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落魄書生被毀婚,善心救流浪狗,黑狗:你未來娘子有難

民間故事:落魄書生被毀婚,善心救流浪狗,黑狗:你未來娘子有難
2022/02/23
2022/02/23

書生杜正遠,明朝洪熙年間,太平府蕪湖縣人氏,父親杜廷正,母親黃氏,家中有田有地,還有個小酒坊,在鄉村算是富戶。

正遠因此可以在鎮上讀書,杜廷正村中好友張存啟,鎮上酒樓的廚子,他大女兒冬翠長得漂亮,小女兒彩雲相貌醜陋,兩家幾年前就為正遠和冬翠訂了婚事。

正遠聰慧好學,十七歲考取秀才,也是方圓幾十裡唯一的秀才,在鄉村可是件大事,喜事,杜家和張家歡歡喜喜地為正遠和冬翠準備三個月後的婚事。

可是杜家中突發大火,房屋和酒坊都毀于一旦,杜廷正被燒傷,加上急火攻心,不治身亡,母親黃氏雙眼被熏,加上終日以淚洗面,雙目失明。

正遠是個孝子,為了厚葬父親,還有給母親治眼睛,變賣了大部分的田地和新房子,家中變得家貧如洗,只能住在三間茅草老屋裡,勉強可以遮風避雨。

張存啟見杜家敗落,有意悔婚,再加上女兒 冬翠本就不想嫁給窮書生,哭著鬧著要悔婚,還說去酒樓看父親時,和酒樓東家的少爺相遇後,兩情相悅。

正遠父親去世,母親失明,又被悔婚,意志消沉,無心念書,想去鎮上替人抄寫書信謀生,贍養母親,掙錢給她治眼睛。

母親含淚說:「兒啊,你滿腹經綸,替人抄寫書信,何等委屈?雖然我眼瞎,但是我心裡很明白, 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你總有出頭的那一日,你要振作起來啊。

家中之事,你不用費心,我們不會挨餓的,我會將家中剩餘的田租出去,糧食夠我們吃,我的眼睛就別治了,應該可以撐到一年後的鄉試(是指考舉人)。

從今天開始,我就不掉一滴眼淚,興許眼睛會好起來的,你也給我好好念書,為娘啊,還想看到你金榜題名,和娶妻生子的那一日呢。」

正遠聽黃氏這番話,忍不住淚流滿面,嚎啕大哭,心中的失落和委屈得已宣洩,他跪倒在母親面前說:「娘,孩兒知錯,想我七尺男兒,還不及母親你有勇氣。」

接下來正遠化悲痛為力量,一邊苦讀,一邊照顧母親,黃氏慢慢適應了些,開始操持家務,正遠心疼母親,就搶著要做。

黃氏說:「 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你好好讀書吧,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自然會叫你,或你閒暇時來幫我,也可以休息下眼睛。」

