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回家,見姨娘舉止怪異不對勁,他解開黃狗救出全家

民間故事:男子回家,見姨娘舉止怪異不對勁,他解開黃狗救出全家
2021/12/29
2021/12/29

  周皓,字啟路,宋朝紹聖年間登州人氏,家境殷實。其父周鴻琛讀書落第,然祖上有家業,雖不事生產,卻也吃喝不愁,如不敗家,下麵三輩還是如此。

  周鴻琛對周皓期望頗深,盼兒子能讀書高中,光耀門楣。然而周皓卻對讀書不太感興趣,唯愛拳腳槍棒,視之若命。

  周鴻琛無法接受兒子每日裡舞槍弄棒卻不好好讀書,常加以訓斥,卻收效甚微。幸有母親李氏溫柔,總是會調解父子矛盾,並好言勸說兒子。

  周皓對母親言聽計從,故將時間分開,一半讀書,一半練習拳腳。

  周皓七歲之時,李氏患病,藥石無力,周鴻琛為其花費甚巨,卻仍然挽不回夫人性命,纏綿病榻三年之後,李氏撒手而去,留下了傷心的丈夫和十歲的兒子。

  母親亡故,這對周皓來說是個巨大打擊,他一度在悲傷中無法自拔。周鴻琛本人用情也深,夫人去世一直未再娶,原想就此和兒子度過一生。

  不料想,事情在七年之後有了變化,也正是這一變化,導致了一系列曲折之事。

  Ⅰ:遊玩時周皓救狗,夏至時鴻琛再娶

  這年寒食節後,周鴻琛欲去踏青。

  周皓不與父親同行,原因很簡單,父親總是會在一邊嘮叨,話題有二,一是勸讀書少舞槍弄棒,二是他已經十七歲,也該娶媳婦了。

  這兩件事都讓周皓不喜,故很少與父親一同出行。周鴻琛見狀只得自己獨去,而周皓則和三五好友結伴同行,前去踏青。

  夥同幾個好友,在泛青的河堤上漫步,幾人左顧右盼,倒也瀟灑自在,唯一美中不足之處便是天氣陰沉,似老天在生氣,不給人們笑臉。

  幾人玩興正濃,陰沉的天氣卻再繃不住,開始有雨滴落,幾人敗興之餘回轉。剛走幾步,發現在一處河坡後面,有幾個人圍成一圈正在吆喝。

  他們此舉勾起了周皓等人的好奇心,少年貪玩,也愛熱鬧,加上好奇心作祟,就邁步奔這些人而去。

  到了地方才發現一個漢子正按著一條黃狗,此狗太瘦,兩眼含淚,在漢子膝下嗚嗚直叫。

  旁邊的人拍手叫好,並沒有注意黃狗的恐懼。

  周皓一看便大為不忍。

  按著狗的漢子姓林名大牛,靠屠宰牲畜為生,屠狗殺豬最是嫺熟。此時他嘴咬尖刀,兩手按著黃狗脖子,對著圍觀的人得意洋洋。

  黃狗見逃生無望,也放棄了掙紮,兩眼看著眾人,雨水打在它的臉上,也不知道是雨還是淚。

  眾人的叫好聲讓林大牛興致高漲,他將嘴中尖刀拿下,對著眾人咧嘴一笑:「各位且看仔細,林某人一刀管教它斃命!」

  他話說完,持刀欲捅。

  「且慢!」

  周皓伸手阻攔,惹得圍觀的人和林屠夫不快。

  「這位公子,此狗搶食,恐會傷人,休要多言。」

  聽了林屠夫的話,周皓施了一禮:「這位兄台,狗搶食是因為它餓,搶食而不傷人,則說明它暗通人性,如此一條性命,兄台欲要殺之而後快,看著讓人不忍。你看這樣可好,我出錢買狗,你放狗一條生路。」

  林屠夫本也是為錢,見他如冤大頭般願意出錢,就點頭同意。

  于是乎,周皓出錢交于林屠夫,林屠夫放狗。圍觀的人沒看到熱鬧,加上雨勢漸大,一個個悻悻離開。周皓對著黃狗喊:「大黃狗,速速逃命去吧,再不要碰上這林屠夫,否則你命休矣!」

