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回家,發現桌上全是涼菜,他假裝撒尿救了全家性命

民間故事:男子回家,發現桌上全是涼菜,他假裝撒尿救了全家性命
2022/01/20
2022/01/20

南宋端平年間,宋蒙聯合攻打金國,成功收復汴梁,國內百姓一片歡騰。宋軍中有一個叫夏季禮的士兵,因在戰場上負傷,被朝廷賞了一些銀子遣返回鄉,在老家子午村裡正的安排下,做了一個打更夫。

夏季禮負傷之後,走路的時候一瘸一拐,因此沒有哪個姑娘看的上他,到三十歲時還是個老光棍。

一般更夫都是夜裡忙活,白天休息的時候比較清閒。夏季禮心想自己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于是破罐子破摔,一到白天休息的時候就鑽進了小鎮上的賭坊裡,不輸得四腳朝天,都甭想在大街上能看到他。

這一天,子午鎮上一家叫「大發財」的賭坊門口,夏季禮又被四個大漢抬著手腳從賭坊裡扔了出來,隨即摔得仰面八叉,四腳朝天。

「哎呦……你們不能輕點嘛,改天等老子贏了,叫你們好看!」夏季禮摸著屁股,坐到地上罵咧咧的說道。

「瞧,這傢夥肯定又輸了。」一旁湊熱鬧的路人甲圍了過來。

「這事不稀奇,這個月他都被扔八回了。」旁邊一個路人乙打趣道。

「一個月八回?那這個人還有救的……」路人丙接過話說道。

路人乙白了說話那人一眼,提醒道:「這位大哥回去查查黃曆,這個月上旬還沒完呢!」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時,一個書生從這裡路過,搖頭歎息了一聲。

夏季禮聽到這句話,追上去一把抓住那書生,大聲質問道:「站住!你這個書呆子,剛剛那話啥意思?」

書生解釋說:「金國攻佔汴梁,如今我大宋又收復汴梁,江山幾次更迭,可是你的賭癮卻始終戒不掉。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大宋的江山怕是保不住。」

夏季禮一聽這話,滿臉擔憂的問道:「你是說京城汴梁還會失守?為什麼呀,我們剛拼死平活打下來的,好不容易有了現在的太平盛世。」

書生看著對方,一臉嚴肅的說道:「正是因為這太平盛世,多了你這樣的人,我宋人又如何與那些蒙古的錚錚鐵漢爭勇?」

夏季禮楞在原地,他第一回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太過天真。他以為自己用命換來的太平,只要大家吃飽喝足,每日瀟灑快活就夠了,誰又會去打仗呢?

他們宋人貪圖安逸會這樣想,可那些生活在草原上的蒙古人也會這麼想嗎?想到這裡,夏季禮如夢初醒,等開口感謝那秀才時,對方已經走遠了。

發生這件事以後,夏季禮戒了賭博,開始過上了正常生活。那時候更夫這個職業十分辛苦,到了晚上不能睡覺,因為要守著燃香去報時。

打更人通常兩人一組,一人拿鑼,一人拿梆,一夜敲五次,每間隔一個時辰敲一次,敲第五次的時候就是五更天,說明天已經亮了。

有一天晚上,夏季禮像往日一樣去喊同伴羅鍋,他們住在一個村子,都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所以裡正把他們倆分到一起,夜裡也算有個伴。

前兩更天報時,一切相安無事,到了三更天的時候,夏季禮喊上羅鍋,兩人走到街道上,正要敲鑼時,瞧見一個人鬼鬼祟祟地鑽進了村中的王寡婦家裡。

兩人見狀趕緊悄悄跟上,這個時候王寡婦已經睡下,此人動作小心翼翼,這是要幹嘛呢?

「季禮,我看還是算了吧,咱們莫要多管閒事了!」羅鍋跟了一會,瞧見那人腰間挎著刀,便開始打退堂鼓。

「你這說的什麼話,咱們是打更人,那職責就是守夜,保一方平安,此刻若是不管,出了事怎麼辦?」夏季禮一本正經的訓斥著。他早些年在戰場上什麼生死沒見過,即便對方有刀,他也是不懼的。

正說話時,那人撬開王寡婦的家門,在裡面東翻西找的,很快裡面傳來王寡婦的尖叫:「救命啊!」

夏季禮不敢遲疑,拿著棒槌就沖了進去,只見剛剛那鬼鬼祟祟之人竟是村裡趙老六。于是他斷喝一聲:「趙老六,你要幹什麼,快快住手!」

趙老六也是村裡的光棍,以前經常和夏季禮混在一塊,只不過後來對方金盆洗手沒去過賭場,兩人便斷了聯繫。這時候兩人遇上,趙老六譏笑道:「夏季禮,你來的還真及時啊,是不是就藏在這裡呢?哈哈哈……」

