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財主把貌美丫鬟搶回家,不但沒得到她,還賠了百兩銀子

民間故事:財主把貌美丫鬟搶回家,不但沒得到她,還賠了百兩銀子
2022/03/16
2022/03/16

古時候,江寧某鄉有個木匠叫李直,為人善良正直,很得村人喜歡,可不知什麼緣故,他到了三十多歲都還沒娶到老婆。為此,李直父母愁人了,四處求媒人給這小子說媒。媒婆倒沒少收介紹費,也給李直介紹過好幾個,但這些人家,都沒把李直看上,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沒有女人緣」吧。

李直漸漸地把這事看淡了,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打工掙錢上。一年夏天,鄉裡的劉財主要娶四姨太了,為此大興土木,李直應招而去。劉財主試了工,對李直的技藝很是稱讚,便把所有傢俱活,都交給他做。由于劉財主急著要將新人娶進門,所以工期又短又緊,他只給了李直半個月時間。

李直一個人做不下來,便去找師父王木匠幫忙,王木匠板著臉道,「那個劉老栓是出了名的狡詐摳門,至今還欠了我三兩銀子的工錢,我擔心你把活做完了,到時候像我一樣,一文錢都拿不著,我看你還是不要跟他打交道為好。」

「啊——還有這事兒?」李直眉頭一皺,結結巴巴道,「可,可是我已經答應他了啊!大丈夫既出,駟馬難追,這可不能反悔了。」王木匠冷聲道,「既然你要跟他講信義,那你就不要找我了,反正我是不會再去給他幹活的。」

「那,那就打擾師父了。」李直沒奈何,只得去找另外兩個師兄幫忙。可那兩個師兄,也在劉財主那裡吃過不少虧,二人都推辭不幹。李直走投無路,只得一個人接了活,他尋思著:既然答應了人家,就算加班加點,也要按時把活幹好,幹完。

為此,這半個月時間內,李直常常在天剛亮的時候就起床幹活,到了晚上子時,他才停下來。功夫不負有心人,十三天后,李直把劉財主所要的木櫃,木床,木桌,還有木椅都做好了!次日,就等著劉財主驗收了。

劉財主得到這個消息後,一晚上都睡不著覺。為什麼呢?因為他當初跟李直約定好了,如果他按期收了工,他不僅要支付十兩銀子的工錢,還要另外給八兩銀子作為獎賞。當然,他還附加了一款條約:如果李直沒有按期完工,他就分文不給。

如今,李直不僅按時完了工,工作還做得相當好,簡直挑不出毛病,而劉財主又不想給錢,所以他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其妻冒氏,陰笑著說道,「老爺,惠英那妮子不是腿瘸了嗎?我倒有個好辦法,既可以把她打發出去,又可以替你省一筆開支。」

惠英是二姨太張氏的丫鬟,二十八歲,長相平平,但是心善,因為半夜起來給劉家小少爺喂吃的,不小心把右腿摔傷了。劉財主為了節約錢,拖了半個月都沒找郎中給她醫治,這就導致惠英右腿腫脹,眼看就快走不了路了。冒氏作為劉財主的正妻,早就看惠英不順眼了,如今更想借這個機會,將她趕出劉家,于是幫劉財主想了一出一箭雙雕之計。

劉財主在被窩裡聽了冒氏獻出的妙計,瞬間高興得心花怒放,「哈哈哈,此計甚妙,此計甚妙啊!」

第二天早上,李直一早等候在劉財主的房門外,請他去驗工。劉財主吃過了早飯,這才不徐不疾地走向李直昔日做工的地方。不得不說,這小子的手藝,簡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他做的木桌木椅,不僅結實,外觀還十分精美,劉財主是打心底喜歡。于是他將李直大大誇讚了一番後,就讓人送上了十兩銀子的工錢。