  他說完也和友人前行,可黃狗卻並沒有離開,而是在後面緊緊跟隨著他。

  眾人失笑,讓你多管閒事,這下好了,此狗還如膏藥一樣粘上了。

  周皓不以為意,它跟著,是因為它餓了,回到家中,給它些吃食,吃飽自然會離開。

  眾人和他一起去了家中,這些人在雨中甩開膀子,吆喝著練習拳腳,少年心性,可見一斑。而周皓則拿出家中冷食投喂黃狗,黃狗似餓了許久,吃相頗急。

  投喂過後,周皓擺手讓它離開,可黃狗不動,一歪身子躺在了他的腳下,蠕動著似在撒嬌。

  周皓啞然失笑,也罷,既然碰上,也算是緣分,你且在家中住下吧,可家裡人眾多,別人也許會害怕,所以你不能亂跑,得拴上。

  他拿繩子拴狗,大黃狗似乎明白,動也不動,任由其在自己脖子上結了個繩套拴住。

  將黃狗安置好後,周皓欲要跑去和朋友一起練習拳腳時,父親回來了。

  周鴻琛臉色嚴肅,似乎碰上了什麼難解之事,徑直走向自己的屋子,竟是沒理打招呼的兒子。

  周皓平日裡會被父親訓斥,可他非常尊重父親,見父親失魂落魄的樣子感覺奇怪,他也沒心思再跟朋友們玩耍,而是跟著父親進了屋內。

  「爹去踏青,回轉後為何神情恍惚?可是遇到了什麼難解之事?」

  周皓對父親行禮後開口詢問。

  周鴻琛想了想,決定告訴兒子,今日踏青遇雨,他有一番奇遇。

  原來,下雨時,他沒著急趕回來,而是想要隨意找戶農家避雨。老農熱情跟他交談時,他卻看到了老農之女,此女竟然跟周皓母親李氏極為相像,從遠處看恍若一人。

  這讓周鴻琛驚訝萬分,了解到此女名喚劉英兒,是老農之女,尚未婚配。

  周鴻琛的思妻心情被勾了上來,有心多交談幾句,可又怕惹得老農不喜,抓心撓肝下離開農家回轉,腦子中卻全是劉英兒的樣子。

  周皓頓時明白了,父親這是起了續弦之心。

  實際上,他了解父親,一輩子對母親用情頗深,母親去世十來年,爹每日在思念中煎熬。

  此時突然遇到頗似母親之人,古井一般的心被掀起漣漪。

  「爹可以托人去問一下,如若人家願意,倒也是一件好事。」

  聽了兒子的話,周鴻琛猛點頭,當下就去辦這件事。

  一詢問之下,劉英兒並未許人,劉英兒和父親皆願意這件事,因為劉英兒嫁過來後並不是做妾,周家主母已然去世,劉英兒是明媒正娶,人家過來也是正妻。

  雖年齡相差頗多,然這件事進度很快。兩廂情願之下,周鴻琛于夏至時迎娶劉英兒。

  劉英兒比周皓大兩歲,卻因為輩分原因成為了他的姨娘。周皓本人對這件事不反對,相反他十分歡迎。

  可有的人並不這麼想,開始有人在他的耳朵邊吹風,同時也有人開始在劉英兒耳朵邊吹風。

  Ⅱ:一年後英兒產子,黑暗中惡人窺視

  在周皓耳朵邊吹風之人,主要說兩點,一是周鴻琛是個老不羞,兒子該娶媳婦了,他卻自己先續弦,這不是老不羞嗎?二是劉英兒本人在娘家時麻煩頗多,原本有人看上了她,她和父親都不願意,所以才會那麼快答應周鴻琛。

  而她在娘家時的那些事,多半會引來麻煩,怕人家不會善罷甘休。這些吹風的人有個奇怪的邏輯,假如劉英兒是安分守己之人,別人又怎麼能看上她糾纏她?

