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秀才夜宿凶宅,和鬼魂辯論,為何不肯說一個「怕」字?

民間故事:秀才夜宿凶宅,和鬼魂辯論,為何不肯說一個「怕」字?
2022/02/19
2022/02/19

清朝初年,大概是乾隆前後,山東濟寧城東有一座有名的凶宅,據說被猛鬼佔據了幾十年,即使家主請了很多道法高深的道士來做法也無濟於事,好幾個道行較淺的還被鬼魂戲弄得灰頭土臉。

時間一長,那家人自己就不敢住了,而遠近鄉親也都知道凶宅的惡名,更是沒有人願意接手,於是就荒廢了下來。從外面看,庭院裡蒿草叢生,經常有狐兔出沒。即使是正午時分,那房子也是陰森森的。

這一年,濟寧城裡來了一個江南書生,自稱姓烏,大家便叫他烏秀才。烏秀才能說會道,在濟寧城裡到處拜訪高人雅士,每次喝完酒之後,就會說起自己平生的閱歷,說自己足跡遍及大江南北,生平最大的本事就是膽量大,任何兇險的地方都不會害怕。

有一次,烏秀才和當地幾個讀書人喝了酒,直到天黑才散席,正在喝茶聊天,不知道是誰說起了城東那座凶宅。

由於大家都喝了幾杯酒,所謂酒壯人膽,再加上烏秀才又在說膽量的事情,旁邊幾個便慫恿他去那座凶宅裡住一晚,如果真能完成,那麼明天大家再一起請他喝酒,也願意相信他以前說的都不是假話。

烏秀才腦子裡本來就沒有害怕這個概念,當即就答應下來,乘著月色讓大家帶他去那座凶宅。

三五個本地書生帶著烏秀才,一行人搖搖晃晃就往城東走去,大概離凶宅還有半裡地左右,遠遠望見那屋子黑壓壓一片,當地的幾個人就不肯再往前走,指著前面讓烏秀才自己一個人去。

烏秀才也不強求,連燈籠也不要,一個人借著月色慢悠悠地向凶宅走去。

隨手一推門——其實那門已經破爛不堪,也根本只剩下一半虛掩著,無所謂推門了。只是烏秀才是個讀書人,總是記得「非請勿入」的禮法,所以才有一個敲門的手續。

隨意在宅子裡走了幾步,烏秀才真的膽子大,從懷裡拿出了蠟燭,點上後進了堂屋,裡面的座椅竟然還在,儘管落滿灰塵,卻還沒有損壞。

烏秀才隨便打掃了一張椅子,坐下後四下打量起來。但滿眼都是荒蕪陰森的氣息,根本沒有什麼值得欣賞之處,很快就打起了瞌睡。

話說烏秀才正在半睡半醒時,突然覺得堂屋裡多了點什麼,睜眼一看,燭光下真的慢慢顯露出一個「人影」——從虛無到完全變成一個人,烏秀才一眼便知眼前的不是人而是鬼了。只覺得陰森氣息越發濃厚,甚至有點侵人肌膚的感覺。

烏秀才剛要開口,可眼前的鬼魂竟然先發制人厲聲呵斥起來,說你這傢夥難道真的不怕鬼嗎?

烏秀才當然大聲地回答說不怕。

於是,那只鬼便在烏秀才面前做出各種各樣的兇惡形狀,有時候眼睛從眼眶裡冒出來,有時候舌頭從嘴裡伸出來幾尺長,最厲害的一次,整個頭竟然離開了身體飛了起來,在烏秀才面前繞圈子。

如果是旁人看到這情景,必定被嚇得屁滾尿流,可惜烏秀才的大膽真是名不虛傳,儘管眼前的厲鬼確實非常恐怖,卻絲毫未能影響到他。

見烏秀才還是這麼淡定,厲鬼似乎也累了,便稍微放低了點語調,問他現在怕不怕。

可惜,猛鬼還是失望了,烏秀才還是說自己不怕。

見此情景,猛鬼似乎也已經黔驢技窮,沉吟了一會,竟然和顏悅色地和烏秀才商量起來:

我也不是一定要把你嚇跑,主要是你來濟甯這段時間裡,說了很多膽子大的話,使得我們鬼魂落了面子,只要你承認心中有點害怕,我就這麼離開不再打擾你了,反正又沒有第三人在場,別人也不至於笑話你,你看怎麼樣?

聽到這番話,烏秀才突然大怒,指著猛鬼就大罵起來:

我真的沒有害怕你的意思,怎麼可以說假話欺騙你呢?你想怎樣就怎麼樣,我絕不干涉,但讓我主動說害怕兩字,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見烏秀才這麼說,猛鬼一時間沒有了主意,在堂上徘徊了一會,最後長長地歎息了一聲說:

我佔據這房子三十多年了,從來沒有見過比你還強橫的,你就像茅房裡的石頭頭臭又硬,我怎麼能和你這麼愚蠢的人同處一室呢?

說完這些,猛鬼不再說話,在燭光下搖曳了幾下就消失在虛空中。

第二天,烏秀才走出凶宅,那幾個當地秀才早早就在外面的大街上等候。烏秀才說了昨晚的事情,大家都怪他不知道變通,如果在猛鬼面前說個怕,不也是騙了鬼嗎?

烏秀才義正容辭地說,即使我真的怕鬼,人怕鬼也是常情,並不是什麼恥辱。但我心中確實沒有懼意,如果說假話去騙鬼,雖然能得到眼前的安寧,卻讓我失去了「俯仰無愧」之心,孰得孰失還真難說清楚,但我卻不願意違背本心說假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