有天晌午,院子裡傳來一陣陣狗叫聲,正遠擔心母親在院子裡,就沖了出去,母親不在,但院子裡有幾條大黃狗在撕咬一隻瘦弱的黑狗。

黑狗渾身是傷,節節敗退,黃狗都是村裡的,但黑狗渾身髒兮兮,像是一條流浪狗,正遠看著一陣心酸,有些感同身受。

因為自從他父親去世後, 往日走動頻繁,有錢的親戚朋友,很少有人來探望過自己和他母親,不僅如此,還催要父親釀酒買糧食的錢

否則正遠也不至於賣田賣地賣新房子,三間破茅草屋,院門壞了,院牆多處倒塌,都捨不得花錢修葺,也許正因為這樣,黑狗才有機會來這裡避難。

母親黃氏聽到狗叫聲,拄著拐杖從廚房出來,問道:「遠兒,是不是狗在院子裡打架?吵著讀書了吧?哎,我們這個院門和院牆是該修一修了。」

「沒事」,正遠說完,抄起木棍趕走了那些黃狗,又說道:「娘,是村裡的幾隻黃狗追咬一隻流浪黑狗,讓它留下來給你做個伴吧?」

黃氏說:「哎,雖然我看不見,但是我知道,村裡的幾條黃狗,都個頭挺大的,這黑狗,怕是傷得不輕吧,你趕緊幫它處理一下,拿些吃得給它啊。」

此時黑狗已經暈倒在地上,醒來後黑狗兩眼熱淚直流,正遠趕緊幫黑狗擦洗身子和處理傷口,又找來稻草在院子裡安了個狗窩,拿來吃的,讓黑狗吃了休息。

到了下午,黑狗恢復了精神,乖巧懂事,時而陪黃氏走走,時而躺在正遠的腿旁陪他讀書,於是他們給黑狗取名小黑,小黑在黃氏母子的照顧下長的健壯了。

正遠擔心它到處亂跑,被村裡的狗欺負或別人捉去,就給它脖子上套了個繩子,沒成想,黃氏牽著小黑時,它還能帶著黃氏在附近轉一轉。

有一天,正遠吃過午飯,犯困眯了會,夢見小黑忽然開口說道:「正遠,恩公,你醒醒,你未來娘子有難,去救她。」

正遠沒好氣地說:「小黑啊,我好心救你,連你也取笑我?我被悔婚,家徒四壁,母親需要照顧,誰會嫁給我?我哪來的未來娘子?」

小黑說道:「你要相信我,跟我山上看看就行了。」

忽然,正遠被小黑的叫聲給吵醒,他揉了揉眼睛,看見小黑朝著他大叫,好像很著急的樣子,繞著他轉圈圈,反復咬著他的褲腿往外跑。

正遠忽然想明白了,他趕緊跟母親打了招呼,急匆匆跟著小黑往山上跑去,一個懸崖下,他驚訝地發現暈倒在地的彩雲,他扶起彩雲施救,許久才醒來。

他連忙問道:「彩雲,你怎麼在這裡啊?我看你沒有皮外傷,身上沒有什麼地方覺得痛吧?要不要我帶你去看大夫啊?」

彩雲說:「正遠哥,我沒事,可能是被嚇暈的,你回去讀書吧,省的大娘要說你了。對了,你是怎麼跑到這裡來了啊?」

正遠不愛撒謊,就把夢見小黑的事情說了出來。

彩雲一臉驚訝地說:「那我真要謝謝它了,要不是你來叫醒我,我可能會被毒蛇或野獸咬傷的,我現在沒事了,你趕緊走吧,我過會就回去。」

正遠見彩雲確實無礙,叮囑了彩雲幾句,準備離開,站在一旁的小黑忽然朝著彩雲的背後一陣狂叫,正遠發現地上有個小背簍,還有繩索。

正遠連忙說道:「你怎麼帶著這些東西,你不會真的上山采藥了吧?我是和你說著玩的,你怎麼就當真呢?你趕緊跟我回去,以後不許你這樣了啊。」

彩雲說:「正遠哥,我是說話算話的人, 既然決定,就會去做,而且我真的在懸崖上面發現了百年決明子了,不過很奇怪,它好像長了腿一樣,會跑。

我追著追著,不小心從懸崖上掉下來了,我以為我再也見不著爹娘,還有你和大娘了,不過我快掉下來的時候,發現身下有一團黑煙托住了我,不過我還是被嚇暈了。」

