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想娶妻,算命大師:你會娶一個獸類妻子

民間故事:男子想娶妻,算命大師:你會娶一個獸類妻子
2022/03/06
2022/03/06

在某個朝代,真州有一位姓丁的書生,年紀不大,才十七歲。在古代,這個年紀已經不小了,可以談婚論嫁了。後來,丁書生和衛氏定了親,但是正當丁書生準備去娶衛氏的時候,衛氏夭折了。

沒辦法,丁書生只能再考慮娶別的女子。

這一次,丁書生很謹慎,他想找個門當戶對的女孩,也想找個大家世族。於是,他先去找了擅長看相算姻緣的大師,讓他幫自己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適姑娘。

大師仔細看了看丁書生的面相,問了生辰八字等等,然後皺著眉頭不說話。丁書生著急了,問他算的結果如何。

大師猶豫了一下,說:我算了你的命,說了你不要不高興。從你的命數來看,你這輩子恐怕不能和女孩結婚了,以後你肯定會娶的,但是會娶一個獸類妻子。

聽到這裡,丁書生怒不可遏,沖著大師吼道:大師你這是什麼話啊!我就算沒啥成就,品行不夠端正,但我總算讀過幾年書,也是個七尺男兒,怎麼可能娶禽獸做妻子呢?那樣的話,我算什麼,豈不是連人也做不出了?你這個大師,我看真是不配做大師。

大師沒有生氣,他料到了丁書生會生氣,於是淡淡地說:我算命從來沒錯過,你的命數就是這樣,你不信就等著看吧。

丁書生當然不信,氣憤的離開了。

從那天開始,丁書生開始不斷求媒人,讓她幫忙給自己說個合適的女孩。一開始,他要求還挺高,又說要大家閨秀,又說要門當戶對。但是,媒婆說了沒有合適的女孩。即便有,人家女孩也看不上丁書生。

丁書生無奈,只能降低要求,他讓媒人給自己找個小家碧玉,哪怕是普通農家的女孩也可以。但是,媒人還是說沒有。

就這樣過去了一兩年,丁書生依然沒有找到女孩成婚。一退再退的他,有時候會想起大師的話:難道,我這輩子真的會娶一個野獸做妻子?

想到自己妻子可能是個母老虎(這可是真母老虎),又或者是個母狼,丁書生就不禁打寒顫,想想就可怕。

幾年沒找到合適的女孩,丁書生心中鬱悶。無聊至極,他雇了一條船,走水路去楚地遊玩。

那一天,丁書生乘船在山峽裡漂泊,船夫划船,丁書生看著兩岸的風景,聽著猿啼狼嚎之聲,心中還是不開心。

忽然,有幾十個小猴子叫個不停,然後順著懸崖下來,直接跳到了丁書生的船上,在船頭不肯離去。船夫看到後,就拿著船槳去趕小猴子,但猴子靈活,而且數量很多,船夫並沒有趕走。

而這些小猴子顯然是有目的而來,它們沖進船艙,把行李包裹都咬著或者背在身上,然後又跳離了船頭,爬上懸崖上岸去了。

船夫正在歎氣,只見幾個老猿猴更過分,抬著一個簡單的轎子(或者準確地說是架子),然後直接跳到了船上。船夫看了震驚,還沒反應過來呢,就被老猿猴一跤摔倒。幾個老猿猴沖進船艙,直接把丁書生按在了轎子上,然後兩個抬著轎子,一個扶著(或者說按住)丁書生,嗖的一下跳上了岸。

上岸以後,幾個老猿猴開始爬峭壁,它們腳步不停,如同在絕壁上飛行一樣,丁書生嚇得都說不出話來。

很快,老猿猴們到了一個石洞跟前,這裡連門都是用石頭壘起來的,石門外麵糊著厚厚的一層泥。丁書生不敢反抗,更不敢逃跑,乖乖地下了轎子,然後進了石洞裡。

石洞裡面寬闊,如同大堂,堂上有一個老爺子,拱手站著。丁書生一看,這老爺子相貌詭異,簡直不像人類,心中有些害怕,但也不敢逃走。因為從他進來開始,那幾個老猿猴就在門口站著了。

老爺子看到丁書生來了,開門見山:你是丁慶雲的兒子嗎?

