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和曹真終極較量:曹魏伐蜀緣何失敗,虎將魏延或是關鍵人物

天空之城 2020/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本來,在三國格局裡,魏強蜀弱,且魏國把主要精力放在與東吳身上,不料諸葛亮竟在一年內兩次北伐,是可忍孰不可忍,加上魏吳石亭之戰中,曹休慘敗,曹真就任大司馬後,注意力轉到了西南,進攻方向由伐吳轉向了伐蜀。西元230年,曹真上表曹叡,正式起兵伐蜀。

這次戰爭,正史和《三國演義》都有記載,但路線和戰爭進程明顯不同。據《三國志》記載:「真以八月發長安,從子午道南入。司馬宣王溯漢水,當會南鄭。諸軍或從斜穀道,或從武威入。會大霖雨三十餘日,或棧道斷絕,詔真還軍。」

伐蜀大軍中,史書有明確記載的至少有四路:

第一路由曹真親自率領,路線是從長安直接向南,走子午道。先鋒是夏侯淵之子夏侯霸。

第二路由司馬懿率領,從宛城(今河南南陽)出發,沿漢水上溯。

第三路由張郃率領,出斜穀,即走褒斜道。這條路兩年前被趙雲撤軍時燒毀了棧道,此時估計沒有完全修復。

第四路魏軍可能由郭淮、費耀率領,史書記載的「從武威入」,我感覺可能是把「武都」或「武都、建威」誤記為武威,其進攻路線應該是走祁山道,經武都郡抵達漢中。

曹真的四路大軍進攻路線,如下圖所示:

表面看來,曹真的戰略部署應該說沒有太大的問題,出動的人也不少,雖沒有演義說的四十萬那麼多,曹真率領的大概就有10萬,加上其他幾路,總人數應當在15萬以上。但是,曹真伐蜀從一開始就忽略了地形和氣候因素。曹真是七月上的表,軍隊出征是八月,即西曆9月左右,遇到了三十日的大雨,走的又是子午道,山洪暴發,沖毀了道路,幾路大軍進攻受阻,只好退去。

《三國演義》第九十九回,說諸葛亮與司馬懿都提到畢星躔于太陰之分,此月內必有大雨淋漓。後來,曹真與司馬懿率大軍果真在陳倉城內遇到大雨。其實,諸葛亮所謂「畢星躔于太陰之分」就有大雨,完全沒有科學依據,古代沒有形成嚴密的科學體系,實際上天文和氣象並無直接聯繫。而且,陳倉也不可能有一個月的大雨,這種說法明顯有誤。

那麼,為什麼陳倉城很難遇到連續一個月的暴雨,子午道就有可能呢?

陳倉即今天的寶雞,位於關中平原上,其位置如下圖所示:

陳倉位於秦嶺以北,屬於暖溫帶、半濕潤區。這裡地處溫帶季風氣候向溫帶大陸性氣候過渡地帶,夏季風影響時間短。大致7、8月,受夏季風影響,雨季來臨,而到了9月,雨帶南退,降水迅速減少。所以,陳倉不要說9月連降一個月的大雨,就是7、8月間降雨一個月,也基本沒有可能。

但子午道就不同了,子午道位於秦嶺之中。為什麼秦嶺山區就容易形成降水呢?

我們知道,山峰地帶氣流上升,容易成雲致雨,造成山體的增雨效應。山體熱源在一天中的白天明顯,尤其是午後更甚,所以這樣的增雨效應也常發生在一天的中午到下午的時間段。即使在背風坡,由於山體效應,也會形成降水,況且,子午道相當部分路段位於秦嶺迎風坡,遇到連續降水實屬正常。

但是,山體效應雖會使降水增多,又為什麼會形成連續三十天的暴雨呢?原來,夏季,在副熱帶高壓影響下,孟加拉灣水汽沿西南低渦下部的西南季風北上,經西藏、雲南及四川西北部到達秦嶺上空,與此同時,西太平洋水汽隨副熱帶高壓邊緣的東南氣流同樣能輸入到這裡。充足的水汽,加上秦嶺山脈的阻擋,最終形成了連續三十天的大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