  總之,這些人試圖把別的男人看上劉英兒並且糾纏她這件事的過錯歸到她身上。

  周皓都聽呆了,人家當姑娘時相貌漂亮,有男人覬覦,這是因為他們好色,怎麼就能把錯歸到一個姑娘身上呢?這豈不是黑白不分?

  然後,周鴻琛所言非虛,劉英兒和周皓生母李氏頗為相像,因為這層,周皓對劉英兒非常尊重。

  而在劉英兒這邊,多是一些多嘴的婆娘在說,她們說的是周家已有一子,也就是周皓,且已經成年。劉英兒嫁給周鴻琛,如果不生個兒子,以後就沒有依靠,周皓畢竟不是她親生兒子。

  而同時,周皓的存在對她來說其實是個威脅,畢竟周家家產驚人,不如想個辦法讓他遠離周家,或者乾脆找出事來,讓他無法做人。

  這些說法讓劉英兒愕然,周皓是周鴻琛親生兒子,對自己尊重,張嘴姨娘,閉嘴小娘,自己怎麼能生出害人之人?

  所以,她對這些閒話也是置之不理。

  周鴻琛老當益壯,成婚僅僅兩月之後,劉英兒就懷了身子,這喜壞了眾人,連帶著周皓也十分歡喜,自己就要有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他能不歡喜嗎?

  周鴻琛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能有孩子,每日心情愉快。劉英兒則每天合不攏嘴,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七個月後,劉英兒產下一子,周家添丁,取名周光。

  出了月子後,劉英兒開始著手一件事,那便是為周皓娶妻。

  按輩分,她是周皓姨娘,比周皓長了一輩,她得為周皓操心。

  周皓本人對這件事倒是不著急,性格貪玩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覺得大丈夫何患無妻,這種事不用著急。

  姨娘四周托人給自己物色姑娘,這讓周皓哭笑不得,雖然平時跟父親可以大聲說話,但他從來沒有跟姨娘紅過臉,她熱衷此事,就由著她去吧。

  姨娘還真為他物色到了一個姑娘,此姑娘名喚馬月娥,不是本地人,也不知道因何流落至登州,長得頗為英氣。劉英兒為兒子祈福時偶遇到此姑娘,得知她再無親人後,就生起了為周皓保媒之心。

  周皓本身喜武,對柔弱的姑娘興趣不大,這馬月娥生得英氣,倒讓他有幾分喜歡,而且是姨娘撮合,他就跟馬月娥接觸了幾次。

  接觸下來,周皓覺得這姑娘也不錯,遂生起了迎娶之心。

  馬月娥說她在萊州還有個姑姑,別的親人沒有了,這姑姑就特別重要,如今她要嫁給別人,需要告訴姑姑一聲。但她一個姑娘家趕路畢竟危險,所以她想讓周皓和自己一路同行去萊州。

  只待將事情告訴姑姑知曉後,她便回轉和周皓完婚。

  周皓自小便練習拳腳槍棒,身手不弱,加上年方十八,血氣方剛,對于外出這件事一點也不犯怯。馬月娥眼見要和自己成婚,自己又豈能放心她一個人趕路?

  所以,他一口答應了下來,準備和馬月娥去萊州。

  就在準備出發前夕,卻發生了一件預料不到的事。

  劉英兒父親被打了。

  劉英兒母親早亡,和父親相依為命,父親被打,她自然焦急,周鴻琛也是著急,跟著劉英兒回家詢問,原來打劉英兒父親的是個賣肉的。

  此人是個屠夫,姓陳,單名一個俊,在集市上賣肉。劉英兒父親去集市上賣柴,路過陳俊賣肉的攤位時,不知道為何惹惱了對方,被痛打一頓。

  可憐劉父年邁,怎麼能是身強力壯的陳俊對手?被打得強行撐回家中,躺在床上痛苦不堪。

  周鴻琛勃然大怒,這個陳俊,毫無理由就打人,真是豈有此理。

  他去了集市,欲找陳俊理論,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又被打了。

  劉英兒父親被打,周皓沒有太生氣,畢竟是姨娘的父親,和他沒什麼關係。可自己父親被打,自小就練拳腳的他怎麼能夠答應?

