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養刺蝟偷瓜,夜宿古刹夢到老翁說,刺蝟拿你當存糧

民間故事:男子養刺蝟偷瓜,夜宿古刹夢到老翁說,刺蝟拿你當存糧
2022/01/19
2022/01/19

明朝嘉靖年間,某日,嚴州府壽昌縣來了一個能掐會算的老先生。言人休咎(吉 凶),了若目睹,名聲大噪。

  老先生路過一座雕樑畫柱的府邸前,忽然鼻翼翕動眉頭緊皺,他拿起羅盤瞅了一眼,愕然驚訝。

  他趕緊上前叩開朱門,司閽(音同昏,看門人的意思)問老先生有何貴幹?老先生滿臉凝重說道:「快帶我去見你家老爺,晚了就來不及了。」

  司閽聞言不敢擅專,先將老先生請到耳房稍坐,他前去後院向家主稟告,老先生揮動衣袖讓司閽速去。

  高門大戶規矩森嚴,老先生剛坐下就有青衣小廝端茶上來。半碗茶的功夫後,司閽身後跟著一個肅穆的中年人。

  中年人正是府邸的主人林淳安,此刻他滿臉疲倦心中滿是擔憂。

  原來昨日,他的夫人楊氏誕下兒子,沒曾想到孩子出生後就一直大哭不止,全縣的郎中都束手無策。

  看見孩子的嗓子都已經哭得嘶啞,可憐天下父母心,林淳安心疼不已,奈何家中有萬貫家財也治不好孩子的隱疾。

  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司閽前來稟告說是門外有個老先生求見,細問之下,林淳安不敢怠慢親自來見他。

  林淳安老遠就看見耳房前站著一位白髮鬚眉的老翁,舉手投足之間顯得仙風道骨。

  「老先生有怠慢之處還望見諒,不知您找我有何事?」

  林淳安久經商場,為人謙卑,處世圓滑,只是老先生卻沒有那麼多彎彎繞繞。

  他直言道:「地煞尚坐命宮,令公子有劫難傍身。」

  一番話語出驚人,林淳安出生富貴,從小學習經史子集,雖不曾有功名在身,但是對于亂力亂神的說法嗤之以鼻。

  此時,司閽心中暗惱林老爺遷怒他,喝聲道:「那裡來的瘋老頭,胡說八道,左右來人將他架出去。」

  擱在平日裡,林淳安也就默認了司閽的行為,只是此刻繈褓中的孩子奄奄一息。不知為何聽了老先生的話竟然生起一絲希望。

  于是,林淳安出聲阻止司閽,他鄭重向老先生作揖,「僕役不知禮數驚擾先生多有得罪,您能看出小兒劫難傍身,想來一定是世外高人,還請你救小子一命。」

  「我既然已經登門,就是奔著消除邪祟而來,不必多言,我與令公子有緣,還請帶我去見他。」

  林淳安聞言大喜,此時已經不在乎什麼禮數,直奔後院女眷而去,只要能讓孩子安然無恙,要他做什麼都行。

  俄頃,眾人來到東廂房,剛到門口就聽見女子的哭聲。屋內坐著一位貌美女子,只是面色蒼白,正是林淳安的妻子楊氏。

  她看見丈夫進屋,抱著孩子對他說:「老爺,你快想想辦法救救咱們的孩子吧。」

  此時,繈褓中的孩子緊閉雙眼,呼吸緊促,亦是進氣多出氣少,危在旦夕了。

  老先生安撫了一下林淳安夫婦,將孩子抱到懷裡,然後摒退眾人。

  此刻,屋裡只留下他和孩子。

  只見老先生從懷裡拿出數張用黃米水浸泡過的空白符籙,他咬破食指在數張符籙上奮筆疾書。

  寫完以後,分別在門窗上貼上,臨了,將最後一張符籙放在孩子的衣服裡。

  「志平,為師就算耗盡修為也要助你化解此煞!」

  原來,這個孩子的前世乃是老先生的大徒弟志平,多年前下山歷練,除魔衛道的時候,為保護地方百姓與邪祟「不可死」一起隕命。

  所謂「不可死」,就是世間怨氣變成的邪祟,它們無形無體遊歷在市井之中,附在百姓身上吸取宿主的負面情緒來修行,此時的宿主就會變得暴躁易怒,最後染上惡習窮困潦倒一生。

  待宿主死後,它又會尋找下一個目標,意味著邪祟不可能就此消亡。所以,人們就稱它為「不可死」。

  志平為人心善,道法高強,很快就在市井中發現「不可死」的蹤跡。他用畢生所學,將「不可死」封印在自己身體當中,然後用同歸于盡的方式,讓「不可死」不再禍害人間。

  可是,這樣就帶著某種隱患,雖然「不可死」被消滅,但是它在志平的身上留下一抹煞氣種子,還未等轉世的志平長大就會將其扼殺,就是我們常說的夭折!

