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張媒婆出嫁,苦盡甘來得姻緣,他日種善因今日得善果

民間故事:張媒婆出嫁,苦盡甘來得姻緣,他日種善因今日得善果
2021/12/18
2021/12/18

話說李王村有一個名叫張麗的寡婦,她成親當天,丈夫就出了意外;緊接著公公婆婆因為傷心過度,也相繼過世了。後來,為了生活,張麗跟人學著做起了媒婆。

頭一天師傅就教她說:「牽線保媒,出發點要為人家好!報酬那是其次,這做好了就是積德行善!」張麗一直謹記師傅的教誨!

如今她做媒婆也有三年了,每次說媒從來沒有提過報酬的事;她只是用心地為人家尋找合適的對象。而經過她說媒的人家,對彼此都很是滿意;雖然張麗不曾提過報酬的事,可人家卻沒少給。

張麗促成了不少樁美好的姻緣。可是她自己卻是孤身一人,獨自過著日子!好在逢年過節的時候,有經她說媒的人家會來看她。這讓張麗覺得她沒那麼孤單!對媒婆這個職業,張麗是樂在其中;每次她看到新人拜堂成親的時候,心裡都很是開心;而且還有一種成就感!這是她張麗促成的姻緣!

這一天下午,張麗到鎮上去幫一個賣包子的人家說媒,這親事說成了。不過去的時候,這天還好好的;可回來時,突然就下起了雨來。張麗是淋著雨回來的!

到家之後,天已經黑了。張麗顧不上鎖門,就進了屋裡,趕緊換了衣服,緊接著就去做飯了。吃完飯,鎖上門,她就睡著了。等到再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此時,張麗覺得渾身上下都難受的很,而且額頭燙得厲害。她知道這是定是昨天淋雨鬧得!

張麗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從床上爬起來;她想去村裡的郎中家拿些藥吃。可是到了郎中的家門前,卻發現大門緊鎖;一問才知道,原來郎中出診去了。

張麗轉身回去了,回到家裡,關上院門,但是並沒有鎖。這次出去一趟,覺得更加難受了!張麗也沒胃口吃飯,就又回屋躺下了。只是時不時地張麗會發出一陣難受的[呻·吟]聲!此時,她多麼渴望有一個人能陪在她的身邊照顧她!也不知過了多久,張麗終于睡著了!

讓張麗多睡一會;咱來說張麗保媒的人家,其中有一家最近那是好事連連。這說的就是二柱,那個曾經幫張麗解圍的小夥子(上個故事有介紹,感興趣的可以看一看)。在兩個月前,二柱的媳婦小月,生了一個大胖小子;一家人高興壞了。緊接著孩子剛滿月,曾經把二柱趕出來的大奶奶,也就是他父親的正妻;這大奶奶讓人捎話給二柱,請他回去繼承家業。二柱想不明白,他是小妾所生;當初在父親過世之後,大奶奶為了霸佔整個家產,把他和母親給才趕了出來;現在為何會請他回去呢?這裡面的原因說起來話就長了(咱們下一個故事再說。)。

對于二柱來說,能拿回家產,他當然樂意;二柱帶著媳婦孩子,還有母親回到濟南繼承了家業。最興奮的莫過于二柱的媳婦小月。二柱繼承了家業,小月算是地主婆了,她長這麼大,還沒使喚過傭人呢。雖然小月是一個勤快的人,用不著別人幫她做什麼;可是有人使喚,她的心裡還是挺美的!

俗話說吃水不忘挖井人;小月能過上幸福的日子,這可要多謝謝媒婆張麗了!于是,小月便打算去看一看張麗。和二柱一說,他也正有此意。兩人便決定回一趟小月的娘家,之後就去看看張麗。

這一天,一大早,小月把孩子留給婆婆,和二柱坐上馬車,一起回了東阿縣自己的娘家。之所以不帶孩子,是因為他們不打算多呆。因為小月的家裡重男輕女,她在家的時候,就不受待見;嫁出去之後,仍然是一樣。這讓小月覺得自己是個外人;所以她只打算在娘家住一晚,第二天去了看了張麗之後,就回來。可是小月的娘家人聽說二柱回了老家,繼承了家業;對待他們的態度,頓時,就好了許多。非讓他們多住幾天,這讓小月和二柱感到了不適應!幸好他們沒帶孩子,以孩子為藉口,第二天上午他們就走了,準備去看看張麗。

