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走夜路,聽到兩個小鬼談話,第二天他收穫一段姻緣

民間故事:木匠走夜路,聽到兩個小鬼談話,第二天他收穫一段姻緣
2021/12/26
2021/12/26

話說古時候臨海章安有個叫蔡三柱的人,此人二十出頭,父母雙亡後十三歲的蔡三柱便跟著同村的王老漢學起了木匠。

蔡三柱這個人既勤快又實在,王木匠很是喜歡,就把自己的一生所學全部傳給了他。

王木匠離世後,蔡三柱便一個人幹了起來。在古代木匠的地位雖說不是處在社會的最底層,但也掙不了幾個錢,因為家裡貧苦又因為無依無靠沒人給他張羅,二十好幾的蔡三柱仍然是孤身一人。

這一年夏天,蔡三柱來到了離家二百多裡的一個地方,當地一戶姓許的大戶人家要蓋幾間房子,經朋友介紹蔡三柱便來到了這裡。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正屋的梁上好了,主人結算了一部分工錢後又特地擺了兩桌酒席犒勞工匠們,吃飽喝足後,工友們便留在了鎮子上賭錢去了。

蔡三柱沒有走,他捨不得花錢,吃完飯後獨自一人就返回到了工地上。偌大的工地上就剩下了他一個人,天黑以後,蔡三柱早早地就睡下了。

工地不大,北面是正房,東西各有兩間廂房。院子外面有兩間小屋,一間是廚房一間是住的地方。

半夜時分,蔡三柱被尿憋醒了,他迷迷糊糊地出了屋子尿完尿後轉身就要回去,這時一陣微弱的哭聲從工地上傳了過來。哭聲是女人發出來的,今天晚上工地上就他一個人,這個女人是哪裡來的?

蔡三柱懷著好奇的心進了院子,一陣哭聲從東廂房傳了出來,他輕手輕腳地來到了東廂房的窗戶底下踮起腳尖往裡面看去。

今天正好是十五,月亮非常圓,借著月光蔡三柱看到了屋子裡的景象:屋子裡有個女子正蹲在牆角哭泣,她的前面站著兩個裝扮十分怪異的人。

突然,其中一人像是聞到了什麼東西,就使勁吸了幾口氣,猛然間轉過了身子,朝著蔡三柱藏身的地方看過來。正在窗外偷看的蔡三柱被嚇了一跳,趕緊低下了頭悄悄地溜了出來。

來到外面後,蔡三柱的眼睛瞪得溜圓兩腿一直哆嗦個不停,上下嘴唇不停地打著架,此刻要是有外人的話,一定會被他的樣子所嚇倒。

他看見了什麼?為什麼會把他嚇成這樣?

原來,那人轉過臉來時,蔡三柱無意中看到了他。那人嚴格意義上並沒有臉,只是一個骷髏而已,只不過兩隻眼睛發出綠光,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鬼嗎?

那個女孩一直低頭在那裡哭泣,看樣子像是被這兩個鬼擄到此地的,遇上這樣的事情到底該管不管?

平復了一會心情之後,蔡三柱來到了廚房,他聽人們說過雞血可以驅鬼,而今天因為上樑,主人特地準備了一隻公雞,那只公雞雖然已經被殺了,可還一直扔在廚房裡等到明天的時候再吃。

他趕緊拿出一個空碗,由于雞是上午被殺的,雞血早已經流幹了,費了好大的勁,他才弄了一碗底。他哆嗦著雙手輕手輕腳地又來到了那個屋子外面。

屋子裡還是那副模樣,蔡三柱叫了一聲:「哎!」只見那兩個厲鬼猛地轉過身子來朝他看了過來,說時遲那時快,蔡三柱拿起碗就朝著兩個小鬼潑了過去。

只聽「哎呀」幾聲叫喚,隨後冒出了兩股白煙,小鬼消失不見了。

蔡三柱趕緊沖進了屋子裡,此時那個女孩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仍然低著頭在那裡哭。

蔡三柱叫了一聲:「這位姑娘?你沒事吧?」

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女子這才抬起了頭,見蔡三柱站在她身前,她本能地又把身子往回縮了縮,顫著聲問道:「你是誰?」

蔡三柱笑了笑說道:「姑娘,你放心,我是人,那兩個小鬼已經被我打跑了。」

聽蔡三柱這樣說,女子朝著屋子裡看了看,隨即「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女子哭了一會之後才逐漸平靜了下來,她開口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蔡三柱說:「這裡是一戶人家準備蓋房子的地方,我是個木匠。你是哪裡人?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

女子說道:「我是鄰村的,今天晚上正在花園裡坐著,突然一股風吹了過來,兩個骷髏模樣的人帶上我就走,以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女子說的這個地方蔡三柱聽說過,以前他還在那裡幹過活,離這裡不遠也就是十幾裡路。

