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富商夜夜夢遊,醒後全身都是牙印,道士:該還陰債了

民間故事:富商夜夜夢遊,醒後全身都是牙印,道士:該還陰債了
2022/02/15
2022/02/15

古人有雲,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每個人都希望擁有足夠的金錢,它能夠給我們帶來更好的生活,更多的享受。可錢財畢竟是身外之物,它買不到健康,買不到親情與愛情,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不要為了獲取錢財,而採用不良手段,迷失本心,那只會害了自己。明朝時期就有個富商,他夜夜夢遊,結果醒後全身都是牙印,道士見了表示:「該還債了!」

話說明朝萬曆年間,開封府有個名叫馬春樺的富商,他三十出頭卻坐擁萬貫家財,他並非出自經商世家,也並非繼承家族遺產,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用不到三年的時間奮鬥出來的。

認識馬春樺的人都知道,他在三年前還是個窮困潦倒的貨商,曾因貨物丟失,欠下了一屁股債,為了逃債整日東躲西藏。要說這個馬春樺,也是個可憐人,他從小父母雙亡,是吃百家飯,穿百家衣長大的。

可能是過慣了窮日子,馬春樺從小就特別愛財,長大後更是想著法掙錢。可他沒什麼財運,既沒有好的機遇,也沒遇到什麼貴人,就這樣一直在底層摸爬滾打,連個媳婦都娶不到。

直到三年前,馬春樺不知怎的,忽然發了財,不僅還清了欠款,還拿著剩下的錢做起了生意。他就像忽然開竅了一般,不管做什麼都掙錢,就這樣賺了個盆滿缽滿,還娶了個美嬌妻,喚作美瑤,日子過得那叫一個滋潤。可好景不長,近些日子,他的身上發生了一件怪事。

這天夜裡,馬春樺忽然夢到了一個年輕的[少.婦],[少.婦]看起來跟他很熟絡,與其促膝長談,詢問他這幾年過得怎麼樣。馬春樺想來想去,也沒想起此人是誰,便隨便應付了幾句。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聊了沒幾句之後,[少.婦]居然撲進了他的懷裡,並溫柔地親吻起他。馬春樺還沒反應過來,[少.婦]卻忽然在他肩膀處咬了一口,並留下了一個清晰的牙印,隨即幽幽道:「既然掙了錢,也是時候還債了,可別忘了!」

說完,[少.婦]便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了,馬春樺則從夢中驚醒。他起初沒當回事,直到第二天,妻子美瑤看到了他肩膀處的牙印。馬春樺有些慌了,便將自己夢到的事告訴了美瑤,可美瑤不信,還以為他在外面養了小情人,兩人大吵一架,此事也不了了之。

日子一天天過去,美瑤漸漸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天半夜,她被一泡尿憋醒,誰知她前腳剛走出屋子,丈夫也起身離開了。美瑤本以為他也要起夜,可他卻徑直走出了家,美瑤趕忙呼喊,詢問他要去哪,可馬春樺卻跟沒聽見一般。

美瑤心中起疑,悄悄跟了上去,這才發現,丈夫表情呆滯,兩眼翻白,行動遲緩,顯然是在夢遊。眼看就要走出村子,美瑤趕忙拍了拍丈夫,將其叫醒了。馬春樺睜開眼,一臉疑惑地看向四周,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第二天,美瑤給他抓了一些安神補腦的藥物,並叮囑他這幾日好好休息。馬春樺也沒多想,還真以為自己只是普通的夢遊。誰知當天夜裡,他再次夢到了那個[少.婦],[少.婦]這次變得十分兇狠,完全沒有了溫柔的樣子,她撲向馬春樺,並不斷啃咬他的身體,馬春樺猛地從夢中驚醒,卻發現自己躺在床下,腳下還穿著一雙泥濘不堪的鞋子,身上的衣服也被露水打濕了,莫非自己又夢遊了。

他掙紮著起身,,美瑤被驚醒後,徹底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只見馬春樺臉色蒼白,身上滿是牙印,看起來詭異至極,就連馬春煥自己都被嚇了一跳。隨即,他將夜裡夢到[少.婦]的事告訴了妻子,加上他忽然開始夢遊,美瑤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夫妻倆一商量,決定找個道士驅驅邪。當天下午,二人便驅車來到了一家道觀當中,並找到了道觀的觀主,無根道人。無根道人在瞭解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後,眉頭緊皺,開口問道:「那女人你可認識,你有沒有借過陰債?」

馬春樺一臉懵,連連搖頭表示否認,又開口詢問什麼是陰債。道士聽後臉色更加凝重了:「馬老爺,你命不該絕卻露出印堂發黑之相,這就是借陰債的表現啊,你該還陰債了!」

所謂借陰債,就是跟鬼借債,不過借來的不是錢,而是財運。借陰債之後,鬼魂會幫助你改變財運,從此以後平步青雲,財運亨通。可借債容易還債難,放債的鬼魂都是遊蕩人間百年的「老人精」,最會算計人。一般還陰債有兩種情況,一是散盡家財,因為借來的是財運,還回去的也是財運,錢是留不下來的;還有一種情況,鬼不要你的錢,只要你的壽數。

光看馬春樺身上的牙印就可以判斷,他這是被那女鬼給看上了,那女鬼不要財運,是打算跟她做一對鬼鴛鴦啊!

