子,被困在了獵人捕獵的網索裡出不來。

善良的小成沒有多想,很麻利地將女子救了出來。那女子被救後,卻不離開,因為擔心再遇到麻煩,就執意要跟著小成走。於是,汪小成挑起貨郎擔,讓女子跟在自己身邊走。天黑之前,二人走出了林子,女子道謝後,從另一條路走了。汪小成看看女子走去的方向,像是往鄰近的賈村去了。

第二天,汪小成仍去了三十多裡之外的周村售賣貨品,和昨天一樣,小成在周村又賣出了許多東西,傍晚時從另外一個村子裡轉回了家。讓小成沒有想到的是,走出山林時,昨天遇到的那個女子,竟然一個人等在路口。

那女子見汪小成走過來,突然僕倒在地上。小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趕緊跑上前查看。只見那女子臉色蒼白,口吐白沫,渾身抽搐……從來沒有這種經歷的汪小成慌了手腳,他趕緊將女子扶到自己的貨郎擔中,然後挑起來擔子,飛快地跑回自己家中。

小成的母親見兒子賣貨帶回來這麼一個年輕女子,很是驚訝,她和小成一起,手忙腳亂對女子救助了一番。十幾分鐘後,女子恢復了正常,問這是哪裡?得知是小成又救了她,而且是在小成的家裡時,那女子竟然跪地,求小成母子收留她,還說她願意嫁給小成當媳婦。

當下,被弄蒙了小成母子趕緊問女子的身世。原來叫七妹的女子是個小仙女,她和六個姐姐來人間遊玩,因和姐姐們鬧著玩,說誰遇到了善良的小夥,誰就留在人間,並且要嫁給他。結果,七妹一個人走迷了路,被獵人捕獵的網索給困住,而遇到的汪小成也不問原因,就救了她。獲救的七妹去找姐姐們,但姐姐們卻要求她兌現諾言,留下來嫁給善良,還沒有媳婦的汪小成。

當晚,汪小成就與七妹成了親。小成娶了美貌的七妹為妻,心裡有說不出的快活。此後,小成疼愛七妹,而七妹也很愛小成。農忙時節,七妹還跟著小成下地耕種。地裡活少了,汪小哥挑起貨郎擔去走街串巷,七妹就在家伺候婆婆,做家務,紡線織布。一家三口人的日子,因七妹的到來,過得幸福快樂。

鄰居們雖然不知道小成是怎麼娶到七妹的,但他們都為善良的小成一家人感到高興,還誇讚七妹長得好看,而且還很能幹,真是世上少見。

第二年時,汪小成家的茅草房換成了大瓦房,勤勞的夫妻倆還給買回來的牛犢蓋了一間茅草房。七妹每天除了照顧婆婆,做家務,還要割草飼養小牛。不過,不管多麼累,七妹覺得只要和小成在一起,就很幸福,加上夫妻二人的勤勞能幹,日子也過得越來越好了。

七妹的大姐得知七妹在汪小成家過得很幸福,就非常嫉妒,還後悔當初自己在知道汪小成是個勤勞善良的好男子的情況下,沒有留下來和小成婚配。於是,也想嘗試過一過人間[夫·妻·生·活]的大姐,就動了歪心思。

這天,小成又出門做生意去了,大姐就把七妹叫到山林中,瞅准七妹不注意的時機,把七妹推下了山崖,消失在山谷中。

大姐害死了七妹,搖身一變成了七妹的樣子,一個人就回到了汪小成的家。她學著七妹的樣子,在小成家做這做那,還假裝殷勤地問候小成的母親。忙活了一陣子後,大姐覺得很累,就停了下來,精心將自己打扮一番,專等著小成回來。

黃昏時分,汪小成回來了,假七妹聽到後,就迎了上去。可是汪小成卻感覺到媳婦的氣息有點不對勁,就問她:「你身上怎麼有股味道?」假七妹聽了,趕緊掩飾說:「午飯吃了大蒜,估計味道還沒有散盡!」