  老先生精通周易早已洞悉一切,這才下山助徒弟化解此劫。

  此時,繈褓中的孩子醒來,「嗚哇」一聲哭起來。

  老先生右手結印,口中默念九字真言,身後出現一丈高的法相,它手持黃庭,周身金光閃閃。

  孩子的眉心處出現一縷黑氣,老先生徒手一抓,黑氣驟然炸裂變成齏粉。就在這時候,一抹不易察覺的紫氣躲進孩子的手臂中來回流竄。

  老先生眼中露出一抹哀傷,「時也命也!」

  「不可死」是無形的,想要消滅乾淨實在太難,留在手臂中的紫氣便是「不可殺」的種子。

  它已經躲進孩子的意識當中,如果老先生強行消滅種子,這個孩子就會失去意識變成一個傻子。

思慮再三,老先生沒有這樣做。這個孩子的前世為了「不可死」已經犧牲過一次,這一世實在不忍心讓他變成傻子。

  老先生收回符籙,將林家夫婦叫進屋子。楊氏從老先生手裡接過孩子,只見孩子不在哭泣而是沖著父母露出酒窩,亦是是痊癒的模樣。

  林家夫婦對老先生千恩萬謝,楊氏突然說道:「先生,您對這孩子有救命之恩,就給他取個名字吧。」

  「願孩子一生平平安安,就給他取名之平。」

  「林之平,好名字!」,林淳安口中默念幾遍。

  老先生臨走的時候給林之平批註,「海壓竹枝低復舉,風吹山角晦還明。」

  林淳安連忙問是何意?老先生撚著鬍子大笑而去。

  「烏雲終將消散,黑暗終將過去,那麼光明還會遠嗎?」

  老先生走後,林淳安又請來郎中給兒子把脈,郎中乃是當地名醫,他已經去過林家多次,早已曉得孩子藥石無醫,只是此次再來把脈卻神奇的發現孩子的脈象痊癒了。

  「令公子雖無大礙,但是體虛脈弱,以後不可躁動。」

  沒想到郎中的一句話,竟讓林家夫婦為溺愛兒子找了一個藉口,為此埋下禍端,又一次讓林之平和「不可死」相遇,後來他有一番奇遇,這才改變命運。

  1、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林家破敗「之平」流落街頭救下大黑狗

  白駒過隙,二十年過去,早已物是人非。

  壽昌縣的百姓茶餘飯後,談論最多的就是林之平,他在嚴州府可是家喻戶曉的人,並非是有多大的才氣,而是他敗家的方式,讓人驚歎不已。

  林之平在父母的溺愛中長大,養成了好吃懶做的秉性,雖然林淳安也發現苗頭不對,想要扼住不正之風已經晚了,林之平已經成了紈絝子弟。

  在他看來林家有幾輩子揮霍不完的銀子,他根本不需要努力,只要想著怎麼花錢就行。

  林家夫婦在世時,林之平還有所收斂,待父母相繼去世後,林之平變本加厲鬧出許多笑話。

  比如,去青樓為博得佳人一笑,竟然效仿「烽火戲諸侯」,讓僕役放火燒百姓的屋舍,害得許多百姓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後來,有書生寫文章罵林之平。于是,他千金求字,讓文采斐然的士子幫他回懟,每寫一個字給一百兩。

  鬧劇過後,只留下一地雞毛。在沒人管束的情況下,林之平染上賭錢的陋習。

  縱然林家有金山銀山,它也架不住一個賭字,短短幾年林之平將富甲一方的林家輸光了。

  彼時,林之平三十歲出頭。他將老宅賣了換錢,又去賭坊瀟灑,結果可想而知,鎩羽而歸。

  林之平,找了幾個親朋好友去投奔都被趕出來。沒有了住宿的地方,只能流浪街頭。

  他饑寒碌碌的走在大街上,心中湊然想道:三十年蹉跎歲月,一朝大夢初醒,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可惜,他醒悟的太晚,只能去城外荒廢的古刹內住宿。

