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妻子守靈,見黑貓行為怪異有蹊蹺,她劈開棺材救了丈夫

民間故事:妻子守靈,見黑貓行為怪異有蹊蹺,她劈開棺材救了丈夫
2022/01/01
2022/01/01

金尚梧,明朝嘉靖年間大同府人氏。

金家世代經商,傳到金尚梧父親這一代時,為了能給兒子謀個好的前程,父親便把他送到了學堂。

讀了幾年書後,金尚梧見父親的生意一落千丈,天生就有商業頭腦的金尚梧便計畫停了學業幫父親打理生意,可父親死活不同意,無奈之下,金尚梧只好斷了這個念頭,重新回學堂讀起了書。

沒過幾年,父親的生意就垮了,鬱鬱不得志的父親在給金尚梧成家沒多久後就撒手人寰。

家中沒了生活來源,上有老母,下有妻兒,金尚梧只好停了學業找了個活計賴以養家糊口。

金尚梧這個人天生一副菩薩心腸,特別是喜歡小動物,他的身上總是隨身帶著點乾糧,在路上但凡遇到小貓、小狗之類的動物,他都會掏出乾糧喂上一點。

(一)善心人收留黑貓,困境中意外得財

這一年夏天的一天,金尚梧正在院子裡的涼棚下乘涼,突然,「通」的一聲從院牆邊上傳了過來,金尚梧趕緊起身看去,只見一隻瘦骨嶙峋的黑貓正躺在那裡。

黑貓的嘴巴張得老大,「噗嗤噗嗤」急促地喘著氣,空空如也的肚子隨著急促的呼吸聲一上一下,眼見是活不成了。

金尚梧趕緊把黑貓抱了起來,喂了點水,然後又給它吃了點饅頭渣子,很快,黑貓就又重新煥發了生機。

就這樣,黑貓在金尚梧家住了下來,金尚梧也把它當成了家裡的一員,每天一日三餐,即使有事外出,也要吩咐妻子盡心愛養。

第二年秋天恰逢秋澇,莊稼顆粒無收,金尚梧的活計也丟了,沒了生活來源,田裡又顆粒無收,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看著已經一天沒有吃飯的妻兒,金尚梧難過地流下了眼淚。

這時,已經是飯點了,黑貓對主人的困境卻一無所知,肚子餓得咕咕叫的黑貓不合時宜地「喵喵」叫了起來。

心情本來就不好,這個討厭鬼又一直在那裡叫喚,妻子張氏不由得對著黑貓數落了起來:「叫什麼叫?你也不看看,人還沒吃的呢哪能顧得了你?再說你,來我家已經一年多了,成天吃了睡,睡了吃,不想著為主人分憂卻使勁叫喚,要你何用?你要是再叫喚,我就把你趕出去!」

說完,張氏揚起手來作勢要打黑貓。黑貓似乎聽懂了她的話,不敢再叫喚了,轉過身子低著腦袋出了屋子。

金尚梧歎了口氣說道:「哎,都怨我沒本事,讓你們跟著我受苦了。」說完,他也出了屋子。

到這時,他的心裡還記掛著黑貓,出了屋子,他開始找了起來,邊叫邊找,可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黑貓到底去了哪裡?

一個時辰之後,黑貓回來了。只見它喘著粗氣,渾身濕淋淋的,就像是累壞了似的。

看到黑貓後,金尚梧馬上來了精神,一把把它抱在懷裡,臉上滿是關切之色。

金尚梧的心全部集中在了貓的身上,沒留意貓的旁邊還有一個包裹。

黑貓在他的懷裡躺了一會之後,就跳了下來,趴在了包裹上。

這一來,金尚梧才注意到了包裹。他很是奇怪,包裹是哪裡來的?

他趕緊打開包裹,只見裡面有一錠銀子,金尚梧大驚,他隨即朝著黑貓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這不會是你拿回來的吧?」

黑貓「喵喵」叫了兩聲,躺在一邊睡起了覺。

(二)不貪財巧遇貴人,西安城大展身手

金尚梧趕緊把妻子叫了出來說道:「你看,這黑貓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個包裹?裡面還有一錠銀子,估計是你剛才數落了它幾句,它便弄來了個包裹,看來這傢夥還挺有靈性的。只是不知道包裹的主人是誰?」

