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借宿,半夜聽聞兩人對話,竟然發現自己有無價之寶

民間故事:男子借宿,半夜聽聞兩人對話,竟然發現自己有無價之寶
2022/02/21
2022/02/21

明朝嘉靖年間,南陽縣上郊村住著一戶人家,家中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張大,小兒子叫張二,還有一個年邁多病的老父親。

話說一乳同胞,千秋各異,這張大和張二雖說是一母同胞,但性格大相徑庭,張大狡猾奸詐,張二忠厚善良。

有句話說得好:「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張大前幾年娶了一個媳婦,也跟他一樣的性格,成天算計來算計去,生怕自己會吃虧。

近來,張父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已經到了成天需要人伺候的地步,張大兩口子嫌棄老父親,不願意照顧他,但又害怕左鄰右舍說閒話,就想出來一個辦法。

這天張大把張二叫到跟前說:「老二呀,咱們兄弟倆把家分了吧,你沒成家,爹先跟你過,等你將來娶了媳婦成了家,咱倆再商量誰伺候爹的事情。」

張二老實又孝順,知道他爹時日無多,也不想他爹受委屈,欣然同意了張大的意見。於是,他開始一個人伺候他爹,這一伺候就是一年多,張二沒有任何意見。

可就在他爹快咽氣的時候,張大兩口子來了,張大看老爺子快不行了,就對張二說:「爹快不行了,你去把各位叔叔伯伯叫過來吧!」

張二覺得這是禮分之內的事情,就趕緊出去請各位長輩,可等張二回來的時候,張父已經去世了,一家人把張父的喪事辦完之後,張大就變了臉,對著張二說:「爹臨終前跟我說了,說你不孝順,把他伺候的不好,才讓他這麼快就不行了。」

張二很委屈,這一年多他沒日沒夜,盡心盡力地伺候著爹,爹最後怎麼可能跟大哥這樣說。想到這,張二抹了一把臉上的淚,問張大說:「爹還說什麼了?」

「爹還說這幾間房子全部給我了,這是你的東西,你現在拿上就抓緊走!」張大說完,把提前準備好的幾件破衣服扔給他,兩口子就這樣把張二趕出了張家。

張二站在院裡左看看右看看,有點捨不得離開,忽然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玩的石頭人在牆角躺著,他就想,乾脆拿上做個紀念,順手把石頭人裝進包袱裡,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這個自己從小生活的院子,慢慢地朝村外走去。

因為被張大趕出家中,走得匆忙,張二沒帶盤纏也沒帶乾糧, 走了一整天粒米未進,到了傍晚的時候他又餓又累,就想找一戶農家借宿,順便要點吃的,可他一連問了幾家人,別人不是說不方便就是說沒地方。

無奈之下,張二只好繼續往前走,一棟青磚墨瓦的房子猛然出現在他面前,院子寬廣,門口還掛著一塊檀木牌匾,上邊刻著「白府」兩個字,筆力酬勤。張二心想:這家條件不錯,地方大概也寬餘,應該有地方借宿,於是他敲響了院子裡的門。

來開門的是一個老者,張二趕緊上前施禮說:「老伯,天色已晚,我碰巧路過此地,能不能在你家借宿一晚?」

老者把張二從上到下仔細打量了一番,確定他不像壞人之後,對張二說:「借宿一晚自然是可以,但我家只有兩張床,我和女兒一人一張,你只能委屈一下,打個地鋪。」

張二趕緊點頭說:「可以的,可以的,麻煩老伯再賞碗飯吃,小生謹記恩情,來日定當回報。」

這白老伯也是好客之人,給張二準備了一些吃的,又給他打好了地鋪,張二吃好喝好之後,把包袱放在枕頭邊就睡了。

睡到半夜,張二突然聽到有人說話:「你是何方神聖?為何攔我去路?」

張二正睡得迷迷糊糊,狀況也沒搞清楚,不知道大半夜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就豎著耳朵繼續聽。

「我是石頭人,因為你是鯉魚精,我不能讓你禍害這家女子。」

張二聽到「石頭人」三個字,才發現聲音來自於自己的包袱。原來石頭人會說話!張二大驚,瞬間清醒不少,他立刻屏住呼吸,繼續聽下去。

「石頭人,不要多管閒事,我正是喜歡她才來找她!」

「你不過是那山邊池塘裡的一隻小妖,她可是人!你這樣會害死她的!」

「滾開,讓我去找她!」鯉魚精氣地吼了起來!