  莊稼人不欺負莊稼人,古刹裡大多數是一些失去耕地沒有收入的窮人,他們見衣衫襤褸的林之平就收留了他。

  此時,林之平已經不是什麼林家大少爺,只是一個每日為了飽腹的普通人。

  于是,他和古刹裡的乞者一樣,早出晚歸去街上乞食。

  林之平在城裡乞食總能遇到熟人,這些人對林之平冷嘲熱諷。起初,林之平放不下面子還會與他們打架,時間長了也就看淡了,別人嘲諷他的時候只是充耳不聞。

  吃不飽飯,要面子有何用?心態上的轉變,讓他不在挨餓,最起碼能吃得上飯,至于能不能吃飽就要看運氣了。

  就這樣,林之平在城裡討食了一年,某日,同他關係很好的一個老乞者在乞食的時候,被大戶人家的司閽刁難。

  老乞者不甘心被辱就和司閽打了起來,司閽占著力氣大,輕而易舉就把老乞者打翻在地,最可惡的就是竟然將老乞者的碗砸碎。

  老乞者吊著一口氣,被人抬回古刹。

  老乞者語重心長的對林之平說:「你還年輕要學會自力更生,千萬別學我,一輩子被人看不起。」

  這番話對他的觸動很大,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一個人坐在牆角苦思冥想,最後下定決心,要去城裡找活計,用雙手養活自己不再乞食了。

  林之平三十多歲沒有一技之長,商鋪老闆嫌他年紀太大,又忌憚他以前的身份,不敢雇傭他。

  就在林之平灰心的時候,有個叫王員外的人找到他。

  「你願意替我看守西瓜地嗎?」

  原來王員外是外鄉人,他在壽昌縣買了一百畝地用來種西瓜,今日正好去集市上找人幹活,見林之平四處碰壁沒老闆雇傭他,心生一計。

  「我每個月只給你二百文錢,必須要做滿三個月才會付工錢。」

林之平見有老闆願意雇傭他,根本來不及多想就答應了,只是簽完字才後悔。

  老闆三個月不給工錢,那麼這三個月只能自己掏錢吃飯,可是他現在身無分文,這可怎麼辦?

  林之平將實情說出,想讓王員外預支一個月的工錢,王員外卻說預支工錢可以,但是三個月後只給二百文錢。

  為何會少二百文錢呢?王員外說天下沒有白借的錢,借錢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思慮再三,林之平只能答應了。拿到錢後,他買了一些糧食回古刹,想和眾人告別後再去西瓜地。

