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丫頭心善寫春聯,才子讚賞識丫頭,兩人喜結好姻緣

民間故事:丫頭心善寫春聯,才子讚賞識丫頭,兩人喜結好姻緣
2021/12/18
2021/12/18

說清朝的時候,在一個名叫青山的鎮子上有一個風度翩翩、頗有才華的年輕人;甚至有人誇他是方圓百里的第一才子!

這位被稱為第一才子的年輕人名叫張松來,是鎮上一戶富裕人家的公子。張松來不僅有才華,而且心眼還好,為人處世總是抱著與人為善的態度!

說起才子,就想起了佳人。青山鎮上還真有一位佳人,那長得可標緻了!只是她這位佳人只是表面上的佳人而已!除了一副好皮相之外,才華沒有,品德更沒多!

這位佳人的名字叫陳晚秋,是鎮上首富陳員外的獨生女兒!陳晚秋也有十七了,到了成家的年紀。陳員外就想著為女兒物色一個好人家。

在陳員外的眼裡,女兒那是妥妥的佳人一枚。俗話說佳人配才子,所以陳員外看上了張松來這個第一才子!可是自己找人上門提親,似乎有些丟面子;所以他就想著怎樣才能讓張松來主動登門提親呢?

正在陳員外想轍的時候出了岔子!這個岔子只是對于陳員外父女他們來說的!這岔子出在哪了呢?就出在陳晚秋的貼身丫頭的身上。

這位丫頭名叫雙兒,原本也是大戶人家出身,只是家道中落走投無路,才做了陳家的丫頭。陳員外覺得雙兒既聰明伶俐,又懂琴棋書畫,便讓她專門伺候自己的女兒。

平時陪著陳晚秋學習琴棋書畫,可是陳員外請來的先生,不管是教琴的、畫畫的,還是下棋、練書法的都教不會陳晚秋;因為每次上課,陳晚秋表面像是在聽課,可心思都不知飛哪去了!

幾年下來,琴棋書畫…陳晚秋是一樣也沒學會,反而是雙兒學得有模有樣。雙兒本來就懂一些,再加上學的認真,這才和陳晚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有一次,雙兒到街上買東西,路過一戶人家。這戶人家比較貧困,眼下又過年的時候,男主人就想著:家裡雖窮,但過年了得喜慶一些;所以便和媳婦說:「孩兒他娘,咱們貼一副春聯吧!」

女主人聽後,卻是不願意;紅紙家裡倒是有,可是還得請先生寫字呢,于是便說:「他爹,別貼了,還得請先生,那得花錢!」

結果,兩人因為這事在大門口拌起嘴來了!這一幕,正好被路過的雙兒看到了。她是個熱心的姑娘,便走上前說道:「大哥、大嫂,你們家有紅紙嘛?要是有的話,我幫你們寫!不要錢!」

這戶人家聽後挺高興的,便拿來紅紙、借來筆墨,讓雙兒寫了一副春聯。還別說,雙兒的字寫得還真是秀氣。

寫完之後,雙兒又幫著貼在了大門上。只是正在貼的時候,有一個年輕人路過看到了雙兒寫的春聯。

「這是哪位先生寫的字?真是秀氣!不過感覺像是出自姑娘之手!」年輕人心裡這麼想著。、

年輕人來了興趣,便上前詢問:「大哥、大嫂,你們家的春聯是請哪位先生寫的?」

男主人回答說:「噢?你說這副春聯呀?這不…就是這位好心的姑娘給寫的,我還沒感謝人家呢!」說著急忙向雙兒道謝。

等男主人道完謝,年輕人一施禮說道:「姑娘的字寫得真是秀氣!」雙兒客氣了兩句,由于兩人都喜歡寫字,便打開了話匣子…聊了起來,最後各自留了姓名。

這年輕人是誰呢?不是別人,正是他鎮上第一才子張松來。打這起,兩人算是認識了。

幾天之後,雙兒陪著小姐陳晚秋,到集市上逛街;逛累了,陳晚秋坐在一邊,讓雙兒去幫她買一根冰糖葫蘆。

雙兒買到冰糖葫蘆正要走,這時,她見旁邊的攤上擺了不少字畫,便拿起一副畫看了起來,而且還小聲的評價了幾句:說這副畫這兒畫的好,那兒畫得體。

要說這故事就是無巧不成書,怎麼說呢?因為這畫攤兒正是張松來擺的,他沒事的時候,喜歡把自己畫的畫拿出來賣。正巧今天有集市,便過來擺攤賣一些字畫。這不,又是雙兒姑娘碰上了。

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這次過後,張松來和雙兒便是熟悉了。後來,他們又私底下討論詩詞歌賦,結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兩人互生了情愫!這就是咱們之前說的岔子!他們倆人生了情愫,那還會有陳晚秋什麼事?