丁書生點頭,說「是」。

老爺子又說:我跟你父親,從小就在一起玩,關係也很好。十八年前,我四處閒遊,浪跡天涯,後來到了這裡,入贅于袁氏。後來,我們生了個女兒,如今我女兒大了,也沒有合適的人。星號看到你來了,所以我才讓童子僕人去迎接你。如果你不嫌棄我們是異類,我願意把女兒嫁給你。

丁書生這才知道,原來眼前的人是自己父親的朋友,他所謂的「袁氏」,其實就是猿猴,那麼他的女兒,恐怕也是猿猴了。

想到這裡,他心中更加害怕了,心中打一百個不願意,但是又不敢明說。

這時候,一位老婦出來了。老爺子指著她對丁書生說:這是我的妻子。丁書生不敢正視,偷偷看過去,發現老婦人碧眼肥大,兩腮上的毛髮很長,反卷著像刺蝟。老婦在老爺子耳邊,小聲說個不停,但聽不清說什麼。

老婦說完後,一個女子戴著紅蓋頭出來了。她已經穿了新人的衣服,看來只等成婚了。

老爺子看了看丁書生,丁書生不敢反抗,和女子拜了天地、父母,然後夫妻對拜了。兩個小猴子攙著他們,送到了洞房裡。

就這樣,丁書生在震驚和懵懂中,完成了人生的婚姻。

看了看新娘子,丁書生心存僥倖,他鼓起勇氣,稍微揭開了新娘子的紅蓋頭,看了看新娘子的下巴上,有許多濃密的毛髮。完全看不到人臉。

發現自己妻子居然是猴子,丁書生很生氣,他忽然想到,那個大師真的說對了,自己果然娶了個野獸妻子。

因為生氣,丁書生也沒有再掀開蓋頭,也沒有和妻子溫存,直接躺下睡覺了。半夜,妻子似乎忍不住了,自己掀開了紅蓋頭,然後靠近丁書生,想要抱著他。

丁書生察覺到了,也不客氣,憤憤地說:我知道你想幹什麼,但是我告訴你,你要想和我做夫妻,除非你皮毛退去,像個人一樣才行!妻子聽了之後,大為羞愧,不再去抱丁書生,帶著淚走開了。

第二天早上,妻子對著河水看自己,她似乎也看到自己醜陋的外貌了,羞憤之下一頭紮入了河水之中。

或許是求生本能,也或許是沒忍住,妻子開始大叫救命。丁書生和眾人聽到後,連忙去看。老爺子冷靜下來,已經指揮猿猴跳水救人了。幾個猿猴很有力氣,拖拉著女子上來了。

妻子回來後,覺得沒臉見人,蒙著被子睡覺。她渾身酸痛,痛過之後又覺得渾身瘙癢,癢癢得受不了了,她就用手撓,每次撓身上的毛都脫落很多。一天之後,妻子居然渾身都沒有毛髮了,而且面如美玉,秀美動人。

丁書生發現後,忍不住讚美道:啊,真是天仙一般的美人啊!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從獸到人,只需要一番洗禮就行了。

當天晚上,兩人同塌而眠,同床共枕,終於做了實際意義上的夫妻。

次日早上,夫妻二人出來拜見父母。老爺子一看,頓時狂喜,忍不住拍手稱好,眼中還有淚水。那老婦人看到後,卻很生氣,大罵著說:我居然生了這麼個女兒,這老東西亂了我的種啊!

老婦人不解氣,還是在罵,罵著罵著就動手打老爺子,還讓女兒趕緊滾開。

老爺子很高興,趕緊讓幾個猴子抬著轎子,把女兒、女婿都送到河中船上。原來,丁書生被猿猴綁架後,船夫一直在等他,一直等了一個月還沒走。所以,老爺子才讓猴子把他們送給船夫那裡。

船夫看到丁書生,又看到他帶著絕美少女,也很高興,連忙划船帶他們離開了。這次,書生不再往前走,而是回家了。

後來,丁書生又帶著妻子,到了當初的地方。女子想拜見父母,但是她再也不是猴子了,她成了真正的人,也就不會攀援了。無奈之下,她只好哭著拜了一番,然後和丁書生回家了。

這故事大概是要說,人和動物的區別,在於有無洗禮,或者說在於有無禮儀。

作者用猿猴洗浴後,脫毛變成人,強調「一番洗伐」可以「從獸到人」。

這其實也就是在說,動物如果知道禮儀(比如猿妻知道醜俊),就跟人差不多,而人如果不知道禮儀,那就跟獸沒區別。就像《詩經 相鼠》所言,相鼠有皮,人而無儀。連老鼠都有皮,有些人卻沒有禮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