到了張麗家的門口,見大門緊閉,上前一敲門,才發現門沒鎖;推開門,兩人邊喊著張麗的名字,邊往裡面走;可是,張麗並沒有應答!小月又推門進了屋裡,只見張麗躺在床上,蓋著一條被子;可即使是這樣,張麗還是一個發著抖。

小月上前一摸,發現張麗的額頭燙的厲害。便試著喊了幾聲張麗,張麗迷迷糊糊的醒了,發現是小月;她想坐起來,可是渾身沒勁。小月說:「別動,你頭燙的厲害,我讓二柱給你找郎中去!」

張麗說:「別去了,村裡的郎中出診去了,沒在家;我就是淋雨淋的,沒多大的事!」小月聽後,還是不放心,便說:「村裡的郎中沒在,咱們去城裡。」說著便喊二柱進來,讓他搭把手,把張麗扶到車上,帶她到城裡看看大夫。

他們坐的馬車,上面有個棚子,能遮風擋雨。把張麗背上車,又給她蓋上被子;二柱趕著馬車就直奔縣城去了。

進了縣城,到了醫館;大夫給看了病,又給了拿了藥,囑咐他們:說張麗發著高燒呢,回去好好照顧她;要是高燒不退,趕緊來醫館。

兩人出了醫館之後,小月就說:「二柱,這該怎麼辦呀?咱兒子還在家呢,要是留下來照顧張麗;那咱兒子怎麼辦?他剛一個多月大!可是留下張麗一個人,萬一她的高燒不退,身邊又沒個人照顧;那張麗非燒壞了不可!」二柱聽後,考慮了一會,隨後說道:「要不這樣,咱們帶著張麗回濟南,到咱家裡去;一邊照顧她,一邊看孩子;兩不耽誤。再說這路程也不遠!」

小月一聽,這個辦法不錯;決定之後,二柱便趕著馬車,回了濟南。天黑之前,趕到了家。把張麗安排在了客房,又煎好藥,喂她喝下。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張麗的高燒才退了,但還是渾身無力。這個時候,她才知道,是二柱夫妻倆不放心她,便把她帶到了濟南。這一時之間,張麗的心裡,別說多感激了。這幾年來,都是她自己獨自過日子;雖然也生病的時候,但是沒這次這麼嚴重。幸好這次有他們在,要不然自己可就有罪受了。

轉眼之間,七天過去了,此時的張麗已痊癒了。她覺得不能再打擾二柱夫妻倆了,便想回東阿縣去。不過在回去之前,得去一趟表妹家,看表妹和姨父姨母。

張麗的表妹繡娘嫁到了濟南府的趙家,如今是趙家的少奶奶。而繡娘的爹娘也跟著來了濟南府,繡娘的公公還為她的爹娘準備了一所宅子,讓他們居住(上個故事有介紹,感興趣的可以看一看)。如今,繡娘和趙家的少爺趙東來,成親已有一年多了,還生有一個女兒。張麗也有幾個月沒見過他們了。

張麗告別二柱夫妻倆,來到府城的趙家。表妹繡娘見表姐來了,心裡高興。她們兩個從小感情就很好。繡娘趕緊讓人準備酒菜,給表姐接風洗塵。在準備飯的空擋,兩人就聊起了家常。這聊著聊著就聊到了發高燒的事,自己發著高燒躺在家裡,難受極了,幸好二柱夫妻倆去看她;這才及時帶她去看郎中,要不然還不知道自己得受多少罪呢。

繡娘聽後,心裡也是心疼。她心想:「表姐一個人住,如果再發生類似的事情,要是沒人及時趕到;那表姐...」想到這,繡娘不敢想了;但是她下了一個決定,說什麼也要把表姐留在濟南。決定之後,繡娘就把自己的想法和表姐說了。可張麗是個媒婆,在濟南府這她並不認識幾個人;那今後還怎麼幫人說媒呢?這不說媒,那自己能幹什麼?因此張麗沒答應。