  他也沒有叫別人,自己去了集市上,找到陳俊後聲稱要為父親報仇。

  陳俊和他對打,這陳俊雖然力壯,可周皓也不弱,最終陳俊敗北,被周皓打得跪地求饒。

  周皓本以為這就是一件尋常的事,父親被打,他又打了回來,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再不會有麻煩。

  但他根本不知道,後續的麻煩事還非常多。打過陳俊後,他本要跟馬月娥出發,可家裡突現兵丁,說他打人致傷,把他給抓了,而且抓了後投入監中,一連幾日都沒人過問。

  這讓他感覺莫名其妙,同時又覺得此事頗為詭異。

  首先,是陳俊打人在先,自己為父親出氣在後,為什麼自己會被投監?

  其次,自己被投監,一連幾日無人詢問,父親也沒有來看看,父親難道沒為自己跑動這件事?

  實際上,他根本就不知道,從他被投監,父親就想要為他跑動這件事,可緊接著又有人打了他,使他躺在床上無法動彈。

  而自從周皓被投監,馬月娥突然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行出發去了萊州。

  劉英兒一介女流,娘家父親被打需要人照顧,家裡丈夫周鴻琛被打也需要照顧,還有個尚在繈褓中的孩子需要照顧,使她焦頭爛額的同時,還擔心被投監的周皓,想要托人又不知道找誰,每天在煎熬中度過。

  一晃十日過去,周鴻琛傷勢漸漸好轉,他再無心在家裡養傷,兒子被投監,他得想辦法救兒子。而如果要救兒子出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當初打自己後又被兒子打的陳俊,求他原諒兒子,不再死咬著這件事不放,那麼兒子就沒理由再被收入監中,自然會被放出來。

  周鴻琛帶著錢財去集市上尋找陳俊,不料卻看到了一件讓他十分驚訝的事,不見蹤影的馬月娥卻和陳俊在一起,好像商談著什麼。

  周鴻琛仔細思考這件事,越想越覺得可怕。

  馬月娥說她是外地人,流落到了登州,可是為什麼會流落至登州她又不說。她是自己的夫人劉英兒介紹給兒子的,都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但就在此時,這個陳俊突然毫無理由打了自己的岳父,也就是劉老漢。

  他想要找陳俊理論,卻也被他打了一頓。兒子氣不過,將陳俊打了一頓出氣,因此被投監,兒子被投監,而馬月娥卻和陳俊在一起出現,看樣子不但認識,還頗為熟悉。

  這整件事都不對勁。

  陳俊、馬月娥、劉英兒,這之間究竟都有什麼關聯?

  他想不通這些事,只感覺這裡面有個巨大的陰謀,可到底是什麼陰謀卻又完全不知道。

  他本來是求陳俊,見陳俊和馬月娥在一起,他又不敢出現了,帶著無盡疑問回轉,可讓他驚訝的事再次發生,回到家後,他發現被投監的兒子回來了。

  沒錯,周皓被放了出來,面對父親的驚訝,周皓趕緊說了發生之事。不過,說過後,爺倆仍然還是一頭霧水。

  Ⅲ:黑夜裡周皓放狗,真相出陰謀敗露

  周皓于今天下午被放出,人家只說陳俊原諒了他,不再追究這件事,所以再關押他也已經沒有意義,所以將他放了出來。

  這簡直就是莫名其妙,周鴻琛拉著兒子避開劉英兒,將今天自己所看到的情況告訴了周皓。周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馬月娥怎麼會認識陳俊?她不是外地人嗎?為什麼要跟陳俊交談?而且還是跟自己有仇的陳俊?

