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夜宿寡婦家,聞茶中有泥腥味,他躲進豬圈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夜宿寡婦家,聞茶中有泥腥味,他躲進豬圈逃過一劫
2022/02/27
2022/02/27

大唐貞觀年間,山東地界有一名年輕男子,名叫常愷。這常愷是個孤兒,從小在街頭上當個混混,靠小偷小摸為生。後來,一名武館師傅偶然碰見他,覺得他骨骼健壯,便收下他當徒弟。

幾十年過去後,常愷已經從昔日的小混混,成長為年輕壯健的少年,性情也與以前大為不同。在武館師傅悉心的教導下,常愷不僅武藝學得精熟,性格也十分正直。

等到他二十五歲的時候,教導他的武館師傅,也已經垂垂老矣。這天,師傅把他叫到跟前,對他道:

「徒弟,你已經長大了,功夫也學得差不多,師傅沒什麼可教你的了。如今你還差的,無非就是閱歷和眼界罷了。你去外面遊歷一番吧。」

常愷雖然不想離開,但師傅已經下了命令,他也只有深深拜別師傅,帶了個小小的行囊,就踏上了旅程。他聽說附近的淮陽城,是一座大城,城中人才薈萃,便想去長長見識。

這天,常愷正騎馬在山林之中前行,忽然聽到前面傳來一陣打鬥聲。他向前一看,原來是一群土匪,正在和一行護衛模樣的人纏鬥著。

「哪來的宵小賊子,在此橫行!」常愷被師傅教育得為人正直,當即一聲大喝,就沖進人群中。他武功高強,那些土匪見勢不妙,有人喊了一聲,他們就慌忙地撤走了。

賊人退去後,從馬車中下來一位婦人,向常愷行禮:「多謝這位俠士相救!小女子是要去淮陽城探望夫君,因路途崎嶇難行,這才雇傭了鏢局的護衛,誰知防範之下,還是遭遇了賊人。」

常愷聽了之後,很是同情,便道:「既然同路,那就一起走吧,再遇到土匪時,我也能夠幫忙。」婦人聽說後,自然稱謝不已,並許諾給他一筆錢財,以答謝他的保護。

一行人就這樣,又沿著山路前行了幾天,出乎他們意料的是,他們在路邊發現了,許多旅人的屍體,而且這些屍體,都個個肌肉乾癟,死狀十分不正常。

看到這些後,護衛中便有人猶疑了起來,畢竟他們能夠與土匪打鬥,但卻畏懼鬼怪之事。當即,便有人提出要繞路,或者返回去再從長計議。

常愷藝高人膽大,不信什麼鬼神之事,他見車隊中產生了異議,便決定自己孤身一人,往前探索。眾人也沒商議出更好的辦法,只得同意他的主意。

常愷便一人騎馬獨行。沒了車隊的羈絆,他的速度要快上許多,只是前方盡是山林和荒野,沒有看見一戶人家,直到天黑之後,他才發現遠遠的,似乎有一點燈光。

常愷走近一看,發現是路邊孤零零的一座小屋,門上掛著個小燈籠,顯得十分陰森。他走上去,敲起了門:「有人在家嗎?」還沒喊兩聲,門就打開了,一名小婦人探出了臉。

微弱的燈光下,能看出這小婦人,長得十分年輕貌美。待常愷表明自己的來意後,小婦人熱情地將他迎進了門:「小女子名叫柳柔,因丈夫去世,所以一個人住在這裡。只是家中寒酸,沒什麼能招待客人的。」

說著,柳柔就去燒水泡茶,端來給常愷喝。他環顧四周,不經意地問道:「一個婦道人家,怎麼住在這偏僻的山中?你在此住了多久了?」

柳柔笑吟吟地道:「小女子已經在此住了五年多了,已經習慣了山中的生活,也不想再回到鎮上了。這山裡除了野獸多一點,倒也沒什麼別的,只不過辛苦一些罷了。」

常愷喝了一口杯中的茶,卻聞到茶中有種苦澀的泥腥味,很是古怪。他又觀察屋中,發現桌上有著不少灰塵,牆角還結了蛛網,一點都不像是有人居住了很久的樣子。

就在這時,外頭傳來了幾聲貓叫聲,柳柔側耳聽了聽,便道:「可能有野獸來抓雞鴨了,我得出門去看看,你先安心待在屋裡吧。」

等柳柔走後,常愷也打開窗戶,觀察了一下四周,見屋後就是養雞鴨的小院子和豬圈。他有心離開這裡,但還沒看清四周形勢,就聽門外柳柔的腳步聲,又響了起來。

無奈之下,常愷只得跳進了豬圈,借助夜色隱藏起了自己。只聽柳柔開了門,隨後驚訝地道:「咦?那男子呢?剛才還在這裡的,怎麼不見了?」

隨後,又是一個男聲不耐煩地道:「你這婦人,又是在騙我是不是?告訴你,老子沒那麼多耐心陪你玩!寨子裡花錢養著你,是讓你去騙那些肥羊過來的,不是讓你吃乾飯的!」

隨後,便是柳柔不住的告饒聲:「大哥饒命!剛才我確實是將蒙汗藥,下在了茶裡,也不知道那男子為何不見了,小女子怎麼敢騙你呢?」

躲在豬圈裡的常愷,這才明白過來,好在他察覺到茶水味道不對後,就偷偷吐進了袖子裡,並沒有喝下去。

接著,又聽那男聲道:「過幾日,說不定還會有一幫鏢局的車隊過來,那車隊有些扎手,你好生服侍他們,不要露出破綻。等他們全都被藥翻了以後,再發信號叫我,事成以後,你一定大大有賞。」

等這兩人離開之後,常愷才偷偷從豬圈中翻出來,他連夜返回車隊駐紮的地點,將一切告知了他們。眾人商議之後,決定一起返回最近的縣城,並將此事,稟報給當地的官府,讓官府派兵鎮壓這窩土匪。

而待解決了此事後,常愷又重新踏上了歷練的旅程,不過這回,他多長了個心眼,需知江湖中人心險惡,不能遇到美女就麻痹大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