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沖持蛇矛,魯智深拿禪杖,武松使戒刀,三人公平單挑誰能贏?

天空之城 2021/02/07 檢舉 我要評論
 

不止三國,邀諸君一覽水滸

/天空之城

 

豹子頭林沖、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三人,都是梁山頭等高手,就是在整部水滸傳中,能打贏他們的人也不多,估計也只有入雲龍公孫勝、金劍先生李助等少數幾人。

那麼武松林沖魯智深三人單挑,最後勝出者又會是誰呢?如果不是武松,笑到最後的,會是誰?筆者之所以在提到這三人的時候,用了三種先後順序,就是為了告訴讀者諸君:在沒有看過以下三場戰鬥之前,還是不要先下結論為好。

《水滸傳》很有意思,這本書雖然沒有說魯智深林沖武松三人誰的武功更高,但是卻給他們三人找了兩個參照物,讓他們在三場打鬥中,顯示出了不同的戰鬥風格。而這三種戰鬥風格,也恰恰符合他們原先的身份,甚至放在現在,好像也能找到類似現象與人物。

讀過水滸原著的都知道,林沖只是個有工作,有薪水,但卻不算正式編制的教頭,所以林沖並不能使喚任何一個禁軍士兵,在這一點上他還真不如陽穀縣步兵都頭武松好使。就是因為林沖的平民身份即使他拿著寶刀誤入白虎節堂,也只能交由開封府處理。

因為不是正規軍官,再加上沒有實戰經驗,一開始的林沖只能像很多練傳武的教練一樣,身上不帶一絲ㄕㄚ氣,高俅的養子高衙內也不太把他放在眼裡——如果他被武松瞪了一眼,肯定會被嚇得三天睡不著覺,往後再也不惦記人家的娘子了。

風雪山神廟激發了林沖的鬥志,也逼出了他的血性,但是在獵取「投名狀」的過程中,他跟真正的軍營高手青面獸楊志對決,還有些束手束腳,用的兵器也不順手,所以「鬥到三十來合,不分勝敗」。

雖然是不分勝敗,但是考慮兩方面的因素,我們知道打成平手,就顯示出了林沖技高一籌:第一,林沖「心中有愧」,在ㄕㄚ與不ㄕㄚ對手之間有些猶豫,而楊志則是一心想要「強盜」林沖的性命,一個心虛手軟,一個ㄕㄚ氣騰騰;第二,楊志是五侯楊令公之孫,也就是北宋開國名將金刀楊業的後裔,最擅長的就是刀法,而林沖擅長用槍,兩人用樸刀對決,林沖吃著虧呢。

這樣綜合分析,豹子頭林沖的武功應該在青面獸楊志之上,所以林沖位列梁山馬軍五虎將第二位,在大排行中位列第六,而楊志則是馬軍八虎騎兼先鋒使(即八驃騎)中的第三位,排在小李廣花榮和金槍手徐甯之後,大排行第十七,在徐甯之前,魯智深武松董平張清之後。

雖然排名比較靠後,但是青面獸楊志步戰的時候,一點都不輸花和尚魯智深,他們那一次單挑,楊志用刀,魯智深用禪杖,看起來用的都是自己的拿手兵器,結果打得平分秋色: 「兩條龍競寶,一對虎爭餐。朴刀舉露半截金蛇,禪杖起飛全身玉蟒。」

打了四五十回合難分勝負,魯智深主動賣個破綻跳出圈外終止了戰鬥,熟悉魯智深性格的讀者心中可能已經有了答案:吃飽喝足的魯智深是不會主動休戰的,他能從容跳出圈外,說明他的把控能力很強,甚至是占了主導地位,他之所以叫停,是因為他看著楊志的刀法眼熟,知道這也是一個練家子,再打下去也沒啥意思,沒必要分出生ㄙˇ。

楊志專心打鬥,魯智深還有心思琢磨對方武功路數,說明還是魯智深占了上風,而且魯智深的兵器,也並不是他在老鐘經略相公麾下打西夏人時用的「訶藜棒(取堅重木為之,長四五尺,異名有四:曰棒、曰輪、曰杵、曰杆。有以鐵裹其上者,人謂訶藜棒)」,那是宋朝兵書《武經總要》有記載的宋軍制式武器,禪杖只是跟訶藜棒形似,用起來還是有一些差別的。

兩人合力拿下二龍山,魯智深做了大寨主,這說明楊志對魯智深的武功是服氣的:要是比身世,楊志肯定佔先。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