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富人耍橫殺了窮人家的馬,窮人卻拿馬皮換了一千兩白銀

民間故事:富人耍橫殺了窮人家的馬,窮人卻拿馬皮換了一千兩白銀
2021/12/04
2021/12/04

話說明朝年間,黑口村有個叫田蒙漢的財主,家裡養著二十餘匹駿馬,因為家裡做的是布匹生意,這些馬經常需要外出馱運布匹,所以對這些馬的飼養,便成了田蒙漢最為看重的事。

田蒙漢家裡有個叫李忠的人,小時候家境殷實,從小便跟著爺爺騎馬敢馬群去販賣,誰料父親是個賭徒,一來二去把家裡的馬輸得僅剩一匹,爺爺憂憤離世,父親因欠了賭債逃去了遠方,家裡僅剩他和奶奶,還有那匹瘦馬相依為命。

因為李忠從小和馬熟悉,長大成了一個養馬的好手,所以田蒙漢便讓他給自家養馬。

一日,閑來無事,李忠找田蒙漢說道:主家,明日我們家有些東西要搬運,我想借十匹馬去一趟,不知可否?

田蒙漢內心不悅,可李忠這幾年把自家的馬養得甚好,面子上過不去便答應了。

第二天,李忠騎著自家的馬,趕著那十匹馬上街,街上的行人見狀趕緊躲避,眼神中卻對李忠充滿了羡慕。

李忠從小就享受這種騎著馬趕著馬群的感覺,所以更是洋洋得意。

其實他家一貧如洗,原本就沒什麼要馱運的東西,他借馬的目的,就是為了趕上街顯擺一回,滿足自己的虛榮罷了。

誰料,李忠洋洋得意的在馬背上招搖過市,這一幕被和他一起在田蒙漢家養馬的夥計王二看見,王二當天晚上就找田蒙漢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什麼李忠趕著馬群去馱運石頭,還使勁的折磨馬......

這話田蒙漢一聽就炸毛了!

老子的馬是馱運布匹的,平日裡老子都捨不得打罵,你一個下人,居然敢打罵主家的馬匹!

這口氣必須要出!

第二天,李忠趕著馬群來到田蒙漢家門前,還沒進門就被田蒙漢央人從馬背上扯下來,然後一通暴打!

李忠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看見自己的那匹馬被王二一刀捅向脖頸處,隨後就一命嗚呼了!

可憐一匹瘦馬,原本何主任相依為命,誰知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

自己的馬被殺了,李忠也不問是非曲直。

自古富人多蠻橫,自己的馬都被殺了,還有什麼好講的理?

李忠從腰間掏出匕首,一刀一刀剝了馬匹,用一塊紅布將馬匹包起來,埋了馬肉,回家安頓好祖母,便離開了村子。

至于要去哪他不知道,反正他不想留在這塊傷心之地了。

且說李忠背著紅布包走了很久,來到一處客棧外,正要敲門投宿,只見那門緊鎖,原以為主人打烊了,可一轉身卻聽見屋內傳出陣陣嬉笑之聲!

李忠站在一旁的凳子上,往門裡望去,只見一位三十上下的女子,正在和一位青衫男子吃酒,二人你一杯我一杯,不時還會互相餵食,好不歡樂。

李忠見狀,只罵一句:直娘賊,大白天關門飲酒,一定是這女子在偷漢子!

正要下來離開,突然看見一男子騎馬來客棧,看他衣著,甚是華貴。

也許是這人在馬背上聲響太大,屋內那對男女聽見有人前來,男子拉開右邊的箱子藏了進去,隨後,女子把酒肉藏進左邊的箱子,理了理衣衫,前來開門。

原來騎馬前來這人,正是客棧主人,而那女子,竟是老闆娘!

男子叫開門後,看見李忠在一旁傻站著,便問道:客人為何不入內?

李忠道:叫門半晌,不見有人開來。

男子扭頭望向妻子,抱怨道:窩在家裡作甚,為何不開門。隨後拉著李忠的手進去。

坐定後,男子和李忠互通姓名,男子姓錢,是這家店的主人;李忠自稱算命先生,被問及背上的紅布包裡是何物時,李忠推脫道:包裡是父親流傳的傳家寶,有變化莫測之能。

錢老闆聽聞後好奇,便問道:既然如此能耐,且猜猜左邊這個箱子裡是何物?

李忠裝模作樣拍了拍紅布包,嘴裡胡亂念兩句咒語,說道:是上等酒肉!

男子哈哈大笑,準備打開箱子讓李忠認錯,誰料打開一看,只見裡面裝著牛肉、菜肴和美酒!

男子心中一驚,莫非這世間真有能變幻之物?

錢老闆端出來酒肉,和李忠對飲幾杯,二人逐漸熟絡後,李忠說道:不瞞錢老闆,你這屋內藏有一鬼,不知你是否知道?

錢老闆一聽,心裡咯噔一聲,然後問道:請李兄明示。

李忠拍了拍紅布包,然後指著右邊的箱子道:老鬼,你乖乖聽我指令,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接著,李忠裝模作樣又念了幾句咒語,隨後指著箱子說道:學雞叫!

那箱子裡半晌沒動靜,隨後出來兩聲難聽的雞叫聲——

喔喔~

錢老闆嚇得差點扔掉手裡的酒杯!

李忠見火候已到,便起身佯裝離開,錢老闆豈能放過他,攔住他道:李兄實在是高人,兄弟有個不情之請,不知李兄背上這傳家寶能否賣給兄弟?

李忠佯裝作難:也不是不可,只是這價格......

錢老闆急忙說道:價格好商量,好商量。

最後,李忠以五百兩銀子的價格,將馬皮賣給了錢老闆。

臨走,錢老闆指著裝有青衫男子的箱子道:李兄,這口箱子還請帶走,否則留在兄弟家中,後患無窮啊。

李忠便用手推著將箱子綁在車上,然後推著車離開了客棧。

半路上,李忠對著箱子說道:你小子勾引有夫之婦,我要將你推入河中!

那男子在箱子中急忙告饒:高人饒命,高人饒命,只要高人能放我一馬,我願再出五百兩銀子贖罪。

于是,李忠便在箱子中鑿了個洞,那男子在箱子裡指路,很快就來到一處府宅外,按著他的吩咐,李忠又從府宅下人的手中接過五百兩銀子,大搖大擺的回到黑口村。

回到村中,李忠便央一個小孩前去找田蒙漢借鬥。

原來田蒙漢家有一個鬥,專門鬥量銀子的數量。

田蒙漢將鬥遞給孩子,一問才知道是李忠要借,便留了個心眼,在鬥底抹了些蜂蜜。

第二天,孩子將鬥還回來時,田蒙漢驚奇地發現,鬥下麵粘著一抹碎銀!

這小子哪來這麼多錢!

田蒙漢見錢眼開,瞬間就動心了,便遣人前去詢問哪來這麼多錢。

李忠回到道:自己的馬被殺了,自己拿著馬皮前去找買家,就賣了一千兩白銀。

田蒙漢一聽,好傢夥,一匹馬的皮就能賣一千兩,那我這邊二十多匹,豈不發了?

第二天,田蒙漢一口氣將自家二十餘匹馬殺了,然後背上馬匹去買,一連賣了三個月,只賣了五兩銀子......

沒了馬,田蒙漢家的生意難以為繼,家道由此中落。

反觀李忠,因為一匹馬的緣故,因禍得福獲得了一千兩,隨後買回三十餘匹馬,很快便趕著馬群上街。

人們又投來羡慕的目光。

只是這一次,再也沒有人可以打他的小報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