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歸還玉鐲,晌午拄拐老嫗托夢說,別讓孩子下河玩水

民間故事:男子歸還玉鐲,晌午拄拐老嫗托夢說,別讓孩子下河玩水
2022/01/16
2022/01/16

明朝嘉靖年間,東昌府有一個名喚劉書儒的秀才。某日,他和好友上山遊玩,行至半道忽然狂風大作。俄頃,大雨傾瀉而下,眾人只得跑進林子裡躲雨。

  劉書儒慌不擇路之下,被地上的樹根絆倒跌落到山坡下,這時同伴們自顧不暇沒有發現劉書儒不見了。

  不知過了多久,劉書儒從昏迷中醒來,只見床榻旁坐著一個姿色美豔的姑娘,正滿臉擔心的看著他。

  兩人寒暄之後,他才曉得是被眼前的姑娘所救,姑娘名喚胡青青,父母雙亡,她獨自一人在山中生活。

  昨日,胡青青去林子裡拾柴火的時候,見到山坡下昏迷不醒的劉書儒,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拖回家中包紮傷口。

  劉書儒腳踝受傷,衣食住行都由胡青青照料,二人相處日久生情,彼此許下海誓山盟。

  過了幾日,劉書儒傷癒後就帶著胡青青回到家中。

  劉書儒的父親在早年間是知府大人的師爺,善出計策,深得知府的信任,獲賞賜頗豐,劉父置地買田家,家境還算殷實。

  劉書儒是家中獨苗,外出踏青後音訊全無讓父母擔心不已。就在府上掛白綾的時候,劉書儒驟然回家,身旁還跟著一個姑娘。

  劉書儒將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訴父母後,劉父唏噓不已,收起對胡青青的輕視之心,以貴客之禮待之,吩咐僕役去給胡青青準備最好的客房。

  傍晚時分,眾人吃過晚飯各自回房休息,劉書儒被父母叫到房中問話。

  「我要娶胡青青為妻。」,剛進房間,劉書儒的話就石破天驚,讓父母震驚不已。

  劉父卻不同意,他寧願多給胡青青一些銀子當做報答,也不許劉書儒娶一個身世不明的女子為妻。

  劉書儒失魂落魄的離開父母的房間,遂吩咐僕役去拿些酒來,他心中苦悶獨自一人飲酒到三更時分。

  結果,他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燈盞,火勢瞬間蔓延起來,此時夜風又大,火勢燒向兩旁的屋子。