正遠看著眼前彩雲認真的樣子,忽然想起小黑說讓他來救自己未來娘子,忽然覺得彩雲並不難看,反而覺得她很溫柔,很漂亮。

原來,彩雲不是不漂亮,而是生下來,兩邊臉上都有黑色胎記,乍一看,挺嚇人的,而她的姐姐冬翠很漂亮,因此常她被人笑話,說她們一母同胞卻是天壤之別。

彩雲和她姐姐冬翠一樣,從小和正遠一起長大,她仰慕正遠的聰明和才華,也欣賞正遠的善良和孝順。

正遠以前除了讀書以外,因為認識字,常陪父親挑著酒去附近的村莊叫賣,因為有些人家暫時沒錢付,要賒賬,他就幫著記賬。

秋收之後村民們有了錢,或者春節前夕有外出做事的村民領了工錢回來,正遠跟父親賣酒的同時,也跟著收賬。

不過正遠心地善良,有些人家實在是家裡困難,他就求父親暫緩或者免收,尤其是春節的時候,他還免費給村民寫對聯,他頗受村民的喜歡。

彩雲的父親覺得正遠挺有前途,再加上他家也比較富裕,所以彩雲的父親決定通過聯姻和杜家結成親家。

不過他覺得大女兒冬翠長得漂亮,可以讓她嫁給有錢的人,於是就想讓小女兒彩雲許配給正遠。

可是黃氏不同意,因為黃氏覺得兒子如果金榜題名,需要一個漂亮的兒媳,至少不能像彩雲那樣的。

彩雲父親怕錯過了杜家,最後答應了大女兒和正遠的婚事,彩雲為此難過了一陣子,不過她也知道自己配不上正遠,同時為了避嫌,就很少和正遠見面。

正遠雖然和彩雲,冬翠一起長大,但畢竟男女有別,也沒有很深的交往,作為男人,在相同情況下,肯定更希望娶到漂亮的娘子。

不過正遠家道中落,彩雲的父親悔婚,讓冬翠嫁給了在酒樓做事的東家的兒子,杜家和張家斷絕了來往,只是彩雲和她母親都覺得心中有愧。

有一天,彩雲的母親忽然跟彩雲說:「當初我勸你父親,可是勸不動,我沒臉去杜家,黃氏看不見,正遠既要苦讀又要照顧母親,你去幫幫他們,也算是替我贖罪。」

彩雲早就有這個想法,苦於父母叮囑過,沒敢去,現在母親讓自己去,父親在鎮上回來少,她就去了杜家。

那天,彩雲來到杜家,黃氏聽說是她,心裡就十分不高興,一方面她的姐姐悔婚後很快嫁給了旁人,讓她家裡丟盡了臉面,誓言不和張家來往。

另一方面彩雲雖然入得了廚房,但是出不了廳堂,黃氏當時就沒同意正遠和彩雲的婚事,她來算怎麼回事呢?

因此黃氏沒好氣地說:「你不在家做女工,或幫你母親做事,來我這裡幹嘛?因為你姐姐,我家成為笑柄,你是來看笑話的嗎?」

彩雲趕緊說:「大娘,姐姐是姐姐,我是我,我是來您家裡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姐姐的事情是我父親作主的,我和母親都覺得過意不去,這也是我母親的意思。」

彩雲說完,也不管黃氏願不願意,趕緊拿起笤帚,就開始收拾屋子,然後洗衣做飯,照顧正遠讀書,陪著黃氏說說話,忙活了大半天才走。

接下來連續多日,彩雲每天都會抽時間來幫忙,黃氏逐漸覺得彩雲這孩子不錯,但要彩雲做自己的兒媳,黃氏還是不能接受。

可是正遠和彩雲相處多了,被她勤勞善良,溫柔懂事的性格所吸引,他曾經跟黃氏提起過此事,可是黃氏說:「 除非是我的眼睛恢復,或者彩雲的胎記消失。」

黃氏這麼說,是斷定這兩件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可是她的話偏偏就被彩雲給聽到了,彩雲知道自己不漂亮, 但長得醜就不配有愛情嗎,就不可以追求幸福嗎?