夏季禮見對方出言不遜,便大聲斥責道:「趙老六,我是打更路過這裡,瞧你鬼鬼祟祟的摸進來,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趙老六冷笑道:「我今天輸光了,本想過來找些銀子花花,沒想到這娘們藏的緊,既然她發現了,我肯定不能留著她。」

「大膽,趙老六,你竟敢行兇!」夏季禮大聲喝道。

「我有什麼不敢,你要是敢阻攔,到時候見了官,我就說你是幫兇。」趙老六說完,整個人撲向王寡婦。

夏季禮眼疾手快,手中的棒槌投擲出去,剛好砸在對方的腦袋上。對方吃痛了一聲,拔出腰間的刀向夏季禮刺去,下手絲毫沒有手軟。

夏季禮見狀,一邊躲閃,一邊尋找反擊的機會。他側身一偏,那刀口就擦著他的胸前劃過,要是再遲片刻,估計小命就得交代在這裡。

不過這個時候,夏季禮也抓住了機會,他抓起床上的被褥罩住對方,緊接著一腳將對方從窗戶踢飛了出去。

外面的羅鍋剛剛趕到這裡,就瞧見趙老六一臉狼狽的躺在地上,他趕緊用掌拍鑼道:「來人啦,抓賊啊!抓賊啊!」

趙老六見鑼都敲響了,估計要不了多久,村裡人都會醒,于是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羅鍋,趕緊起身逃離了現場。

等到夏季禮趕出來的時候,門口只看見羅鍋杵在那裡,他追問道:「趙老六人呢?」

「他,他跑了!」羅鍋一臉沮喪地回答道。

過了一會兒,村裡人都趕到王寡婦家裡,裡正問清楚原因後,派人到趙老六家裡,才發現對方已經連夜收拾了行李逃走了。

夏季禮咬牙切齒的說道:「想必出了這種事,只要官府沒抓到,他這輩子都不敢回村裡。」

眾人紛紛點頭,大概都沒想到趙老六會是這種人,不過這個時候大家都看著夏季禮,因為對方和趙老六以前可是狐朋狗友呢!

夏季禮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因為這種事情越解釋越亂,他索性閉上嘴巴什麼也不說。不過好在王寡婦出面說道:「幸好今晚季禮大哥和羅鍋大哥打更路過這裡,我是被季禮大哥救下的。」

王寡婦這一解釋,大家心裡都明白了,看來夏季禮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裡正為了給大家寬心,便說道:「季禮可是當過兵的,以前守護的是國家,現在守護的是我們村子,有他在,大家不用擔心。」

裡正這番話果然起到了作用,畢竟趙老六還沒抓住,大家心裡都有些害怕。不過夜裡有夏季禮這樣的英雄守護他們,似乎也沒什麼好擔憂的。

自從夏季禮救了王寡婦以後,對方心裡就有了傾慕之情。以前村裡的姑娘都以為他是個瘸子,沒想到一個瘸子卻也這般英勇。

夏季禮雖說打了多年光棍,可也不是傻子。王寡婦只要做了什麼好吃的,就跑來送給他,這一來二去的,兩人也就好上了。

兩人都是單身,在一起也是順理成章,于是夏季禮便請了裡正做證婚人,兩個人成了親,以後就在一起搭夥過日子。

夏季禮以前是個光棍,做個打更人晝夜顛倒自然沒問題,可是成了家以後,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樣。于是他找到裡正,把打更這個工作辭了,拿著這些年兩個人存的錢,開了一個豆腐坊。

夏季禮不怕吃苦,每天挑著豆腐走街串巷的賣,等回到家裡,妻子就做好了熱騰騰的飯菜等著他。夫妻倆人非常恩愛,所以這日子也就越過越好。只是讓夏季禮感到鬱悶的是,成親半年多時間,妻子的肚子卻半點沒動靜。