張氏接過包裹一看,臉上露出了喜色,隨後說道:「管他呢,或許是老天爺故意給你的一份禮物。別發呆了,趕緊拿上銀子買點米去吧。」

金尚梧一把搶過包裹,生氣地說道:「怎麼能這樣?這又不是你的錢怎麼能亂花呢?再說了這錢還不知道是誰丟的呢?丟錢的人肯定急壞了,我得趕緊出去看看,把銀子還給人家。」

說完,金尚梧拿上包裹叫上黑貓出門去了。

不久之後,只見村口的大路上一個人心急火燎地趕了過來,見金尚梧的手裡拿著一個包裹,那人頓時喜出望外。沒等他開口,金尚梧就問道:「這位大哥,你可是找什麼東西嗎?」

那人擦了一把汗喘著氣說道:「我找你手裡的包裹!剛才我正在樹底下休息,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一隻黑貓叼起我的包裹就跑,我哪能跑得過它,只好沿路追了過來。」

說完男子指著金尚梧身後的那只貓說道:「就是這只黑貓,就是它叼走了我的包裹!」

金尚梧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對不住了,這只貓是我養的,剛才妻子數落了它幾句,它就跑出來把你的包裹拿回了家。你看看少了什麼東西嗎?」

說完,金尚梧把包裹遞給了男子,男子接過包裹打開看了一下,見東西絲毫不差就放下心來。

男子見金尚梧不昧金錢,心中很是讚賞,就提出要去金尚梧家裡坐上一坐。

來到金尚梧家後,見金尚梧已經揭不開鍋了,男子拿出了銀子,金尚梧推辭不過只好讓張氏拿著銀子買了些東西,兩人喝起酒來。

從男子口中得知,男子姓李,是陝西西安府人,在西安城裡開著三家布匹店,這次來大同是和一個朋友談生意的,生意談完之後就往家趕。

俗話說「酒逢知己千杯少」,這金尚梧天生就是一個生意人,奈何陰差陽錯沒有走上這條路,和李掌櫃聊天期間,金尚梧對生意一事的看法深深地折服了李掌櫃。

喝完酒後,李掌櫃便主動邀請金尚梧去西安給他打理生意,正在為生計發愁的金尚梧很是高興,當即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李掌櫃留下了一些銀子作為預付的報酬然後便和金尚梧出發了。

對于主人的離去,黑貓似乎也看出來了,從早上起來就一直跟著金尚梧,直到金尚梧走了很遠,它才停下了腳步。

幾天之後,兩人來到了西安。很快,金尚梧便進入了角色,極短的時間便讓李掌櫃的布匹店在西安城裡站穩了腳跟,迅速扭虧為盈。

第二年,在金尚梧的建議下,李掌櫃又開了兩家布匹店,自此,西安城裡的布匹生意有三成被李掌櫃壟斷了,他自然是賺了不少錢。

(三)能力強惹來同行嫉妒,施毒計離間知心人

金尚梧的能力很快招來了同行的嫉妒,就在他整日裡忙前忙後時,一場陰謀正向他逼近。

西安城裡除了李掌櫃以外,第二大布匹經銷商就是王有財經營的王記布匹店了,在金尚梧沒有來西安之前,不論規模還是質量王有財的布匹店都壓著李掌櫃一頭。

可自從金尚梧接手之後,形勢急轉直下,為了出這口氣也為了保住自己的家業,王有財把矛頭對準了金尚梧。

這天,金尚梧正在店裡坐著,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找到了他。

金尚梧見到老頭時也很是意外,老頭姓劉,是王有財的管家,王家和李家這一對冤家平時很少往來,底下的人為了避嫌也很少接觸,他找金尚梧能有什麼事?

金尚梧見到劉管家後並沒有拒之門外,而是很坦然地把他請了進來。

坐定之後,兩人閒聊了一會,金尚梧就問道:「劉管家,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不知今天你來所為何事?」

劉管家笑著說道:「金掌櫃,你不用多心,我今天找你來不是談生意上的事情。我聽說你是大同人,我老家也是大同的,你看平日裡我忙著王家的一些瑣事,你呢在李掌櫃的店裡也是忙前忙後,你來之後,咱們還沒坐到一起吃過飯呢?今天正好有空,我就把老家的幾個朋友都叫上了,咱們幾個老鄉在一起聚聚怎麼樣?」

聽劉管家說明來意後,金掌櫃頓時放下心來,就滿口答應了下來。

夜晚時分,按照劉管家說的地方,金尚梧如約而至。

他來到酒樓時,已經有好幾個人在座了,經劉管家介紹金尚梧得知這幾個都是大同人,在西安城裡有的教書、有的做點小生意,聽到熟悉的家鄉話,金尚梧很是高興。

由于高興,金尚梧就多喝了幾杯,夜晚時分他被幾個老鄉送回了家中。

金尚梧來到西安後並沒有把妻子帶過來,李掌櫃就給他找了間房子暫時讓他住了下來。回到家後,金尚梧倒頭就睡,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起床後,金尚梧就急急忙忙地來到了店裡。今天是初一,每個月初一,李掌櫃都會在金尚梧的陪同下挨個店鋪轉上一圈。

