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商人買魚放生,乘船時大魚托夢:下個渡口記得下船

民間故事:商人買魚放生,乘船時大魚托夢:下個渡口記得下船
2022/01/09
2022/01/09

北宋仁宗年間,汴梁有個商人,此人有個綽號叫六指,因為此人天生六指,所以人們也不叫他的名字,乾脆以此稱呼他。

這商人在京城有著一間鋪子,主要售賣皮貨,雖說店鋪不大,但是每年的利潤也是不低,畢竟這裡客商雲集,乃是整個國家的中心。

商人早起之後,直接出了門,到了街上,朝著一位老漢走去。這老漢乃是一位小販,專門賣早點,爐子上有著羊湯,籃子裡還有著不少的羊肉餅,旁邊支了兩張小方桌,已經有兩名客人在喝湯吃餅呢。

到了近前,這六指吸了吸鼻子,頓時眯起了眼睛,言道:老李頭!你說你這羊湯怎麼這麼香啊?搞得我在家都不想吃飯,非得到你這裡吃飯。

這老漢見他來了,呵呵笑道:原來是大官人啊!那是啊!老漢我做了幾十年了,靠的就是這點手藝,您趕緊坐下,還是一碗湯,一張餅麼?

商人笑著坐下了,很快,老漢端過來一碗湯,還有一張餅,放在了桌上,他先端起碗,呼呼嚕嚕喝了半碗,在這冬季的清晨,一股暖意立刻從心底滋生出來。

商人舒服著吧嗒了下嘴:真是舒服!隨即咬了口餅,滿嘴的油,帶著滿足,片刻之後,吃了個精光。

扔下了幾個銅錢,說道:錢放這兒了!說完揚長而去,那老漢帶著笑意,滿臉的感激。

旁邊的一位顧客見了,卻是驚疑道:我說老漢,人家吃了一碗湯,一張餅,怎麼付了這麼多錢啊?

那人指著桌上的銅錢,竟是足足有著五枚,一碗湯和一張餅,其實也就是兩枚銅錢而已,但是這六指,竟是給了五枚,足足多了三枚。

老漢似乎是帶著回憶般,說道:這六指大官人,可是個好人啊!想當初老漢我妻子重病,無錢治病,所以幾天沒有出攤,此人竟是找到了我家裡,得知情況之後,背地裡找了郎中,給了錢,將我妻子的病治好了,隨後為了夠我生活,此人從不在家吃飯,都是在我這裡吃,而且每次都會多給錢。

聽到老漢所說,吃飯的客人頓時驚呼:此人竟是這般的良善啊!

老漢看著已經遠去的商人,點了點頭。

吃飽喝足的六指,朝著自家的鋪子走去,片刻之後就到了近前,夥計和掌櫃的已經忙活了,見到他趕緊喊道:東家您來了?

他點了點頭,直接走了進去,到了櫃檯處,翻了翻賬本,皺眉道:我說老張啊!最近的行情不錯吧?

掌櫃的姓張,五十多歲,聽到這裡,走了過來,笑道:是啊!東家,今年冬季比往年冷了不少,所以這皮子賣得不錯。

隨後就將賬本蓋好,說道:老劉帶著夥計,走了有兩個月了吧?怎麼還沒回來啊!

別看店鋪不大,其實人不少,老劉是一名管事,帶著兩名夥計,帶著銀票去了塞外,準備買點羊皮,補充貨源,早在剛入秋不久就去了,如今兩個多月,還沒音信。

掌櫃的聽罷,也是皺眉,說道:按理說,前幾天就該回來了,或許是中途有什麼意外耽擱了。

兩人正在說著此事呢,門外傳來了慌亂的腳步聲,三人的目光隨即看了過去,此刻早晨,一般不會有顧客上門,所以幾人帶著疑惑的神色張望著。

一位衣衫襤褸的男子,渾身是土,鞋都破了,頭髮潦草,臉上帶著著急和驚慌之色,沖了進來,口中喊道:東家!東家!大事不好了!

看著進來的男子,六指大驚,趕緊上前攙扶住,問道:小六子!你就自己回來了?

來人正是去塞外買皮子的其中一個夥計,這小六子見到六指,直接哭了起來,六指著急了,追問道:快說!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良久,這夥計才恢復了些,將事情的原委說了一番,幾人聽罷,默不作聲了。

原來管事帶著夥計,將皮子買了回來,可是路過一座大山的時候,被人劫了,幸好人沒事,那夥劫匪還算是有些道義,只要貨,不傷人命,但是,雖說沒傷人命,卻是扣了兩人,叫夥計送信,說是要貨和人,必須來贖。

商人聽到這裡,變得沉默了,掌櫃的和夥計都盯著他,這可是人命關天,一般的東家,都會選擇報案,由官府去解決,當然,最後的結局,一般都是劫匪殺人了事。

看了看夥計,商人六指說道:放心!我這就去準備錢,稍後你隨我一起返回去,咱們去贖人。

聽到這裡,這夥計小六子竟是直接跪倒在地,咣咣磕頭,掌櫃的也是鞠躬,見此,商人六指趕緊擺手,說道:你們是為我才會遭此大難,我又豈會不管。等我一下,我去籌錢。

說完,此人折返回家,顯得急匆匆的,經過那早點攤的時候,也沒打招呼,老漢見了,很是奇怪。

到了家中之後,將暗藏的一隻木匣取了出來,倒是正好被妻子看到,問道:你這是幹什麼啊?

