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郎中救青蛇獲得異草,新婚前夕青蛇說:屋中新娘不是人

民間故事:郎中救青蛇獲得異草,新婚前夕青蛇說:屋中新娘不是人
2022/02/17
2022/02/17

明朝永樂年間,天柱山山腳下,有一戶世代行醫的郎中,名喚李仁治,深得父親真傳,醫術高明,為人忠厚善良,父親李善舟,母親馮氏。

李仁治一家三口行善積德,懸壺濟世,方圓幾十裡沒有不認識他們的,可是他們習慣了住在美麗的山村,一直住在山腳下,不願意進城生活。

然而,李仁治十四歲那年,父親李善舟上山采藥,不慎跌落懸崖,所幸被砍柴的樵夫及時發現,搶救及時,保住了性命,但是摔斷了的雙腿無法行走。

從此以後,李仁治的生活中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踏遍附近的千山萬水,為父親尋找治他腿傷的草藥,發誓一定要治好父親的腿。

因為他實在是不忍心看著父親終日唉聲歎氣,更不忍心母親常淚光點點,照顧父親,操持家務,母親實在是太辛苦。

可是四年過去了,李仁治已經十八歲了,他父親李善舟的腿傷依然沒有什麼好轉,但李仁治並未放棄。

但是把另外一個人給急壞了,她就是和李仁治一起長大,經常和他一起上山采藥換錢,和他青梅竹馬的同村女孩陳夏荷。

夏荷一則心疼李仁治,二則李仁治曾說,父親的腿治不好,他暫時不娶妻,因為他怕妻子跟著自己遭罪。

夏荷瞭解李仁治的人品和性格,另外作為女孩子,也不好主動去催促李仁治,只好默默為他和李善舟祈禱和祝福,希望李善舟的腿能早日康復。

可是夏荷的壓力也很大,因為她出落的亭亭玉立,身材勻稱,十分漂亮,來提親的人很多,其中不乏富家子弟,她的父母開始催婚,可是她說非李仁治不嫁。

皇天不負有心人,奇跡終於出現了,李仁治不僅治好了父親的腿,而且還得到一種異草,讓他的家庭變得富裕了起來,可是又陷入了另一個困境。

那日,李仁治天微亮就出發,來到隔壁鎮上的一個山上采藥,除了普通的草藥並無收穫,於是匆忙往回趕,因為他要趕回家,診治病入,他父親忙不過來。

穿過一個村莊,來到村口時,發現一群孩子圍在一起玩耍,兩個個頭大點的孩子,還有幾個小一點的孩子,他們手裡拿著樹枝在往地上打什麼東西。

其中一個大點男孩,手裡舉著一個竹劍,高聲喊道:「看我來降妖除魔,哈哈,你們看,被斬成兩截了吧?」

李仁治湊到近前一看,嚇了一跳,地上有一條約兩尺多長的小青蛇,已經被男孩的竹劍砍成兩截,還在蠕動,孩子們很好奇,仍然用樹枝在打青蛇。

他立即讓眾人停手,說萬物有靈,蛇都已經這樣了,還要打它,太殘忍了,可是那個男孩說:「你是哪裡人?我不認識你,它是我的戰利品,要拿回家熬湯喝呢。」

李仁治一看這樣的情況,又不能以大欺小,想起在山上采了不少的野果,準備拿回去給夏荷還有父母吃,尤其是他覺得愧對夏荷的一片真情。

想到這裡,李仁治放下背簍,拿出野果,說道:「小朋友,你們別打了,我這裡有剛采的新鮮野果,你們拿出去吃吧,青蛇留給我可以嗎?」

眾人見有野果吃,紛紛拿在手中,去別處玩去了。

李仁治看著奄奄一息的青蛇,知道自己無法治好它,他知道這個青蛇沒有毒,就拿在手中,來到旁邊的小山坡上,放在地上。

忽然,聽到草叢中有嘶嘶的聲響,李仁治回頭一看,一條大青蛇,約六七尺長,他趕緊退到旁邊,他沒想過要打這條大青蛇,只是拿起手中樹棍準備防禦。

大青蛇好似沒有傷害李仁治的意思,而是圍著分成兩段的小青蛇轉悠,時不時地舔小青蛇,一副母子情深的情景,令人感慨萬分。

突然,大青蛇昂起頭飛入了草叢中,李仁治覺得小青蛇怕是活不下去了,準備挖個坑,將小青蛇掩埋了,正在李仁治挖坑的時候,大青蛇又回來了,嘴裡銜著幾片樹葉。

李仁治覺得十分好奇,仔細看著大青蛇到底要幹什麼?

