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小偷過年去村長家要水餃和丸子,村長卻無可奈何

民間故事:小偷過年去村長家要水餃和丸子,村長卻無可奈何
2022/03/16
2022/03/16

在1996年至2012年的這十幾年之間,鄉下進門入戶的賊可是太多了,有單人作案的小偷,也有有拉幫結派的團夥,有的是大集上搞扒竊,而有的也是登門入股明搶暗偷,可謂倡狂至極。

在以前,頂多也就是誰家地裡的玉米被人晚上掰了,他家地裡的花生被人偷了,可是,在2000年以後,鼠膽包天的賊們越來越膽大了,偷的東西越來越值錢,團夥人數也越來越多,作案越來越倡狂。

而今天,藍虎要給大家講的就是位于山東莒縣鄉下的一位村長與賊的故事。

徐海滿從25歲當書記,已經當了二十多年,是鄰四方莊人人皆知的老書記,為人剛正不阿,友善可親,深得村民愛戴。

可是,近幾年的徐海滿可是每日都憂心忡忡,為啥呢?因為,自打2000年以來,周圍鄉鎮出現了偷盜團夥,大多數村裡都有他們的鉤子(村裡給團夥報信的內鬼),他們對村民的動向摸得一清二楚,分工明細,所以不是今天這家的花生米被偷了,就是昨天誰家的牛羊被牽走了,老闆姓家只要值錢的東西被他們盯上就是無一倖免。

然而,那時候國家還沒有實行天網工程,這幫賊更是有恃無恐,無孔不入,甚至經常大白天作案,村裡的鉤子看到這家出門了,農忙時候人們都在山上忙農活時候,然後要麼撬鎖入戶,要麼翻牆入宅,不是牽走人家的驢就是抱走人家的家電,百姓過的整天人心惶惶,更有很多村民未防不測,夜晚也要睡在牛棚裡,羊圈裡。身為一村之長的徐海滿看著村民們整日惶恐,他也是寢食難安。

2006年深秋,村民們每日忙碌著在地裡收秋,村裡人員稀少,這不昨天徐春城家的摩托車和冰箱,還有剛收的十幾袋花生米在大白天被人給偷走了!加上三天前徐友貴一頭驢和兩隻羊也在大半夜裡被人家翻牆進去拿開了門給牽走了!

這一個星期裡村裡接連兩家被盜,自己是這村裡的老書記,村裡發生如此之事,徐海滿可謂是整日氣憤的要命!

可有的人會問,為什麼不集體抓賊啊?這個問題我要說一下,一是村裡有鉤子,對街坊四鄰的生活習性摸得一清二楚。二是村裡人私下也會議論誰誰誰是鉤子,可是抓賊要抓髒不是?反而私下議論的人被鉤子知道了,他家也就不保了!三是這幫賊們在暗處,你像前年老張家羊圈的牆被掏個大窟窿,老張半夜起來手電筒照著這蒙面的賊們,一看對方幾個人,手裡拿著傢夥事兒,也就不敢靠前了!

所以,村民們對付賊的辦法往往都是家裡喂狗,半夜淺睡,能開燈就不出去,能佯裝咳嗽大喊就不出門追,你說說,這盜賊是有多倡狂?

這天晚上,村長徐海滿自己喝了兩杯悶jiu,就出門在村裡溜達了,雖然安排了村委每天晚上巡邏,可是,村委的委員也是有家有口的,效果等于沒有。老徐在村裡轉悠到九點回到家剛要躺下,他老婆就說了:派出所都找不到線索,你這天天出去溜達有啥用?況且這個點,賊們也不會出門啊!老徐啥話也沒說,把手機鬧鐘定到了十一點半就睡了。

十一點半,鬧鐘響起,老徐穿衣起身,給村委的徐海波,徐海亮等人打電話:都起來,別開燈,別打手電筒,大隊裡集合!我聽到村西頭的狗狂咬!都扛著鐵鍁啥的跟我出去抓賊去!再這樣下去,我們還有什麼臉面在這個村裡!