  剛進院子,就看見有只體態臃腫的大黑狗四肢被捆住躺在地上。

  乞者告訴林之平,大黑狗是在城裡的冷巷內發現的,想必是沒有主人的,于是他們見四周沒人就把大黑狗抓回來。

  林之平覺得奇怪,大黑狗矯健怎麼會輕易被抓?待他看見大黑狗的肚子後才後知後覺,原來大黑狗有孕在身,身體虛弱才沒跑掉。

  就在這個時候,大黑狗的身下流出一灘液體,旁人臉上露出笑容。

  「大黑狗要生了,我們不愁沒肉吃了。」

  說完話,他就去屋子內招呼其同伴去院外拾柴火,婦人架鍋燒水,各司其職。

  林之平剛想離開,就覺得腳下被什麼東西拽著,于是低頭一看,竟然是大黑狗用嘴咬住他的褲腳。

  四目向望,只見大黑狗的眼眶濕潤,淚水順著鼻翼弄濕了林之平的褲腳。

  林之平驟然想起十五歲時,父親送過一隻大黑狗給他當禮物,他喜歡的不得了,就連睡覺都要抱著它。

  大黑狗長得很快,不到六個月就長得碩大無比,林淳安擔心大黑狗會傷著兒子就將它送人了。

  林之平依稀記得那只大黑狗的右腿上有一塊白絨毛,他蹲下身子望向眼前大黑狗的右腿。

  頓時,愕然不已,「大寶,真是你?」

  顯然是大黑狗先認出了林之平,他趕緊對生火的乞者說這大黑狗是自己丟失的,眾人拿懷疑的眼光看著他,以為林之平想要獨吞。

  林之平把心一橫,拿出一百文錢給乞者買豬肉吃,又拿出新買的糧食,眾人這才勉強同意放過大黑狗。

  林之平要去看守西瓜地就不能繼續住在古刹,他把自己的一些被褥送給乞者後就帶著大黑狗離開了。

  2、王員外克扣工錢,之平憤而辭工,夜裡刺蝟來送瓜

  西瓜地在城郊二百裡外,此地荒無人煙,地裡都是即將長熟的大西瓜,在西瓜地的東南方向有個簡陋的小屋,正是林之平住宿的地方。

  看護西瓜地的工作看似簡單,其實很費體力,除了要防止盜賊,還要提防飛禽珍獸。

  由于買下大黑狗花去一半的錢,在這三個月裡,林之平每天只吃一頓飯節省開支。

  周邊有許多野果可以充饑,日子過得拮据可也算充實。

  自從大黑狗生下一窩幼崽後,它經常獨自出去,然後夜裡叼著一些吃的回來餵養孩子,這倒是讓林之平省心。

  這日夜裡,大黑狗在外面狂吠,將睡夢中的林之平叫醒,他披上衣裳提著燈籠尋著聲音跑了出去。

  只見大黑狗滿嘴流著血,身上還有倒刺的印記,地上是一個被摘下的西瓜。

  林之平看到大黑狗渾身是傷非常心疼,「可惡的偷瓜獾,又來偷西瓜吃!」

  所謂偷瓜獾,其實就是刺蝟,因為它是夜裡出來捕食,又愛偷吃西瓜,民間就叫它為偷瓜獾。

  這幾個月裡就數刺蝟最讓林之平頭疼,此地荒蕪,刺蝟非常多,它們是夜裡才會出來捕食,往往選在林之平最困的時候下手。

  幸好有大黑狗在,夜裡大部分時間都是它和刺蝟在戰鬥,當然遇上膽小的刺蝟,狂吠幾聲就能讓它逃走。

  可是,遇上像今日兇猛的就會打一架,大黑狗畢竟年紀大了,外強中乾弄得遍體鱗傷。

  眼看到了與王員外約定發工錢的日子,林之平很早就去王家叩開門扉。

  他想早點拿到錢去集市上買些肉犒勞一下大黑狗,他發現大黑狗最近食欲不振,蔫不拉幾的趴在地上。

  王員外見到林之平後,就拿出一百文錢給他,說這就是三個月的工錢。

  「咱們不是說好三個月之後給二百文嗎?為什麼你要克扣一百文?」

  王員外聞言眼白一翻,「怎麼嫌錢少?我告訴你,我是可憐你才給一百文,別不識抬舉。」

  王員外說西瓜被很多珍獸偷吃掉,為此林之平要負責任,這些錢要從他工錢裡扣除。

  林志平很委屈,覺得王員外是在刁難他,偌大的西瓜地就他一個看護,看了東邊看不到西邊,難免會有紕漏。

  可是,王員外一棒子打來,竟然把所有損失算到林之平頭上,他一怒之下辭工不幹了。

  于是,拿著一百文工錢離開了王家。

  他回到西瓜地想要帶走大黑狗的時候,大黑狗和它的孩子已經不在了。林之平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找到。

  「大難臨頭各自飛,大寶你是知道我辭工沒有地方可去,才選擇離開的嗎?」

  林之平心裡很難過,覺得大黑狗在他最困難的時候離去太沒有義氣了。

  誰能解憂?唯有杜康!林之平心中悲憤,埋怨世道對他的不公平,就去酒肆買醉。

當喝完一百文的酒後,酒肆掌櫃將林之平趕出去了,任憑他躺在街道上吹了一宿的夜風。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加上夜裡著涼,林之平病了,病得開始說胡話了。

  幸虧被相熟的乞者發現,將他抬回古刹,眾人又沒錢給他看病,只能讓他躺在稻草堆自生自滅。

  「難道,這輩子我就要這樣窩囊的結束嗎?」,林之平這幾天哭了很多次,現在口渴的連眼淚都沒有了。

  就在這時候,黑暗裡傳來「唧唧」的聲音,只見刺蝟正拱著一個西瓜來到林之平的面前。

  「你是要讓我吃西瓜嗎?」,林之平疑惑的問道。

  當然,刺蝟是不會回應的,林之平已經餓的兩眼發黑,趕緊從旁邊撿起一個石頭將西瓜敲開大快朵頤起來。

  不一會兒,半個西瓜就被林之平吃完,他抹了一下嘴意猶未盡。

  刺蝟送來西瓜後也沒有離開,而是匍匐在地上。

  「如果你每天可以給我送西瓜就好了。以後吃不完的,我就可以拿去集市上賣錢,過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有錢娶老婆了。」