只見大青蛇將兩截小青蛇推到一起,連接上了,然後將樹葉蓋在連接處,用頭頂著小青蛇,仿佛要給小青蛇包紮,但是動作很笨拙,效果不理想。

李仁治覺得大青蛇是想用接上兩截青蛇,用樹葉治好它,這太神奇了,他見大青蛇剛才對自己並無敵意,就走了過去,口中說道:「我是郎中,我來幫你。」

大青蛇似乎聽懂了他的話,退到了一邊,李仁治就用樹葉將連接處包紮完畢,退到一旁,大青蛇爬了過去,嘴中噴出唾液灑在葉子上。

不多時,小青蛇竟然可以活動了,爬到大青蛇的跟前,緩緩地跟著大青蛇爬走了。

李仁治頓時明白了,欣喜若狂,原來剛才的樹葉有連接斷掉的筋骨的作用,他趕緊在附近尋找,果然在附近的灌木叢中找到了同樣的樹葉,采了許多。

他仔細看了看樹葉,平時見過,只是不知道它有如此效果而已。

李仁治趕緊跑回家,以樹葉入藥,雖然青蛇已經試過,但畢竟以前沒有過這個藥,所以他還是很謹慎,需要找動物來試試。

說來也巧,村裡的一個阿婆,抱著家裡的老母雞過來了,說它被黃狗把腿給咬斷了,讓李仁治給治一治,他趕緊跟阿婆說明瞭情況,說想試試這個藥。

阿婆說沒問題,老母雞用上藥之後,不多時,腿好了。

李仁治趕緊給父親敷上新作的藥,果然效果很好,第二天,李善舟在他的攙扶下,可以下床走幾步了,如果假以時日,李善舟康復有望。

當他把準備把這個好消息,親口告訴苦等自己的夏荷時,得到的竟然是噩耗,因為夏荷怕父母不同意自己上山為李仁治尋找草藥,她謊稱去看望舅舅。

結果夏荷去了舅舅家之後,就上山采藥,再也沒下山,夏荷離奇失蹤,這讓李仁治愧疚難當,傷心欲絕,他白天上山去尋找夏荷,晚上回來給父親治腿傷。

幾天後,李仁治見父親可以獨自行走,李善舟和馮氏都歡喜異常。

但是李仁治跟他爹娘說:「爹,娘,夏荷苦等我幾年,又為我采藥失蹤,孩兒不孝,不能時常在你們身旁伺候,我要去深山去尋找夏荷。」

李善舟和馮氏並未阻攔,替李仁治收拾了行李,送他去了山上。

李仁治跋山涉水,走遍了附近每一個角落,苦苦尋找夏荷的下落,一個月後,遠遠看去李仁治衣衫襤褸,人瘦毛長,像個老翁一般在山水間奔走。

可是李仁治就連夏荷隨身的衣服都未尋找,不過這也是好事,說明夏荷可能仍然活著,李仁治充滿了希望。

那天,李仁治來到深山,發現了一個被樹叢隱蔽的山洞,山洞潮濕陰暗,不過你們好像有人住過一樣,地上發現了人的腳印,看形狀似乎是女子的腳印。

李仁治驚喜異常,他點亮火把,在山洞中四處尋找,很快他發現了石塊上,有空的碗,還有筷子,只是沒有生過火做飯的痕跡,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見洞中無人,失望地走了出來,繼續去別的地方尋找,忽然,有個熟悉的聲音哭喊道:「仁治,嗚嗚嗚,你是在找我嗎?嗚嗚嗚,我終於見到你了啊。」

夢裡尋她千百度,那人卻在自己的背後,李仁治回頭一看果然是自己朝思暮想,苦苦搜尋的夏荷,他喜出望外,又喜極而泣。

趕緊奔跑過去,由於二人尚未成親,不好有肌膚相親,他圍著夏荷轉了幾圈,仔細打量,發現夏荷不僅比以前更加白淨,而且模樣更加美麗。

反觀自己,已經是蓬頭垢面,滿臉的鬍鬚,夏荷忽然掩面一笑說道:「仁治,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啊?你找我找得好苦吧,謝謝你對我不離不棄。」

這讓李仁治覺得有些詫異,不過失而復得的欣喜掩蓋了一切,他趕緊問夏荷為什麼在這裡,這些日子過得怎麼樣?