隨後,蔡三柱把女子從屋裡帶到了廟外走進了他們的屋子裡,然後說道:「姑娘,這兒離你家雖說不遠,可天黑看不清路,我也沒法送你回去。今晚你先在這裡將就一晚上吧,明天天亮後我把你送回家。你看行不行?」

女子點了點頭,蔡三柱隨後出了屋子,在門口坐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天剛微微亮,女子就起身出了房間,蔡三柱此時還在門口靠著木頭睡著。

女子上前推了推他,蔡三柱醒了過來,見天色已亮,他趕緊起身和女子相跟上朝著她家走去。

走了大約不到一個時辰,蔡三柱來到了姑娘所說的地方。

此刻女子的家裡已經亂成了一團,昨天夜裡她忽然不見了之後,她的父親派了不少人出去找但都杳無音訊。

女子名叫張憐兒,她的父親張老漢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張老漢在將近四十歲時才有了一對雙胞胎女兒,孩子長到四歲時,其中一個女孩無緣無故地失蹤了,只剩下了張憐兒一個人。

張老漢兩口子老來得子,又丟了一個孩子,自然是把張憐兒當成他們的掌上明珠,女兒昨天夜裡莫名其妙地失蹤後,張老漢兩口子都快急瘋了。

張憐兒趕緊三步並做兩步跑回了家中,只見父親正在家裡長籲短歎,一夜之間父親就像是老了十歲,而母親則已經病倒在了床上。見神秘失蹤的女兒又回來了,張老漢高興地手舞足蹈,妻子也從床上爬了起來,一家子在一起抱頭痛哭。

哭了一會之後,張老漢問道:「你去了哪裡?誰把你帶走的?又是誰把你送回來的?......」

平復了一陣心情之後,張憐兒把昨天夜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父母,隨後又指著蔡三柱說道:「就是這位恩公救了我!」

張老漢兩口子來到蔡三柱跟前就要往地下跪,蔡三柱趕緊攔住了他們。張老漢心中大喜,趕緊把家裡僅有的一點酒肉拿了出來準備了一桌飯菜好好招待了蔡三柱一番。

席間,張老漢說道:「恩公,按理說,你救了我的女兒,我怎麼也得拿出點錢來酬謝你一番,可是家裡實在是拿不出錢來了,我聽說你是個木匠,這樣吧,我年輕時也曾經是個木匠,現在老了幹不動了就不再外出幹活了。我家裡有把斧頭是從祖上傳下來的,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就把它送給你就算是酬謝了。你看怎麼樣?」

蔡三柱趕緊起身說道:「老伯,你太多心了,我救人也是出于本心,在救她的時候我也不可能想著她家要是有錢我就救她,要是她家沒錢我就不救她,不管是有錢還是沒錢我都要救她。看到她平平安安地回來了我也就高興了。至于你說的斧頭嘛,我心裡倒是想要,只是它是你家傳的東西我怎麼好意思要呢?」

張老漢擺了擺手,說道:「無妨,反正我也不需要了,你就拿上吧。」

張老漢隨後從屋裡拿出了一把斧頭遞給了蔡三柱,這把斧頭與普通的斧頭外表看起來一模一樣,只是分量稍微重些,解開包裹斧頭的布子後,斧刃發出的寒光讓蔡三柱立刻感到一絲涼意襲來。

蔡三柱拿上斧頭後又閑坐了一會便離開了張家,朝著工地回去了。

回到工地後已經是下午時分,工友們此刻都在熱火朝天地幹活,見蔡三柱回來了,工友們都圍過來問他幹什麼去了,蔡三柱便把昨天夜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們,聽完後,工友們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有了這把斧頭,蔡三柱幹活的速度明顯比以前快了不少,原來需要三斧頭的活現在只需要一斧頭就完事了。拿著這把斧頭,蔡三柱的心裡高興極了,從此他就把這把斧頭當成了他的寶貝,連睡覺也會把它放在身邊。

幾天之後的一天夜裡,勞累了一天的蔡三柱早早地就睡下了。

半夜時分,兩個黑影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工人們睡覺的屋子外面朝屋子裡看去。

這時蔡三柱起身又要出去撒尿,他剛來到屋子外面,兩個黑影就消失不見了,撒完尿之後蔡三柱又回到了屋子裡睡了下來。他走後,兩個黑影再次出現,仔細看去,這兩個黑影就是那天擄走張憐兒的兩個小鬼。

一個小鬼說道:「你不是說要來報復這個人嗎?怎麼剛才沒有動手?」另一個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嗎?你沒看到那傢夥撒尿的時候都帶著斧頭嗎?那把斧頭不是凡物,有它在身邊咱們根本進不了那小子的身,別說還要害他了。哎,只能再等機會了。」說完兩個黑影就消失不見了。