等金尚梧來到店裡時,李掌櫃早已等候多時了。

金尚梧陪著李掌櫃把店鋪都轉了一圈後,便忙去了。就在他出門之際,一封信不經意間從身上掉了出來,而金尚梧卻渾然不知。

看到這封信,李掌櫃的管家老王頭趕緊撿了起來,待到追出門去時,金尚梧早就不見了。

拿著這封信,老王頭看了一眼,隨即他的臉色大變,趕緊把信遞給了李掌櫃。

李掌櫃接過信,朝著落款看了一眼,臉色也變了,只見落款的名字是王有財,正是自己的同行冤家!

王有財給金尚梧寫信幹什麼?他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難道是生意上的事嗎?

就在這時,王老頭說話了:「掌櫃的,不知道你留意了沒有,剛才,金尚梧的手上戴著一個扳指,這個扳指我見過,原先是戴在王有財的手上的,王有財的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金尚梧的手上?我聽夥計們說,金尚梧今天之所以來得遲是因為昨天晚上和人喝酒了,你猜是誰請他喝的酒?」

李掌櫃此時心裡正嘀咕,聽王老頭這麼說,便沒好氣地說道:「誰?」

王老頭說道:「王有財的管家!」

聽到這個人,李掌櫃的臉色更加難看了,隨後對王老頭說:「今天晚上把金尚梧叫到我家,就說我有事和他商量。」

當天夜裡,金尚梧來到了李掌櫃家。

此時的李掌櫃已經冷靜了下來,當初他之所以把金尚梧請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金尚梧不貪財,他相信金尚梧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不過他還是想從金尚梧那裡得到答案。

兩人閒聊了一會,金尚梧問道:「李大哥,你叫我來是有什麼事情吩咐嗎?」

李掌櫃隨即拿出了一封信遞給了金尚梧,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金尚梧接過信,看了一會之後一頭霧水地說道:「這是從哪來的?我怎麼不知道這回事?」

李掌櫃隨後告訴他是從他身上掉下來的。金尚梧聽了後,正在發愣,李掌櫃又說:「你手上的扳指是怎麼回事?」

金尚梧昨天晚上喝酒喝到半夜,今天起來時已經是中午了,下午陪李掌櫃轉了一圈又去處理了一大堆事情,根本沒在意手上還帶了個扳指,聽李掌櫃這樣說,他才注意到。

看到金尚梧的這個表情,李掌櫃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人的表情不會作假,要是他心裡有鬼的話肯定他會極力地掩飾,可金尚梧沒有。

隨後金尚梧便把昨天下午劉管家叫上幾個老鄉請他喝酒的事情全部對李掌櫃說了。說完之後他當著李掌櫃的面把信封打了開來,裡面寫道:仰慕金尚梧的經商才能,想讓他辭去李掌櫃轉身投到王有財門下。

金尚梧看了信後,又把它交給了李掌櫃,李掌櫃看了以後沒有作聲。

金尚梧隨後明白了過來,這是王有財使的反間計,隨後他笑了笑對著李掌櫃說道:「當初是李掌櫃你收留了我,給了我施展才能的機會,我不能忘恩負義,你放心,即使他給的報酬再多,我也不會動心。否則的話,當初我就不會找你還錢了。」

聽了這話,李掌櫃也笑了起來。

原來,扳指和信都是王有財搞的鬼,昨天把金尚梧灌醉後,劉管家把王有財交給他的扳指戴在了金尚梧的手上,又在金尚梧的身上揣了一封信,目的就是要離間金尚梧和李掌櫃,讓李掌櫃對金尚梧起疑心。要是能把金尚梧招到他名下更好,即使招不到,李掌櫃一氣之下把金尚梧趕走,就除掉了一個強有力的對手。

這件事情過後,金尚梧找到了劉管家把戒指還了。

(四)離間不成下毒手,神秘黑貓來攪局

一計不成,王有財又打起了壞主意。

為了照顧金尚梧的生活,李掌櫃特意雇了個廚子,每天回家後,廚子都會準備上一碗地道的大同刀削麵,吃上這一碗面,金尚梧才能安心睡個好覺。

這天也不例外,金尚梧回到家時,廚子馬上做起飯來,不久之後一碗熱氣騰騰的刀削麵就做好了。

奇怪的是,當時已經是冬天了,可廚子卻滿臉大汗,端碗的手也抖個不停,臉上的表情也顯得非常不自然。

金尚梧問道:「你這是怎麼了?生病了嗎?」

廚子搖了搖頭,說道:「趕緊吃吧,再不吃就涼了。」

就在金尚梧拿起筷子夾上削麵往嘴裡送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隻貓突然竄到了桌子上,把碗打翻了!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金尚梧嚇了一跳,他剛要說話,只見廚子已經跪到了地上,金尚梧愣了一下,隨即說道:「你這是怎麼了?貓把飯打翻了你跪下幹什麼,趕緊起來。」

