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哥哥出去賣餛飩,嫂嫂使美人計勾引弟弟,結局大快人心

民間故事:哥哥出去賣餛飩,嫂嫂使美人計勾引弟弟,結局大快人心
2022/01/04
2022/01/04

明朝建文年間滄州有個十四戶村,傳說是羅平掃北時留下了十四個傷兵在此成家立業,一直延續至今。

而今村裡已有幾十戶人家了,單說這十四戶村裡有一戶人家姓羅,老漢叫羅英,勤懇善良,因家貧早年娶了一個官家的大丫鬟為妻,這大丫鬟好吃懶做,因在官家享受慣了,家道一敗落,嫁入這一貧如洗的羅家,很是不滿。

羅英好不容易娶到媳婦,當寶一樣供養著,羅妻並不滿足,反倒是嫌棄羅英沒本事,生下一女後,竟然偷偷和村裡的貨郎跑了。

羅英很是傷心,但是看著還在牙牙學語的女兒,咬牙含淚,決心把女兒養大,女兒長得很是清秀,羅英給女兒取名羅靜心,寓意能平靜可心。

可是名字叫羅靜心,性格卻是不靜心,羅靜心的脾氣性格隨了其母,自小就囂張跋扈,起初羅英以為靜心脾氣壞是因為母親的離去,就一直容忍,不想這羅靜心越是長大越是變本加厲,嫌棄羅英沒本事,不能給她買新衣服、新鞋子,每天出去就是和人家比這比那。

羅英因只有這一女,儘量的滿足羅靜心的要求,于是就沒日沒夜的做工,以求能多賺幾個銅板,來供靜心揮霍,可是羅英渾身是鐵才能打幾個釘呢,沒日沒夜的辛勞,羅英終于是累得病倒在了床上。

羅英病了,羅靜心不但不盡孝床前,反倒是嫌棄羅英沒用,無法再給掙錢花費,羅英傷心極了,想著自己這些年勞心勞力卻落此下場,不久就雪上加霜,沒幾日就撒手人寰了。

十四戶村人一看如此,都指責羅靜心不孝,羅靜心一見,在這村裡已經呆不下去了,就變賣了家產,想要去尋她母親,可是誰又知道她母親在哪裡呢。

一路向北,走走停停,羅靜心大手大腳慣了,沒幾日就花光了家當,被居住的店家給趕了出來,羅靜心是又氣又餓,嘴裡咒駡著店家,向城外走去。

天有不測風雲,剛走出城外,一陣狂風暴雨襲來,兜頭蓋臉地澆在了羅靜心身上,羅靜心趕緊四處奔跑尋找躲雨的地方,突然看到前面一處宅院,羅靜心趕緊上前叩打門環,想著進去躲雨。

半天隻聽得一陣腳步聲來開了門,只見一麻臉的漢子站在門內,此時,羅靜心已是又累又餓,再加上暴雨一淋,再也支撐不住了,暈倒在了門口。

麻臉漢子見狀,趕緊把羅靜心抱到屋內,男女授受不親,不敢多動,就只能給羅靜心蓋好被子,又去給燒了薑湯,灌入羅靜心口中。

不久,羅靜心緩緩醒來,麻臉漢子又給她拿來乾淨衣服讓她換上,羅靜心一看,竟然是男裝,那麻臉漢子說:家中只我和弟弟生活,沒有女眷,只能給你拿套乾淨的男士衣服了,忘不要嫌棄。

羅靜心此時也不再那麼挑剔了,害羞地換上衣服,羅靜心這一暈,竟然真就一病不起了,在麻臉漢子家只能暫住了下來。

麻臉漢子告訴羅靜心,他姓宋名大郎,家中無父母,和兄弟宋強相依為命,宋強身高體壯,一身好功夫,在城裡的鏢局當鏢師,不常回家,宋大郎以在街上賣小餛飩為生,哥兩個的日子倒也是過得去。

宋大郎為羅靜心請來大夫,熬了湯藥,照顧得很是用心,慢慢地羅靜心的病情也見好轉了。

每天朝夕相處,二人漸漸生出好感,羅靜心雖然看不上宋大郎一臉麻子,可是感動于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經歷了這麼多,羅靜心現在就想找個人,能有個依靠。

于是,這日二人對桌進餐後,羅靜心羞愧地對宋大郎說:大郎,我孤苦無依,幸得你照料,是我修來的福分,我現在也無去處,不知你是否嫌棄我無父無母,如若不嫌棄,那我們就結為夫妻可好。

宋大郎一聽,是又驚又喜,連忙說:我真是求之不得呢,就怕姑娘你嫌棄我醜陋不堪呢。

宋靜心說:你對我這麼好,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宋大郎猶如撿到了寶貝一樣,高興得不得了。

當晚,二人就行了夫妻之實,初嘗魚水之歡,宋大郎興奮得不得了,直累得羅靜心連求饒都呼喚不出口了。

之後時日,二人日日黏在一起,宋大郎對羅靜心疼愛有加,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不知如何是好。

羅靜心又過起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日子,雖說對宋大郎的麻臉時常感到堵心,但是想想被人趕出無所依靠的日子,只能咬咬牙忍耐了。

這日,宋大郎戀戀不捨地離開羅靜心,挑起擔子外出賣餛飩去了,剛走了一會,就聽得叩打門環的聲響,羅靜心嘟囔著:怎麼剛走就又回來了,還不趕緊去掙些銀錢。

打開門一看,門外站著一個魁梧英俊的青年,只見這青年,大眼圓臉,一對劍眉,懸膽鼻,身高足有丈余,一時間竟然讓羅靜心看直了眼。

青年一見羅靜心也是一愣,問道:你是何人,我大哥呢?

