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一猿一鶴隨主人修行,主人成仙,白鶴卻在人間歷經磨難

民間故事:一猿一鶴隨主人修行,主人成仙,白鶴卻在人間歷經磨難
2021/12/26
2021/12/26

廬山有一個魏真人,他在深山裡蓋了一座草廬,在那裡修身養性,煉製丹藥,由于他孤身一人,也沒有家人弟子,就養了一隻白鶴為他看守門戶,養了一隻猿猴為他燒火做飯。

山中無日月,世間已百年。經過數十年的修行,大道已成,而走遍千山萬水,采盡奇花異草煉製的仙丹也馬上出爐,就停止了吐納。只見那猿猴燒火的丹爐冒出青色的火焰,須臾,丹爐熄滅,裡面躺著兩顆金燦燦的丹丸。他吃了一顆,把另外一顆交給了白鶴與猿猴,對它們說道:「吃了這丹藥,我馬上就要白日飛升,進入仙界,我不忍拋棄你們,想讓你們像劉安的雞犬一樣一同升天,但這一切都要忍耐和克服莫大的痛苦,你們一定要記住,服下丹藥之後,千里不要飲水。」

魏真人說罷,天邊已經仙樂飄飄,一座諾大的天門打了開來,天空飄著五彩的雲霞,一隻翅膀像車輪一樣大的青鸞,嘴裡銜著詔書從雲端緩緩落下,落到了魏真人面前,魏真人手一揮,身上就換上了五彩雲霞織就的長袍,他抱著象板向天拜了兩拜,然後跨上青鸞,青鸞騰空飛上雲天,消失不見。

看到這一切,白鶴與靈猿都歡欣鼓舞,一個抓耳撓腮,一個展翅舞蹈,過了一會兒,他們將一個丹藥分成兩半,各取一半吞了下去。

不一會兒,就覺得內腑如烈焰焚燒,全身痛苦不堪,就像燒了火一樣。白鶴實在忍受不住,就飛到了山澗想飲下清泉降溫緩解痛苦,哪知道剛喝一口,身軀就「叭」得爆了一地,化為一股胭脂色的水,斑斑點點濺到了山石之上,給它染上了絢爛的顏色。

看到相處許久的好友以這樣可怕的方式死掉,靈猿嚇得心驚膽戰,他害怕重蹈覆轍,就強忍著痛苦,實在無法忍受,就捧著腦袋在地上打滾,用腦袋撞山石,朦朧中,它覺得魄門處沖出一團火,一下子竄到十步以外的地方,喉嚨也堵得難受,突然咳出一口像杯子那麼大的濃痰,頓時渾身輕鬆下來,口吐人言:「難受死我了!」

它爬起來,看著這世間,突然發現這山這水這石與往日所見,又有所不同,如果魏真人在此,會告訴它靈竅已開,打開了通往修行之路的重要一步。靈猿像盲人第一次睜開看東西一樣,貪婪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沒多久,它身上的毛也脫落了,完全變成了人的樣子,也能開口說話了。更有意思的是,不論老少美醜,他想變成什麼樣子,就變成什麼樣子。靈猿極有耐心,它想到魏真人臨別前所說的話,為了踏進仙界,就尋了一個極清靜,靈氣旺盛的山洞,開始打坐修煉。

這一坐就是十六年,突然它有所悟:由動物修成人形,再由人修煉成仙,仙路坎坷,多少人一輩子都荒廢于此,與其如此,還不如積些功德,多行善事,不然的話,還會墜入黃泉,難免一死。于是他變化成一個身材高大修長,白髮如雪,長須飄飄的道人,穿著魏真人留下的道袍外出雲遊去了。

這一日他來到了鎮江,天朗氣清,他登上浮金浮玉二山,極目遠眺,只見睛空萬裡,翠嵐如畫。他豪情頓起,不覺撮口長嘯,嘯聲引來了九天之外的飛鷹鳴叫相隨。

他又來到了山寺裡,並在粉壁上題了一首詩人:鐵笛倚雲橫,斷腸三兩聲,煙雲開畫本,草木疑作兵,巫峽古時月,匡廬舊主悄,此心栓不住,何以慰生成。

題罷,他看了一遍自己寫的字,長笑三聲,就向南而去,向蘇州而來,這一路上,他廣施善行,只要碰到孤寡老弱病殘,有病的,他用法術給他們醫治,還給錢讓他們養病,人們問他姓名,他自稱姓袁,名果然。

袁果然有一天在獅子林雲遊,發現一頂彩轎在他面前停了下來,轎子中端坐著一位麗人,猛得一看很是眼熟,不覺走近細看,只見她身材婀娜,體態輕盈,看不過十六七歲,轎子停穩,那姑娘在兩個婢女的攙扶著,緩步下橋,向一個茅亭走去,人走在烈日下,身後的影子卻毛絨絨的,袁果然掐指一算,知道這女子是自己好友白鶴的轉世。