幾個月之後,許家的房子蓋好了,蔡三柱又到了另一個地方幹起了活。

這天下午時分,主人家在鎮上準備了一桌酒席犒勞工人們,蔡三柱多喝了幾杯,因為要回到工地上住,吃完飯之後蔡三柱便左搖右晃地往工地上趕。

工地距離鎮上也就五六裡路,途經一片亂墳崗,蔡三柱酒喝多了,走到亂墳崗時見路邊有塊木頭便躺在上邊休息了起來,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蔡三柱被一陣叫聲吵醒了,他豎起耳朵仔細聽去,只聽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張大哥!張大哥!」

半夜三更哪來的人?此時蔡三柱的酒已經醒了大半,借著月光他仔細看去,只見他坐的地方正是一片亂墳崗,蔡三柱被嚇了一跳,用手一摸再睜眼看去,只見他睡的地方正是一塊棺材板!

就在他冷汗直流之際,一個聲音從他坐的地方傳了出來:「怎麼了?李老三,你叫我幹什麼?」

遠處的聲音回道:「劉家莊的劉員外家裡今天晚上做法事,咱們也去看看熱鬧吧!」

棺材裡面問道:「他們家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還要做法事?」

遠處聲音回道:「劉員外家的女兒生病了,請了好多郎中都看不好,沒辦法這才請來了道士計畫做法事。依我看這也是白搭。她女兒是被院子裡的兩根葛藤纏上了,只要把那兩根葛藤砍斷,再把葛根煮著喝下去,他女兒的病就好了。」

棺材中的聲音又說:「我今天晚上去不了了,這裡有個客人,要去你去吧。」

這兩「人」的一番對話,直把蔡三柱嚇了個半死,他趕緊站起身子三步並作兩步跑回了工地。

棺材中所說的劉家莊就是蔡三柱幹活的地方。第二天,蔡三柱起床後便向人們打聽起了這件事情,確實如此,劉家莊劉員外的女兒好好地就得了病,已經有半個月了也不見好轉。

得知這個消息,蔡三柱拿上斧頭便來到了劉員外家。

來到劉員外家後,看門的把他攔了下來:「哎,你是幹什麼的?來這裡幹什麼?」

蔡三柱說道:「我是個木匠,就在你們莊子東邊的劉三家裡幹活,我聽說劉員外家的女兒病了,就想著過來給她看看,或許我能治了她的病。」

看門的人聽他說完頓時笑了:「木匠還會治病?我還是頭一回聽說,趕緊走吧,別在這裡裝神弄鬼了,劉員外馬上就出來了,要是被他撞見了,說不定會把你打上一頓。」說完就往外趕蔡三柱。

就在兩人拉扯之際,劉員外出來了。這些天,因為女兒的病劉員外明顯地蒼老了許多,見兩人正在門口爭執,劉員外便問起了原由,看門的人趕緊把事情說了出來。

劉員外上下打量了一番蔡三柱,一臉疑惑地問道:「年輕人,你會看病嗎?」

蔡三柱說道:「其他人的病我不會看,只是你女兒的病我能治了!」劉員外又問:「這是什麼道理?」

蔡三柱說:「敢問劉員外,你家女兒住的地方院子裡是不是有株葛藤?」劉員外想都沒想就點了點頭,點完頭之後,他才又問:「你怎麼知道的?」

蔡三柱不再說話,劉員外看他的樣子心裡不由得打起了鼓:難道這木匠真的有兩下子嗎?女兒住的地方很少有外人出入,即使是我也很少進去,這個木匠是個外地人,他怎麼知道院子裡有株葛藤?莫非他真的能治了女兒的病嗎?管他呢,試試就試試吧,萬一他要是能治好呢?

尋思了一會之後,他把蔡三柱領到了女兒住的地方,院子裡果然有株葛藤,找到葛藤後,蔡三柱找來了一把䦆頭把周圍的土刨開後,兩條碗口多粗的葛根露了出來。

蔡三柱拿起斧頭就朝葛根上砍去,只見一陣白煙冒了出來,隨後葛根被砍斷了,流出了鮮紅的汁液,把葛根洗乾淨後蔡三柱讓劉員外把葛根煮了讓女兒喝了下去。

一個時辰之後,劉員外女兒的病好了,多日不能下地的她出了屋子前來感謝蔡三柱。

蔡三柱看到這個女子後愣在了當地,這個女孩和他那天救下的張憐兒長得一模一樣。他記得張老漢告訴過他說是一對雙胞胎女兒走丟了一個,莫非就是她嗎?

隨後,蔡三柱和劉員外說起了此事,劉員外也沒有隱瞞就告訴蔡三柱說女兒是從路上撿回來的。

得知這個消息,蔡三柱當天就趕回到了張老漢的家裡把找到女兒的事情和張老漢說了,隨後又帶著張老漢一家來到了劉員外家。

一番辨認之後,一家人終于又聚到了一起。為了感謝蔡三柱的救命之恩,劉員外便把女兒許配給了蔡三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