李直得了工錢,卻遲遲不見劉財主打賞,便直言道,「劉老爺,當初您不是說過,只要我做的活讓您滿意,您就會給八兩銀子的賞錢嗎?不知此話還算不算數?」

「哈哈哈,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當然算數了!」劉財主打著哈哈,仰頭一笑,又盯著李直道,「李師傅別急,你的賞錢我是肯定少不了你的。你看,你來我這裡幹了半個月活了,我們還沒一起吃過飯勒,中午咱們一起吃個便飯,我再好好感謝你一下。等吃完了飯,我就把賞錢給你。」

「那,那好吧。」李直以為劉財主是真心想感謝他,只得應承了下來。不久,午時到了。劉財主當真在客廳擺了一桌好菜,熱情款待李直。經不起劉財主勸說,本來不喝的李直小酌了幾杯。結果就是這兩杯,讓他糊裡糊塗地睡著了。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已經睡在了一張陌生的大床上。床上同時還睡了個女人,那個女人,正是丫鬟惠英。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李直髮現自己也是光著的,心中不禁驚詫不已:難道中午喝多了,做了那見不得人的事?完了,闖大禍了!

驀地,李直翻筋斗從床上爬起,四處尋找自己的衣衫。就在這時,劉財主帶著他老婆冒氏沖了進來,他揚起手中的木棍,指著李直就罵道,「我好心待你,你竟然趁機把我家丫鬟給做了!你個畜生,簡直就是豬狗不如。」說罷,這廝揚起手中的木棍,狠狠朝李直身上揮去。

「劉老爺,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李直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不住在木床上亂竄。此時,惠英也醒了,她似乎已意識到自己受到了侮辱,急忙像刺蝟一樣縮成一團,然後就蹲到床角,嚶嚶啜泣起來。這個時候,李直是完全有機會拿了衣衫跑路的,但是他擔心他一逃跑,更是有理說不清,因此他只得跪下來,哭著臉向劉財主說道,「劉老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幹了什麼事,求您大發慈悲,饒我一命吧。」

「你耍瘋把我們惠英侮辱了,還想讓我們老爺饒你?你簡直就是在做夢!老爺,別饒他,要麼打沒氣,要麼抓他去見官!」為了製造聲勢,徹底把李直唬住,冒氏又故意在一旁大吼大叫。

李直還從沒遇到過這種事情,心裡一慌,又不住告饒道,「別拉我去見官——嗚嗚,如果我剛剛真的做了對不起這位丫鬟姐姐的事,我情願娶了她,今生對她負責。」

惠英聽得這話,忍不住停止了啜泣,偷偷看了李直一眼。劉財主則跟冒氏對望了一眼,隨後竊笑道,「算你小子還有點兒良心——不過,要想娶我們家惠英,可沒那麼容易,你至少得拿三十兩銀子的贖身錢來。」

「啊,三十兩銀子?」李直吃了一驚,暗暗而道:一個丫鬟,什麼時候值這麼高的價錢了?對了,這個劉夫人,看到自己這個樣子,她怎麼不臉紅呢?還有,他們怎麼這麼巧就捉了自己?李直漸漸意識到,自己似乎掉進了劉財主夫婦為他所設的陷阱中。可這個陷阱,又讓他無法自拔。

「怎麼,三十兩銀子多了嗎?看來你是想讓我們把你送到衙門裡去啊!」看到李直猶豫不決的樣子,劉財主又放出話來嚇唬道。這個時候,惠英也好像意識到她被劉財主夫婦利用了,但是為了離開這個沒有人情味的劉家,她倒很是期待李直能將她贖走。因此,劉財主夫婦敲詐李直的時候,她什麼話也沒有說。

李直害怕,只得厚著頭皮答應下來道,「好,三十兩銀子,我為這丫鬟姐姐贖身。不過我現在只有您給我的十兩銀子啊——」劉財主偷笑著說道,「沒關係,扣除那八兩銀子賞錢,你再給本老爺二十二兩銀子就可以了。如果身上的錢不夠的話,我可以陪著,去你家裡取來。」