所以說陳員外的算盤打不響了!可他並不知道這事!他還在想著怎麼才能讓張松來找他提親呢,而且還把這事和女兒說了。陳晚秋知道張松來,有才華,而且風度翩翩,她也樂意!

不久之後,張松來還真到陳家提親了!陳員外父女知道後,高興!可是張松來說想娶的是雙兒姑娘!

這下子,陳員外生氣了,但是並沒有表露出來;只是說:「賢侄,這事容我考慮考慮!」表面是這麼說,其實他心裡早就拒絕了!

小姐還沒出嫁,讓丫頭先出嫁,那怎麼行呢?再說了,張松來可是鎮上最優秀的青年,陳員外豈能把才子讓給一個丫頭呢?

再說陳晚秋,她本來就對雙兒不滿,琴棋書畫自己是一點沒學會;可她倒是學得有模有樣的,顯得自己很笨似的!這下子,自己看中的男人,又被雙兒搶了過去,心裡更加不滿了;就想拿雙兒出出氣!

小姐想整個丫頭太簡單了,打這兒以後雙兒的日子可就苦了;但是沒辦法,雙兒是賣身進到陳家的。

沒幾天的功夫,張松來得知了雙兒的遭遇,他心裡很著急。于是就旁敲側擊,這才得知陳員外和陳晚秋看上他,只是因為他有才華、有名氣;跟他的人品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他就想著幫陳晚秋說一門親事;如果親事成了,也許他和雙兒的事,就不是問題了。

正巧,張松來有一位同窗名叫王福春,是縣衙裡的縣丞,這可是一縣的二把手!王福春是進士出身,又有官職,可是因為對姑娘的相貌要求很高,所以至此都沒有成家呢!

說做就做,張松來找到王福春,開門見山地說:「王兄,我們鎮上有一姓陳的人家,陳家不僅是我們鎮上的首富,而且還有一個標緻的女兒;最重要的是,陳員外正在為女兒物色婆家呢!以王兄的才華和地位,想必這門婚事陳家肯定願意!」

王福春聽後,很是高興!當天就帶著聘禮去了陳家,表明自己的來意。陳員外明白後,心裡大喜。王福春是縣丞不說,而且還是進士出身;他覺得王福春比張松來強太多了,這事他答應了。

就是陳晚秋知道後,那也是高興得不得了;還催陳員外趕緊把婚事辦了,因為她急著做縣丞夫人呢!

王福春和陳晚秋的事定下來後的第二天,張松來到陳家登門提親。這回陳員外答應了,一是自己女兒有了一個更好的歸宿,二是王福春是張松來介紹的;所以他再攔著可就有點不近人情了。

一個月後,一個才子,一個丫頭;一個縣丞,一個小姐,他們四人在同一天成親了。只是同時成親,婚姻卻是天差地別!

王福春和陳晚秋成親之後,起初日子過得也不錯。

陳員外只有這麼一個女兒,所以對王福春這個女婿非常的好,還出錢幫他打點。沒多久,王福春就升職做了知縣,這是一縣之長。

當上知縣之後,王福春倒沒什麼,可那陳晚秋知縣夫人的派頭十足;而且還私下裡收受富商的銀子!

被王福春發現之後,她反駁說:「我爹為你花了那麼多銀子,你就不能讓我收回一些孝敬我爹嘛?」

陳晚秋不聽的,結果這事被揭發了。王福春因此丟了官職,氣得他把陳晚秋給休了。這場婚姻就這樣結束了。陳晚秋被休了不說,她娘家還受到了牽連;如今,大不如從前!

再說張松來和雙兒成親之後,他們的日子過得很是紅火。雙兒把公公婆婆照顧的無微不至,把家裡打理的井井有條!一點也不用張松來操心,讓他專心讀書。

幾年後,張松來金榜題名,做了知縣,雙兒成了知縣夫人。從此,他們一個為小家操心,一個為百姓造福;深得百姓們的稱讚!又拿雙兒和陳家大小姐陳晚秋一比,百姓們覺得,這娶妻一定要娶賢,方能讓家裡興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