徐海滿帶著村裡的村委員和民工連長扛著鐵鍁就悄悄地向村西頭摸了過去,按著狗叫的聲音順著胡同就來到了村民劉文成的家門口附近,六十多歲的劉文成喂了十幾隻羊,胡同裡的狗狂咬不停,村裡的人都是醒著的,只不過不敢出來,只能躲在被窩裡咳咳嚇唬一下。

劉文成家的大門是老式的木頭門,下邊帶著個40公分的門板,只要把門板拿下來,人就可以鑽進去。徐海滿幾個人來到胡同口,隱約看到有人從門板裡往家爬,沒錯!肯定是個賊!懊惱的徐海滿二話不說一腳踹在小偷的屁股上就把那傢夥壓在了地上,緊接著徐海波過來拽住腿往外拖,可是小偷抓住了門板只漏半個身子就是不出來!頓時胡同口撲騰撲騰有人在跑,徐海滿大喊:快去追!那是他的同夥兒!

幾個人追出去幾條街,那小偷兒同夥兒就不見了,徐海滿和徐海波一邊拖拽一邊大喊:劉文成!你個老傢夥!你的羊被偷光了你還躲在那幹啥?滾出來把門打開!

劉文成戰戰兢兢得把燈打開,把門打開,這賊的面目一覽無遺!徐海滿:恁孃的六子!村裡好幾年了就傳你是鉤子你是賊,沒有證據也沒抓髒,這幾年你可把村裡人害苦了!說完徐海波徐海亮他們就對六子一陣拳打腳踢,不管六子怎麼求饒,徐海滿仍舊是鐵面無私掏出手機報了官。

這個六子就是徐海滿他們村的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光棍兒,名字叫高山壯,不出門打工,整日遊手好閒,抽好yan穿著時尚,村裡人早就懷疑也有人傳他是鉤子,但是苦于沒有證據,誰都不敢亂說。

近些年周圍幾個村鎮偷盜事件猖獗,這次抓了現行,派出所連夜突審,聯合幾個鄉鎮派出所牽出了一個組織龐大分工明細的偷盜組織,一共抓了三十多人,並且在一處贓物窩藏點尋獲沒出手的黃牛3頭,山羊40多隻,驢兩頭,手扶拖拉機一輛,摩托車4輛,花生米2000多斤,各類家電若干。

為此,派出所在下通知在大集上失主前去領取自家被盜財物,那個大集,好不熱鬧!失而復得的各村村民高高興興地領回自己丟失的牛和羊!沒有領回的和已經被銷贓的,報過案的重新統計組織賠償。還有沒被抓住的單溜的小偷兒也在往後幾年消停了。

鄉民興高采烈領會被盜財產

偷盜團夥全部判xing,沒收贓款並且罰款。村長徐海滿和幾個抓賊的村幹部也得到了嘉獎表揚,周圍村民拍手叫好,連連稱讚,但是,故事卻遠遠沒有結束。。。

2008年國家奧運會,來了一次全國范圍內的嚴打,也啟動了天網工程,從此百姓安居樂業,夜不閉戶,我們國家的治安得到了空前的發展。

徐海滿也兢兢業業在村長一職幹到了退休,那年是2013年,也是六子出獄那年,新的故事開始了。。。

三十四五歲的六子勞改結束回到村裡,當天就去了徐海滿家,喜笑顏開地說:老徐啊!我出來了!這幾年耽誤了我找媳婦兒成家立業,你看現在我一無所有,以後免不了您多多幫扶啊!老徐老兩口也是只有苦笑。

從此,每天老徐家門一開,六子就進來了,到了飯點就往上位一坐,不管做的啥飯,吃飽了就走了,餓了就回來了!這是典型的無賴滾刀肉!老徐兩口子也是只能啞巴吃黃連。

老徐的苦衷被女兒女婿知道了,那天女兒女婿回家,老徐兩口子做了一大桌子飯菜,六子也是如期而至,往上邊一坐,甭管客人也好誰也罷,他拿起筷子吧唧吧唧就吃。老徐女兒出來問老徐:六子出獄了?出來了怎麼來我們家吃飯?怎麼坐在上崗了?老徐老婆就抹著眼淚把這事兒說了。

老徐女婿二話不說拽起正在吃飯的六子就往外拖,六子嚷嚷著:得得得,在你們家我不動手,你們打氣我吧!然後大喊:打人了!打人了!老徐女婿:以後你再來攪我們清淨,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六子:只要你打不死我,咱就走著瞧!說完抹抹嘴走了。

村民圍觀上來,其實,人人心裡都心知肚明,只不過敢怒不敢言而已!

