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天賦異稟,甚為奇怪,一天過路老道發現了其中真相

民間故事:男子天賦異稟,甚為奇怪,一天過路老道發現了其中真相
2021/12/08
2021/12/08

話說古時候在漢中府南鄭縣,有一男子叫張天雷。他出生時正是下雨天,天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所以父母給他取名張天雷。張天雷天賦異稟,16歲的他,可以單手舉起兩百斤的石獅子,可謂是天生神力。他從沒跟人學過武藝,可他卻無師自通,會多種武功。

張天雷的種種神奇,令他身邊的人感到奇怪。張天雷因為有了這種異于常人的能力,不把其他的人放在眼裡驕橫跋扈,常常欺負鄉裡鄉親。一天,張天雷從縣城歸來路過李家村,看到一個嬌俏的女子在河邊洗衣服。女子生得膚白貌美身材較好,張天雷看了一眼就走不動道了。

女子叫李秀茹,見一個陌生男子直勾勾地盯著自己。這令她心中生起一絲不安的感覺,忙將衣服收進了木盆,然後端起木盆快步走回家。張天雷見狀急忙跟上去,喊道:「姑娘請留步,能否告知芳名?」李秀茹聞言不敢停留,她覺得張天雷就是個浪蕩公子,于是直接跑了起來。

過了一會,李秀茹跑回了家,關上了門。張天雷追到李家門前,敲響了大門喊道:「姑娘別害怕,我不是壞人。我就想問一下姑娘芳齡幾何是否婚配?」李秀茹回道:「奴家已經跟人定親了,你就別多問了。」張天雷說道:「那我就讓他跟你退親,我張天雷看上的姑娘誰敢跟我搶。」

李秀茹平日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根本沒聽說過張天雷是誰。勸說道:「你趕快走吧,莫要在此糾纏。不然一會兒,我父親跟兩個哥哥回來饒不了你。」張天雷笑著說道:「姑娘,不必為我擔心。」李秀茹冷聲道:「就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誰擔心你了。」張天雷聞言更加開心道:「就是你呀。」

突然,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哪來的浪蕩子,竟敢在我家門前撒野?」張天雷轉頭往去,看到一個老漢和兩個壯漢正朝他走過來。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李老漢說道:「這是我家,我還想問問你是什麼人,竟敢在此撒野。」

張天雷聞言笑著說道:「原來是老丈人跟兩位大舅哥回來了。」李老漢怒道:「你小子竟敢如此占我閨女便宜,我饒不了你。」轉頭對兩個兒子說道:「你們倆上去教訓教訓他,看他還敢不敢胡言亂語。」李家兄弟聞言擼起袖子,就朝張天雷揍過去。

可是張天雷幾下,就把李家兄弟打倒了。李老漢見狀大喊道:「鄉親們,村裡來惡人了,快來趕惡人呀。」須臾,李老漢的鄰居們都抄起傢夥出來了,有幾十號人。張天雷見狀並不畏懼,他單手將李家門前,一隻兩百斤的石獅子舉了起來。大喝道:「我看你們誰敢上前?」

眾人見他單手舉起兩百斤的石獅子,就已經知道他是誰了。鄰居李二毛驚呼道:「你是張家村的小霸王張天雷。」張天雷回道:「正是我,你們還不速速退下。」鄰居們都知道小霸王張天雷可不好惹,紛紛向李老漢說道:「你這事我們實在幫不上忙,就先回家了。」

李老漢見此情形愣在了當場。張天雷放下石獅子,對李老漢說道:「老丈人放心,我剛剛只是跟兩位大舅哥切磋武藝,沒有下重手他們沒受重傷,休息幾天就好了。今天來得匆忙,也沒帶見面禮實在抱歉。等我明天帶上彩禮和花轎來,咱們就是一家人了。」說完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李老漢回到家在廳裡走來走去,喃喃自語道:「這可怎麼辦才好?」李秀茹說道:「爹,咱們去報官吧?」李老漢說道:「沒用的,張天雷天賦異稟武藝高強,連官府都懼他三分。」李家兄弟獻策道:「爹,要不讓妹妹到舅舅家躲幾天吧。」李老漢說道:「不行啊,你們是不了解這小霸王的性格。如果明天他看不到你妹妹,非把咱們家拆了不可。」

李家兄弟說道:「那可怎麼辦?難道真把妹妹嫁給他不成?妹妹可是跟馬木匠定了親的,他們是兩情相悅,我們怎能拆散他們呢?」李老漢說道:「當然不能拆散他們,我不是在想辦法嗎?你們也想想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能解決這件事情。」