  就在此時,劉書儒的屋子裡金光一現,只見胡青青出現在屋內,她不顧危險攙扶著劉書儒逃出屋子。

  冥冥之中,劉書儒看到胡青青裙擺的下面有只尾巴在上下擺動,只是煙熏的厲害,兩眼一黑暈厥過去。

  待劉書儒醒來府上已經掛滿白綾,遂問府上誰去世了?管家哭著說劉父和劉母在大火中不幸隕命。

  劉書儒覺得是自己的緣故害死父母,心中內疚不已,將自己關在房中不吃不喝。

  夜裡,胡青青穿牆而入屋內,見到劉書儒披頭散髮,雙手抱膝蹲在牆角。

  劉書儒聽到動靜抬頭望去,他眼中閃過一絲恐懼,昏厥前看到胡青青裙擺下的尾巴在腦中浮現出來。

  這一切都看在胡青青的眼裡,她柔聲說道:「我是來向你道別的。」

  原來,胡青青是狐仙,她看見一群書生進山,想作弄他們,于是就有了雷雨。只是沒想到害得劉書儒摔下山坡。

  雖然狐仙有些調皮,但是心地善良,見劉書儒受傷心中有愧。于是,佯裝身份去救治劉書儒。

  兩人相處下來,她覺得到劉書儒談吐溫文爾雅,心中心生情愫,可是,萬萬沒想到劉書儒醉酒打翻燈盞害死劉父和劉母。

  為了救被大火困住的劉書儒,她不小心露出尾巴暴露狐仙的身份,她知道沒辦法繼續在劉書儒身邊待下去只能離開。

  胡青青深情的望著劉書儒,即將離去的時候,劉書儒將她喊住,從懷裡拿出一個玉鐲送給她,說是本想當做訂婚信物,只是以後也沒機會了,就當做救命之恩的報答。

  胡青青默默戴上玉鐲,泣不成聲。化作一道金光,從窗戶離去。

  劉書儒經此一事,洗心革面認真讀書,考中了進士,還娶了京城某位國公的女兒為妻。

  仕途順利,官至東昌府知府,富貴順遂一輩子。

  劉書儒膝下有一個兒子叫劉安,從小嬌生慣養,仗著國公爺的疼愛,父母拿他沒有辦法,養成了懶惰的性格。

  父母相繼病故,劉安執掌家業,沒過幾年偌大的家業就因為懶惰被敗光。

  他帶著妻兒只能住在一間漏風的茅草屋裡度日。

  某日,劉安上山去撿柴火,他在樹叢裡撿到玉鐲。

  只見玉鐲的內壁上刻有「劉書儒贈愛妻胡青青」幾個字後,他心中嘀咕:玉鐲上的劉書儒不正是自己父親的名字嗎?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走來一位拄拐的老嫗,她問劉安是否看見一個玉鐲?

  劉安這些年因為懶惰敗光家業,但是秉性不壞,非常耿直。

  于是,劉安老實回答說是看見了,為了確定老嫗是不是真的玉鐲主人,他問了玉鐲有何特徵,老嫗柔聲說出「劉書儒贈愛妻胡青青。」

  劉安聞言雙手奉上,老嫗拿著玉鐲仔細的擦拭,不知覺想起過往傷心哭了起來。

  「老人家,玉鐲上的劉書儒是您何人?」

  「哎,他是我的未婚夫。」,原來這老嫗便是胡青青。

  劉安聞言心裡咯噔一下,「您說的是已卒東昌知府劉書儒嗎?」

  胡青青微微點頭,劉安大吃一驚,「他正是我的父親呀。」

胡青青臉色一變,怪不得初次相見,就覺得眼前的男子很熟悉,原來是劉書儒的兒子。

  劉安見老嫗是父親的故交,出于禮節就請她到家中做客。

  胡青青微微點頭,同意前往。

  過了一會兒,他們來到一間茅屋前,胡青青疑惑的問道:「我記得劉家在東昌府還算殷實,怎麼落到如今這般田地?」

  「我年輕的時候好吃懶做將家業敗光。」,劉安苦著臉說道。

  此時,王氏聽到動靜帶著兒子走出屋子,劉安向王氏介紹老嫗是父親的故交,讓她去做飯招待客人。

  胡青青逗弄一會劉安的孩子後,環顧四周,只能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劉安垂手坐在一旁。

  俄頃,王氏端來一些山裡常見的野菜和半碗米飯放到胡青青面前。轉下又端來三碗米湯,他們一家三口一人一碗。

  胡青青見劉安夫婦喝米湯,問道:「家中沒有餘糧了嗎?」

  王氏看了一眼丈夫劉安,柔聲說道:‘前些日子我身體不適,夫君將家裡的餘糧換錢買藥了,貴客登門招待不周還請原諒。’

  胡青青又對劉安說:「日子過的這樣,你就不想著東山在起嗎?」

  「世人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親戚朋友看我落敗避之不及,沒人願意借錢給我。」

  劉安唉聲歎氣的低著頭。

  胡青青微微一笑,從懷裡拿出十兩銀子放到桌上。

  她說自己和劉安的父親有一段姻緣,算是劉安的半個長輩,不忍心看他過的這樣窮苦,于是出借十兩銀子讓他當本錢。

  劉安心生感激,卻沒有收下銀子。

  他說:「胡姨年紀大了,這銀子應當留著防身,萬一我做生意失敗,這錢還不上怎麼辦?」

  胡青青卻說她曉得有一樁只賺不賠的生意最適合劉安。

  劉安連忙問是什麼生意?

