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屠夫吃喜宴,低頭撿筷子時,發現身邊客人的腿擰在一起

民間故事:屠夫吃喜宴,低頭撿筷子時,發現身邊客人的腿擰在一起
2022/01/04
2022/01/04

王忠年輕的時候人高馬大,而且生的威武又兇惡,天生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夜裡走路的人碰到他都會一個激靈,加上他從小就跟著父親做屠夫,骨子裡充滿殺氣。

王忠這個屠夫,不同于其他屠戶只殺豬、殺狗,只要有人請,他什麼都殺,死在他屠刀下的動物不計其數,當然因此他也賺了不少錢。

得于斯者毀于斯,正因為太過兇惡,年輕的女孩子沒有敢嫁給他做妻子的,年少無所謂,到了中年後更沒有人願意嫁一個兇神惡煞的屠夫為妻。

待到如今兩鬢斑白,空蕩蕩的屋子裡只有他一個人,真正的舉目無親。

王忠有個姐姐,姐姐和姐夫只有一個兒子,取名劉富,成了他唯一的親人。

一天,姐夫親自來到王忠家,說兒子要成婚,要請王忠去吃酒席。

其實姐夫原本是不想請王忠的,因為王忠這人,一生殺戮無數,身上殺氣太重了,而兒子娶親又是紅事,他擔心這個小舅子給自己家紅事帶來什麼不好的東西,可妻子實在責備的厲害,罵他只有這麼一個弟弟,如何能不請?所以姐夫才上門來請。

姐夫雖說不願意,可王忠道士很高興,畢竟他這把年紀,願意請他的人實在太少了,他換好衣服,一邊走一邊心說:還是血濃于水啊。

王忠這人出門有個習慣,總喜歡背個包,而包裡的兩樣東西,是他一生都不曾離手的。

一個是條紅砂帶;一個是把小屠刀。

紅砂帶是用來辟邪的,王忠知道自己一生殺戮無數,罪孽深重,所以從靈臺山上求得一條紅砂帶在身上,防患于未然;至于那把刀,說是屠刀,其實就是屠夫的心理安慰,畢竟這麼多年了,再也不殺生了,屠夫不離刀,或許是職業慣性吧。

王忠來的比較晚,到家門口時,天已經快黑了,洪城的習俗,娶親都在晚上,所以他一進門,姐夫就拉著他的手,進了西邊的廂房裡,讓他陪一桌客人。

姐夫特意安頓了,這桌客人是貴客,一定要好好作陪。

姐夫安排好之後,就出去忙碌了,房間裡突然變得靜悄悄,幾個客人就這樣自顧自地吃起來。

王忠心裡還嘀咕:一個個的不說話,我怎麼作陪?

你們不說話,我也不想主動說話,于是王忠低頭開始吃菜,可剛吃了一口,就覺得有些奇怪,今天這肉,怎麼一股發霉的味道!

做了一生屠夫,什麼肉沒吃過?肉新鮮不新鮮,他一嘗便知!

奇怪,姐夫家日子不差,雖說姐夫這人平日裡比較摳門,但兒子成親是大事,也不用那發霉的肉來充數吧。

就在這時,王忠扭頭觀察了四周的人一眼,只見大家低頭吃的香噴噴的。

這就奇怪了,難道大家嘗不出肉發霉了?

也許是心不在焉,王忠一不留神筷子掉在了地上,便低頭撿筷子,這一低頭無意間掃到了隔壁座上的客人腳一眼,後背一陣發涼!

只見他的兩條腿是擰在一起的!

更奇怪的是,旁邊的人個個腿擰在一起!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些人決計不是什麼好人,有可能是妖!

就在這時,姐夫領著兒子劉富端著酒杯進來敬酒,奇怪的是,所有賓客一改剛才的冷淡,突然熱情洋溢,竟然起身端著酒杯......

喝完酒之後,王忠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拉著姐夫的手出了屋門,邊走邊問:今天的肉是從哪買的?

姐夫臉一紅,打著馬虎眼道:就街上啊,怎麼了?

王忠臉一板,映著紅色的燭光就像個鬼,嚇得姐夫一個激靈,趕緊實話實說。

原來王忠前幾天給兒子托媒人求了親,就在他要操辦酒席的時候,一個他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人找上門來,說自己家訂了喜宴,但兒子的婚事退了,所以想把這幾十桌送給他兒子結婚用,前提是他帶著兩桌人前來沾沾喜氣。

姐夫是什麼人,那可是佔便宜沒有夠的小氣鬼,一聽天底下還有這好事,趕緊答應了。

話聽到這裡,王忠大概猜出來了,這個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說不定是妖怪!

王忠問姐夫道:那人在哪裡?

姐夫還沒說出口,就聽見身後一道風吹過,王忠扭頭躲開,只見一隻黑鹿模樣的怪物出現在院裡,正兇巴巴的盯著自己!

王忠心裡咯噔一下!

他想起十八年前,城南有戶養雞的人家,說自己家裡莫名其妙出現了兩頭黑鹿,夜夜來家裡吃自家雞舍裡的雞,沒有辦法,請王忠去殺。

王忠不費吹灰之力就殺了兩隻黑鹿,奇怪的是,那兩隻黑鹿的腿是擰在一起的!

王忠這才想起剛才飯桌上的人,難怪他們的腿擰在一起!

可是,兩隻黑鹿都已經殺了,面前這一只是哪裡來的呢?

王忠眉頭緊鎖,猛然想起當日,一隻黑鹿的肚子凸起,應該是有幼崽,他殺了那黑鹿之後,原本是要剖開肚子看一看的,可轉念一想,殺生已經有損陰德了,再追殺腹中幼崽,罪孽太重,便將其扔進溝裡,讓它自生自滅。

而今看來,這黑鹿的生存能力真的很強!

那黑鹿一聲怪叫,徑直沖向王忠,王忠從腰間包袱裡抽出小屠刀,握在手中,就在這時,剛才房間裡的那些人出來了,只是他們都變成了黑鹿,正兇巴巴的看著自己呢!

王忠對姐夫大喊一聲:快躲進房間,院子裡發生什麼都別出來......

不等自己說完,姐夫像一道光一樣溜進屋子,隨後「登」一聲關了門。

別的本事沒有,逃命的意識倒很強。

約莫半個時辰,院子裡靜悄悄的,姐夫出門一看,只見姐夫躺在院子裡,渾身是血,身邊橫七豎八地躺著幾隻黑鹿。

姐姐趕緊撲過去,一邊哭一邊喊:弟弟,弟弟......

王忠最終沒能活過來,但他保住了姐姐一家的平安,或者說,這些黑鹿壓根就是沖他來的。

臨終前,王忠讓姐夫把自己的小屠刀和紅絲帶放進自己的棺木裡,然後告誡小外甥劉富道:後世子孫,窮死餓死,也不能屠夫......

我是崆峒書生,本期故事暫告一段落,感謝您的閱讀,我們下期再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