一家人在廳裡想了半天,到了半夜還是沒能想出辦法。突然,門外響起了鐺鐺的敲門聲。李老漢前去開門,看到門外站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道士。問道:「不知道長有何事?」老道士說道:「天色已晚,貧道想在你家借宿一宿,不知你能否行個方便。」

李老漢說道:「你還是到別處借宿吧,我家惹了惡人,怕給你招來麻煩。」老道士說道:「別家都已經熄燈休息了,實在不好打擾人家,還望你行個方便。」李老漢這才想起來已經是半夜了,鄰居們早就休息了。于是他引老道士到客房,讓老道士早點休息,明天天亮趕快走別惹上麻煩。

老道士見李老漢如臨大敵的模樣,問道:「你家到底遇上了什麼難事?能否跟我說一說?」李老漢就把張天雷的事情說了一遍。老道士聽完撚須道:「你不必擔心,貧道明天去會一會那天賦異稟的張天雷。」說完就進客房休息了。

翌日,老道士起來後並沒有離開,而是坐在李家門前等候張天雷。中午時,老道士看到一人騎著高頭大馬,後面跟著一隊人吹吹打打抬著花轎前來。老道士問道:「你就是小霸王張天雷吧?」張天雷說道:「不錯是我,你個老道士趕緊讓開,別阻礙我進去接新娘子。」

老道士笑著說道:「聽說你天生神力,我就站在門口,你要是能把我推倒,我就不攔你。」張天雷說道:「你年紀一大把了,還是趕緊讓開吧,不然小心傷著自己。」老道士笑著說道:「你要是能傷到我,我不找你要銀子就是了。」

張天雷見他如此說,就上前單手推老道士。可他用盡全力,都不能推動老道士分毫。張天雷怒道:「你這老道士肯定用了什麼妖法,你敢不敢跟我比比武藝。」老道士回道:「可以。」于是兩人就打了起來,老道士守多攻少,一直在觀察張天雷出的招式,還有他的功力。自語道:「這張天雷小小年紀,不可能有百年功力。而且出招的動作並不流暢,好像有人在控制著他的身體。」

兩人從白天打到了晚上。老道士見天色已晚不與他糾纏,用一招隔空點穴手法,制住了張天雷令他動彈不得。老道士掏出了一張符籙,貼在了張天雷額頭上,喝道:「何方魑魅魍魎,竟敢寄宿于他人身體。」說完嘴裡念念有詞。須臾,一個大鬍子魂魄從張天雷身體飄了出來。

老道士喝道:「大膽魑魅魍魎竟敢害人,看貧道不收了你。」大鬍子忙解釋道:「道長且慢,我沒有害人,我是來報恩的。」老道士問道:「這時怎麼回事,你快快道來。」大鬍子說道:「我前世被仇家追殺,是張天雷的前世救了我。我百年後得知張天雷轉世投胎,所以就進入他的身體。我平日裡就在他的靈海裡,當他需要我時,我就出手幫他,以報當年救命之恩。」

老道士聞言恍然大悟道:「原來張天雷那所謂的天賦異稟,就是你在幫他。你可知你這麼做不是在幫他,而是害了他。」大鬍子問道:「道長何出此言?」老道士說道:「你以為滿足他的要求,就是在幫他嗎?你這樣做只會令他依賴于你,而不懂得自己如何成長,還會令他變得驕橫跋扈,不懂做人的道理。

而你是一個魂魄,只是暫時躲過了陰差的搜捕。如果那天陰差把你勾走了,張天雷沒有了天賦異稟,他就是一個普通人,那他以前得罪過的人肯定找他算帳,你想過那時他該怎麼辦嗎?所以你這不是在報恩,而是在害了他。你的初心雖好,但卻是好心辦了壞事。」

大鬍子聞言問道:「那我現在該怎麼辦,請道長指點謎津?」老道士說道:「你自然是去你該去的地方,等待投胎轉世。」大鬍子問道:「那我的恩公張天雷怎麼辦?」老道士說道:「我看他本性不壞,我會收他為弟子,教他武藝和做人的道理,你就放心去吧。」

大鬍子聞言向老道士作了一揖,然後飄然離去。後來,老道士收了張天雷為弟子。帶他出去遊厲,不讓他從家裡帶一文錢。路上的花銷都得他自己去掙,教導他如何成長。不僅每天讓他苦練基本功打好基礎,還教他武德。最後,張天雷在老道士的教導下,成為了一個行俠仗義的大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