但夏荷說:「我莫名其妙來到這裡,困在這裡,迷了路,不知道怎麼回去,靠山泉和野果充饑,別說那麼多了,趕緊帶我回去吧。」

二人回到家中,兩家人都歡天喜地,李仁治趕緊讓母親準備禮物去陳家提親,陳家很爽快地答應,良辰吉日就在一個月之後。

由於當地的習俗,定親後,李仁治和夏荷不能再見面,剛好李仁治可以專心在家準備,還有醫治病人,照顧父母親。

由於李善舟的腿被治好的消息傳開,來求醫問藥的人絡繹不絕,雖然李仁治給人治病,收費便宜,但是還是很快就富了起來,這樣有錢給夏荷一個美滿的婚禮。

那些日子夏荷雖然沒來,但是她的父母倒是經常過來,說心悸胸悶不舒服,有些精神不振,李仁治以為他們勞累所致,就給他們開了滋補的藥調理,倒也沒什麼大礙。

李仁治和夏荷成親的前一日,已經有不少外地的親戚,還有那些曾經被李家醫治過的病入都慕名而來,好不熱鬧。

李仁治也激動得睡不著覺,因為這一天應該在幾年前就應該到來了,只是因為他父親的狀況,後來夏荷又忽然失蹤。

正所謂好事多磨,李仁治終於等到這一天。

到了後半夜,李仁治忽然聽到嘶嘶的聲音,抬頭一看,一條青蛇來到了房間裡,昂起頭來到了自己的床前,瞪著眼睛看著自己,他十分的吃驚,剛想躲開。

可是青蛇突然口吐人言,說道:「恩公,莫要害怕,那天你救了我的兒子,我是來報恩的,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說啊,關乎你全家的性命啊。」

李仁治連忙問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青蛇說道:「你心愛的姑娘夏荷已經魂飛魄散多日,明天和你結婚,入洞房的姑娘不是人啊。」

李仁治聞聽此言,大吃一驚,轉而痛哭流涕,傷心不已。

那天他見到夏荷時,他就覺得不太對勁,只是夏荷催著回家,不願提及往事,他還以為是夏荷受到驚嚇所致,還給她開了安神的藥,讓母親給她送去。

李仁治擦乾眼淚,問道:「多謝你及時提醒,只是夏荷姑娘的遺骸現在何處?我好將她找到好好安葬啊!另外,現在的夏荷不是人,難道是妖嗎?」

大青蛇說道:「原來的夏荷,為了幫你父親尋找治腿傷的草藥,墜崖而亡,明天和你結婚的是黑蛇妖,借用了夏荷的身體,恩公你要小心謹慎啊。」

忽然,屋外外面傳來了雞叫聲,李仁治被吵醒,原來是場夢,可是又那麼的真實,他覺得不可思議,如果現在的夏荷是妖的話,那麼為什麼村裡沒有人受到傷害呢?

可是如果現在的夏荷真的是妖,那麼明天婚禮讓自己的家人,親戚朋友,還有來感謝父親和自己醫治過的病人的安慰該怎麼辦呢?

讓大家都走吧,怎麼和大家解釋?說自己做了個夢?肯定有人說荒唐至極!

不行,必須要想一個萬全之策,以防萬一,他知道蛇怕雄黃,但是雄黃對蛇妖的效果會怎麼樣?