  越想越是憤怒的他決定再去找陳俊,周鴻琛害怕他再次闖禍,但卻攔不住憤怒的他,加上周鴻琛對此事也有懷疑,因為這關係到劉英兒,如果不讓兒子打探清楚,他們爺倆一直蒙在鼓裡,只怕會憋出病來,也怕會有更大的禍事等著他們。

  所以,周鴻琛沒有再阻攔,只是叮囑兒子不管打聽出來什麼,一定要先回來和自己商量,切不要自作主張再打人闖禍。

  周皓點頭答應後離家去了集市上,不料到了集市上卻並沒有見到屠陳俊,當然也沒有見到馬月娥。此時天已經擦黑,他有心去陳俊家,可他並不知道陳俊住在哪裡,懷著一肚子怒火的他只能先回轉家中,打定主意明天再來。

  出了集市天就黑了,等趕回家中時已經是三更天,他開門喊了一聲父親,卻並沒有等到父親的回答,姨娘劉英兒卻從房間走出。

  劉英兒看著他,讓他趕緊回屋去睡覺。

  家裡出了一系列怪事,他又怎麼能睡著?而且自己去集市是問事情,父親肯定會等著自己回來,問明情況,可現在為什麼不見父親?

  「我爹呢?」

  聽到他問,劉英兒臉上強堆起了笑容:「你爹乏累,先睡著了,你也快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周皓想了想點頭:「如此也好,姨娘你也回屋休息吧。」

  劉英兒回轉房間,周皓卻閃身進了後院,伸手將拴著黃狗的繩子解開,讓黃兒跟在自己身邊,進入前院後又到了父親房間前。

  他伸手敲門,嘴裡高喊:「姨娘,有件事忘了告訴父親,你開一下門。」

  屋裡沉默了一陣,接著劉英兒就打開了房門,門剛打開一道縫,周皓身邊的黃狗突然竄進房中,接著房中就傳出一聲慘叫。

  幾乎是在同時,周皓一手推開劉英兒闖進了房中,進去直奔床邊。

  床邊上站著個男人,手持一把剔骨刀,刀尖頂著還是嬰兒的周光脖子。

  周皓到了這人身邊,伸手就抓住了此人手腕,用力一擰,這人吃疼鬆手,剔骨刀落地時,周皓一拳打在他的脖子上,這人應聲倒地。周皓一個翻身到了另一人身邊,伸出雙手,對著這人的太陽穴猛擊而下。

  他從小就練武,兩手上的力量大得驚人,拍在這人太陽穴上,直接將他拍暈。

  從他進屋到此時,不過兩個呼吸的時間,這是箭射星流的速度,唯有快,才能讓房中之人措手不及。

  而此時,黃狗還緊緊咬著一個人的手腕,疼得這個倒在地上不住哀嚎。

  周皓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正是踏青時,在河堤上欲殺黃狗的屠夫林大牛。

  他找來繩索,將林大牛和另外兩個暈死過去的人捆綁結實,正欲誇黃狗兩句,卻見它肚子上插著一把刀,此時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周皓心疼壞了,趕緊抱起黃狗,此刀是林大牛的,想來是黃狗咬他手腕時被他刺進一刀,眼看是活不成了。

  他抱著黃狗正在傷心和茫然時,陳俊和馬月娥出現,他們兩個身後還跟著一眾兵丁,看到眼前的情景大為吃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大牛為什麼會在半夜出現在周家?他的另外兩個同夥又是誰?

  陳俊又是誰?為什麼跟馬月娥在一起?他們是什麼關係?

  馬月娥和劉英兒又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劉英兒會將她介紹給周皓?

  兵丁們將林大牛和兩個同夥牢牢捆綁,林大牛一五一十交代了出來,他們之所以會出現在周家,一是報復,二是搶財。

  怎麼回事?