  胡青青讓他去集市上買傘,然後販賣到萊州府。

  「山東境內數月沒下雨了,買傘豈不是會賠光嗎?」

  胡青青神秘一笑,「你聽我的便是,這一路上必須勤快不可以懶惰,見酒繞道,見女子避開,只要你記住我這幾句話准能發財。」

  劉安收下銀子,謝了又謝,胡青青吃過飯就告辭離去,劉安起身攔下,從屋子裡抱著一個木箱出來。

  這是劉書儒臨終前交給劉安的木箱,說是將來遇到一個裙擺下有尾巴的女子,就將木箱交給她。

  劉安一直不明白父親是何意,偌大的家業敗光,他只帶出這個木箱。

  他心想:既然胡姨是父親的故交,興許知道木箱的秘密。

  于是,劉安就把這件事告訴了胡青青。

  胡青青聞言一驚,她很想知道劉書儒在木箱中藏了什麼,深思熟慮後,她說道:「我五天之後再來拜訪,彼時我會告訴你答案。」

  劉安聽從胡青青的話去集市上買傘,由于山東境內太久沒有下雨,商販為了出貨,就半賣半送的給劉安,很快一輛驢車裝滿了。

  他大致估算了 一下,如果全部賣出去可以賺二十兩,有了本錢以後就能做小買賣了。

  于是,劉安回家告知妻子王氏一聲,他立即架著驢車去萊州府。

  傍晚時分,劉安行至濰縣,他找了一家最便宜的客棧居住,剛進客棧就聽見背後有人叫他。

  劉安回頭看,原來是好友葉春,兩人是發小多年未見。

  于是,葉春拉著劉安去酒肆喝酒。

  酒席上多是一些有錢人,擱在以前劉安是知府公子,眾人都會恭維,如今見他落魄都有些嫌棄。

  其中有一人曾經和劉安有過節,得知他去萊州府賣傘,他借著這次機會想教訓劉安。

  那人說道:「劉兄弟,山東境內幾個月沒雨下,此去萊州府定是賠錢,我給你出個主意,你只要喝一杯酒,我就買一把傘如何?」

  此人惡毒,想借酒灌醉劉安,到時候讓人把傘全部偷走,讓劉安血本無歸。

  葉春只當是玩笑沒有出言阻止,卻讓劉安有些惱火,只是此人說的話讓劉安心裡有些衝動,路上看著四處乾旱的土地,帶著一車傘去萊州府,他有些打退堂鼓了。

  有這樣的機會賣傘興許可以彌補損失,就在他要舉杯的時候,腦中想起胡青青的話,「見酒繞道,見女子避開。」

  出于某種信任,決定不喝酒了。劉安藉口人不舒服離開了酒樓,回到客棧後,他付過房錢繼續趕路。

  此時已經天黑,四周漆黑一片,驢車的前面掛著一盞燈籠,只能勉強看見眼前的路。

  就在這時候,路旁突然出現一個披著頭髮的女子只能看清半張臉,她跑到路中間攔下驢車,說是迷路想讓劉安捎上她。

  彼時,劉安見女子哭的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剛想答應的時候,腦子裡又出現老嫗的話,「見酒繞道,見女子避開。」

  于是,劉安從車上拿出一些乾糧給女子,說道:「孤男寡女諸多不便,我這裡有些吃食,清你收下,待天亮你再離開。」

女子愣了一下,微微一笑讓開了道路,劉安駕著驢車離開了。

  待劉安離遠了一陣風吹過,女子遮擋的半張臉露出來,只見眼眶中有只綠油油的眼睛。她呢喃說著:「天下男子如他這般該有多好啊。」

  劉安日夜兼程趕到萊州府,他在掖縣集市上擺攤賣傘,眾人都覺得他傻,豔陽高照怎麼會下雨,誰會來買傘呢?

