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一頭豬多次逃過劫難,知府病危時,救他的就是這頭豬

民間故事:一頭豬多次逃過劫難,知府病危時,救他的就是這頭豬
2022/02/15
2022/02/15

宋真宗時期,范正愚升任知府,帶著家眷去赴任。到了府衙,所屬官員都來祝賀,送來不少好曲生(酒),存入庫房裡。晚上,送走客人後,范正愚正坐在客廳裡喝醒酒茶,忽然聽見喧嘩聲,便派人去查問。

不一會,去查問的人回來報告,雜役們收拾未開封的罈子到庫房時,發現一名壯漢,正抱著罈子偷曲生喝。雜役們上前捉拿,卻都不是壯漢對手,被壯漢打出庫房,壯漢越牆跑掉了,故此喧嘩。知府聽完,吩咐巡夜的差役,要加強警戒。

第二天上午,雜役神色慌張地來報,庫房裡的門窗完好無損,罈子卻空了一個。范正愚點點頭,吩咐雜役不要聲張。一連幾天都是如此,每天晚上空了一個罈子。

這一天晚上,范正愚吩咐後廚,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然後喚來幾個差役,埋伏在屋內。到了三更左右,他率領差役來到庫房,令雜役打開門,獨自走了進去。只見一名壯漢正坐在地上,抱著罈子飲曲生。

范正愚抱拳說道:「這位壯士,有曲生無菜,喝著多沒意思?本府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不如移步到客廳裡,我倆痛飲一番,如何?」

壯漢站起來,大笑著說:「如此甚好!你這個官老爺比較識趣,我領情了,你且在前面帶路,我隨後就來。」

范正愚微微一笑,走出了庫房,向客廳走去,壯漢抱著罈子,在後面跟著。到了客廳,范正愚吩咐擺上菜,恭請壯漢入座。壯漢也不謙讓,一屁股坐了下來,吃喝起來。范正愚吩咐雜役搬來幾壇曲生,他裝了一壺曲生,用曲生盞頻頻請曲生。壯漢則抱著罈子大口灌曲生。

到了四更左右,壯漢已經喝下三壇曲生,酩酊大醉,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范正愚吩咐差役將壯漢架到客房裡,放在床上,脫下靴子,蓋上被子。他讓雜役悄悄地拿著一隻靴子出去藏起來,自己則搬來一張椅子,坐在床邊,幾個差役環立左右。

公雞打鳴的時候,壯漢醒了過來,卻發現少了一隻靴子,拱手對范正愚說:「官老爺,在下多有失禮,你還了我的靴子吧,天快亮了,我要走了。」

范正愚裝糊塗,問道:「什麼靴子?沒有看見啊。」壯漢心知他在裝糊塗,有心發作,看見差役們手持武器,卻又不敢,只得軟語相求,無奈范正愚一口咬定沒見過。壯漢急得汗如雨下,卻又別無他法。

眼看天快亮了,壯漢只得穿上另一隻靴子,光著一隻腳,一跛一跛地走了。一丈多高的圍牆,他輕鬆躍過,瞬間不見蹤影。

天亮後,雜役臉色驚慌地拿著一隻豬蹄殼進來,原來靴子變成了豬蹄殼,壯漢是一隻豬精。范正愚帶著差役,到院牆外查看。草地上到處都是荊棘,估計壯漢的光腳丫受傷了,一路灑下許多痕跡。他們順著院牆外的痕跡,追蹤而去。

血跡到了山腳下一戶人家門前消失了。戶主姓蔡,家境富裕,看見知府大人駕到,趕緊迎了出來。范正愚徑直來到豬圈,只見豬圈裡躺著三頭豬,一頭體型龐大足有四五百斤的大肥豬,一隻後腳沒有豬蹄殼,紅腫起來。