  劉英兒在娘家當閨女時,有人看上了她,托人去她家提親,可是她和父親都不同意,後來更是嫁給了周鴻琛,而這個看上劉英兒和去她家提親的人,就是林大牛。

  林大牛明著是一介屠夫,暗中幹的卻是殺人越貨的勾當,他有同夥,也就是眼前的這兩個人,他們平時在路上行劫。

  他這個人蠻不講理,看上劉英兒貌美,想要佔有。

  劉英兒和父親一看這個人就知道他不是什麼好人,所以拒絕。而周鴻琛托人提親,周鴻琛比林大牛順眼,劉英兒和父親馬上就同意下來,並且火速嫁給了周鴻琛。

  這件事氣壞了林大牛,本來他們都是在路上搶人錢財,從來不在當地幹,是害怕暴露。

  可周鴻琛竟然搶了他看上的姑娘,這惹惱了他,他要報復,並且把周家的錢財給搶走。

  他想出了一個頗為完整的計畫,在集市上賣肉的屠夫陳俊跟他認識,陳俊有個遠房親戚來投親,也就是馬月娥。

  林大牛的想法是,讓馬月娥在劉英兒面前出現,因為劉英兒正在為周皓物色媳婦,接近後,她就可能將馬月娥介紹給周皓。

  事情果然如他所料,劉英兒為兒子祈福時「偶遇」到馬月娥,見馬月娥長得英氣,就介紹給了周皓。

  周皓也喜歡上了馬月娥。

  如此,他們就需要開始第二步,那就是讓馬月娥謊稱在萊州有個姑姑,需要周皓陪同前去。只要周皓陪同前去,林大牛就會安排人在路上殺掉周皓。

  周皓一死,他們再進入林家搶錢,再把劉英兒搶走,讓周家雞飛蛋打,不但失去財,還失去人。

  可林大牛說計畫時,並沒有告訴過陳俊和馬月娥要殺人,況且馬月娥和周皓接觸下來,她也喜歡上了周皓,她可不想看著周家倒楣。

  怎麼辦呢?她跟屠夫表哥想出了個主意,就是把林大牛的計畫打亂。

  如何打亂?這就發生了陳俊在集市上毆打劉父的事。劉父被打,身為女婿的周鴻琛去找陳俊理論,陳俊等的就是他來,所以又將他打了一頓。

  這樣,周皓去集市為父親出氣,然後被陳俊告了後投監,他無法去萊州,林大牛也無法在路上殺他,而同時林大牛也不會想到是陳俊還有馬月娥幫助了周皓。

  周皓被投監,完全打破了林大牛的計畫,氣急敗壞的他只好改變主意,先把周家錢財給搶走。

  他商量這些計畫時,馬月娥和表哥都在,他們一商量,陳俊趕緊聲稱原諒了周皓,使周皓被放出。這就是周鴻琛在集市上看到馬月娥和陳俊在一起的原因。

  周皓被放出,欲到集市上尋找馬月娥和陳俊弄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此時的馬月娥和陳俊已經去報官。他們聲稱有賊匪要搶周家,並且還有殺人的計畫,奈何人家根本不相信,他們費了好一番口舌,人家才派了幾個兵丁隨他們而去,這就是他們為什麼比周皓慢的原因。

  周皓在集市上沒找到人,回到家中後,發現爹並沒有在等自己,以爹的脾氣,當然不會安枕無憂,他應該等著自己,此是疑點一。二是姨娘舉止怪異,一直在勸他趕緊去睡覺,他懷疑姨娘房間中有了壞人,並且控制了爹和弟弟周光。否則,姨娘會喊叫出來。

  所以,他假裝聽了姨娘的話,卻悄悄去放了黃狗出 來,然後敲門假裝有事。

  屋內確實有人,就是林大牛和兩個同夥,他們並不知道周皓已經被放出,趁著夜色進入周家,逼周鴻琛說出家中放錢財的地方。

  他們正在逼問,周皓回來,他們控制住周鴻琛和周光,讓劉英兒把周皓支回房間睡覺,他們想等周皓熟睡後再殺了他。

  不料周皓卻察覺出了異常,敲門時,他們讓劉英兒開門,沒想到剛開門,黃狗就從下面鑽入,直接咬住了林大牛的手腕,他將刀換手後捅了黃狗,和黃狗撕打在了一起。

  周皓有身手,黃狗進去後他馬上進入,在電光火石間制服了林大牛的兩個同夥。

  事情到此真正明瞭,林大牛作惡多端,和同夥一起被帶走,等待他們的必定是嚴懲。

  劉英兒和這件事沒有關係,反而還提醒了周皓。

  馬月娥雖然先知道有陰謀,可知道危險險後果斷改變,懸崖勒馬,救了周皓全家,周皓原諒了她,而且還真的跟她成婚,成為了一家人。婚後兩人恩愛幸福,一家四口再沒有遇到危險,生活和和美美!

  黃狗最是可憐,它被周皓救了一命,最終又將命還給了周皓,周皓將之隆重安葬,它雖是狗,卻勝無數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