白鶴服靈丹之後,不聽魏真人交待,飲了山澗之水,身體爆烈,它靈魂不滅,進地府飲了孟婆湯,投胎了一戶人家。

袁果然看到好友,喜不自勝,他上前向小姐行禮:「小姐還認得我這個故人嗎?」

哪知道那女子嬌羞無比,臉上通紅,她身邊的婢女卻開始轟袁果然:「哪來的野道人,調戲我家小姐!」

袁果然也不理她們,他伏地像猿猴一樣跳躍,並撮起手指,尖著嘴,做出猴子的形態,祈望那小姐想回憶起他。但小姐飲過孟婆湯,轉世為人,又豈能記得前世之事?最終在婢女的勸說之下,又乘轎離去。

袁果然不死心,就在後面遙遙地跟著,轎子不停,行了三五裡,來到一座極闊氣的大宅子前,小姐下轎倚著婢女走了進去。袁果然想跟進去,卻被守門的家人攔住了去路。袁果然一揮手,那家人像中了邪一樣,放開了他。

等小姐進入閨房,卻發現剛剛路上遇到的野道人已經端坐在房中,他對小姐一笑:「鶴姐姐,你我山中一別,也不過一十六年,你怎麼就失了靈性?塵世紛煩,不過是幻象,何不隨我一起修道,完成魏真人的夙願呢?」

小姐久在深閨,哪遇到這樣的事,她嚇得都要哭了,幸好父母來找她,解了圍:「哪來的瘋道士,在這裡胡說什麼呢?」袁果然趕緊行禮,將他與白鶴的過往細細說了一遍,她母親聽了,若有所思:「你這一說,我倒想起一事,這孩子出生那一夜,我夢到一隻白鳥飛入帳中,就消失不見。不過她在我家出生之後,我夫妻二人待她如掌上明珠,錦衣玉食,嬌生慣養,怎麼能跟著你飲山泉,吃野果呢?」

小姐也不太樂意,袁果然開導說:「你能投人身不容易,若能及時修煉,一定比我先早日飛升,到時候還要讓你幫幫我這個愚笨的師弟呢!」

小姐不記得人生前世,也不想雲遊學道,她的哥哥一看袁果然在那裡胡說,就讓家丁將他趕走,哪知道袁果然飛身躍上樹枝,隨即消失不見。從此,袁果然只有有暇,就來到小姐房裡,他不用通報,一眨眼人已經在房中,小姐知曉這個道士會法術,但她依舊沒有學道的意願。所以不管袁果然怎麼說得口燦蓮花,都不為所動。

這一天小姐起床梳妝,發現妝盒旁放著一張桃花箋,上面蠅頭小楷寫著:本道人近日往山左訪一故人,不叨擾你了,小姐迷戀紅塵,所受之苦一定會超過當年,甚至會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看來只有到了困極而通,死處求活的時候,才是你的悟道之日,後會不遠,請多保重!

小姐讀後恍然若失,心裡像丟了什麼東西一樣。她姓白,名雲仙。父兄均在吳地為官,白雲仙溫婉賢慧,一直很受父母寵愛,兄長的呵護。眨眼間,她已經十八歲了,出落得更是美麗大方,她為人聰穎,擅長寫詩作賦,又有一手妙筆丹青,被稱為姑蘇第一美女。

這一日,她的長兄從江西歸來,說已經為妹子與尚家兒子訂下婚約,尚家也是商人,家財萬貫,願入贅白家,父母一聽,很是歡喜,就讓人帶著聘書前往尚家,沒看到尚公子,接見他的是太夫人,太夫人抹著眼淚說:「天道無情啊,自從上次白大人離去,沒承想一場意外要了我兒的命,距今已經三個月了,讓你們家小姐成為望門寡,心裡實在不安。我有一侄李郎,自幼父母雙亡,一直由我撫養長大,才貌全雙,一點也不遜色于我兒,不知可以替代小兒,迎娶你家小姐?」

這樣的大事,豈是一個僕人可以做主,太夫人說:「這也是為你家小姐著想,不如這樣,你們暫且和李郎一直前往姑蘇,先住在船上,到了蘇州,你們先下船與主人稟報,如果白老爺同意,就讓他下船成親;如果看不上李郎,就讓他坐船回來,如何?」

僕人想了想,說道:「臨出行前,我家主人已經把小姐成親的床帳被褥及其他物什置辦妥當,如今夫妻兩離,實在難力,事已至此,就按太夫人的辦法吧!」

太夫人傳李郎來見,果然是一位玉樹臨風的少年郎,貌如衛階,落落大方,僕人一看就十分喜歡。于是一起坐船來到蘇州,僕人先回白府向主人稟告此事,並拿出了太夫人的書信,白大人夫婦二人不知道李郎到底如何,就派兒子小白大人前往察看,驗看人品。