「你這個害人精,我不會讓你得逞的!」石頭人也毫不示弱。

鯉魚精氣的一拳就打過去了,一邊打一邊說:「你再多事,我打得你滿地找牙!」

張二隻聽著嘩啦嘩啦一陣響,感覺有什麼東西掉下來了。這時石頭人大笑一聲,說:「你應該明白,我可是石頭人,不怕打,打出來的不是金就是銀,越打越有錢!」

張二聽到這裡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家還有這麼個寶貝,幸虧自己帶出來了。

第二天一早,張二起來發現老伯已經準備好了早飯,但張二並沒有看到老伯的女兒,加上昨晚聽到的對話,張二很好奇的問了一句:「老伯,恕我冒犯,你女兒不一起吃飯嗎?」

老伯重重地歎了口氣說:「這段時間小女患了頑疾,看了很多大夫都沒有看好,正愁的我不知如何是好。」

張二一聽,這家閨女竟然真的生病了,幾件事聯繫起來,他便知道了病因在哪裡,就對老伯說:「老伯,可否讓我看一看,我也許能治她的病。」

老伯的眼睛瞬間燃起了希望的火光,緊緊地盯著張二說:「真的嗎?如果你能治好小女的病,我就將她嫁給你。」

他一邊說著,一邊推開內院的門,將張二領到了女兒的閨房,張二看見白小姐臉色蒼白如紙,人事不省,他暗想,若是再治遲些,白小姐恐怕小命就不保了。

想到這,他忙對著白老伯說:「小姐被妖精迷住了,必須把妖怪除掉,這病才能好,您去多叫一些人來,把那山邊池塘裡的水抽幹,再準備一個漁網。」

白老伯雖是半信半疑,但想到自己的女兒,便依舊按照他說的找了幾個小夥把水抽幹,這水一抽幹,池塘底部就現出了很大一條黑鯉魚,這幾個年輕小夥眼疾手快,用漁網快速地把這鯉魚抓住了。

張二準備了一口大鍋,把這大鯉魚燉成湯,然後一口一口地給白小姐喂下去,白小姐喝了魚湯之後,臉色也紅潤了,身體也慢慢的好起來了。

白老伯見狀,大喜過望,便立刻替張二和白小姐安排了婚禮,讓他倆結成了夫妻。而張二安定下來了之後,又想起了石頭人說的話,於是他把石頭人拿出來打了一拳,許多銀幣便叮鈴哐啷地掉了出來。

張二就拿著這些錢做起了生意,之後生意興隆,又掙了很多錢變成了大財主,張二發達之後,帶著媳婦和石頭人一起回到老家祭拜父母。

張大看到張二現在比自己過得好,心生妒忌,又在祭祖的過程中,知道了石頭人的秘密,於是他就起了歹心,把張二兩口子接到家裡,熱情招待,還讓他們留宿了一夜。

儘管兄嫂以前對自己不好,但張二認為骨肉相連,不管怎樣都是親兄弟,還是希望能好好相處,就留在了張大家裡。

兄弟二人一夜相談甚歡,然後又各自安寢,但第二天早上起來,張二怎麼都找不到石頭人了,張大還裝模作樣幫著到處找,偏偏就是找不到,最後只能遺憾的說:「石頭人回到了老家,可能也去找他自己的家人去了。」

張二不大信,但找不到了也沒有辦法,只好和白小姐回家去了。

再說張大偷到了石頭人之後,就按照張二的方法,使勁地打石頭人,剛開始石頭人確實掉下來一些銀幣,但張大看見有了錢,越打越興奮,越打越激動,最後竟然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打了上去,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石頭人爆炸了,幾塊尖銳的石頭碎片不偏不倚打進了張大的眼睛裡。

張大用手捂著雙眼哇哇大叫,可是血液從指間一個勁地往下流,等到他媳婦把他送到大夫那裡時,已經為時已晚,張大眼睛已經看不見了,成了瞎子。

他媳婦本來就勢利,見張大看不見了,沒什麼本事了,就偷偷地跟人跑了。而張二的生意做得順風順水,一家人過得和樂平安。

寫在最後:

兄弟二人,一人奸詐,一人忠厚,哥哥在各種事情上都欺負弟弟,最終卻沒有落得好下場。

善良孝順的人,終歸都會得到好報,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