馬春樺聽後大吃一驚,記憶之海決堤,他也終於想起了自己為何會借陰債,這事還得

從三年前說起。當時馬春樺因為欠債,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有天夜裡,一群債主發現了他的藏身之地,並連夜趕來。馬春樺驚慌失措之下,鑽進了一片林子裡,可債主帶著人緊追不捨。

就在這時,他發現前方不遠處有光亮,走近一看,居然有戶人家。來不及多想,他立馬上前敲響了房門,開門的是個年輕[少.婦]。在說明來意後,[少.婦]非但沒有嫌棄,反而主動讓他藏在了自己房間,幫他躲過一劫。

事後,馬春樺連連鞠躬致謝,[少.婦]卻笑著擺擺手,還留他一起吃飯。馬春樺跑了幾天,都沒吃上幾頓正經飯,此刻早已餓得前胸貼後背了,連連點頭答應。飯桌上,兩人邊吃邊聊,馬春樺這才知曉,女人喚作卓雨,是個寡婦。她自幼父母雙亡,丈夫也在成婚後不到一年就去世了,只留下她一人孤苦伶仃,獨自在此生活。

可能是遭遇相似,兩人惺惺相惜,十分聊得來。在得知馬春樺沒錢後,卓雨主動提出願意借給他錢。馬春樺十分高興,當即發誓今後一定加倍奉還,卓雨卻笑著說道:「錢乃身外之物,就不用還了,你將來若不嫌棄,就娶了我吧!」

馬春樺當時也沒多想,畢竟拿到錢解決燃眉之急才是最重要的,便隨口答應了。卓雨十分開心,便將一個布包交給了他,還把他送出了林子。跟卓雨告別後,馬春樺心急地打開了布包,可裡面什麼都沒有。

馬春樺火冒三丈,還以為被卓雨給耍了。可之後沒多久,他就發跡了,而他也將卓雨的事忘得一乾二淨。如今馬春樺終于想起,卓雨就是夢中那個婦人,而那袋子裡裝的不是錢,而是卓雨借給他的陰債,也就是財運。

馬春樺臉色驟變,立馬跪在無根道人身前,求他救自己一命,他才剛開始享福,才不想這樣而亡。道士歎了口氣:「如今倒是有個法子,不過也只是能保命而已。」

道士告訴他,借陰債要麼還錢,要麼還命,不過這卓雨是在他不瞭解的情況下作出約定的,完全可以到城隍廟或土地廟告狀,這樣她就害不了你了,可前提是,必須將借來的陰債還清,不然他就沒理了。

言罷,道士叮囑馬春樺,回家買一些紙錢,等夜裡子時卓雨再來的時候,將那些紙錢燒給她。而他所燒的紙錢裡,就包含著他借來的財運,切記買多少就要燒多少,等陰債還完了,卓雨會先離開。不過第二天她還會來,因為她的目的就是帶走馬春樺。因此,在將財運還完後,一定要找個城隍廟上香,將此事說清楚,到時就有神靈出手保護,卓雨的鬼魂也就不敢亂來了。

馬春樺聽後連連點頭,可一旁的妻子美瑤卻面露難色。若真是如此,那馬春樺豈不又將變成一個窮光蛋了,那自己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當天夜裡,馬春樺買了許多紙錢,並在子時一到,準時在院子裡燒了起來。果不其然,沒一會,卓雨就穿牆飄了進來。她一臉平靜地注視著馬春樺,紙錢燒完後,卓雨轉身離開,可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卻忽然扭頭,身子沒動,臉卻直接轉到了身後,並看向了躲在屋裡,透過門縫偷看的美瑤,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第二天一早,馬春樺按照道士的說法,找到了一個城隍廟,並在上香的時候將自己遭遇的情況一一說明,還表示自己已經將陰債還清了。做完這一切後,他才安心離去,本以為此事就此結束,誰知當天夜裡,卓雨又來了。

馬春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卓雨直接掐住了脖子,沒一會便斷氣了。隨即,她將手伸進馬春樺的心臟處,用力一掏,居然直接把馬春樺的魂魄給掏了出來。不等馬春樺反抗,卓雨就張開血盆大口,將其吞進了肚子裡,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這時,躲在門口的美瑤走了進來,看著床上已經咽氣的丈夫,她又驚又喜,隨即從懷裡掏出了一把紙錢。原來,美瑤擔心家裡的財運消失,不顧馬春樺的安危,偷偷藏起來了一部分紙錢,陰債沒還完,理不在馬春樺,城隍廟自然不會管這件事。馬春樺是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被朝夕相處的妻子給坑了。

事後,美瑤變賣了馬春樺的所有資產,準備帶著錢離開此處重新開始,誰知在半路遇到一夥劫匪,錢被搶光了不說,她也被亂刀砍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