這一天,夏季禮挑著豆腐出早攤,剛好遇見打更回來的羅鍋,于是他熱情地打了一聲招呼道:「羅鍋兄弟,最近過得咋樣?」

羅鍋一臉不高興的說道:「當然沒你過得好,巧媳婦,熱炕頭,回家就有飽飯吃。」

夏季禮沒想到自己熱臉貼冷屁股,不過他也知道對方為什麼生氣,當初他們都是光棍,一起打更救了王寡婦,結果王寡婦卻嫁給他了,羅鍋為這事一直心有怨氣。

他唉聲歎了一口氣,拿了兩塊豆腐放在對方手裡說道:「羅鍋兄弟,這人呐,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好,兩個人有兩個人的苦,沒你想的快活。」

羅鍋有些不相信的問道:「你這是咋了?」

夏季禮當下拉著對方坐下,把自己想要一個孩子的事情說了出來。沒想到羅鍋一聽,拍著大腿說道:「這事我有辦法,我有個遠房的表親在他們當地是神醫,你們這這種情況是病,得治才行。」

夏季禮一聽心動了,問了對方表親在什麼地方,當晚回去就和妻子商量,他決定親自去找那神醫問問,最好能求來一個藥方,讓妻子喝了就能懷上。

第二天,夏季禮早早地出了門,一路打聽終于到了羅鍋說的萬寶村。只是他跟當地人打聽那個神醫時,那些村民都說神醫已經過世好多年了。

夏季禮聽到這個消息有些鬱悶,難道說羅鍋故意騙他嗎?可是他剛剛特意問了,那神醫的情況和羅鍋描述的很像,對方不像說了假話。可現在的情況是神醫已經不在人世,這樣看來也許是羅鍋自己也不知道遠房表親去世的消息。

想到這裡,夏季禮又往家趕去,再耽誤天就要黑了。一路緊趕慢趕,他總算在天黑之前回到村裡,心裡想著這個時候妻子應該做好飯菜等著自己,于是趕緊加快了腳步。

「桂芬,我回來了!」桂芬是妻子的名字,到了家門口,他在外面喊了幾聲可是半天沒人答應。

他走進屋裡,看到桌上燒了滿滿一桌子菜,他高興的說道:「看來我還真是有福氣,桂芬定是知道我餓了,特意做了這些菜。」

夏季禮去廚房看了一眼,沒有看到妻子,心想家裡門開著,有可能去隔壁嬸子家送豆腐了。隔壁嬸子今年六十多歲,老伴走得早,身邊也沒有個兒女,這些年多虧了夏季禮照顧。後來成家以後,妻子每天做完飯,都會送一些豆腐和飯菜過去。

夏季禮看著滿桌的飯菜,肚子餓的咕咕直叫,他等不及妻子回家,夾了一口就往嘴裡塞,可是剛吃進去就一口吐了出來,再嘗了幾口其他菜,發現都是涼的。

「怎麼是一桌子涼菜?」夏季禮看著滿桌的涼菜,有些疑惑道。隨即他看了一眼屋裡的佈置,和以往並無變化,只是平時都是三菜一湯,今天桌上卻是五菜一湯。

「嗯?」這時,他看到廳堂正中的位置,夏家牌位前的紅蠟燭是熄滅的,頓時眉頭一蹙,意識到一絲不尋常。

想到這裡,他故作大聲的說道:「哎呦,這回來急,忘記撒尿了,我得先去撒泡尿,回來再好好享受這一桌菜。」說完這些,他特意朝窗戶那裡看了一眼,然後匆匆跑出了門。

夏季禮這一趟出門,過了半個時辰才回來,他並不是去撒尿了,而是去了一趟衙門,回來時看見妻子在門口一臉焦急地等著。

「相公,你可回來了,你知道今天發生什麼了嗎?」王桂芬一臉擔憂的說道。

夏季禮拉著妻子進了屋,他仔細看了看對方,關心的問著:「怎麼樣,你有沒有受傷,那個傢夥是不是為難你了?」

「嗯?你都知道?」王桂芬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夏季禮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嗯,今天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只是苦了你。」

「那趙老六和羅鍋呢?」王桂芬問道。

夏季禮將妻子一把擁入懷中安慰道:「趙老六已經被官府抓住了,至于羅鍋……」

話沒說完,羅鍋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季禮,你可真是好福氣啊,娶了這麼賢慧的妻子,沒給我們這些兄弟丟臉。」

王桂芬看著走進來的羅鍋,又一臉不解地看著丈夫夏季禮,到現在她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呢?