他竟然還知道有八兩銀子的賞錢?!可算得真精啊!看來,自己真是被這財主夫婦給算計了,真後悔沒有聽師父的話啊!李直懷著悔恨的心情,回到家中,翻箱倒櫃,找來十二兩銀子,連並那十兩銀子的工錢,一併交到劉財主手裡,這才哭著臉問道,「老爺,我現在可以贖人了嗎?你們也不會再抓我去衙門裡吧?」

「哈哈哈,李師傅,老爺我可是個言而有信的人啊!你放心吧,今天的事,我不會再追究了,你現在可以把惠英領走了。」劉財主拿著銀子,滿臉堆笑地朝李直揮了揮手。

李直扶著惠英,悶悶不樂地朝家裡走去。因為還不了解惠英的為人,只看到了她那平平無奇的長相,他心裡就很不是滋味,所以一路上,這小子不住唉聲歎氣。

惠英見狀,不由得問道,「怎麼,你後悔把我贖出來了嗎?」

李直皺了皺眉道,「我倒不是後悔把你是贖出來了。我是後悔沒有聽恩師的話,去劉老爺那裡幹了活。我現在想來,我應該沒做對不起你的事,我很有可能被劉老爺算計了——」

「他是如何算計你的?」惠英看了李直一眼,暗道:這小子還不算傻。

李直又道,「他應該給我下了蒙汗藥,然後趁我昏迷之際,剝光了我的衣服,放在了你的床上。」

惠英道,「如此說來,我也著了他們的道了!我就說吃午飯的時候,夫人怎麼會好心請我喝雞湯,現在想來,她肯定在那雞湯裡也下了蒙汗藥。」

李直看了惠英一眼,很是不解道,「你在劉家幾年了?他們為什麼又要陷害你呢?」

惠英指了指自己腫脹的右腿道,「我在劉家五六年了,最近我右腿摔傷了,他們可能怕我成為個廢人,就想趁機把我打發出去,然後再從中賺點兒小錢。你仔細想想,等我真正成了個廢人,他們還賣得到三十兩銀子嗎?」

「原來如此啊!沒想到你我都是天涯淪落人啊。」李直沉沉一聲歎息後,又對惠英說道,「你也算個苦命人了,如今重獲自由,沒必要再跟著我了,你願意去哪裡就去哪裡吧。」

「可是我沒有親人了,更沒有別的去處,你不收留我的話,我就只有睡在外面了。」惠英立馬又哭哭啼啼道。李直看了又是同情心氾濫,于是又道,「如果你不嫌棄,那就跟我回家住一段時間吧。」

至此,惠英跟著李直一起回到了李家。為了避免讓父母催婚,臨進家門前,李直祈求惠英,假扮他的妻子。惠英當然是求之不得,當即笑著說道,「如果李大哥不嫌棄,惠英這輩子就嫁給您了。」

「不敢,不敢。」李直十分靦腆,很快就漲紅了臉,惠英也不好多說,只得暫時閉口,順其自然。這日,父母見李直帶回個瘸腿女人,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想到這小子能結婚生子了,也還勉強過得去,于是就催二人趕緊把婚事給辦了。

惠英自然不好多說,李直看著她腫脹的腿,對父母親說道,「等我找來郎中,把回應的腿治好了再說,不然將來怎麼拜堂?」言之有理!李父李母都是善良之人,很快同意給惠英找郎中。惠英以為李直只是敷衍他父母的,不曾想,到了李家的當天下午,他就請來了鄉野郎中,為她治腿。惠英為此感動不已,為了投桃報李,她在李家十分勤快,每日不僅要洗衣做飯,還要幫著李父喂雞種地,一有時間,她還要做針織活,好讓李直拿去城裡賣錢。

如此地過了一個月,惠英的腿完全治好了,不僅能活動自如了,其平淡無奇的容貌,也發生了不小的改變。李父李母見狀,這才發覺兒子撿到寶了,于是趕緊催二人把婚事給辦了。這個時候,李直也是真心地喜歡上了惠英,可他又不知該如何開口。惠英自然察覺到了這一點,于是在晚上睡覺的時候,主動招呼打地鋪的李直道,「李大哥,能嫁給你是我這輩子的福氣,你如果不嫌棄,從今以後,就跟我同床共枕,讓我們做一對真正的夫妻吧?」

