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蜀漢只有九十四萬人口不可信:諸葛亮首次伐魏二十萬大軍哪來的?

蜀漢只有九十四萬人口不可信:諸葛亮首次伐魏二十萬大軍哪來的?
2022/03/15
2022/03/15

西元263年,張飛的兒子張紹代表蜀漢向司馬家族掌控的曹魏投降,並且獻上了全部戶籍統計檔案: 「戶二十八萬,口九十四萬,甲士十萬二千,吏四萬人。」

總共只有九十四萬人口,卻要供養十四萬二千軍人和官吏,難怪東吳五官中郎將薛珝出使西蜀看到的是一片衰敗景象: 「經其野,民有菜色。」

按照蜀漢的官方統計資料,其兵民、吏民比例嚴重失調,正常的工農業生產根本就無法進行,蜀漢士族和百姓極端厭戰,鄧艾偷渡陰平,恰好給了包括劉禪在內所有人一個結束戰爭的藉口和契機,所以十萬大軍齊解甲,更無一人守成都。

蜀漢尚有一戰之力卻束手投降,並且上繳了不太準確的戶籍資料,有人說這是姜維或劉禪留了一手,準備度過難關之後東山再起,那些隱藏起來的戶口,沒準兒就是潛藏起來的抵抗力量。

劉禪的整軍治國水準究竟如何暫且不論,他投降時獻出的戶籍資料看起來就完全不可信:去掉十萬二千將士和四萬官吏,那麼尋常百姓就只剩下七十九萬八千人,大約是八個百姓養活一個士兵,二十個百姓養活一個官吏——這近八十萬百姓應該以老弱婦孺為主,因為丁壯都去當兵或當官去了。

熟悉古代兵役制度和官吏設置的讀者諸君都知道,蜀漢這個兵民、吏民比例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可能的:將士和官吏不耕種不納糧,老弱婦孺種出來一點糧食還不夠前線士兵吃的,劉禪豈不是天天要餓肚子?更為重要的一點,是諸葛亮初出祁山,一次就帶了二十萬大軍,這二十萬大軍的物資糧秣運輸,至少要四十萬人才能完成,後方也不可能一個兵卒都不留。

按照當時的慣例,將帥出征,能帶走半數兵馬,就已經足以讓皇帝心驚肉跳了,而且諸葛一生唯謹慎,根本不可能傾巢而出去伐魏,除非剛打下來的南中不要了,東吳也不需要防備了,成都也不需要禁軍駐守了。

諸葛亮帶領二十萬大軍初出祁山伐魏,這是一個真實而又準確的數字,劉禪于建興五年春三月給諸葛亮下的詔書中說得很明白: 「諸葛丞相弘毅忠壯,忘身憂國,先帝讬以天下,以勖朕躬。今授之以旄鉞之重,付之以專命之權,統領步騎二十萬眾,董督元戎,恭行天罰,除患寧亂,克復舊都,在此行也。」

劉禪雖然不像他父親劉備那樣雄才大略,但是「君無戲言」、「軍無戲言」這兩句話還是知道的,如果他吹大牛,諸葛亮也不會答應:「你說給我二十萬大軍,怎麼我只看到了三五萬人馬?」

我們細看其他史料,就會發現諸葛亮初出祁山帶領二十萬大軍是完全有可能的:諸葛亮當時雄心勃勃,要畢其功于一役,自然要把能帶上的人馬都帶上。

事實上諸葛亮初出祁山,帶的不僅僅是蜀中兵馬,除了這二十萬大軍,他還徵調了不少地方部隊: 「涼州諸國王各遣月支、康居胡侯支富、康植等二十餘人詣受節度,大軍北出,便欲率將兵馬,奮戈先驅。」

蜀漢即將滅亡之際,諸葛亮徵調南中資源和兵員的負面影響也顯現出來: 「南方遠夷之地,平常無所供為,猶數反叛,自丞相亮南征,兵勢偪之,窮乃幸從。是後供出官賦,取以給兵,以為愁怨,此患國之人也。」

諸葛亮能否興復漢室,南中地區的豪強和百姓並不關心,但是被諸葛亮七擒孟獲打怕了,只能憋憋屈屈地又出糧又出兵——諸葛亮七擒孟獲並非演義小說虛構,《漢晉春秋》明確記載: 「亮至南中,所在戰捷。七縱七禽,而亮猶遣獲。獲止不去,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復反矣。’」