繡娘見張麗不答應,便把張麗高燒的事情,還有她自己的擔心;把這些都和她的爹娘說了。繡娘的爹娘,是張麗的姨父姨母;他們得知後,也贊同女兒的決定...把張麗留在濟南。姨父姨母是長輩,長輩發話了,張麗可不敢不聽;就這樣張麗留在了濟南。

這一天,張麗和繡娘在院子裡聊天,負責酒樓的王掌櫃來了。他要找少東家趙東來,說是酒樓的生意非常不錯,夥計們都忙不過來了,所以王掌櫃想找趙東來商量商量招夥計的事。張麗得知後,就動了心思;眼下她在濟南,不認識幾個人;這媒婆是做不了了。雖然趙家家大業大,多她一張嘴也沒什麼。可是張麗閒不住,便想去酒樓裡幫忙;于是就和繡娘說了,沒等繡娘拒絕,張麗又說:「表妹,你要是不同意的話,那你得讓我回家!我可不願意做一個白吃白喝的人!」張麗這麼一說,繡娘只好答應了。

就這樣,張麗到酒樓裡幫忙去了。誰知她這一去,竟然遇到了自己的姻緣!

這一天上午,張麗出了家門,準備去酒樓。走到街角的拐彎處,突然,有一個年輕人急忙上前,把她給拉到了路邊,緊接著,一匹馬沖了過來。只見馬上坐著一個官差,嘴裡喊著:「人命關天,速速讓開!」原來是發生了大事,官差急著回衙門報告呢;這才橫衝直撞!幸好有人拉開了她。一看這年輕人大約二十來歲,是一副書生打扮的模樣。

張麗急忙道謝,年輕人見狀,一隻手摸著後腦勺,另一隻手連連擺手,嘴裡說道:「姑娘,不用客氣!」張麗能看出來,這年輕人有些靦腆。張麗還想道謝,可那年輕人卻沒再多說,而是轉身走了。張麗呢,就跟在年輕人的後面;當然,她不是要跟著年輕人,而是這條街是去趙家酒樓的必經之路。讓張麗沒想到的是,前面的年輕人要去的地方也是趙家酒樓。年輕人和張麗,兩人一前一後進了趙家酒樓。

等張麗來到酒樓的時候,只聽王掌櫃和那年輕人說:「小天,你去櫃檯那等著收賬吧,打起精神,別整天沒精打采的!」剛說完,就見張麗進來了,王掌櫃笑著說:「張姑娘,你也來了?」張麗急忙接話說:「王掌櫃,今後我就在酒樓幫忙了;您有什麼活儘管吩咐!」王掌櫃想了想,隨後說呀:「要不你到後廚幫忙吧;這大廳裡,人來人往,人呀有點雜。」張麗一聽,明白王掌櫃的意思;她來酒樓只是為了幫忙,幹什麼活都沒問題!

張麗答應一聲,便準備往後廚走;不過還是扭頭看了看櫃檯那,只見那個年輕人低著頭拿著抹布擦櫃檯呢。隨後,張麗又問王掌櫃:「王掌櫃,那位在櫃檯收賬的小哥,也是剛招的夥計嘛?」王掌櫃笑了笑,隨後說呀:「不是,那是我的兒子王小天,他這段時間心情不好,怕他自己呆在家裡悶的慌;所以,讓他來酒樓裡幫忙!也許會好些!張姑娘,你問小天做什麼?」張麗便把剛剛在路上的事說了。還說呀:「王掌櫃,勞煩您替我向令郎說聲謝謝!」王掌櫃又客套了一番。張麗轉身去後廚了,張麗走了之後,王掌櫃卻是嘀咕了一句:「這小子,平時就是個書呆子,沒想到關鍵時間倒是知道英雄救美的!」

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了。在一個月裡張麗每天都沒趙家酒樓裡幫忙,而王掌櫃的兒子小天也是每天都來。後廚不忙的時候,張麗也會來大廳幫忙;和小天的接觸自然就多了。此時,她才知道,小天是個秀才。張麗得知後,有些納悶,這王掌櫃家也算是富裕人家,為何不讓兒子在家裡好好讀書,備戰科舉;反而是讓兒子來酒樓裡幫忙;她想不明白。也有幾次旁敲側擊,可是每次一提,小天就沉默了!

