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老婦接生遇奇事,遭遇荒年時,家裡飛來上千斤糧食

民間故事:老婦接生遇奇事,遭遇荒年時,家裡飛來上千斤糧食
2022/03/12
2022/03/12

明成祖時期,中原某山區裡有一座小山村,散落著幾戶人家。村頭的一戶人家,女主人姓花,是一名老婦人,人們喊她花老嬸子。她是一個接生婆,方圓十幾裡的人家,有孩子出生,都會來找她接生。這一天中午時分,花老嬸子一家正在吃飯,忽然來了一名老漢,小眼眶,尖下巴,下巴上長著一撮山羊胡。他說家裡有產婦難產,請花老嬸子走一趟。

難產就是命令,花老嬸子慌忙丟下飯碗,進屋拎起包袱,跟著老漢走了。出了村子,花老嬸子問老漢是哪裡人?老漢說不遠,不到兩裡地。花老嬸子狐疑地問道:「這附近的人家,我都認識,為什麼不認識你呢?」老漢乾咳一聲,笑著說:「我和家人很少露面,你不認識也很正常。」說著話,到了一處雜樹林。花老嬸子心生疑惑,前面沒有路啊,為何老漢引她來到這裡?正要發問,她忽然感到一陣暈眩,眼前一黑。等到她鎮定下來,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座莊園,修建得很是氣派,原來是一家富戶。花老嬸子心中又起疑問,她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住在這裡大半輩子了,為何不知道附近有一家富戶?她正想發問,已經到了門口,屋裡出來幾個男女,女子說:「老夫人快不行了!」老頭急忙往裡沖,花老嬸子小跑著緊跟在後面。不一會兒,到了臥室裡,只見床上躺著一名老婦,估計年紀比花老嬸子還要大,疼得滿頭大汗。花老嬸子大吃一驚,這麼大年紀了,竟然還能懷孕?

只愣了片刻,花老嬸子趕緊蹲下身子檢查,她探手進去,又是一驚,嬰兒竟然長著尾巴,尾巴似乎纏著什麼東西。她以為纏著臍帶,卻發現幾條尾巴纏在一起,裡面竟然還有好幾個嬰兒。花老嬸子開始緊張起來,接生出來的嬰兒,個頭都比較小,而且都長著小尾巴,肯定不是人類。想到這裡,她的手禁不住顫抖起來。老漢站在旁邊,見狀趕緊安慰她不要害怕。花老嬸子深吸一口氣,鎮定下來,一共接生出九個嬰兒。接生完,花老嬸子又從包袱裡拿出一粒藥丸,喂給產婦服下。不一會兒,產婦呼吸均勻起來,脫離了危險,合上眼睡了過去。老漢恭請花老嬸子到客廳裡坐下,端上糖水。花老嬸子不敢喝,坐在那裡,也不敢隨意發問。老漢沖站在一旁的女子使了一個眼色,女子進到裡屋。很快,她托著一個盤子出來了,盤子裡墊著一塊紅布,紅布上放著二十個錢幣。花老嬸子假意推脫,老漢笑著說:「辛苦你了,不成敬意,請笑納。」花老嬸子這才笑眯眯地說:「恭敬不如從命,我就不客氣了!」伸手卷起紅布,將二十個錢幣包起來,放進懷裡,起身告辭。

老漢送花老嬸子出來,叮囑她不要將此事傳出去。花老嬸子點點頭,說知道了。忽然,她的頭一陣暈眩,眼前一黑。等到她恢復正常,人已經到了雜樹林外,老漢也不見了。花老嬸子急匆匆地回到家裡,將奇遇講了。老伴狐疑地說:「你快看看錢幣,是不是真的?」她急忙從懷裡掏出紅布,放在桌子上,打開一看,二十個錢幣還在。老伴拿起來,仔細地辨認,最後抬起頭對花老嬸子說:「錢幣都是真的,這麼說來,有可能遇上黃仙或者狐仙了。」花老嬸子點點頭,叮囑家人不要將此事說出去。自此後,她們一家人就當沒有發生過此事,隻字不提。大約兩三年後,此地鬧起了水災,莊稼地都被衝垮了,顆粒無收。好多人家沒有飯吃,拖兒帶女出去要飯。花老嬸子一大家子人,兩個兒子兒媳婦,加上五個孫子,一共十一口人,需要的口糧多,眼看家裡的米缸快光了,一家人愁眉苦臉,憂心忡忡。