羅靜心一聽,原來是宋大郎的弟弟,趕忙說:原來是二弟啊,我是你未來的大嫂呢,你大哥剛剛出去賣餛飩去了。

這青年正是宋強,跑了這趟鏢回來看看兄長,不想看到這未來大嫂,大哥能找到一個妻子,宋強心裡也甚是高興,忙行禮道:弟弟宋強這廂見過大嫂了。

羅靜心,趕忙伸手拉住,說:快快,咱一家人,沒這麼多禮法,我這就給弟弟去倒杯茶去。

看著宋強喝茶,羅靜心的心是怎麼也靜不下來了,心想:怎麼這兄弟二人如此天差地別呢,那兄長麻臉醜陋不堪,這弟弟就如此貌若潘安。如若我能先遇到這弟弟多好,如若我二人上了床,那滋味,肯定美妙極了。

宋強抬頭,正看到羅靜心直勾勾地看著他,心下一驚,他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常年的保鏢生涯,練就了他一雙識人的火眼金睛。

宋強心道:這婦人看來是心懷不軌,對我大哥未必是真心實意啊,不行,我不能讓我大哥娶了她,日後還不得給我大哥戴綠帽子啊,戴綠帽子事小,別坑了我大哥。

想到這,宋強就起身想要去尋大哥,羅靜心一見宋強要走,趕忙攔住說:兄弟,剛剛回來,一定是勞累了,趕緊換下衣服,嫂嫂這就給你準備洗澡水,好歇息歇息吧。

其實她心裡想的卻是如何把宋強勾搭上床。

宋強趕緊說:不了不了大嫂,我突然想到還有事情還沒辦完,等我辦完事再回來。

說著就奪門而去,羅靜心伸手想要拽住宋強,不想拽了個空,撫摸著自己的手,回味著宋強的滋味。

單說宋強,來到街上,尋得了大哥,大哥宋大郎一見,高興極了,趕緊摟著宋強的肩頭,左看右看,很是擔心兄弟的身體安危,又對宋強說:兄弟,這下好了,我給你找了個大嫂,你以後不用那麼辛苦危險的了,有兄嫂照顧你把。

宋強急忙說:兄長,我正想和你說這事,那大嫂你娶不得啊!

宋大郎一聽,急了說道:為何娶不得,她待我極好。說著就絮絮叨叨地和宋強講著羅靜心的好處。

宋強一見大哥的一顆心都在羅靜心身上,勸是勸不了了,只有揭開羅靜心的真面目大哥才能相信,就對大哥說:你先別賣餛飩了,你不是不信嗎,我們現在就回家,你先別露面,我讓你看看羅靜心是什麼人!

說完,就到著大哥的攤子,一起回家了,到了家門口,宋強讓宋大郎不要進屋,藏在門後。

羅靜心一見羅強去而複返,心裡甚是高興,趕緊忙前忙後地為宋強端茶倒水,坐在宋強面前直愣愣地看著他,宋強見狀說:嫂嫂,你別這麼看著我啊,看得我都心動了呢。

羅靜心想:哼,英雄難過美人關吧,我這麼漂亮,不怕你不動心。說著一邊脫了外面的衣衫,只留內裡的小衣,一邊說:二郎,你看著我心動,我是真真看著你心動呢。你一來,我的心就已經跳得不停了,你要不聽聽。

說著就把白花花的胸脯往宋強臉前湊來。

宋強趕忙擋住說:你怎麼也是我嫂嫂啊,我不能這麼做啊。

羅靜心說:什麼嫂嫂,我和你哥哥又沒有拜堂成親,不過是他救了我,現下我見了你,心裡哪還能有別人,兄弟快來,我們一起行魚水之歡,我定讓你舒舒服服的。

宋強又道: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啊,可是被兄長看到怎麼辦,不好啊。

羅靜心說:這好辦,不然我們買點藥,給那麻臉喝了,神不知鬼不覺,也省得以後妨礙我們了。

宋強一聽,氣得拍案而起,對著門外說道:大哥,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好妻子,都起了害你之心!

宋大郎再也聽不得了,推門而入,一巴掌扇在羅靜心臉上道:你這賤人,枉我真心待你,你這確時刻想著要謀害與我,要不是我這兄弟發現你的不軌,我還不知何時死在你手中呢。

羅靜心嚇得跪地求饒,連聲不敢。

宋家兩兄弟看看她,搖搖頭說:你走吧,我們也就當被狗咬了一口而已,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說完就把羅靜心趕出了家門。

這羅靜心又淪落到流浪街頭的地步,後來聽人說,怕吃苦的羅靜心進了青樓,不想遇到一個得了花柳病的粉頭,把病傳染上了她,不久就被扔到荒郊野嶺了。

宋家兄弟,勤奮善良,不久兄弟二人先後成親,日子也平穩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