夏季禮邀請羅鍋坐下,然後對著妻子說道:「你去把這些菜熱一下,我們邊吃邊說。」

原來這個局是夏季禮和羅鍋早就商量好的,他和羅鍋是當年征戰沙場的好友,兩人都因為負傷才被遣返回鄉。

兩人都因為負傷,所以沒有哪個姑娘瞧得上他們,羅鍋傷了命根子,所以對成家已經沒有指望,可是夏季禮只是腿上有傷,倒不影響成家立業。

夏季禮早就看上了村裡孤身一人的王寡婦,不過他沒有勇氣把自己心聲說出來,于是每天夜裡打更的時候,他和羅鍋都會在王寡婦家附近多守一會。

那天晚上他們剛好遇見趙老六潛進王寡婦的家裡,夏季禮擔心王寡婦的安全,于是果斷沖了進去,可是最後卻被趙老六給逃脫了。

他們知道趙老六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如果不抓住,可能村裡還會有更多的人遭殃。于是兩人一商量,故意讓羅鍋表現出嫉妒夏季禮的樣子,兩人關係變得疏遠起來。

他們這樣做果然讓躲在暗處的趙老六上當了,于是趙老六私下找到羅鍋,要和羅鍋合謀報復夏季禮。可是趙老六擔心夏季禮的功夫高,到時候又栽對方手裡,一直遲遲不敢下手。

趙老六這個人老奸巨猾,一直不肯將自己的行蹤告訴羅鍋。于是夏季禮找到羅鍋一商量,他故意不生孩子,到時候用此計引誘對方現身。

當天夏季禮去萬寶村,他知道半路上一直有人跟蹤,于是他按照計畫去了萬寶村一趟,為了避免露出破綻,他特意找人打聽了神醫的情況。

其實萬寶村是趙老六逃亡時來過的地方,他讓羅鍋說的這個神醫也確有其人,只不過早已經去世。

在夏季禮打聽神醫的時候,趙老六偷偷溜回村裡,他找到羅鍋,兩人將王桂芬綁了起來。因為沒有去處,趙老六終于說出了自己住的地方。

兩人將王桂芬綁了以後,羅鍋負責看守,而趙老六偷偷溜回夏季禮的家中。趙老六擔心自己不是對手,所以做了滿滿一桌子菜,並且在飯菜裡下了蒙汗藥。只要夏季禮吃了飯菜,他躲在窗戶後面就會立即出手。

而這一切都在夏季禮的計畫之中,他為了不露馬腳,故意每個菜都嘗試了一遍,只是沒有吞下去就吐了出來。然後他假裝撒尿出門,其實卻是報官去了。

他引著官兵將躲在窗戶後面的趙老六抓住,又去了一趟縣衙做證詞。而這個時候,羅鍋已經放走了王桂芬,到了縣衙和夏季禮匯合。

在鐵證如山的事實面前,趙老六終于將自己所犯的罪行供了出來,經過一番審問,縣令張大人竟然在對方的身上查出了兩起命案。

大功告成以後,夏季禮邀請羅鍋去家裡喝酒,對方沒有拒絕。在羅鍋看來,兩人曾經是出生入死的戰友,現在看著昔日戰場上的兄弟生活如此幸福,他心裡由衷的祝福。

自從趙老六被緝拿歸案以後,子午村就再也沒發生過偷盜之事。過了兩個月後,王桂芬被郎中診斷有喜了,夏季禮對好兄弟羅鍋說道:「等將來孩子出生了,他可得認你做乾爹!」

羅鍋聽了這句話,感動的眼眶濕了,他以為自己這輩子不可能有兒子了,卻沒想到到頭來,竟然還能做乾爹!

寫在最後

「何日功成名遂了,還鄉,醉笑陪公三萬場。」的意思是: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功成名就,衣錦還鄉。真到那個時候我再與你同笑喝醉三萬次。

在這個故事裡,夏季禮和羅鍋都是苦命人,他們為國征戰沙場,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天下太平,卻因為負傷被遣返回鄉,遭到無數人的恥笑和謾駡。他們只是夜裡出行的打更人,沒有人瞧得起他們,也沒有哪家姑娘願意嫁給他們,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仍然盡職盡責的守護著村裡的安全。後來夏季禮英勇出手救下王寡婦,這才讓大家真正意識到,原來曾經保衛國家的戰士,現在同樣在守護著他們。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身邊同樣有太多這樣的英雄們,他們把自己的青春和熱血獻給了國家,當他們回到我們身邊,又用自己的肩膀扛下了維護社會秩序和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責任。這個時候,我們作為普通人,更應該懂得尊重和理解他們,多一點關心和幫助。

最後,希望通過這個故事分享一句話:「真正的英雄,不在于他們的身體是否殘缺,而是他們英勇的鬥志從未熄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