說完就把廚子扶了起來,廚子渾身抖個不停,口中說道:「金掌櫃,我對不住你呀!」

廚子的話把金尚梧說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問道:「你快告訴我,怎麼了?」

隨後,廚子斷斷續續講述了事情的經過:原來,上次沒有離間成功之後,王有財便下了狠心要把金尚梧除掉,他花錢買通了廚子讓他在金尚梧的飯裡下毒,今天下午,王有財把砒霜給了廚子,廚子便把砒霜下在了金尚梧的飯裡,不成想被意外出現的貓攪了局。

聽到這個消息,金尚梧也是出了一身冷汗,回頭看去,那只貓早已不見了蹤影。

事情過後,金尚梧沒有為難廚子,只是和李掌櫃說了一聲就把他給趕走了。

為了金尚梧的安全,李掌櫃便在自家院子裡找了個地方把金尚梧安頓了下來。

這兩次事情以後,王有財的生意一落千丈,沒過多久就全部關門了。王有財不成器的兒子又不學好,成天花天酒地,王家很快就衰敗了下來。

轉眼間,金尚梧來到西安已經五年了,這五年裡,金尚梧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李掌櫃的生意當中,為了留住金尚梧,李掌櫃也是下了血本,給他在這裡蓋了房子,雇了僕人,用李掌櫃的話來講那就是:只要金尚梧不離開李家的生意,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也能想辦法弄來。

(五)歸鄉心切不遂願,義貓擋路躲一劫

五年間,金尚梧多次和李掌櫃說要回家看看,可李掌櫃就是不同意,為了這,兩人還差點翻了臉。

這一年年關將至,金尚梧又找到了李掌櫃說過年的時候要回家看看,李掌櫃一聽這話,頭頓時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金尚梧急了就說道:「李大哥,你這是幹什麼呀?難道我死了你也不肯放我回去嗎?」

李掌櫃笑著說道:「要是你死了,我肯定會親自把你送回去。」

聽了李掌櫃的話,金尚梧無奈地搖了搖頭。

說來也怪,自從金尚梧有了回家的年頭之後,他便一病不起了。

金尚梧病倒後,李掌櫃每日守在床前親自煨湯送藥,可金尚梧的病一直不見好轉,十天之後,金尚梧一命歸西。

金尚梧死後,李掌櫃後悔不已,給他選了一具上好棺木把他盛殮了起來,計畫三天后親自送金尚梧回老家。

奇怪的是,自打金尚梧死後,他的棺材跟前就來了一群貓,這群貓圍著棺材轉來轉去,不管人們怎麼趕就是不肯走。

三天后,李掌櫃找了輛車載著金尚梧的棺槨上路了。

前面是一具烏黑的棺材,後面跟著一大群貓,這幅景象人們見了都紛紛驚奇不已。

這群貓在路上不吃不喝,時時刻刻寸步不離地守在棺材旁邊,就像是生怕別人打擾了棺材裡的金尚梧似的。

這天正午時分,李掌櫃等人渡過了黃河,來到了一座山腳下。趁著天色尚早,一行人急急忙忙地上了山準備在天黑之前翻過山去。

路雖然難走,可還算順利,在一個拐角處,奇怪的一幕發生了,只見在車後跟著的貓突然都竄到了馬車的前面,堵在路上不走了。

車夫見天色已晚,心裡很是著急,就拿起鞭子對著貓打了過去,可不管怎麼驅趕貓就是一動不動。

就在這時,只聽轟隆一聲,一塊巨石從前面不遠處的山上滾落了下來,看到這一幕,李掌櫃和車把式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要不是這群貓擋路的話,估計這回他們已經被砸肉泥了!