將事情給妻子說了,妻子也是眉頭緊皺,說道:你做得對,不過此行危險,你可要思慮再三啊!

六指商人拿著幾千兩銀票,說道:放心!我走南闖北多年,什麼沒經歷過,那些人只是求財而已,最多當這次虧本了,咱們還有以後呢,只要人沒事就行。

收拾了一下包裹,帶了些銀子路上用,隨即到了店鋪之中,帶著夥計,租了輛馬車,朝著塞外疾行而去。

一路舟車勞頓,面前是一條運河,這段路,需要乘船會快些,商人帶著夥計到了渡口這裡。

這裡人來人往,竟是十分熱鬧,還有很多做買賣的,賣吃的就有十來份,商人也餓了,帶著夥計,上前買了幾張燒餅。

本想直接上船的,可是卻是被一陣喧囂驚擾,順著聲音看去。

只見一位老翁面前,站著兩人,一位青衣男子,一位富態的胖子,那青衣男子手中抓著一條近乎一尺半的大魚,喝道:明明是我先買的,憑什麼讓給你。

胖子原本和善的面孔,此刻怒目圓睜,指著男子:就是我先看到的,我都跟老漢談好價錢了。

兩人就這麼爭吵了起來,商人見此,便走了上前,他也是個愛看熱鬧的人。

兩人就這麼爭吵了一通,商人看了看那條大魚,身上竟是有著一條金線,在陽光下,顯得煞是好看,頗有些不凡的感覺。

旁邊的老漢急了,對著兩人說道:我說兩位,你們這麼吵來吵去的,究竟誰買啊?

似乎是吵出了火氣,那胖子聽罷,冷笑道:我還就不買了,你想要給你了!窮鬼!

青衣男子聽罷,可是不幹了,將大魚扔在了地上,指著胖子說道:你說誰呢?就沖你這話,我也不買了。

商人在旁邊聽得暈頭轉向,不明所以了,這兩人這是怎麼了,到了最後竟是誰都不買了?

老漢歎了口氣的樣子,將大魚撿了起來,這時,商人看到了大魚的眼睛,一滴眼淚,竟是滴落而下,看到這一幕,他的心中一動,一絲不忍。

于是這商人六指,邁步走了出來,對著老漢說道:他們不買,我買了!

此話一出,眾人都看了過來,胖子和青衣男子也是如此,盯著他,帶著莫名的神色。

隨手從包袱之中,取了一兩銀子,遞了過去,說道:這點銀子夠麼?

老漢見此,眼中有著喜色,說道:夠了!夠了!

趕緊將銀子收了起來,同時,將大魚遞了過來,商人接過了大魚,口中念叨著:今天遇到我,算你走運了!

人們聽到此話,頓時感到一陣不解,他抱著大魚,來到了岸邊,在眾目睽睽之下,竟是將大魚直接放生了。

胖子和青衣男子見此,似乎是有著譏諷之色,老漢有些無語,不過也沒多言,只有夥計,低聲道:東家!這可是錢啊!

商人笑了笑,沒說什麼,帶著夥計就上了船,那青衣男子,盯著他的包袱看了看,眼中有著貪婪之色閃過,竟是也上了船。

到了船上之後,商人帶著夥計進了一個房間,這是一艘巨大的樓船,房間還是很多的,不過得多花錢。

走了一天了,商人六指有些疲憊了,好歹吃了個燒餅就睡了,夥計也是如此。

睡夢之中,商人似乎是清醒了過來,自己此刻站在船邊,水下有著一條大魚,露出了水面。

他看了看,魚身上一條金線十分明顯,竟是自己剛才放生的那條,只見大魚口吐人言說道:好心人!都是我害了你,此刻船上有人要害你,下一個渡口你記得要下船啊!

說完之後,大魚沉入了水中,他感到驚詫,有人要害自己嗎?

不明白自己為何到了船邊,朝著自己的房間,中途路過一間房的時候,商人頓住了身形,側耳聽著裡面的話語,臉色大變。

一人說道:老三!你看清了麼?那人的包袱裡有貨?

十分熟悉的聲音說道:沒錯!那人取銀子的時候,我看到了,此人帶著的銀子不會少了,咱們弄死他,絕對發財了!

這竟然是之前搶魚的那名青衣男子的聲音,之前那人說道:好!再過一個渡口,便是水流湍急之地,到時弄死他,直接扔下去,就說此人跳河了。

聽到這裡,他嚇得一個不穩,竟是倒在了地上,隨即眼前一黑,直接醒了過來。

看著仍舊睡覺的夥計,商人眼珠轉動,自己剛才做了個夢,但是也太真實了,想到有人要害他,此人急忙將夥計叫醒了。

透過窗戶看去,前面不遠就是渡口了,急忙帶著夥計到了船頭,跟著人群下了船,船上的青衣男子幾人,竟是沒有看到。

一陣後怕的商人,帶著夥計乾脆選了路路,數天之後,到了那處大山腳下。

商人沒有露面,叫夥計上山了,很快,那夥山賊,真的將人和貨物送了下來,迎面商人走了過去。

那夥賊人見此,倒是點了點頭,為首的男子笑道:還真是令我意外,真能拿出贖金救人的,可是少之又少啊!

商人上前,其實心中也是害怕,不過還是拱手道:不打不相識,以後咱們從此路過,還請諸位多擔待一二,這是諸位要的錢!

對方接過錢,竟是真的沒有動手後悔,商人這才抹了把冷汗,就怕這些人不講信用。

帶著眾人,趕著兩輛車,朝著家裡走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