  刺蝟聞言眼珠子一轉,晃晃悠悠離開了古刹。

  翌日夜裡,林之平剛要躺下就見黑暗中又滾來一個西瓜,這次一共有五隻刺蝟拱來五個西瓜。

  「刺蝟真的帶西瓜過來給我!」,林之平覺得很神奇,他不敢對外人講,將這些西瓜藏起來以後。等到天亮拿到集市上去賣錢。

  于是,林之平靠著刺蝟送來的西瓜賺了五十文錢,他去集市上飽餐一頓,為了感謝乞者的救命之恩,他又買了一些肉回古刹。

  就這樣,到了晚上,刺蝟就會準時的送來西瓜,翌日,林之平再賣出去。

  期間,林之平出于好奇跟蹤過刺蝟,他想知道西瓜是怎麼來的,結果發現刺蝟竟然是偷王員外瓜地的西瓜。

  在他看來,王員外克扣工錢是個壞人,刺蝟此舉就是在教訓他。

  一個月後,林之平靠著沒有成本的生意賺了一千五百多文錢,生活溫飽是沒問題了。

  這幾年在外流落的日子,讓他明白只有通過雙手努力賺的錢才是自己的。

  賣西瓜畢竟不是長久之計,他決定白日去做長工。

  找來找去,他被布行的秦掌櫃雇傭,秦府正好缺一個轎夫,林之平年齡和身材正合適。

  3、路遇盜匪林之平仗義解囊救東家,贏得秦家小姐青睞

  轉下,林之平在秦家當轎夫已經兩個月,休息的時候,他就去集市上賣西瓜,日子越過越好了。

  這日,秦掌櫃乘坐兩個人抬的轎子去郊外訪友,他們要經過一個荒無人煙的羊腸小徑。

  就在這個時候,從兩側的樹上跳下數十個蒙面大漢將轎子攔下。

  一個額頭有刀疤的大漢,扯著嗓子喝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秦掌櫃被大漢從轎子裡拖拽出來,秦掌櫃嚇得瑟瑟發抖,林之平亦是如此,他被勒令抱頭蹲在地上不許動。

  大漢森然笑道:「秦掌櫃,你莫怕,我曉得你是城裡大戶,只要你付一千五百文錢的過路費,我就放過你們三人。」

  秦掌櫃聞言苦喪著臉說道:「好漢爺,我出門沒帶銀子,能否讓我回家再給你送來。」

  「你當我是三歲孩子?你一個布行掌櫃出門不帶錢?」

  大漢不信就出手搜身,見秦掌櫃身上真沒有錢,他忍不住罵道:「晦氣,出門就漏風。」

  「既然你沒有錢就別怪我們了,這行有規矩,有錢買命,沒錢只能撕票了。」

  盜匪很明白,放任秦掌櫃離開,他們一定會去縣衙告發。這樣一來,錢沒有撈到還被縣衙盯上。

  這群盜匪是流竄作案,今日在這個縣,明日就在另一個縣,居無定所。本以為釣著大魚卻被魚打了眼,只能把秦掌櫃三人埋了,繼續在這裡打家劫舍拿到錢才能離開。

  刀疤漢子給同伴使了一個眼神,同伴亮出大刀走了過去。

  「住手,我身上有錢!」

  刀疤大漢聞言回頭,說話的人正是林之平,他不忍心秦掌櫃被害,

  秦掌櫃心地善良,從來不刁難夥計,做生意也很實在,平日也會出手救濟乞者。

  這才想起自己隨身帶著賣西瓜的錢,他早就把一千五百文錢兌換成銀子了。

  林之平從懷裡拿出銀子遞給刀疤大漢,大漢收下銀子咧嘴一笑,讓同伴放了秦掌櫃。

  他叮囑秦掌櫃不許報官,秦掌櫃唯唯諾諾的答應。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悔無期。」

  盜匪走遠後,秦掌櫃向林之平作揖答謝。「多謝小兄弟慷慨解囊,待回城我一定重謝。」

  轉下,回到城裡秦掌櫃說到做到,不僅給予林之平重賞,還讓他做了倉庫管事。

幾日之後,秦家布行門前駛來一輛馬車,林之平得到秦掌櫃授意早早就在門口等候。

  今日是秦家大小姐回家的日子,數月前她回老家參加外祖母的喪事,喪事結束就回來了。

  馬車剛停下,就從車上跳下來一隻大黑狗,直接撲向林之平。

  車廂裡的秦家大小姐驚呼,忙喊道:「小心!」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眾人大吃一驚,原來這只矯健的大黑狗在林之平腳邊蹭來蹭去,竟然在撒嬌。

  這只大黑狗正是不辭而別的大寶!