李直聽了這話,自然歡喜,于是二人順理成章地滾了床單。三天之後,是個黃道吉日,李家準備大擺宴席,把二人的婚事給辦了。然而,就在舉辦婚禮的前一天下午,劉財主到村裡來收租,碰巧路過李家,看到了正在李家內外忙得不亦樂乎地惠英。他心下一凜道:這還是以前那個惠英嗎?她怎麼變得如此漂亮有韻味了?

劉財主以為自己看花了眼,趕緊揉了揉眼睛。沒錯,他看清楚了,站在李木匠身邊的那個窈窕淑女,正是他家的昔日丫鬟惠英!她竟然長漂亮了,而且腿也不瘸了!劉財主頓時後悔不已。不過還好,這兩人不是還沒有成婚嗎?何不在他們成婚之前,把這個惠英搶回去呢?

為此,狡詐的劉財主匆匆回到家裡,帶了四名家丁趕回李家,瞪著李直道,「好個李木匠,我就說惠英去哪裡了,原來是被你給拐跑了啊!來人,把惠英給我帶回去!」

「劉老爺,惠英不是我花了三十兩銀子,從你那裡贖回來的嗎?我還有她的賣身契啊!」李直不知是計,慌忙拿出了當初的賣身契。劉財主二話不說將其撕得粉碎,哈哈笑道,「現在不是沒有了嗎?」

「你,你簡直是卑鄙無恥!」李直氣得直髮抖,可面對如狼似虎的劉家爪牙,他和父母親都是無能為力。這個時候,惠英卻表現得出奇的鎮靜,她臨走之前,悄悄對李直說道,「相公你別急,這些東西現在還奈何不了我。你和爹娘今晚哪裡也不要去,就在家裡待著,到了子時,我自然就回來了。」

還有這事?為了避免連累父母,李直將信將疑地將二老勸住了。劉財主沒料到惠英竟是如此聽話,心中瞬間是樂開了花。由于這老小子已經娶了五個老婆了,再把丫鬟出身的惠英娶回家,也不太妥當。他尋思著:先偷偷把她關起來玩幾天,等玩膩了,再把她還給李木匠,那樣一來,李木匠也沒法去衙門裡告自己了。于是,這老傢夥給四個家丁交代了一陣子,就把惠英關進了一個小黑屋裡。等吃過了晚飯後,劉財主就摸進小黑屋,欲將惠英強行佔有了,可當他壞笑著朝惠英身上撲去時,卻感到下身傳來一陣劇痛。

瞬間,劉財主就像被針紮了一般,猛地推開惠英,點燃燭火叫苦道,「哎喲你個狐狸精,你剛剛用什麼紮我了,你是不想活了嗎?」

「老爺,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我從小喜歡玩蠍子,這蠍子,如果沒有解藥的話,你可能就見不到後天的太陽了!要想保命,馬上給我寫下保證書,保證以後不會再欺負人。還有,我明天不是結婚了嗎,你是不是該給我送些賀禮?您可是個德高望重的人,您至少也得送我一百兩銀子作為賀禮吧?」惠英把玩著一隻褐色的蠍子,似笑非笑地盯著劉財主。

劉財主疼痛難耐,冷汗直流,只得厚著頭皮答應了下來。于是,惠英就坐著轎子,拿著銀子,安全地回到了李家。為了讓劉財主乖乖聽話,不再為非作歹,事後惠英只給了他一些緩解疼痛的藥吊著他的小命。至于能不能全部根除蠍毒,那就要看劉財主以後的表現了。經歷了這事後,劉財主再也不敢為非作歹了,據說,冒氏後來跟著他一起變得規矩了起來。至于李木匠,則跟惠英一起過上了幸福的日子。婚後不到三年,惠英又給這小子生了一兒一女,全家人過得更加幸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