這事兒以後吧,老徐家天天大門緊閉,除非有事打電話開門,其餘時間不開門,六子就每天蹲在他家門口,但是餓了幾次以後,六子就不這樣守了,而是回到家自己吃喝,只不過缺菜了就去老徐家菜地裡拿,花生剛熟他就去先收一點,總之就是一句話:當年我求他別報警放了我,他不放,我進去這七年,沒錢沒老婆,他不管誰管?

這老徐兩口子真可謂啞巴吃黃連啊!報警也沒用,他就是蹭頓飯,偷了幾顆菜,頂多教育一下,可是,老徐也不敢再多說,唯恐這種人走極端。

2014年年三十,老徐在炸丸子,老徐老婆包除夕夜水餃,六子大搖大擺的就來了,二話沒說把老徐炸的丸子倒進了一個盆裡就端走了,臨走還說:謝謝啦哈!你看你們都一家人有吃有喝過年,我這光棍一條也得過年不是!初一那天我還得來給您拜年!剩下老徐老婆抹著眼淚嘟囔:你說說你當年,他求饒你放了他不就行了,現在我們拖家帶口的,你還能再得罪了這樣一個無賴地痞?老徐歎了口氣:唉!再重新炸丸子吧!

各位看官,您是不是以為這個年就這樣過了?不是的!年夜飯了,老徐兩口子還有他八十多歲的老娘在吃年夜飯,六子叭叭地就來了,六子說:過年好啊!我這尋思自己在家過年來!哎呦喂!這菜做得真豐盛嗨!我都快十年沒吃過這麼好的菜了!今天老太太在桌上,我就坐在下邊吧!說完一屁股坐下倒了一杯就自顧自地喝了起來。

吃完了,看著老徐老婆包的兩蓋子水餃說:你們初一吃餃子,我這也七八年沒吃過餃子了,要飯的還得過個年不是?說著就端了一蓋子水餃回家了。

留下老徐的老母親氣得顫顫巍巍,老徐老婆偷偷抹淚,老徐點了一根yan唉聲歎氣。

就這樣,老徐兩口子就受著窩囊氣,過著魚刺在喉的日子。

2016年夏天,老徐的老母親離開了,zang禮在第二天舉行,所有親朋好友鄰裡街坊前來弔唁,在席上面,六子吊兒郎當地又來了!不由分說嬉皮笑臉的就挑了一桌坐在了上位上,埋頭吃喝,這幾年老徐兩口子的遭遇眾人是有目共睹的!可是,今天是老太太的sang事啊!這個不知死活的六子也來鬧騰!老徐的兩個女婿可就不願意了!老徐強行制止,畢竟,他不想在老娘的sang禮上大動干戈。對于親戚的憤怒,老徐我只說了一句:唉!抓賊容易放賊難!寧願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哪!

也就是這天起,老徐壓抑憤怒的心情一天天在躍動,他真想爆發!

沒幾天,老徐就托女婿把家裡裡裡外外安裝了攝像頭,是那種小型的紐扣攝像頭,因為老徐也是預防不測,防止小人作歹。

轉眼中秋節到了,這裡的風俗就是吃羊肉,老徐就把買羊買菜剩下的錢連同錢包裡的2000多塊錢放在了電視上,然後,老徐兩口子就在院門外清洗羊肉,不出所料,逢年過節這六子肯定就是要上門慰問的!

六子:哎呦喂!宰羊啦!正好啊!我這六七年了也沒吃過全羊了!今兒咱們正好吃羊肉!老徐兩口子照常只是苦笑一下。

六子:那什麼,要不你洗著,我去屋裡拿個盆端點回家自己煮吧,省得你倆看著我鬧心!說著就進屋找盆了,順便問:老徐,家裡有大料沒?我順便帶點!

老徐:唉!屋裡桌子上今天剛買的,你拿點吧……

這六子進屋就想找個方便袋成點大料,突然眼前一亮,我靠,錢!反正我這麼久也沒錢進城哼哼哈哈了,他兩口子在門外洗羊肉!謹慎的六子特意進屋看看有沒有藏著人,然後揣起錢包拿著盆端了一條羊腿,一些羊肉就顛顛兒的回家煮羊肉了!

過了沒兩個小時,派出所李隊長帶著民警把正在煮羊肉的六子帶走了,六子也是故作淡定一臉無辜,可是,監控資料證據確鑿,六子入戶盜竊再次被判!

老徐老婆松了一口氣,而老徐歎了一口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