姓蔡的解釋,這頭豬餵養了五六年了。每一年的年底,他請來屠夫來,十幾個人都不是這頭豬的對手,每一次都被它越過豬圈逃出。賣又賣不出去,逮又逮不掉,姓蔡的只好白養著。前不久,他想送到寺廟裡當長生豬,和尚們看它個頭這麼大,一口拒絕了。

范正愚微微一笑,說道:「這頭豬賣給我吧。」姓蔡的大喜,也不詢問緣由,低價賣給了他。

把豬關在後院裡,范正愚扔下那一隻豬蹄殼在它的面前,笑著說:「晚上我在書房裡等你,聽你的解釋。」

到了晚上,范正愚獨坐書房。過了不久,燈影一晃,壯漢進來了,抱拳說道:「多謝知府大人,容我細細講來。」

原來,這頭豬的前身,是一名舉世聞名的郎中,醫術精湛,找他看病的人門庭若市。但是,因為他的存在,別的郎中沒有飯吃了,便合謀害了他。這一年的中秋節,幾個郎中在曲生樓裡擺下一桌曲生,請他赴宴,在曲生水裡下了藥。這幾名郎中早就重金買通縣令,縣令胡亂判案,將一樁人命案,化為烏有。

郎中含冤而終,雖然陰司以後會處罰這些人,但是他厭倦了做人,懇求閻王爺讓他做豬,每天吃了就睡,睡醒了就吃,百事不管,逍遙自在。閻王爺恩准,讓他投生到豬胎。但是,判官可惜他的醫術沒有傳世,便暗中知會孟婆,換了一碗水讓他喝下。因此,他成了豬,卻沒有刪除記憶。

正因為他有了前世的記憶,天生成了豬妖,因此人們奈何不了他。他夜晚可以變幻成人形,到處遊玩,天一亮就自動恢復成豬身。那一天晚上,他路過知府衙門,聞見曲生香,忍不住偷跑到庫房裡,偷喝了一壇。想不到這曲生太好喝了,他上了癮,每晚都來偷喝一壇。

范正愚聽他講完,沉吟片刻,說道:「你總是當豬,也不是長久之計,再說了,也沒有人家養得起。如果跑到山上當豬妖,終歸不是正途。最好的辦法,就是重新投胎做人。不過,你的醫術沒有流傳下來,確實是一種損失。」

頓了頓,范正愚說:「這樣吧,我給你騰一間房,準備好文房四寶,你每晚去房間,將你的醫術記錄下來,造福後世子孫,你看如何?」

壯漢大喜,答應下來。自此後,他每晚都到房間裡,將他的醫術分門別類,記錄成冊。

大約兩三個月後,范正愚忽然病倒了,高燒不止,昏迷不醒,吃了不少藥,都沒有效用,眼看就要不行了。這一晚,他的妻子侍候在床邊,忍不住啼哭起來。壯漢聽見哭聲,詢問值夜的差役,是何緣由?差役便講了范正愚的病情。壯漢說:「帶我去看看吧。」

壯漢的事情,府裡的內眷都不清楚。差役們都知道壯漢是豬妖,卻不知道他是神醫轉世,因此沒有想到他。差役將他帶進范正愚的臥室,壯漢診斷了一番,又看了看藥方,說道:「這些庸醫,害人不淺。」于是提筆另寫一副藥方,讓差役天亮後取藥,煎給范正愚服下。

范正愚只吃了三副藥,便恢復了健康。他特意擺下一桌曲生,感謝壯漢的救命之恩。

一年多後,壯漢終于完成了醫書,大約十多冊。或許是憂思成疾,又或者他的任務完成,閻王爺讓他終結生命,過了不久,他忽然離世。范正愚將他厚葬在山上。

至于那一本醫書,范正愚本想將它印刷出來。哪知道他接到調令,到都城為官。上任途中,忽然遭遇風暴,船隻翻入江中,醫書被水浸泡,打撈起來後,字跡模糊不清,無法辨認,甚為遺憾!

本故事採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