諸葛亮七擒七縱,可以說是為了讓孟獲心服口服,也可以說是想通過七次戰役消滅南中的有生力量。

但不管怎麼說,諸葛亮初出祁山伐魏的時候,蜀漢的出征兵力加上後方留守部隊,應該在二十五萬到三十萬之間,也就是說蜀漢人口至少有二三百萬,要不然就無法支持二三十萬大軍的作戰。

這樣算來,劉禪交給曹魏(司馬)的戶籍數量是有問題的,《晉書·卷十四·志第四·地理上》明確記載,蜀漢滅亡之後,晉朝將益州一部分劃出去設立了梁州: 「泰始三年(西元267年,蜀漢滅亡四年後) ,分益州,立梁州于漢中,梁州統郡八,縣四十四,戶七萬六千三百。」

泰始七年(西元271年),益州再次被切分: 「泰始七年,武帝(晉武帝司馬炎) 以益州地廣,分益州之建甯、興古、雲南,交州之永昌,合四郡為寧州,統縣四十五,戶八萬三千。益州統郡八,縣四十四,戶十四萬九千三百。」

切掉兩塊的益州還剩下近十五萬戶,加上分出去的十二個郡近十六萬戶,恰好是三十萬戶。

除了這些地方,還有一些郡縣不在益州轄區之內,比如曹魏放棄的而被蜀漢佔據的武都郡、陰平郡等地, 加起來還有三萬二千一百戶。

不管怎麼說,蜀漢治下的人口,都不止二十八萬戶九十四萬人,這時候我們就看出了問題:是蜀漢地方官隱瞞了戶口忽悠了劉禪,還是劉禪隱瞞了人口忽悠了鄧艾?

我們細看歷朝歷代地方誌和食貨志,就會發現誰也沒忽悠誰,因為古代和現代的戶口普查標準不一致,有的只計算成年男丁,有的是鬍子眉毛一把抓,這種情況在清代康雍乾三朝表現得最為明顯——人口爆發式增長,不是乾隆治下國富民強,而是雍正實行的「攤丁入畝」取消了「人頭稅」,一些隱藏起來的人口就全都冒了出來。

以劉禪那樂不思蜀的性格,讓他藏起一部分資源以圖東山再起,那也太難為他了,而姜維未雨綢繆,那就更不可能了:姜維已經被排擠出了蜀漢核心決策圈,蜀漢滅亡他後知後覺,根本就來不及做任何準備。

這樣一想,我們對蜀漢只有二十八萬戶九十四萬人口有了初步的解釋:在以孝治天下的漢朝,父母在世,「兄弟異爨(分家另過)」是不可接受的,所以一個家庭的男丁少則三五個,多則十幾個,大家族甚至成百上千——當年劉備在徐州下邳敗走廣陵海西的時候,糜竺一次就獻上了「奴客二千」,這兩千家奴,都屬于糜竺一家,也就是說,僅糜竺一戶,就是有兩千多男丁。

在正常情況下,一家有四五個男丁並不嫌多(筆者兄弟五人,曾經家有六丁),這樣就好理解了:電視劇和《蜀記》說的「男女九十四萬人」和「男女口九十四萬」,其實是只計算了男丁,三十多萬戶的蜀漢擁有三十萬正規軍,並不算太多,那些門閥世族的家丁部曲,也有成千上萬,諸葛亮發佈調令,他們也不能不出人馬錢糧。

綜合史料分析,諸葛亮初出祁山統帥二十萬大軍是完全有可能的,這不是虛張聲勢,因為劉禪的「聖旨」做不了假。

但是這裡面也有一個問題:即使蜀漢真有三四十萬戶二三百萬人口,常年有一二十萬大軍在外作戰,川中的老百姓負擔,是不是太重了一些?諸葛亮多次伐魏無功而返,最後也沒能阻止蜀漢滅亡,要是他不幫助劉備打著「滅曹興漢」的旗號割據西川,當時的老百姓是高興還是失望?

有人說三國爭霸,其實就是曹操、劉備、孫權的個人野心與權力之爭,三國百姓都是他們利用和驅使的工具和炮灰,讀者諸君認為這種說法對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