好在只是一塊石頭落了下來,並沒有擋住路,石頭掉下來之後,貓群又回到了車後面,隨即李掌櫃吩咐車夫趕緊起身,不久之後他們安然無恙地翻過了山。

(六)黑貓怪舉惹猜疑,斧頭劈棺救丈夫

八九天以後,李掌櫃來到金尚梧家。

令李掌櫃奇怪的是,馬車剛停在金尚梧家門口,那群貓就消失不見了。隨後,從院子裡竄出一隻體形碩大的黑貓在棺槨上叫了起來。

看到這只貓,李掌櫃似乎想起了什麼,當年,正是這只貓偷走了他的包裹,也正是因為這只貓他才認識了金尚梧,想到這裡,他淚如雨下。

李掌櫃上前叩開了門,開門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少年自報家門說是金尚梧的兒子金城。

當年金尚梧離家時,金城還是一個孩子,現在已經長成了一個少年,看到這個與金尚梧一模一樣的人,李掌櫃的心情再次悲痛起來。

看到李掌櫃和車上的棺材,少年很是吃驚,趕緊問道:「這位老伯,你找誰?」

李掌櫃哭著說道:「你是金尚梧的兒子嗎?」

少年點了點頭,李掌櫃又說道:「你父親他死了,我把他的遺體送回來了。」

聽到這個消息,少年猶如當頭一棒,差點栽在地上,隨後他撲倒在棺材跟前大聲哭了起來。

哭聲很快就驚動了屋裡的人,不久之後,金尚梧的母親和妻子也從屋裡出來了。隨後,金家門口一片哭聲大作。

在鄉鄰們的幫助下,金尚梧的棺槨被放到了屋子裡。

棺材放好後,那只黑貓又蹲在棺材旁,只不過這回它不再叫喚而是對著棺材啃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張氏頓時火了,上去就給了貓一腳:「你這個東西,主人這些年對你還不夠好嗎?他死了你竟敢啃他的棺材,你對得起他媽?」

黑貓被踹走後,不久之後又轉了回來,繼續蹲在原地啃了起來,慢慢地它的牙齒也掉了,嘴上滿是鮮血,就這樣它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李掌櫃和張氏也大感意外,隨後李掌櫃便把自從金尚梧死後發生的怪事都告訴了張氏,張氏聽了以後,似乎明白了什麼,轉身出了屋子。

不久之後,張氏拿著一把斧頭進來了,李掌櫃吃驚地問道:「大妹子,你這是要幹什麼?」

張氏沒有回話,而是掄起斧頭對著棺材蓋砍了起來,眾人見了這一幕也都大吃一驚,以為張氏想丈夫想瘋了,就紛紛上前勸阻。可張氏卻不為所動,砍了幾下後,只見棺材蓋露出了一道縫隙。

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際,一陣長長的出氣聲從棺材裡傳了出來,隨後一陣熟悉的聲音從棺材裡傳了出來:「哎呀,這一覺睡得好美呀!」

張氏趕緊撲上前去,大聲叫道:「尚梧,是你嗎?」

棺材裡的人說道:「不是我還能有誰呢?快把棺蓋打開,我都快悶死了!」

李掌櫃等人此時已經顧不得害怕,趕緊幫忙把棺蓋打開了,只見金尚梧騰地從棺材裡坐了起來,隨即站到了地上。

看到李掌櫃下巴都要快掉下去的樣子,金尚梧笑著說道:「李大哥,你可把我害苦了,為了能回趟家,這棺材裡的滋味可不好受呀!」

李掌櫃上前仔細看了看金尚梧,沒錯,就是他,他不是死了嗎?怎麼又活過來了?

隨後,金尚梧說起了他死後的一些事情:原來,那天金尚梧和李掌櫃不歡而散後,一氣之下就昏死了過去。迷迷糊糊中,一隻黑貓來到了他的跟前。

奇怪的是那只貓竟然說起了人話:「主人呀,這些年來,你對我很是不錯,為了能讓你完成回家的這個願望,我寧願用自己的壽命來換。這些年來你在外打拼也夠累了,趁著這段時間,在棺材裡你就好好地休息上一段時間吧,等回到家後,我自然就會把你從棺材里弄出來。只不過,你以後怕是再也見不到我了。我死之後,在你家的院子裡會出現另外一隻貓,希望你還能想象待我一樣善待它。」

說完之後,金尚梧猛地想起了那只黑貓,再看去,只見那只黑貓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金尚梧趕緊把它抱在懷裡,在金尚梧的懷裡,黑貓慢慢地閉上了眼睛。看著這只既是朋友又是恩人的黑貓,金尚梧流淚了。

這時,一陣「喵喵」的叫聲再次在院子裡響了起來,金尚梧趕緊跑出了院子,只見一隻長得和黑貓一模一樣的小黑貓正在那裡叫著。

老朋友走了,新朋友來了。

在家過完年後,金尚梧又回到了西安,這一次,他把小貓帶在了身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