小白大人一看李郎財貌俱佳,就回復了父母。白大人大喜,當夜就派了鼓樂儀仗吹吹打打前往迎接,選了一個良辰吉日,給二人操辦了婚事,闔府上下都十分高興,認為雖然費了點周折,但白小姐最終選了一個好夫婿,也算是可喜可賀。

白雲仙與李郎洞房花燭之夜,夫妻恩愛,不一一述言。他們相處一個月之後,忽然有僕人進來傳話:說小白大人請李郎賞花飲酒。

白雲仙聽了很奇怪:「你明明姓尚,他們為何叫你李郎?」

僕人笑著回答:小姐糊塗,姑爺姓李,怎麼會姓尚呢?原來李郎代尚公子娶親一事,家裡人並沒有告訴白雲仙,白雲仙聽聞此事,大吃一驚,就問李郎這是怎麼回事,李郎知道此事不可能隱瞞,就將事情的經過一一說來。最後說:「我雖是替人做婿,但對夫人,我是真心愛羨!」

白雲仙是一個很傳統,飽讀詩書的女子,一女不二嫁,她與尚公子有婚約在身,卻嫁給了李郎,這讓她很傷心,痛哭起來,要自盡殉情。父母聽聞趕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多方勸慰。白雲仙卻埋怨道:「我們家中富裕,難道還養不起我這薄命女嗎,讓我做如此之事!」

說罷就拿起剪刀刺向咽喉,眾人趕緊去奪,但為時已晚,鮮血濺上了衣袖,幸好喉管沒有割破,呼吸起來發出噝噝的聲音。

李郎很是傷心,他痛苦地說:「娘子這樣做,置我于何地?」

白雲仙哭著說:「這不關你的事,但你我夫妻恩情已斷,你還是再娶一房吧,我只有獨居一室,了此殘生,你不答應,我就不活了!」

李郎不願意,但看到白雲仙決絕的樣子,只好同意。

白雲仙又想起袁果然的話,傷心地說:「真後悔不聽袁道長勸說,才有今天的悲劇!」

從此,白雲仙與李郎分房而居,闔府上下,也因為小姐之事,愁雲遍佈。

再說袁果然,正在與一班修行之人登泰山遊玩,一抬頭,發現江南一縷愁雲飛上青天,就頓足道:「白雲仙果然墮入孽障了,念在師父的份上,我得去救她!」

說罷作別眾人,乘舟南下,直奔白家,看到了白雲仙,他安慰說:「你雖情路有坎,但一定要保住真性,不要自怨自艾,若失了本性,怕是西江之水,也洗不清了!」

白雲仙向師兄拜了拜,流淚求他相助。袁道人說:「以前我三番五次接引你,好比客人還家,現在是要費盡周全挽救于你,好像幫你找替身,哪一個容易呢?」說罷一口氣呵向白雲仙,她立刻打了一個寒噤。

袁道士離開不久,白雲仙就得了重病,她臥在床上,不吃不喝,郎中來為她治病,她也不配合,用被子蒙頭,不接診也不用藥。

正好白家隔壁鄰居寇貢生家有一個女兒叫寇玉,年紀與白雲仙相仿,有一天突然得了暴病身亡,寇家十分傷心,正要入殮,寇家女兒竟坐了起來,說道:「我是白雲仙,怎麼會在你們家?」

說罷起身向外走,眾人也攔不住。她徑直來到白家,來到後房,發現白雲仙已經死去三天,此時正在送棺材出門。

寇玉流著淚,拉著白大人夫妻二人傷心地說:「爹娘不要傷心,我已奪得寇家女兒的身體,重新得見父母,不久又能服侍兩老了!」

她將袁道人所說所為原原本本告訴了父母,白家人無不歎息,趕緊派人尋找袁道人,但修道之人,雲遊四方,如何尋得到?寇家長輩來到白家,說那是自己的女兒寇玉,要帶回家。白家不願意,兩家爭領寇玉為自己的女兒,而寇玉雖身體是寇玉,而靈魂卻是白雲仙,只說願奉寇家二老為長輩,寇家也不好強求,灑淚而去。

白家贈給李郎許多財物,打發他回了江西。白雲仙從此獨居一室,很少言語,也很少出門,她請人用香木雕了袁道人的像,供在房裡,早晚禮拜。過了三年,白大人夫妻相繼離世,白雲仙覺得自己依靠長兄生活也不是長久之計,就向寇家在宅外求了一個地方,築了一間草屋,只帶著一個婢女在那裡生活,修煉鉛汞之術。

閒暇時刻,她不由感歎造化無情,不做林和靖豢養的白鶴,偏偏誤入紅塵。在三十三歲那年,她竟修成正果,當天晚上,草屋中突然遍佈異香,室外彩雲彌漫。

白雲仙焚香沐浴,仰望星空:「師兄這是來接我了嗎?」

當夜就含笑而逝,而鄰居們發現有幾十隻白鶴在空中盤旋,在等待什麼,突然一隻巨大的白鶴一飛沖天,沖入鶴群,在群鶴的簇傭下,一起向廬山而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