小成聽了,就和假七妹開玩笑說:「大蒜味重,可別吃多了,要不然,以後就消除不了!」大姐覺得小成關心她,竟然開心地笑了。

第二天,小成出去幹活,大姐本身太懶,加上昨天忙活了半天,覺得有點累,就沒有跟著小成去地裡幹活。接下來的一整天,大姐就躺在床上,除了做飯吃飯,什麼也沒有幹。

幾天下來,汪小成覺得妻子變了樣,心裡雖然懷疑,但對她仍是疼愛。不過,幾天後,小成的表侄來過家裡一趟後,小成就留心起妻子了。

那天,小成的表侄過來,對小成說了一件事。原來,表侄翻山來時,在山澗裡遇到了一隻雪白的野兔,那野兔見了表侄也不逃走,而是眼淚汪汪,可憐兮兮地看他,然後竟然對他說話了:「小表侄,小表侄,回家對你表叔說,我是他的妻子,你的嬸娘,七妹。」表侄聽了,正要上前細問,那野兔卻跑走不見了。

汪小成被表侄的一通話給弄蒙了,他悄悄地回屋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妻子」,搖了搖頭,轉身出來,跟著表侄進山了。

到了表侄說的地方,叔侄二人果然看見有一隻雪白的野兔,可憐兮兮地出現了。野兔見了汪小成,就飛跑過來,竄起身來,跳進了小成的懷裡,兩隻長長的大耳朵在小成的臉上不停地摩挲著。

汪小成覺得野兔親昵他,就將野兔收入懷裡,帶回了家,養進了自己編的兔籠裡。

在家裡閑得無聊的大姐,看見了小成帶回來的野兔非常驚喜,沒事幹的她,就時常逗野兔玩兒。剛開始,野兔不跑不鬧,任由大姐逗,可是逗著逗著,野兔就竄起來咬大姐,大姐一怒之下,摔了野兔籠子,追著打野兔。可是,那野兔很靈巧,大姐根本就追不到。

汪小城從外面回來,見兔籠摔壞了,野兔也不見了,傷心地哭了一場,對「媳婦」也不理不睬了。這讓大姐很不高興,覺得人間的生活也很沒意思。幾天後,覺得無趣的大姐,就悄悄地離開汪小成家,自己回到天上去了。

「媳婦」突然沒了,汪小成卻不著急,可小成的母親卻著急地讓兒子趕緊去找。小成應付不過來,就說邊賣貨邊找,還安慰母親說,是自己家的媳婦,她就會自己回來,不用操那麼多心。

這一天的天氣很熱,汪小成沒有下地,也沒有去走街串巷做小貨郎。午間時,小成拉了一張席子在門前的樹下乘涼。迷迷糊糊中,小成忽然覺得耳朵上有個毛絨絨的東西在摩挲他。小成睜開眼一看,見是走丟了好多天的野兔,趴在自己耳朵邊,兩眼淚汪汪地看著他。

小成趕緊起身,把野兔抱在懷中,進屋後放在了臥室的桌子上。汪小成給野兔找來吃的,然後盯著野兔看,野兔也看著汪小成,兩方一直看到母親叫吃晚飯時,都覺得沒有看夠。

吃過晚飯,汪小成也沒有幫母親收拾碗筷,又跑進屋裡和野兔對視,還不停地對野兔說著自己的心事。直到油燈裡沒了油,屋子裡漆黑一片後,汪小成才抱著野兔,躺到了床上。

半夜裡,汪小成做了一個夢,醒來後,借著灑進屋裡的月光,小成看見七妹躺在自己身邊。驚喜的小成差點叫出聲來,他想叫醒七妹,可他怕叫醒後,七妹又不見了,還擔心吵醒了七妹的好夢,就一直默不作聲,靜靜地躺在七妹身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七妹,直看到天亮。

天亮了,七妹還在,汪小成就起身去做早飯,母親也起來了。母子二人剛要進廚房,卻看見七妹在廚房裡忙活著做早飯的身影。母子二人相視一笑,小成卻撓著腦袋,裝出不知所措的樣子。

從此,汪小成和七妹形影不離地勤勞幹活,日子比之前過得更幸福了。第二年時,七妹給小成生下一個女兒。女兒長得可愛,皮膚很白淨,尤其是水汪汪的大眼睛很討人喜歡。夫妻二人給女兒取了個小名叫兔妞,一家人的日子過得更加幸福美滿了。

【聲明】:本故事為民間故事,目的是為豐富文化生活,純屬本人文學創作,故事情節和人物角色有一定的虛構成分,請勿與封建迷信掛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