這幾天,一直連著下雨,這吃飯的人很少,酒樓裡不忙。昨晚回去的時候,王掌櫃告訴張麗,說明天要是還下雨的話,就別來了。這不,今天還下著呢,張麗沒去酒樓,和表妹邊看孩子邊聊天。這聊著聊著就聊到了王掌櫃的兒子小天的身上。原來呀王掌櫃讓兒子來酒樓幫忙,就是他說的那樣,怕兒子在家悶的慌。不過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

說起王小天,他和趙東來是同窗好友。

兩人是同時中的秀才,後來,趙東來的父親趙員外見兒子對考取功名並不上心,便讓他試著接管家業。而小天是接著讀書,就在今年,他參加了鄉試;可是也不知怎得,在考試的前兩天,他發了高燒;考試的時候高燒倒是退了,可還是有些迷迷糊糊的,這考試自然就沒發揮好。錯過這一次,就要再等三年,因此,小天才悶悶不樂。王掌櫃心疼兒子,這才讓他來酒樓裡幫忙,就當是放鬆了。

張麗聽後,心說:「原來如此!」這個時候,繡娘心裡想著:「表姐為何會對小天的事那麼感興趣呢?」想到這裡,她說呀:「表姐,你該不會是」說到這,她不說了;而是左看看,又看看,想從張麗的臉上看出一些端倪!這一看呀,張麗的臉色刷的一下,紅了。她明白表妹的意思!急忙說道:「表妹,你想哪去了?」繡娘卻是打趣地說:「表姐,你說我想哪去了?」「好呀,竟然敢拿我尋開心,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張麗動上了手

兩姐妹打鬧了一陣,最後在繡娘的求饒聲中,結束了打鬧。但是繡娘心裡卻是琢磨上了。晚上的時候,她和趙東來小聲嘀咕了一番。第二天,雨停了;趙東來去了酒樓,把王掌櫃拉到一旁,小聲的嘀咕著;也不知嘀咕了些什麼。只是在這期間,扭頭看了小天幾次。最後,只見王掌櫃點了點;似乎是答應了什麼!

當天晚上,張麗回去之後,發現繡娘還在等她。沒等張麗問她,繡娘就開門見山的問:「姐,我的親事是你說的;現在妹妹我想給你說門親事,姐,要不要考慮考慮?」張麗還以為表妹在開玩笑呢!這再三確認之後,才知道是真的。而繡娘說的這小夥子不是別人,她也認識,就是王掌櫃的兒子王小天。說到小天,張麗和他也是年紀相仿,而且對小天,也有些好感;可縱然是如此,她也沒想過這門親事,因為她是一個寡婦!而且門不當戶也不對!這樣的親事,她怎能答應呢?

繡娘了解張麗,知道她不能答應;但還是提出來了,因為王掌櫃已經同意了。說到王掌櫃同意,有兩個原因,一是張麗心地善良,又勤快肯幹;二是張麗和繡娘是姐妹;至于張麗成過親的事,王掌櫃也知道,張麗的丈夫是在成親的當天,出的意外,並沒有同房。所以這成過親的事不是問題!繡娘把王掌櫃同意的事和張麗一說,張麗那是渾身一震;她沒想到王掌櫃會同意。她糾結了一陣子,最後還是答應了。幾天之後,張麗和小天的事定下了。兩個月後,兩人成了親。趙家為張麗準備了嫁妝,分給王家一成酒樓的股份!王掌櫃自然是喜笑顏開!沒想到新媳婦過門,給王家帶來了這麼厚的重禮!

兩人成親之後,日子過的很是融洽。三年後,小天又一次參加了鄉試,這回他是順利的拿下了舉人的功名!來年又參加會試,最終他是金榜題名中了進士做了官。

王家和趙家,兩人興奮壞了;而張麗覺得,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在做夢似的。但是她知道這是真的,她的丈夫真是做官了;她成了縣老爺的夫人。說起來這都是表妹和表妹夫兩人給她說的媒,真要感謝他們。可說回來,表妹和表妹夫的親事可是她一手促成的。那個時候,張麗做媒婆,認真又負責,她為了小月和二柱的婚事,才跑到濟南的;結果意外認識了表妹夫趙東來。又是巧合才說成了兩人的婚事。

說來說去,這些都是前日種因今日得果;行善舉方能得善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