彩雲知道自己的胎記無法消除,她本就關心黃氏的眼疾,現在格外的放在心上了,曾經四處打聽過,也問過正遠,有沒有什麼辦法讓黃氏的眼睛可以恢復。

正遠說:「謝謝你的關心,我娘的眼睛是我的一塊心病,我去過城裡問過大夫,都說我娘的眼睛被濃煙熏過,而且傷心過度,流淚過多,沒有辦法。

我有一個同窗好友,後來搬到了城裡,他家藏書很多,我曾經翻閱過一本古書,上面說百年決明子可以治療眼疾,不過它可遇不可求。

而且古書上說,百年決明子,很有靈性,生長在山中懸崖峭壁之處,飄忽不定,難以捉摸,我曾跟母親提起過,上山去找,但被母親嚴詞拒絕。

母親說我父親已不在,若我再有什麼閃失,她一個眼盲的人,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所以我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再說古書上多記載的是荒誕的事情。」

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彩雲就把這個事情記在了心上,不過因為她每天都要抽空來幫助正遠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沒空上山,再說她只是個女孩子。

不過,自從正遠救了流浪的小黑,並收留它後,彩雲來正遠家的時間就少了許多,即使來了,也讓正遠或黃氏將小黑給拴住。

因為小黑每次見到彩雲就朝著她狂叫,雖然不是很凶的那種,但是彩雲卻很害怕,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見到小黑就覺得厭煩和恐懼。

彩雲原本在家除了做女工,也會上山采蘑菇或者草藥貼補家用,既然去正遠家中少了,就有時間上山了,她藉口采蘑菇或采藥,就開始在山上四處尋找。

功夫不負有心人,彩雲苦尋多日,終於發現了傳說中的百年決明子,可是怎麼都抓不住它,最後還墜落了懸崖,這讓正遠大為感動。

但是正遠不太相信彩雲所說的話,他覺得彩雲可能摔壞了腦袋,說的是胡話,又或者她眼睛看花了,所以他提醒彩雲,以後不要再做傻事。

彩雲見正遠不相信,就順水推舟說可能是眼睛看花了,讓他別放在心上,以後不再找決明子了,她這麼說時擔心正遠因此上山尋找,會遇到危險。

這就是彩雲,一個相貌平平,甚至有些醜陋的女孩子,但是 她心地善良,閃耀著光芒,處處替別人著想

不過她因為小黑帶著正遠來救自己的事情,對小黑的態度發生了轉變,覺得小黑看上去不那麼凶,不那麼令人恐懼和厭煩了,反而覺得有些親切。

接下來的時間,彩雲還是來正遠家中幫忙,不過幫忙的時間少了些,因為她相信自己真的發現了決明子,想早點找到它給黃氏治眼睛。

而彩雲不再害怕小黑之後,小黑經常跟彩雲出去,黃氏和正遠見小黑和彩雲似乎有緣,覺得小黑整天在家裡也挺悶的,就同意彩雲帶小黑出去。

中秋過後的一個下午,秋高氣爽,正遠在院子裡踱步讀書,黃氏坐在院子裡曬太陽,面露微笑,看著兒子勤奮苦讀的樣子,甚感欣慰。

忽然,彩雲和小黑急匆匆地跑了回來,彩雲興高采烈地說:「大娘,正遠哥,決明子,百年決明子找到了,你趕緊拿起找大夫配藥給大娘治眼睛啊。」

正遠大吃一驚,難以相信,但是他看到彩雲手中的決明子非同尋常,普通的決明子只有棗核大小,但是彩雲帶回來的決明子卻和雞蛋差不多大。

黃氏連忙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正遠這才把彩雲上山尋找百年決明子,墜落懸崖險些喪命的事情說了一遍。