這一天晚上,花老嬸子召集一家人,商討出去要飯的事情,決定分兩撥人,往兩個方向走。老伴跟著大兒子一家,往北方走,她則跟著小兒子一家人,往南方走。明天開始收拾,後天一大早就出發。一家人哭著說著,很晚才入睡。第二天早上,花老嬸子起來熬野菜粥,打開屋門,大吃一驚,院子裡堆著幾個袋子。她呼喊老伴和兩個兒子起來,打開一看,裡面都是白花花的大米,少說也有一千多斤,省著吃,夠他們家吃上大半年了,正好可以熬過饑荒。她家獨門小院,院門緊閉,院牆也好好的,這一千多斤大米,是怎麼進來的呢?一家人想不明白,也不去想了,把大米搬進屋裡,取消了出去要飯的行程。過了幾天,花老嬸子擔心娘家人,便讓老伴去看看,娘家的老哥哥一家人有沒有出去逃難。老伴回來後,說:「你的哥哥嫂子年紀大了,不肯出去,兒孫們都出去了。」花老嬸子便讓老伴挑了一百多斤大米,送給哥哥嫂子。

別人家都沒有飯吃了,就算沒有出去要飯的人家,也只有粗糧,花老嬸子家裡卻有大米送人,不免惹人嘀咕。消息傳到差役的耳裡,差役便跑去向縣太爺報告。原來,早幾天,分管糧倉的官吏來報告,一夜之間,糧倉裡少了一千多斤大米,沒有留下蛛絲馬跡。縣太爺下令差役們明察暗訪,一定要揪出盜糧的賊寇。聽了差役的報告,縣太爺下令,去花老嬸子家裡突擊檢查。到了花老嬸子家裡,發現她家裡的優質大米,與糧倉裡的一般無二,而且數量基本吻合。花老嬸子趕緊解釋,她也不知道大米是怎麼飛來的,反正放在她家院子裡,就搬進家裡了。差役們如何肯信?一抖索子,將她的老伴和兩個兒子抓進縣衙裡,大米也全部搬走了。縣太爺升堂審問,父子三人的說法,和花老嬸子所說一樣。縣太爺動了大刑,父子三人扛不住,屈打成招,謊說他們三人偷了糧倉裡的米。但是,讓他們說細節時,卻又無法自圓其說。縣太爺便將三人下在大牢裡,擇日再審。

到了晚上,縣太爺正在審閱卷宗,忽然燈花一閃,進來一位老漢,小眼眶,尖下巴,下巴上長著一撮山羊胡。老漢拱手承認,大米是他偷盜的,目的是幫花老嬸子一家度過饑荒,懇請縣太爺放了父子三人。縣太爺大怒,正要喝令差役們進來將老漢抓起來,老漢突然倒在地上,變成一隻大老鼠,說道:「某巷子裡某處房屋,是你藏銀之所,你如不依我言,我讓子孫們將你家的贓銀,全部搬走。」說罷,大老鼠跑出去了。縣太爺是個貪官,將貪汙受賄得到的銀子,藏在一所宅院裡,裡面住著他的小妾,掩人耳目。他思慮片刻,最終忌憚老鼠精,便將父子三人叫到後堂,詢問他們家和老鼠精是什麼關係?父子三人矢口否認,縣太爺心中暗笑,也不深究,將他們無罪釋放,並且把大米送還。花老嬸子這才知道,當初接生的,是一窩老鼠。本故事採用了荒誕的情節,在於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