  劉安也不管不顧,晌午過後,天氣酷熱他就撐開傘坐在攤位上,就在眾人對他指指點點的時候,天幕中傳來雷聲,緊接著烏雲疊嶂起來。

  俄頃,天雷滾滾,大雨傾瀉而下,劉安被大雨淋濕了衣裳,他心中激動不已。

  這場雨就沒有停過一直下了四日,當地的商販覺得山東不會下雨就沒有存傘,結果便宜了劉安,雨下到第三日的時候,他從東昌帶來的傘賣完了。

  清點下來,除去本金、開銷、住宿,這一趟總共賺了十二兩銀子。

  雨停之後,劉安駕著驢車回家。

  這一趟外出正好五日,胡青青依照約定登門,劉安將十兩銀子還給她。

  胡青青很欣慰的收下銀子後,讓劉安把箱子搬出來。

  看著眼前的劉安,胡青青就想到了多年前與劉書儒相見的場景,鼻子一酸心中很難過。

  只見胡青青起身後,原地轉圈變成一個妙齡女子,不復剛才的老態龍鍾。

  她的裙擺下有著一條碩大的尾巴。

  劉安夫婦嚇得臉色煞白,胡青青讓他們不要害怕,遂將幾十年前與劉書儒發生的故事說出來。

  劉安聞言心裡想:沒想到父親年輕的時候竟然有這樣的奇遇,看來那個箱子就是給狐仙的。

  轉下,劉安將木箱交給胡青青,胡青青點頭致謝,然後抱著箱子離開,她再也沒有出現過。

  幾年之後,劉安靠著賣傘賺來的錢在鎮上做起小生意,他不再懶惰變的勤奮努力賺錢,在鎮上買了一間院子,安逸的生活起來。

  這日晌午過後,天氣酷熱,劉安像往常一樣吃完飯酣睡一會兒,很快就進入夢鄉。

  彼時,劉安覺得有人在呼喚他的名字,他趕緊睜開眼睛發現跟前站著一位拄拐的老嫗,此人正是胡青青。

  「胡姨,這些年你去哪裡了?」,劉安問道。

  胡青青微微一笑,「勞煩你掛念,這次來就是和你道別,我在世上的時間所剩無幾,前來叮囑你一句話。」

  劉安問胡青青要去哪裡?胡青青卻沒有明說只是用手指了一下天幕。

  「天機不可洩露,我接下來的話,你千萬要謹記。」

  劉安正襟危坐,胡青青鄭重說道:「不要讓孩子下河玩水。」

  話音剛落劉安就從夢裡醒來,他抹了一把臉手上全是汗。

  此時,王氏正好從外面回來,她看見丈夫渾身是汗怕他中暑氣,趕緊切塊西瓜給他。

  劉安還在想著胡青青告誡他的話,冷不丁的看到王氏遞來的西瓜,卻沒見到兒子劉山。

  山最愛吃甜食,尤其是西瓜,往日都是吵著要吃,此時卻沒有見到他人影。

  劉安向王氏問道:「劉山去哪裡了?」

  王氏說剛才看見劉山和小夥伴往河邊去了,興許是去木橋旁撿漂亮的石頭了。

  劉安聞言想起胡青青的話,心裡有不好的預感,于是他連忙向河邊跑去。

  須臾,他來木橋卻沒見到人影,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嬉鬧的聲音。

  劉安聞聲趕過去,只見兩個孩子正在河邊玩耍, 其中一個孩子正是劉山。

  「劉山不許下河玩水。」,山扯著嗓子喊道。

  劉山回頭,看見岸上的父親,他指著河裡說道:「爹,河裡有金盆。」

劉安望著兒子指向看去,根本沒有什麼金盆,這時候,另一個小孩已經跳入河水中奮力的向河中間遊去。

  只見孩子剛靠近金盆,金盆驟然沉入水裡,然後一股力量將孩子使勁拽向水裡。

  孩子拼命的在水中掙紮呼叫,劉安大吃一驚,趕緊往河邊跑。

  危急關頭,只見岸邊駛來一條漁船,只見一個身穿黃衫的姑娘,將竹竿放至孩子身旁,她喝道:「快抓緊。」

  孩子奮力抓住竹竿,被姑娘拽上船,不一會兒就停靠在岸邊。

  劉安到了岸邊已經不見救人的姑娘,只看到山臉色煞白的坐在一旁。

  劉安問兒子有沒有看到漁船上的女子去哪裡了?山搖了搖頭,兩個孩子稍微休息一會就恢復神色,然後各自回家。

  這件事傳到村裡,老人們都說這是河裡的邪祟想找替身,這才要害人,很長一段時間裡山都不敢下河了。

  回到家之後,劉安把晌午做的夢告訴了妻子王氏,王氏大吃一驚。就在這時,院門被敲響,劉安前去開門。

  開門後卻空無一人,只是地上放著一個木箱子。劉安定睛一看,這是當日胡青青拿走的箱子。他打開箱子後,裡面有一封被拆開的信和玉鐲。

  劉安認得這是父親的字跡,只見信上只有寥寥數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彼時,一個身穿黃衫女子,緩緩走在山中小道上,她低聲呢喃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