他帶著這個疑問去問父親李善舟,他們父子之間沒什麼秘密,就將自己的夢告訴了父親,李善舟和兒子的想法一致,要以防萬一。

但是李善舟清楚地記得,有書上記載過,也聽李仁治的爺爺說過,蛇妖遇到大量的雄黃不僅會現出原形,還會暫時失去修為,和普通的蛇並無不同。

婚禮如期舉行,院子裡擺滿了桌子,坐滿了來慶祝的客人。

但是李仁治和父親多了個心眼,在婚房的各個角落都放了雄黃,床上也用紙包著,放了一些,因為這些雄黃,他家裡有現成的。

新娘夏荷被送到新房,李仁治在外面接受大家的祝福,陪大家喝酒,他見一切正常,就放下了心中的疑慮。

可是,夏荷進到房間不久,忽然有人驚呼道:「屋裡出來了一條黑蟒蛇!」

這些客人中,有獵人,也有捕蛇高手,他們受過傷,來李家醫治過,李家對他們來說算是有救命之恩,還有別的被救治過的病入來道賀,另外就是親戚朋友。

他們見到蟒蛇並不驚慌,趕緊抄起傢夥,不多時黑蟒在地上便不再動彈,李仁治這才知道昨晚的夢是真的,他忽然想起黑蛇妖借用了夏荷的身體,那她就在房間裡。

他趕緊沖進房間,果然身著喜服的夏荷躺在地上,身體冰冷,毫無呼吸,李仁治抱著夏荷嚎啕大哭,哭聲響徹屋內外,他恨自己連累了夏荷。

眾人包括他的父母,夏荷的父母得知情況後,無不掩面哭泣,傷心落淚。

李仁治做了個驚人的決定,他說婚禮如期進行,他搬過一把椅子,讓夏荷端坐在上面,請自己的父母,夏荷的父母,還有眾人給自己做個見證,他要和夏荷拜堂成親。

禮畢,眾人紛紛散去,夏荷的父母,李善舟夫婦都提醒李仁治不要太難過,說要去夏荷的家中一起商量怎麼給夏荷操辦後事,好讓李仁治和夏荷單獨相處。

李仁治抱著夏荷回到屋裡,放到床上,認真整理了她的衣物,關上房門,看著夏荷淚流不止。

忽然,李仁治的窗戶紙被捅破,一大一小,兩條青蛇爬進了屋裡,李仁治仔細一看,是自己曾經見過的那兩隻,因為那條小青蛇身子中間,還有一圈傷疤。

他知道青蛇托夢給自己,救了自己,也救了家人和親戚朋友,他連忙俯伏在地,磕頭謝恩,並說道:「恩公,謝謝你救了我們,黑蟒到底是怎麼回事?」

青蛇和人一樣發出了聲音,不過只是歎了口氣,旁邊的小青蛇則是打了個噴嚏,李仁治這才意識到,屋裡還有雄黃,他趕緊將雄黃收拾好,拿了出去,又回來屋。

青蛇說出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黑蟒和青蛇一樣,在山中修行,她們曾經是好姐妹,只不過她們修行的方式不同,青蛇不傷害其他人或動物,靠吸納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

而黑蟒靠吸取別的動物的精氣,甚至在山中遇到孤單的人,會吸取別人的精氣,只是黑蟒暫時還不敢到人多的地方亂來,以為她的修為還不夠。

後來青蛇覺得和黑蟒道不同不相為謀,走動就少了很多。

但是那日青蛇的兒子被斬成兩截,被李仁治所救,她知道可以接筋骨的草藥,所以采來,但是她不太會包紮,她沒想到李仁治是郎中,替她救治了兒子。

後來,黑蟒得知此事,特來探望青蛇的兒子,青蛇就跟黑蟒提起了此事,黑蟒的修為比青蛇高很多,算出了李仁治的來歷,她心中大喜,心生毒計。

因為黑蟒覺得李仁治心地善良,他的精氣更加純正,對修行幫助更大,另外他是郎中,懂得調理自己的身體,如果和他在一起,可以長久的吸取精氣。

黑蟒知道沒辦法可以很安全的,長期地吸收李仁治的精氣,就想到了你心愛的姑娘夏荷,恰好夏荷上山采藥,她跟蹤夏荷,在懸崖上,嚇唬夏荷,夏荷跌落懸崖而亡。

黑蟒就附在夏荷的身上,在山洞裡學人走路,吃飯穿衣,靈活地和夏荷融為一體,她覺得自己練習得差不多了,就準備下山去找李仁治,斷定他會娶自己。

沒想到李仁治自己找到了黑蟒所在的山洞,她發現之後,十分高興。

黑蟒就去找青蛇炫耀並且辭行,說已經找到了心愛的男人,要去人間好好享受去,很快就能修為大增,因為她說自己找到了好的歸屬,找到了源源不斷的精氣。

黑蟒還說將來方圓幾百里的深山都會被她統領,青蛇並不知道黑蟒借用的身體的姑娘是夏荷,也不知道夏荷就是李仁治心愛的姑娘。

當青蛇發現黑蟒見的人是李仁治之後,十分生氣,也替李仁治難過,她就勸黑蟒放了李仁治,不要害她的恩人。

可是黑蟒拒絕,青蛇想阻止黑蟒,但是很快就被她用法術定身在那裡,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黑蟒被李仁治帶著下山而去。

青蛇知道自己沒能力阻止黑蟒,但是她覺得人類很聰明,降妖除魔的人很多,總會有辦法對付黑蟒,所以才托夢給李仁治。

李仁治用雄黃讓黑蟒現身,將黑蟒除掉,為夏荷報了仇,也除了一個為禍人間的蛇妖。

他這才想起來,為什麼夏荷的父母經常說心悸胸悶不舒服,精神不振,這原來是黑蟒暗地搗鬼,反正有他這個未來女婿幫他們醫治。

他明白了這些,趕緊含淚懇求道:「蛇仙,還請你大發慈悲,救救我的娘子夏荷,只要有辦法,縱然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