  「你這些日子去哪裡了?害得我一頓好找。」,林之平撓著大黑狗完全忘了跟前的秦大小姐。

  等他想起的時候,驟然發現跟前站著一位膚白貌美的姑娘,容貌酷似秦掌櫃,五官卻秀氣許多。

  秦大小姐柔聲說道:「那日,我出城見大黑狗餓暈在路旁,就命人將它救起,沒想到它的主人是你。」

  秦掌櫃見女兒回來了非常高興,帶著女兒回後院,父女兩個感情很好,許久未見說了許多話。

  待秦大小姐從後院離開,正好看到林之平,不知為何她竟然俏臉羞紅。

  原來,秦掌櫃見林之平相貌好,為人也勤快,品行端正,就想把女兒許配給他。

  這件事被秦大小姐知道後,想起門口林之平和大黑狗相聚的那一幕,心中想道:「林之平是個喜歡動物的人,想必是個心地溫柔的人。」

  這樣想來就同意秦掌櫃的提議,另一邊,秦掌櫃也把這件事告訴了林之平,他見秦大小姐端莊賢淑,這樣好的姑娘怎麼會忍心拒絕?

  當即,就答應這門親事,他雙親不在,就由林之平定下良辰吉日拜堂成親。

  林之平,不願委屈秦大小姐,想買一對金鐲子給她。為了攢錢,他晚上又去古刹等刺蝟送西瓜來拿去賣錢。

  像往常以前,林之平在老地方等刺蝟。過了一會兒,刺蝟拱著西瓜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 大黑狗不知從什麼地方竄出來對著刺蝟就狂吠,嚇得刺蝟丟下西瓜掉頭就跑。

  大黑狗不顧林之平的阻攔將西瓜咬的稀巴爛。

  「大寶不許趕走刺蝟,它們是來幫我的,你在這樣我就不要你了。」

  大黑狗聞言有些委屈,眼中露出難過,它看了一眼林之平夾著尾巴跑了出去。

  此時,天幕中下起了大雨,林之平只好在古刹裡等雨停後再去找大黑狗。

  在等雨的時候,他迷迷糊糊睡著了。

  「之平,你快醒醒!」

  林之平聞言驟然醒來,看見跟前站著一位白髮鬚眉的老翁,他大吃一驚。

  「你是誰?怎麼會在我的夢境裡?」

  老翁神情嚴肅,背著手說道:「我是你前世的師父,受大黑狗之托,前來告訴你一件事,刺蝟要拿你當存糧。」

  原來,這些刺蝟是山裡修行的珍獸,它們對邪祟很敏感,早已經察覺到林之平身上有「不可死」的種子。

  珍獸界裡一直傳言,誰能得到「不可死」的種子就可以增加修為。

  早些日子,刺蝟見林之平就要餓死,就用西瓜餵養他,它們一直在等待時機吞噬林之平。

  大黑狗年歲大了,知道大限將至,于是想來和林之平告別,然後獨自找一個地方死去。

  它跟著林之平來到古刹,結果察覺到刺蝟的不軌之舉,它拼勁最後一口氣趕走刺蝟,出了古刹就力竭而死。

  大黑狗不放心林之平一個人,它只得找到林之平的師父老先生求助。

  這才有了老先生入夢的一幕,「你一定要親自趕走刺蝟!才能徹底擺脫「不可死」留在你身上的烙印。」

  話音剛落,林之平從夢裡醒來,外面的雨還在下,天也變得更黑。

  就在這個時候,被大黑狗趕走的刺蝟又拱來西瓜,林之平想到夢裡老翁的話,他從身邊拿起一根木棍驅趕刺蝟。

  「你們以後別來找我了,我不會再要你們的西瓜。」

  刺蝟受到驚嚇捲縮成一團向門口跑去,此時,一團紫氣從林之平的手臂上跑了出去,很快便化成齏粉,「不可死」沒有了宿主終于灰飛煙滅了。

  大雨停後,林之平在院子裡發現沒有氣息的大黑狗,他悲痛欲絕,厚葬了大黑狗。

  不久之後,林之平和秦大小姐拜堂成親結為夫婦。

  一年後,他們的女兒出生,從此,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沒過多久,秦掌櫃覺得年紀大了,就把布行交給林之平經營。

  後來,在林之平的經營下秦記布行生意興隆,他靠著勤奮富甲一方。

  後人用一句詩評價林之平跌宕起伏的一生,「海壓竹枝低復舉,風吹山角晦還明。」

  (故事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