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角度看三國,分析正史中各國經濟政策,告訴你為何​曹魏強而孫劉弱

諸葛村夫 2021/05/21 檢舉 我要評論

換個角度看三國:三國除了群雄爭鬥,也有經濟.暗.戰,曹操劉備孫權的經濟政策,是薅了誰的羊毛?

​屯田收.稅超過百分之五十,曹操的盤剝是否很嚴重?

正史中記載了兩位經濟高手,是他們制定了在當時切實可行的政策,讓曹操當上了三巨頭的老大,也讓漢獻帝劉協不再挨餓。

漢獻帝興平元年,也就是西元194年,大漢的經濟已經崩潰: 「是歲,穀一斛五十餘萬錢。」

大河無水小河幹,地主曹操家也沒有餘糧了,士兵們吃不飽肚子就沒辦法打.仗,曹操只好裁減員工。

​一沒糧就裁員,這種事情可一不可再,所以曹操急得頭髮直掉,這時候就有兩個經濟學家站了出來,向他獻上了安邦定國大計。

這兩個經濟學家,一個叫棗祗,另一個叫韓浩。他們替曹操想到瞭解決問題的辦法,也正是這個辦法,幫助曹操在中原站穩了腳跟,即使在對劉備、孫權的戰.爭中失利,也不至於一敗塗地弄得無家可歸。

棗祗、韓浩替曹操想出的辦法很簡單,簡單到只有兩個字:「屯田」。

屯田當然不是曹操首創,也不是到曹操為止,但他無疑是做得最好的一個。西元196年,曹操正式下令在屬地開展大規模屯田運動,當年見效: 「是歲乃募民屯田許下,得穀百萬斛。於是州郡例置田官,所在積穀。」

​曹操的屯田制度,是曾經受過批評的,因為有人說他收.稅收得太狠了:官六民四,也就是打下一百斤糧食,曹操收走六十斤。即使是桓帝靈帝時期,執行的也是「十五稅一」甚至「三十稅一」,現在曹操要拿走一大半,所以很多人都認為曹操是在薅老百姓的羊毛。

但是撇開時代背景說經濟,那就是耍.流.氓。在後漢,一斤糧食就能決定一家人的生厶,曹操提供了土地、耕牛、農具,然後收取百分之六十的糧食,已經是寬宏大量,讓利於民了,所以當時的老百姓對曹操還是感恩戴德的。

曹操的辦法是藏糧于民、藏兵于民、藏富於民,所以中原地區一直比較穩,反觀劉備和孫權的邊遠地區乃至腹地,都很不消停,原來的天府之國硬是被劉備父子弄得「益州疲弊」、「民有菜色」。​

劉備和孫權的經濟政策,把百姓都薅成了光頭強?

說曹操薅羊毛,估計當時的中原百姓不會認同,而劉備孫權這對妹夫舅哥薅起羊毛來,那真的是把東吳西蜀百姓都薅成了光頭強的。

劉備受過窮,所以取得天府之國西川之後,窮人乍富特別大方: 初攻劉璋,備與士眾約:「若事定,府庫百物,孤無預焉。」及拔成都,士眾皆舍干戈,赴諸藏競取寶物。

​手下一通瘋.搶,劉備的口袋也空了,往後要跟曹操爭.奪漢中乃至中原,還要滅掉舅哥孫權,肯定是要花錢如流水的。但是劉備有言在先,不能不讓部下搶.掠,關羽在荊州看家,也不能不意思意思,於是劉備也開始像曹操一樣為生計發愁了。

曹操手下有棗祗、韓浩,劉備手下也有能人,這個能人叫劉巴,是一個敢瞧不起張飛的高傲傢夥。

這位漢末著名貪官之子劉巴,眼珠一轉想出了一條絕戶計: 「易耳,但當鑄直百錢,平諸物賈,令吏為官巿。」

劉巴所說的「很容易」的事情,其實就是濫發貨幣,在金本位、銅本位的經濟條件下,他用一斤銅製造出價值百倍的貨幣,而且還強制老百姓使用,由各級官吏拿著「當百大錢」去強制購買老百姓的東西,讓蜀中的資產一下子縮水了百分之九十九。

大戶人家還好說,每天收入只有一兩個銅板的小老百姓可就慘了。這就像後來的金圓券銀圓券,原先一百塊錢能買一頭牛,後來一萬塊錢只能買一包火柴。

如果說劉備治下的百姓夠慘,那您是還沒看到別人有多狠——劉備的便宜舅哥比妹夫還狠:孫權直接鑄造了「大泉當千」。

​這就是說,如果東吳西蜀互相承認對方的貨幣,那麼劉備當百大錢,到了東吳只能十個換一個,雖然東吳的「大泉當千」重一點,但還是吃虧了。

可是當時的老百姓都不傻,中原曹操更不傻,東吳西蜀的錢幣到了中原,還是按重量算,這樣一來,除了曹操的治下,另外兩國的老百姓,就只能欲哭無淚了。

​曹魏強而孫劉弱,差距不僅表現在地盤和兵力上

縱觀曹操劉備孫權三位梟雄的做法,我們就能看出本質上的不同。同時我們也能看出曹魏強而孫劉弱,弱的不僅僅是地盤和兵.力,還有政.治.遠.見和經濟頭腦。

如果把咱們放在後漢三國年間,面對曹操劉備孫權的薅羊毛經濟政策,您會選擇在誰的地盤上生存發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