人心都是肉長的,彩雲這份決心和毅力,怎能不讓人感動?黃氏拉著彩雲的手說:「彩雲啊,以後別做這種傻事了啊。」

彩雲說道:「大娘,這是我應該做的,我見你看不見東西心裡愁煩,正遠哥也常為你的事情哀歎不已,雖然冒險,但我覺得值得。

這次是小黑帶的路,找到了百年決明子,它消失後,小黑忽然跪倒在地邊叫邊磕頭,我也跟著磕頭祈禱,結果決明子出現,正遠哥,你趕緊找大夫啊。」

正遠覺得不管怎麼樣,也要試一試,趕緊去了鎮上找大夫,請教之後,得到了方法,將決明子搗碎,配上其他的藥敷在黃氏的眼睛上。

接下來彩雲精心照顧黃氏,搗藥,敷藥,清洗,三七二十一天后,黃氏的視力竟然奇跡般地逐漸恢復,大家都欣喜若狂,黃氏當即就請媒婆去張家向彩雲提親。

正遠和彩雲很快就拜堂成親,成為夫妻,彩雲得以名正言順,朝夕照顧她的婆婆黃氏和相公正遠,正遠則認真準備一個月後的鄉試,他信心十足。

可是一家人很快就為自己參加鄉試的路費犯愁,因為秀才考舉人的盤纏自費,舉人進京趕考才會官府來解決,正遠 有錢的親戚基本不再走動,走動的親戚卻無能為力

關鍵時刻,還是彩雲,因為她說去趟鎮裡找姐姐冬翠。

因為彩雲的父母手裡也沒有銀子,張存啟把大女兒冬翠嫁給酒樓東家的兒子之後,很快得到了資助和加上全部的積蓄,自己開了個酒館。

彩雲只好去找姐姐冬翠,可是她看到姐姐之後,一陣心酸和氣憤,因為姐姐嫁過去之後,姐夫就接管了酒樓,手裡有了錢後花天酒地。

姐姐冬翠仗著自己長得漂亮,被家裡人寵愛,被大家贊許,有些嬌氣,對她的相公是諸多限制,這麼做並不是不對,但是她的相公很不樂意。

再加上冬翠一直沒有懷孕,常被她婆婆打罵,起初她管著自己的相公有婆婆撐腰,現在失去了婆婆的支持,很快就被她相公嫌棄。

冬翠的相公不僅對她非打即罵,還經常威脅她說要收回她父親的酒館,所以冬翠只能忍氣吞聲,打碎牙齒和血吞,別說找相公要錢了,陪嫁的東西都典當完了。

彩雲安慰完姐姐之後,說會找父母來處理此事,然後回到家中,思來想去也沒什麼好的辦法。

彩雲只好說:「相公,你把往日賬本拿出來,我去挨家挨戶地要去,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以前不肯收回,可眼下你鄉試在即,相信他們會幫忙的。」

