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最難攻克的三座城池:孫權、諸葛亮和陸抗紛紛鎩羽而歸

天空之城 2020/12/24 檢舉 我要評論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週末七國分爭,併入于秦.及秦滅之後,楚、漢分爭,又併入於漢.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後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 ......

文/ 三國文史

冷兵器時代一座城池的得失和歸屬往往可以影響一場戰役的成敗,《孫子-謀攻》提及:「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對於攻守雙方來說,進攻的一方兵力要比防守的一方多幾倍才有可能攻克城池,如果遇到易守難攻的城池更是難以攻克。

三國時期有好幾位擅長防守的名將,他們駐守的城池也成為了攻不破的堡壘,今天就來說一說三國最難攻克的三座城池:孫權、諸葛亮和陸抗紛紛鎩羽而歸。

合肥

合肥在東漢末期屬於揚州九江郡,孫策雖然平定了江東六郡,但是九江郡合肥以北的一大片區域卻落入曹操之手,所以合肥就成為了曹魏和江東對峙的最前線和主戰場;對於孫權來說,守江必守淮,合肥離長江有點近始終讓他覺得不安全,所以他對合肥的渴望一點也不在荊州之下,為此自208年開始,孫權親自揮師先後四次大舉進攻合肥。

200年曹操任命劉馥為揚州刺史,劉馥重建殘破不堪的合肥,並將揚州州治遷移至此,合肥由此逐漸興起。劉馥治理合肥卓有成效,合肥被他打造成為一座固若金湯的堅城,208-209年的第一次合肥之戰和215年第二次合肥之戰孫權之所以鎩羽而歸,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合肥城池的堅固。

孫權四次攻打合肥都是鎩羽而歸,每次的兵力差不多都是十萬,而曹魏防守的兵力則少得多,比如第二次合肥之戰張遼手中只有七千多守軍,第三次和第四次滿寵手中兵力也不多,所以合肥絕對算得上是三國最難攻破的城池之一。

陳倉

自228年開始諸葛亮先後發動五次北伐,其中第二次北伐是諸葛亮敗得最慘的一次,原因就在於他佔據絕對優勢,數萬兵馬居然攻不破只有一千多守軍的陳倉。

228年第一次北伐後,曹真料定諸葛亮再次北伐必定會攻打陳倉,於是提前派郝昭守陳倉並修築陳倉城,如同預料中一般諸葛亮第二次北伐果然出兵陳倉,沒想卻遇到了一塊硬骨頭,因為他的對手郝昭堪稱是三國最擅長防守的名將之一。

為了攻下陳倉,諸葛亮用盡各種辦法,比如搭雲梯、撞城門、挖地道、填壕溝等等,但是無一奏效,連續攻打了二十多天仍然無法前進半步,無奈之下諸葛亮只能撤軍,有郝昭把守的陳倉堪稱是三國最難攻克的城池之一。

永安

222年8月劉備在夷陵之戰遭遇大敗逃回白帝城,白帝城(永安)是蜀漢防守東吳的最前線,自己犯下的大錯,劉備含著淚也要挽回,所以為了重新構築東部防線,劉備待在永安再也沒有回到成都,正因為有了劉備的精心構造,永安城也成為了一座易守難攻的堅城。

263年司馬昭三路伐蜀,永安都督閻宇率主力回援成都,而把防守永安的重任交給了羅憲,蜀漢亡國後,東吳趁機出兵想要拿下這座要塞,陸抗、步協、盛曼、留平四大名將同時出馬卻始終奈何不了只有區區幾千守軍的羅憲,羅憲孤軍堅守永安達六個多月,最後東吳只能撤軍。

陸抗是東吳最後的名將,一生幾無敗績,卻在羅憲手上鎩羽而歸,永安無愧是三國最難攻克的城池之一。

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鼎足三分已成夢 ,後人憑弔空牢騷。歡迎關注【三國文史 ,講述三國故事,瞭解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