青蛇搖了搖頭,說自己修為有限,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此時,青蛇旁邊的小青蛇,看了看悲痛失望的李仁治。

他口吐人言說道:「娘親,公子救我脫離孩子們的手中,還替我包紮傷口,對我恩同再造,公子和他娘子情深意重,世所罕見,娘親,你就幫幫她吧。」

青蛇見自己的兒子如此善良,領悟如此之深,覺得她兒子的造化將來肯定超過自己,她甚感欣慰,青蛇想成全自己的兒子,為他積累功德。

因為她不會這麼做,擔心兒子也會這麼做。

青蛇想到這裡,忽然張開了大嘴,一顆內丹從她口中緩緩而出,小青蛇看到這裡,驚呼道:「娘親,你要做什麼?不要啊,娘親。」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青蛇仿佛咳嗽了一聲,內丹飛了起來,夏荷的嘴忽然張開了,內丹飛入夏荷的口中,寂靜的夜裡,李仁治仿佛聽到了夏荷呼吸的聲音。

青蛇用頭頂了頂小青蛇,她似乎已經不能說話了,小青蛇發出了嗚咽的聲音,用頭部頂起青蛇,一起爬上窗戶,消失在夜空中。

小青蛇臨走前對李仁治說道:「公子,我娘親已經將五百年的修為都給了夏荷,你守著夏荷,天亮之後,她大概可以醒來,我帶娘親去深山修煉去了。」

李仁治含淚和青蛇母子告別,來到床前守護著夏荷,他探查到夏荷有了微弱的脈搏。

就這樣,李仁治一夜未眠,天亮後,夏荷蘇醒,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身邊是自己心愛的男人,得知自己已經和他拜堂成親,二人緊緊的抱在一起,相擁而泣。

李仁治告訴了夏荷事情的經過,夏荷說以後希望能見到青蛇,親口跟她說聲謝謝,感謝她的救命之恩。

李仁治的父母,夏荷的父母,還有眾人得知夏荷失而復得,無不歡喜雀躍,奔相走告,紛紛前來道喜。

後來李仁治和夏荷夫妻二人,同心協力,懸壺濟世,治病救人,行善積德,造福百姓,生兒育女,孝敬父母,其樂融融,幸福生活。

他們經常一起去山上采藥,沖著深山喊道:「青蛇,謝謝您。」

那天深夜,明月高掛,月朗星稀,夜色尤其的美,李仁治陪著娘子夏荷,還有一兒一女,一起看完天上的星星,回到屋裡,準備休息。

忽然,烏雲密佈,電閃雷鳴,暴雨傾盆,他們趕緊沖出屋外,準備收拾院子裡晾曬的草藥,可是自己的院子裡,並未下雨。

兩道閃電,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大地,李仁治的兒子李青和女兒李倩異口同聲地說:「爹,娘,你們快看,天上有兩條金龍。」

李仁治和夏荷抬頭一看,果然如此,他們就在自己屋子的上空盤旋,然後消失在夜空中,明月高掛,月朗星稀,夜恢復了平靜。

(故事完)

聲明:本故事旨在傳承民間藝術,勸人為善棄惡,弘揚傳統美德,與封建迷信無關,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筆者說:

李仁治,人如其名,醫者仁心,善良正直,父親采藥摔傷雙腿,作為孝順的兒子,他踏遍千山萬水,為父親尋找治腿的草藥,將自己的婚夜大事延後。

當他見到孩子們戲耍青蛇時,不忍心小青蛇慘遭蹂躪,果斷了救了它,因此也認識了小青蛇的母親,得到了接骨草藥治好了父親的雙腿。

夏荷對李仁治感情真摯,替李仁治著想,替李仁治操心,默默地向李仁治和他父親祝福和祈禱,還上山尋找草藥,不幸被黑蟒所害。

相對于善良的青蛇,黑蟒的作為著實可惡,它借用了夏荷的身體,企圖長期吸取人類的精氣,被青蛇所不齒。

青蛇先是托夢,又有獻出內丹,救活了夏荷,成全了李仁治和夏荷這對有情人,同時也成全了自己和他的兒子。

人也好,仙也罷,都是在經歷一場修行之路,人在做,天在看,心地善良,不忘初心,會得上天的庇佑,您覺得呢?

正所謂「人善人欺天不欺,行善之家,必有餘慶」。


用戶評論