除此之外,也別無它法了,彩雲讓相公不要分心,好好讀書,自己拿著賬本挨家挨戶地去收賬,黃氏怕彩雲辛苦,也一同前往。

那些村民雖然窮,但是欠杜家的酒錢很久沒來要,已經覺得過意不去了,現在正遠要參加鄉試,是大事,於是紛紛想辦法歸還欠的酒錢。

彩雲和黃氏要賬的事情傳開之後,村民們都知道正遠家中困難,大家紛紛幫著湊錢,雖然不多,但略表心意,正所謂人多力量大,正遠的盤纏順利解決。

正遠如期參加科考,鄉試前三名,中了舉人,轟動一時,成為美談,很多人覺得正遠頂多是個窮秀才而已,如今中了舉人,那可了不得。

這也讓村民們看到了讀書的希望,稍微富裕一點的家庭,紛紛把孩子送來讀書,大夥群策群力,翻蓋了正遠的房子和院子,正遠因為教書育人,日子好了起來。

然而,小黑卻因年級太大在家中陽壽到頭,一家三口和小黑相處日久,有了感情,紛紛落淚,將它掩埋在院子的附近。

那天晚上,彩雲做了個夢,小黑眼淚汪汪來到她的跟前說:「彩雲啊,爹要投胎做人去了,臨走前,我要跟你說聲對不起啊。」

彩雲大驚,自己的爹張存啟活得好好的,怎麼會是小黑呢?可小黑說他是彩雲前世的爹。

原來,前一世,小黑是彩雲的爹,可是彩雲的爹原本家底不錯,可是他不但貪杯酗酒,還嗜賭成性,彩雲的娘苦苦哀求,結果被彩雲的爹失手打死。

即便如此,彩雲的爹還是死性不改,竟然等彩雲長大後,見她長得漂亮,要將她嫁給有錢人做小妾,彩雲寧死不從,自毀容貌,可還是被彩雲爹賤賣做丫鬟。

彩雲因相貌醜陋,不被主人喜歡,常受辱駡和責打,最後含恨而終。

彩雲的爹雖然一身毛病,但是有一點,他為人豪爽,每晚去鄰村喝酒賭博回家時,經過一個小樹林歇息一會時,經常遇到一個老翁。

正所謂一個人不喝酒,兩個人不賭博,他便拉著老翁跟自己一起喝酒,老翁勸彩雲的爹,如果還不痛改前非,很快就會死於非命,會飽受酷刑,不得投胎。

彩雲的爹完全聽不進去,後來跌入河中喪命,那老翁是陰差,因為報答彩雲爹的同飲之情,苦苦哀求閻王爺,讓彩雲的爹受過酷刑後,投胎做了黑狗。

彩雲的爹做黑狗之後,幾度被主人拋棄成了流浪狗,又被群狗撕咬追逐,幸虧正遠院門和院牆損壞,小黑得已逃了進去,當時已經奄奄一息。

彌留之際,陰差再次出現,提醒小黑彩雲是他前世的女兒,因為自毀容貌,臉上有胎記,被人嘲笑和諷刺,彩雲的爹這才懊悔不已,所幸它被正遠所救。

所以小黑見到彩雲是狂叫不止,那是因為激動,後來彩雲的爹決定幫助女兒彩雲,為自己贖罪,他托夢給彩雲的母親,讓彩雲來杜家幫忙。

後來彩雲上山采決明子,險些喪命,他托陰差護住了彩雲,並提醒正遠來搭救,後來跟隨彩雲上山苦苦哀求決明子,決明子被感動,送果實給彩雲,治好黃氏的眼睛。

彩雲的爹說:「女兒啊,爹對不起你,沒臉請你原諒,但能見到你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我也就滿足了,枕頭底下有幾片膏藥,貼在臉上,可以去掉胎記。」

彩雲聽到這裡,忍不住淚流滿面,她忽然明白,初次見到小黑時,自己會感到恐懼和厭惡。

彩雲連忙說:「爹,前世你雖然對我不好,但你畢竟還是我爹,有生養之恩,你今世與我有恩,我豈能不原諒你呢?」

彩雲說完,從夢中哭醒,正遠嚇了一跳,趕緊來安慰彩雲,彩雲說了夢中之事,正遠感慨不已,掀開枕頭,果然有幾片膏藥。

很快,彩雲恢復了容貌,如花似玉,她也有了身孕,十月懷胎彩雲長子出生,生下來就頭髮烏黑,眼神有些熟悉。

後來正遠金榜題名,未娶妾氏,他為官一方,造福百姓,彩雲又為正遠生了兩女一兒,夫妻恩愛,舉案齊眉,孝敬父母。

他們的長子學醫,始終未離開過父母的身邊,精心照顧著父母的身體;次子讀書,後金榜題名,一家人行善積德,兒孫滿堂,其樂融融,美滿幸福。

至於彩雲姐姐冬翠,懊悔不已,最後在彩雲的幫助下,拿到休書,另嫁他人,日子才好過了些。

(故事完)

聲明:本故事旨在傳承民間藝術,勸人為善棄惡,弘揚傳統美德,與封建迷信無關,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筆者說:

杜正遠聰慧,善良,孝順,寒窗苦讀,家道中落,被人悔婚,他因為救了小黑,小黑因為贖罪,讓杜正遠和彩雲重新有了聯繫。

彩雲,也許大家覺得她獲得精彩,是因為運氣,但應該是她的善良和持之以恆的精神,因胎記而醜陋,但渴望和心愛的人在一起。

冬翠和彩雲想必,說明瞭 「娶妻娶德不娶色,嫁人嫁心不嫁財」,您說呢?

文中雖然採用了怪誕和神話的手法,是為了說明: 人生是一場修行,但行善事,莫問前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行善積德,必有福報,福澤子孫,您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